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历时30年 960余万字“唐诗学书系”在沪出版(图)


来源:凤凰网综合

由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陈伯海领衔的“唐诗学建设工程”历经30余年从未中辍,前后有30多位学者参与其中,最终推出8种专书,形成960余万字规模的“唐诗学书系”,该书系日前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全套推出。

唐诗是人类文化艺术的瑰宝,唐诗研究向来也是古典文学研究领域里的热门,但将唐诗研究定位为“唐诗学”,把它同古典文学研究领域里的“诗经学”、“楚辞学”、“乐府学”、“词学”、“曲学”一样视为一项专门的学问,从学科建设的高度来清理其历史的资源,以把握其整体的构架,仍属新的尝试。

“唐诗学书系”

由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陈伯海领衔的“唐诗学建设工程”历经30余年从未中辍,前后有30多位学者参与其中,最终推出8种专书,形成960余万字规模的“唐诗学书系”,该书系日前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全套推出。

6月11日,“唐诗学研究的继往与开来——唐诗学书系出版座谈暨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师范大学召开,会议由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共同举办。来自全国部分高校和科研机构的60余名专家与会研讨。

“唐诗学书系”主编、上海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陈伯海介绍唐诗学书系。(图片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陈伯海表示,自唐以后的历代文人学者们从未将“唐诗”简单看作唐朝人所写的诗。在他们心目中,“唐诗”代表着一种民族传统,甚至是诗歌艺术的典范,当永远为后世诗人所学习和效法。流传久远的“宗唐得古”之说以及随后而起的“宗唐”与“宗宋”之争,便都是围绕对这一典范意义的理解而展开的。从唐宋经明清以迄现代,人们对唐诗性能的理解会不断发生变化,历来的“唐宋之争”即包含对唐诗定位的重大分歧,研究唐诗的心得以选诗、编集、注释、考证、圈点、品评、论说、习作等不同形态出现,更为人所熟知。这正表明唐诗学的建设不仅有其学理的支撑和历史的沿革,而且有其门派的分立以及成果形式的丰富多样性,适足以构成一项专门的学问。

但学理是在历史演进中积淀成形的,它离不开一千多年来人们阅读、品味和评论唐诗的经验及其方方面面的成果,而这些经验与成果又大量散见于诗话、笔记、序跋、书信、志传、目录、评点乃至选本等各类著述之中,且常呈现为三言二语式的直观点悟,不利于作通贯性的把握。着眼于“唐诗学”学科的整体性建构,陈伯海领衔研究团队从目录学、史料学和理论总结三个方面配套、有序地从事系统建设工作。

其一,目录学研究,即通过相关书目文献的广泛调查与考证,摸清唐诗学的“家底”,掌握从事唐诗学建设所需涉及的资料范围,并对一些重要书籍、版本形成基本的概念。

其二,史料学编纂,通过广泛搜采历代有关唐诗的各种论评和研究资料,按一定的线索予以条贯组合,编排成帙,既为今天的研究者提供充实的一手资源,更可藉以发现并把握唐诗学这门学科赖以构建和发展的内在逻辑,有助于进一步的学理提升。

其三,理论性总结,乃是在汇集书目文献及历史论评资料的前提下,尝试就唐诗学学科的对象、性质、基本内容、结构体系、历史轨迹、演进脉络以及唐诗艺术的解析与品读方法等,做出一定的概括、论断,以初步建立起立足于其自身固有传统而又能体现今人眼光的唐诗整体观及其研究范式,为学界继续深入研讨打下相应的基础。

与会学者表示,作为这项工程的重要成果,《唐诗书目总录》与《唐诗总集纂要》属唐诗目录学建设,《唐诗论评类编》、《唐诗学文献集粹》及《唐诗汇评》属史料学工程,而《唐诗学引论》、《意象艺术与唐诗》、《唐诗学史稿》则从不同角度就唐诗学原理及其学科发展史进行理论性概括。因此,该“书系”不同于一般的“丛书”,它是唐诗目录学、史料学和理论总结三方面的有机统一,即便同为某一方面的著述,亦各出机杼而又相辅相成,构成一个完整有序的系统。

与会学者对此项建设工程实施的意义予以肯定:首先,从观念上明确揭示出建设“唐诗学”的目标,并为这门学问的建立发掘和清理了广泛的历史资源,提供了大量切实的基础材料并进行初步的理论概括,为学科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底基。其次,通过“书系”的组合,提示了一条从目录学经史料学、再提升至理论总结以研治唐诗学的阶梯式通道,为继续推进学科深入发展提供必要的凭借与可行的门径;而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将目录学、史料学和理论概括这样不同门类的学术传统结合起来、互参互用的研究路子,亦可为相关学术研究用为参照。

延伸阅读

陈伯海先生与上海古籍出版社——写于《唐诗学书系》出版时

高克勤

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高克勤在“唐诗学研究的继往与开来——唐诗学书系出版座谈暨学术研讨会”上致辞。(图片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陈伯海先生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国古典文学研究界一位有杰出成就和重大影响的学者,也是长期以来给我们上海古籍出版社以支持的一位可信赖的作者。

