注册

《周易》书名是什么意思


来源:凤凰网综合

谈到《周易》,最简明的定义应该是:《周易》是“周”朝简“易”的筮法。然而,题名中“周”、“易”又分别是什么意思呢?后世学者对《周易》之名义又都作何解释呢?

原题:谈《周易》名义

 

黄庆萱

黄庆萱,浙江平阳人,1932年生。修辞学、易学专家,曾历任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暨研究所教授,香港浸会大学、中文大学客座高级讲师,韩国外国语大学、高丽大学客座教授。

谈到《周易》,最简明的定义应该是:《周易》是“周”朝简“易”的筮法。 

把《周易》的“周”视为朝代之称,说起来还是《易纬》首创其说的。唐代大儒孔颖达作《周易正义》,很坚持这一说法。他根据《周礼·春官·大卜》“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又引杜子春“《连山》伏羲,《归藏》黄帝”之说,因而主张:“案《世谱》等群书,神农一曰连山氏,亦曰列山氏;黄帝一曰归藏氏。既《连山》、《归藏》,并是代号,则《周易》称周,取岐阳地名。《毛诗》云‘周原膴膴’是也。又文王作《易》之时,正在羑里,周德未兴,犹是殷世也,故题周别于殷。以此文王所演,故谓之《周易》。其犹《周书》、《周礼》,题周以别余代。故《易纬》云:‘因代以题周。’是也。” 

根据近百年来地下发掘而得的殷墟甲骨,把它上面记载的卜辞跟六十四卦作一比较,我们十分相信《周易》是西周初叶使用的筮法,其渊源一则为《连山》、《归藏》,后面会再谈;再则为殷代的龟卜,这一论题,由加拿大人明义士(Jame M. Menzies)《柏根氏旧藏甲骨文字考释》首先提出,余永梁《易卦交辞的时代及其作者》一文予以肯定。余文以为:商人有卜无筮,筮法乃周人所创。卦和爻相当于龟卜之兆,卦辞交辞相当于甲骨卜辞。兆象难辨,卜辞繁多,故难;卦爻有数,其辞有定,故易。余君因此断定《周易》是“周”朝人继承了殷商龟卜所造的简“易”的筮法。 

不过《周易》的“周”除代表“周朝”之外,还有“周普”“周匝”的意思。 

“周普”这个解释是汉儒郑玄提出的。孔颖达在《周易正义》卷一《论三代易名》中,引郑玄《易赞》及《易论》云:“《周易》者,言易道周普,无所不备。”我的老师高邮高仲华先生很推广周普之说,举《系辞传》:“《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远则不御,以言乎迩则静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以为证明。用符号学的观点来看:凡符号的抽象层次愈高,则其含义愈广。易以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笼罩万物万事,故卦爻含义,自然很周延普遍。因此读易者意念活动的范畴也相对地扩大,而能够骋其神思了! 

“周匝”这个解释是唐儒贾公彦提出的。贾氏为《周礼》作疏,在《春官·大卜》“掌三易之法”条下疏云:“以《周易》以纯乾为首,乾为天,天能周匝于四时,故名《易》为周也。”近人钱基博力主此说,于《周易解题及其读法》指出;“《周》之为言‘周匝’也,‘周而复始’也。非贾君后起之义,而孔子系《易》以来授受之微言大义也。何以明其然?按孔子系《泰》之九三,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彖》复见天地之心;而作《序卦》以序六十四卦相次之义;泰之受以否也,剥之穷以复也,损而不已必益,升之不已必困,如此之类,原始要终,罔不根极于复;所以深明易道之‘周’也。其见义于《系辞下》者,曰:‘《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惟变所适。’斯尤明称易道变动之‘周流六虚’焉。”周匝变易,终而复始,为《周易》的进化论,也是《周易》之周的第三个意义。

《周易》的“易”,一名而含三义,此说亦出于《易纬》。《乾凿度》:“《易》一名而含三义,所谓易也,变易也,不易也。”《易纬》此说实本于《系辞传》,分别说明于下。 

先说“易简”。《系辞传》:“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道”,是本体,为一元的;所谓“阴阳”,是“道”显现于外的现象,却有阳刚阴柔之异,纯阳的代表是乾,纯阴的代表是坤。《系辞传》:“乾坤,其易之蕴耶!”“乾坤,其易之门耶!”“乾以易知,坤以简能。”“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以一阴一阳之道,来包括宇宙间一切现象。就空间言;天为阳,地为阴;就时间言:昼为阳,夜为阴;就社会言:治为阳,乱为阴;就自然界言:雄为阳,雌为阴。推而广之:生命为阳,物质为阴;心灵为阳,形骸为阴;理智为阳,欲望为阴;公义为阳,私利为阴……此所谓“以简驭繁”,是《周易》之易第一个含义。 

再说“交易”。《系辞传》:“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由一元的道而产生阴阳二象,一阴一阳又上下无常,刚柔相易。这就是变易了。高邮高先生曾将易道与黑格尔辩证法相提并论:以为一阳者,犹黑格尔所言之正;一阴者,犹黑格尔所言之反;而道,就是黑格尔所言之合了。《系辞传》又说:“《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日月往来,寒暑循环,生死相继,治合乱分,充分说明了空间、时间、个人、社会各方面的变动不居。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周易》戒盈而倾否,所以不同于宿命论。个人虽无所逃于生老病死,但民族生命生生不息,时在进化之中,何尝死亡呢! 

最后说“不易”。《系辞传》:“天尊地卑,乾坤定矣。”这是位之不易;又说:“动静有常,刚柔断矣。”这是理之不易。从“变易”而“不易”,似乎有“诡论”之嫌。就语言学观点来看,语言的层次有二:对象语言与后设语言。对象语言的对象是现象世界,后设语言的对象是语言——论述某现象世界的语言。所谓“变易”,是对现象世界的描述,属对象语言;所谓“不易”,是对“现象世界是变易的”此一描述之肯定,属后设语言。于此问题有兴趣的读者,不一定要看一九一O年怀特海和罗素共同发表的《数学原理》。近代任何一本讨论符号、逻辑、语意方面的书,几乎都会说明此点。吾师高邮高先生进一步指出:黑格尔辩证法,言正反合,仅就变易立说,而未及不易之论。那么辩证法本身是否也会变易呢?那就非不易之真理了!认为不易之论,超越辩证法。

综上所述,也许《周易》还代表着周朝人对宇宙人生之周匝变易的现象,一种简明、周延而具永恒性的描述与判断。 

(选自黄庆萱《周易丛谈》,载黄庆萱《周易纵横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

[责任编辑:朱锦程]

标签:周易 名义 国学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