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蔡志忠(上) 我是庄子 生命不是用来换名利的


来源:凤凰国学

2017年1月3日上午,阳光打在西溪湿地公园边的蔡志忠工作室内。温暖,宽敞,明亮,到处堆满他的作品。快七十的人了,智商与身体一切使用自如。他说如果对自己最得意的事情排个序,第一是物理,第二是数学,第三是桥牌,第四才是漫画。而对这个老顽童的采访,偏要从漫画开始。

想象一下:

一个飘着长长红发的老头,大冬天穿条白单裤,光脚趿着拖鞋,拿把剪刀,转悠在小区里。

咔嚓!

剪一支带叶的小花。

然后,撒野般跑远。

还是这个老头,逼着比他高很多的你用力叉开手掌,在桌上摁出你手指能达到的最长距离,两头各标上一个打火机。

然后,他也叉开手掌,说:

长,长,长!

也摁在同一个位置。两个打火机的间距,居然奇迹般往外拉开一厘米。

还是这个老头,要你老实报上出生年月日。

然后,掰着手指头运神片刻,马上报出你出生那天星期几。

还是这个老头,要你从他手中的扑克牌中随意选出一张。

然后,当面潇洒洗两把牌。

啪,扔出的那张,正是你选的。

你觉得这是魔术,他却说:我有超能力。

2017年1月3日上午,阳光打在西溪湿地公园边的蔡志忠工作室内。温暖,宽敞,明亮,到处堆满他的作品。他递根薄荷烟给我,指着玻璃门外的池塘说:

这里面放了2752条日本鱼,20块钱一条,被鸟吃掉一大半。

放烟灰缸的小桌上,用硬币整齐排列的三角形,是他研究几何的工具。另外一组“硬币”看似随意摆放,其实是磁铁,两个,一个,半个,他用来研究磁力。

几大本推演数学、物理的“作业本”,配的图案和公式都是一幅画。他对自己的智商和身体充满自信,快七十的人了,一切都使用自如。他说如果对自己最得意的事情排个序,第一是物理,第二是数学,第三是桥牌,第四才是漫画。

而对这个老顽童的采访,偏要从漫画开始。

蔡志忠接受凤凰网国学频道专访

蔡志忠:三岁半开始思考人生 圣贤也是人

凤凰国学:很多人一谈到国学,就会想到四书五经,想到古代的礼仪规范,或者伦理道德那些东西。但是通过您的国学漫画作品,给人的印象都不是一脸严肃,无论是《庄子说》、《老子说》或者《孔子说》这些,感觉都可亲可爱。看您的书,就像跟一个老顽童在对话。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怎么样能够轻松学习这些国学的经典?

蔡志忠: 我的一生其实稍微比较奇怪,一出生就受洗了的天主教徒,所以每天早上就跟我的二哥去上祷礼班。然后我三岁半开始思考,思考我能干什么、我能够做什么?因为3岁半对一个乡下的小孩是已经算很大了。我们通常看到一个3岁半的小姐姐背着一个1岁半的小妹妹。3岁半的小男生,他爸爸如果是一个拉牛车的,他也准备将来拉牛车;他爸爸是铁匠,他也准备将来做铁匠;他爸爸是农夫,他也准备将来当农夫,都在帮爸爸忙了。只有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所以我就很惶恐。

在三岁半到四岁半中间,我发现我会画画,我爱画画,不过那时候没有画画这个行业,最接近我理想的是画电影招牌。到九岁的时候台湾才流行漫画,然后我就立志要当漫画家。

但是我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我知道漫画最重要的是内容,内容才是王道。当然我三岁半开始,从创世纪到耶稣复活都看完了,所以我四岁半就会写字、就会看书,在九岁以前,我已经把所有应该看的书,所能看的书都看完了。我看书的内容其实还蛮深的,我记得看《天方夜谭》、《鲁滨逊漂流记》,也看《顽童历险记》,之后我开始看《吠陀经》、《奥义书》、《古兰经》,什么都看,当然包括诸子百家。看了这么多书,你会相信耶稣基督是人、穆罕默德是人、甘地是人,任何哲学家,或者是古圣先贤都是人,那他一定是从人出发。

像我们所谓的传统文化,就是永久不变的普世价值。所以像老子耗尽了一生积累出5007个字的《道德经》,孔子通过他的弟子讲的话,整理出来15900个字的《论语》,像我们后来看《心经》260个字,《金刚经》5170个字,都是一个智者或者一个哲人,透过他一生的积累,把这些思想透过文字传承下来。

