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焦尾琴与凤栖梧:在诗词里相遇的高雅


来源:中纪委网站

中国古代音乐有八音之说,所谓八音,就是指上古的八类乐器,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就琴而言,我们就常常以丝桐代指,比如李白的《东武吟》写自己“依岩望松雪,对酒鸣丝桐”。这是因为古人制琴常常练丝为弦,又多使用桐木,故称其为丝桐。

中国古代音乐有八音之说,所谓八音,就是指上古的八类乐器,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金指钟镈,石指磬,土指埙,革指鼓鼗,丝指琴瑟,木指柷敔,匏指笙,竹指管箫。这是从制造乐器的材料上来分的。就琴而言,我们就常常以丝桐代指,比如李白的《东武吟》写自己“依岩望松雪,对酒鸣丝桐”。这是因为古人制琴常常练丝为弦,又多使用桐木,故称其为丝桐。

早在先秦时期,梧桐就与琴联系在了一起,是公认的上好的制琴之材。尤其是峄阳孤桐,更是以制作琴瑟而闻名天下。梧桐纹理通直,色泽光润,适合制琴。古代传说有伏羲氏削桐为琴,史书也有记载“焦尾琴”的故事。据《后汉书》记载,当时有一吴人煮饭时用了梧桐木,蔡邕听了火烧木头的声音,听出来是一块好木材,于是从吴人那里要来,裁而为琴,制成之后一弹,果然有美音,又因为琴尾还是焦的,时人名之为“焦尾琴”。

中国文人雅士修身养性,有“琴棋书画”四好,琴居首位。《礼记》中说:“丝声哀,哀以立廉,廉以立志。君子听琴瑟之声,则思志义之臣。”琴瑟之声舍志不可,所以君子思其事。《说苑》中也说:“乐之可密者,琴最宜焉,君子以其修德,故近之。”可见琴与君子相和,是君子闲情雅思的寄托。古琴的清和淡雅寄寓了文人的傲骨和超凡脱俗的心态,成为历代文人雅士所好之物。《陋室铭》中就说:“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而梧桐,作为制琴的上好材料,在无形之中也被赋予了高雅情志的意味,人们在谈琴、咏琴、写琴的时候,都不会忽略梧桐的存在。

嵇康的《琴赋》,就写梧桐托身崇山峻岭,吸天地之精华,出类拔萃又甘心寂寞,潇洒出尘:“惟椅梧之所生兮,托峻岳之崇冈。披重壤以诞载兮,参辰极而高骧。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郁纷纭以独茂兮,飞英蕤于昊苍。夕纳景于虞渊兮,旦晞干于九阳。经千载以待价兮,寂神跱而永康。”

王安石的《孤桐》,更是刻画了梧桐的君子品格:“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陵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明时思解愠,愿斫五弦琴。”

在这些写琴写桐的诗文中,我们既可以感受到琴所传达的有声的情操,也可以感受到梧桐所传达的无声的精神品格。

除此之外,在中国古代传说中,还有凤凰非梧桐不栖的故事。比如《诗经·大雅·卷阿》中说“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高冈朝阳,梧桐生其上,而凤凰栖于梧桐之上鸣唱。《庄子·秋水》中更是记载有趣的故事。惠子在梁国为相,庄子来看他,有人对惠子说庄子来是为了取代你,惠子就着急地到处找庄子。这时候庄子主动过来见他,他说:

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鹓鶵,是凤凰一类的鸟。因此庄子用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来表明自己的清高之志。此后,凤栖梧更是成为一个固定的意象,不断出现在诗词当中。

杜甫的名句“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秋兴八首》其八),自来为人们所传唱。

王昌龄的“凤凰所宿处,月映孤桐寒。”(《段宥厅孤桐》)点出孤桐是凤凰所栖之处。

滕潜的“金井栏边见羽仪,梧桐枝上宿寒枝。”(《凤归云》其一)也是写凤凰栖息梧桐之上。

卢照邻的“不息恶木枝,不饮盗泉水。常思稻粱遇,愿栖梧桐树。”(《赠益府群官》)也是表达了栖息梧桐的愿望。

李商隐的“丹丘万里无消息,几对梧桐忆凤凰。”(《丹丘》)写梧桐思念凤凰。

殷尧藩的“梧桐叶落秋风老,人去台空凤不来。”(《登凤凰台二首》其二)则写凤凰不来的慨叹。

可以说,凤凰梧桐这一组意象,在文人笔下成为高洁志向、高尚品格的象征,成为道德追求与道德完善的象征。

梧桐既是古琴的上好材料,也是凤凰的栖息之处,既是高雅情志的寄托,也是高洁孤傲的象征。这一看似普通的树种,却蕴含着丰富的文化意蕴。

原标题:【人间草木】焦尾琴与凤栖梧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