从学术专著的角度来说,陈伯海先生最早的和最近的学术专著都是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已过不惑之年的陈伯海先生重新回到上海师范大学任教,开始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在这之前,他的研究兴趣更多的是在外国文学和文艺理论研究方面),他把研究重心放在唐诗和古典诗学研究方面,并发表了一系列有见地的学术论文。与此同时,1978 年恢复建制并易名的上海古籍出版社也注意到了这位唐诗学方面的学术新锐,把他列入了自己的作者队伍。伯海先生最早的两部著作《李商隐诗选注》和《严羽和沧浪诗话》就是应上海古籍出版社之约而撰写的,先后于1982 年、1987 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晚唐诗人李商隐才华卓异,其诗艺术成就很高,但长期得不到应有的评价,又因其诗主题朦胧、好用典故而有难解之说。伯海先生的《李商隐诗选注》精选了李商隐各体诗歌代表作加以注释解读,不仅为读者扫清词义上的障碍,而且注意疏通脉络,帮助读者把握诗的意境。宋代作家严羽的《沧浪诗话》,依据唐诗和宋诗所提供的不同的接受体验,对诗歌艺术的特点和规律作了深入探讨和系统总结,是我国古典诗学的重要著作,对后代诗歌创作有着深远影响。伯海先生的《严羽和沧浪诗话》是国内学术界最早对《沧浪诗话》进行深入研究的专著。这两部著作的篇幅都不大,都不到10 万字,分别被列入上海古籍出版社最有影响的两套普及读物《中国古典文学作品选读》和《中国古典文学基本知识丛书》。这两套丛书的特点是请专家写普及读物,要求写得深入浅出。伯海先生在写作时,并不因其属普及读物而掉以轻心,而是以“狮子搏兔”的气力,在资料考辨和理论阐释上都狠下功夫,因此这两本书不仅符合出版社的要求,而且有很多自己的独特之见,有着学术上的开拓创新意义,在当时影响很大。同时,这两本书也为伯海先生的古典文学研究著作开了一个好局。此后三十年间,伯海先生在古典文学研究领域不断开拓,堂庑渐大,著述纷出,乃至等身,但大致还可归于唐诗和古典诗学两个方面,而且这两个方面本来就是互相联系并且有所包容的。

伯海先生深爱唐诗。他把唐诗看作为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中发展最为充分、特色最为显著的一种文学样式,以唐诗为典型,可以从中揭示出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和审美经验,因此选择唐诗为主攻方向。他是唐诗学研究的倡导者,三十多年来倾其主要精力于唐诗学理论与资料建设的工作。在唐诗学方面,伯海先生从资料收集考辨入手,从学术史的角度着眼,先后撰写和编撰了《唐诗学引论》等一系列著作,既有宏观的描述,为唐诗学搭建了理论框架;又有翔实的资料和精微的考析,为唐诗学奠定了坚实基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伯海先生的研究重点逐渐由唐诗拓展至古典诗学。他在对中国古典诗学长期的研习过程中,体认到中国传统诗学本质上是一种生命论的诗学,它以诗人内在的“情志”为诗性生命的本根,以“情志”对外物的“感兴”为诗性生命的发动,又以心物交感所生成的“意象”为诗性生命的显现,而这“意象”落实于诗歌文本所呈现出来的“言—象—意”结构范式,亦便是诗性生命的艺术形态。为此,要确切地了解一个时代的诗性生命理念(连同其整个时代风范),就必须从探究其诗歌意象艺术的构成入手,包括意象思维的运作途径、意象结构的构建方式、意象语言的设置策略,以及如何由意象艺术的总体规划和实践以生成诗歌意境等问题。可以说,意象艺术在中国诗歌的抒情传统中,实已成为诗性生命的命门所在;穿透这道命门,始能进入诗性生命的底基。伯海先生在钻研诗学的基础之上,还旁涉相关的哲学和美学思想,从而以生命论诗学观、审美观乃至哲学观来研究古典诗学。伯海先生将他的这些研究成果汇为三十余万字的《中国诗学之现代观》交上海古籍出版社,古籍社非常感谢伯海先生的信任,于2006 年及时出版了这部凝聚他长期思考探索的力作,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此后,伯海先生又将他的这些观点融入具体的唐诗研究,完成了《意象艺术与唐诗》。这部著作以唐诗艺术为例,以唐人生命理念的构建为发端,尤重在唐代诗人们于不同历史生活条件下所取得的不同的生存姿态与生命体验,进以研究这各具特色的情意体验如何通过心物(即天人)之间的交互作用而转化为取径各别的艺术思维活动,终以产生具有独特风貌的诗歌作品及其整个意象艺术。可以说是其《唐诗学引论》的“补编”,从中也可看到伯海先生在唐诗学研究方面的长期积累和持续努力。这部著作在伯海先生八十华诞之际出版,成为他最新出版的学术专著。

伯海先生为人谦和,在长期的合作中与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同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学问精深,既写富于哲理思索的学术专著,也不拒绝出版社编辑的邀约写一些普及型的文章,给出版社以支持。值得一提的是,伯海先生的夫人蒋哲伦教授也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一位老作者。她与伯海先生是华东师大的同学,专研词学,长期在上海师范大学任教。上世纪八十年代,她曾经协助马茂元先生参加古籍社出版的朱东润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的修订工作;近年,她积三十年之功整理并作笺注的宋代词人叶梦得的词集《石林词笺注》也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正是因为有了彼此间长期默契的合作,所以伯海先生在他八十华诞之际又将他三十多年来精研唐诗学的八种著作,包括他撰写的《唐诗学引论》(增订本)、《意象艺术与唐诗》等专著,主编的《唐诗学史稿》(增订本)、《唐诗学文献集粹》、《唐诗汇评》(增订本),编撰的《唐诗书目总录》、《唐诗总集纂要》、《唐诗论评类编》(增订本)等著作,加以修订,汇为《唐诗学书系》。这套九百多万字的大书的出版,是唐诗学研究的集大成标志性成果,也是伯海先生对我们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极大信任和支持。也正是因为有一批如伯海先生这样的作者的长期支持,上海古籍出版社才能保持学术专业出版的品牌而领先于业界。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