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彻纠错刘邦:"全凭嘴一张"的五德终始说


来源:南方都市报

这样一来,这个关于合法性的“五德终始说”也就什么都能解释、其实什么也解释不了啦,完全是呼之为鸡则为鸡,呼之为狗则为狗,“全凭嘴一张”,全看你怎么说了。

原标题:刘彻给刘邦纠错

李开元先生指出,其实刘邦很崇拜秦始皇嬴政,简直就是嬴政的粉丝。比如,刘邦死前发了一个诏书,确定各位前朝绝户老干部的待遇:楚隐王陈涉、魏安釐王、齐缗王、赵悼襄王,设置守墓人各十户;魏公子无忌,五户;秦始皇嬴政,二十户。嬴政是离休干部待遇,其守墓人户数多于其余各位退休老干部,可见刘邦何等敬重嬴政。

刘邦崇拜嬴政还体现在,他把自己当做嬴政的合法继承人。刘邦建立汉朝后,全面继承了秦朝的制度和观念形态。不仅如此,按照“五德终始说”,秦朝的“德性”是“水德”,既然如此,刘邦一锤定音:作为秦朝继承者的汉朝也是“水德”。很多人笑话刘邦没文化,新朝怎么能和前朝一个“德性”,我想刘邦却未必在乎:“其实你不懂我的心”,你不知道俺刘邦多么崇拜嬴政老师。

“五德终始说”是个什么玩意儿?顾颉刚有专文解释、马伯庸有专书说明(顾氏论文为:《五德终始说下的政治和历史》;马氏著作为:《马伯庸笑翻中国简史》)。简单地说,五德就是土、木、金、火、水五种德性。五种德性循环往复、没完没了。王朝更迭也循环往复、没完没了。每个王朝都有它相对应的“德性”,也就是“命”,“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就看你是什么德性、什么命了。别人是“水”命,你是“土”命,你把人家给“克”了,天下就是你丫的了。

到了汉武帝刘彻那时候,刘彻感到不对劲儿:老祖宗的解释不对呀。我们汉朝是革命者,革掉了秦朝的命,怎么能和秦朝一个命呢?他们是“水”,我们应该是“土”才对,土能掩水嘛。结果汉王朝的德性就又成了“土德”。(汉文帝时期,就有人感觉不对劲儿,上书建议朝廷变更德性,汉文帝草定汉的德性为“土德”,但未实施就被突发事件给中途打岔打掉了)

从刘邦到刘彻,汉朝的德性一会儿是“水”,一会儿是“土”。这么忙活,有意义吗?当然有。刘邦和刘彻的目的,是为了证明汉政权的合法性。一个新政权成立后,多少会有点儿不好意思,得跟人解释解释啊:凭什么前几天我们还在一起平起平坐、吃吃喝喝,怎么现在你们趴在地上给我磕头呢?凭什么我当了皇帝,你们当不了哇?凭什么我当统治者,你们当被统治者呀?这个“凭什么”,就是合法性的问题,也就是如何说服教育、做被统治者思想工作的问题。当然,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我命好”、“我有德”。所以也就有了“五德终始说”、“金木水火土”这一大堆的说词。

问题在于,该学说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其实经不起推敲;不论你说是什么德性、什么命,都可以说出一些道道来,也都能成立。即以秦汉交替而言,秦是水德,刘邦说:我是水德,所以我是秦朝事业的合法继承人,“我办事,你放心”;刘彻说:汉朝是土德,土能掩水,所以把秦朝给“掩”了;当然,火命的人也可以说,火能烧水,我能把秦朝给“烧”了;木命的人也可以说,我是木头,我可以烧火,我也能把秦朝给“烧”了;金命的人也可以说,我是金属器皿,我能把秦朝给“一锅端”了。(事实上,后来刘向、刘歆就提出,汉朝其实是“火德”,秦朝的德性也相应地被调整为“金德”。看来德性和GDP数字一样,也是可以进行调整的)这样一来,这个关于合法性的“五德终始说”也就什么都能解释、其实什么也解释不了啦,完全是呼之为鸡则为鸡,呼之为狗则为狗,“全凭嘴一张”,全看你怎么说了。

[责任编辑:丁梦钰]

标签:五德终始说 刘彻 国学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