蔡志忠展示自己的几何作业簿

我是个好读者 不懂不同意的都不画

所以基本上,我作为一个漫画家,我第一个非常好的优点,是一个非常好的读者,我知道读者看一本,像我画的《庄子说》,他并没有想成为《庄子》的博士,他看《论语》只是想知道,《论语》到底在讲什么,并不是在读研究所,想成为《论语》的博士。

所以,我开始在做的都是先给最好看的、先给最有启迪性的。至于一本漫画书《庄子说》或一本漫画《论语》能代表什么,当然区区128页,它只是其中一部分,我像一个老师,带领学生跃过一个门槛。

有很多人误认为哲学就是艰涩,跟自己无关的。其实哲学是知识含量非常高,然后把它浓缩,变成一滴蜜。所以我开始画,就会画很好看的,而且大家一看就懂的,所以出版才会很受欢迎。

凤凰国学:比方说庄子的《逍遥游》,可能我们对前面很感性的部分,会觉得有画面感,但是到后面讲到圣人、神人这些东西的时候,其实觉得很玄了,那些东西怎么画出来?另外像《道德经》那么浓缩的语言,那么高度概括的语言,而且是很抽象的东西,您在画这些经典的时候,花费了多长时间?

蔡志忠:其实我自己画画是画得非常快的,如果不算看书,比如画《庄子说》的时候,就一直在看《老子》、孔子《论语》,甚至《孟子》,然后是王阳明,就是说看书的时间不算,我画一本漫画大概是11天以内,就是打草稿3天,完稿4天,写对白最难,写对白花了4天,因为我对自我有要求,10个字的文言文,不可以超过15个字的白话文,最好在12个字内。甚至有翻译佛经,白话文比文言文还要短。

因为我觉得漫画不应该有很多文字,所以漫画家要透过画面,画面可以讲很多事情,比如说过程或者情景这些方面,文字越少越好。真理也是一样,真理是文字越少越精准,讲得越多越不精准。

你看我画“火尽薪传”这四个字,我只画火烧光了,后来只剩下木头,把它传承过来,这个是一个智者对一个王讲的一段寓言里的一句话,我如果把那些都画起来,那读者都死了,真正的精华就在那句话。我只取其中最精彩的那一部分,它涵盖了寓言的本意。

我在旧金山唐人街的英文书店,看到很多英文的《孙子兵法》、英文的《老子》还是不畅销,最畅销的就是漫画。漫画是用今天的语言,用最少的字,诠释最深的、有趣的、有意思的故事,所以漫画的威力是非常强大的,就像我们今天领教过电视的威力是很强大的一样。

凤凰国学:你觉得你读懂诸子百家的书了吗?

蔡志忠:我很高兴的是,自从1987年8月13号出版《庄子说》到今天,几乎整整30年,但是没有任何学者或是方丈或是出家者批评我。我对不懂的不画,对我不同意的不画。就像我画佛经,画译佛经有两个,第一个,如果那个原文,一般信众看得懂,我就不画了;如果那个原文,我看不懂,怕犯错,我也不画,所以我只画我懂的,而信众可能不懂的部分。

像《心经》260个字, 你看得懂吗?只知道文字很美,只境界很高,但至于要让你如何行为,我猜没人懂。《心经》有16个字我没有画,因为那个不可能用很短的文字表达,就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这个没画,但其他画得非常清清楚楚,告诉你这个佛经到底在讲什么,要信众们怎么去行为。

我就是庄子 生命不是用来换名利的

凤凰国学:从儒、释、道三家来说,您更喜欢哪一家?

蔡志忠:我作为蔡志忠,我都说我就是庄子,而老子是我的偶像。因为庄子说楚国请他当宰相,他说他宁可做一个在外面泥巴里面打滚的猪,不要在太庙里面作为被人家宰的祭祀的三牲。我自己很早就是这样。

例如我1985年去日本画《庄子说》《老子说》《孔子说》,之前我是台湾、其实是东南亚这一块的动画公司的老板。我36岁的时候,银行里面有860万台币,那时候相当于人民币是220万,我有三幢最好的房子。那我就想,我这辈子为了赚钱的事过了,这辈子只要不赌钱、不投资、不替人家担保、不借钱给别人,我肯定到80岁还有方便面可以吃。

所以我就想,我从此不要再切割任何生命,去换取名利,要把所有的时间都归自己享用。那时候想通了,你用一部分时间去换一部分钱,除非你需要这笔钱,要不然无论你用10年、1年或者1天去换一千万,到后来都是亏本生意。我不能在死掉以前跟上帝说,神啊,我给你一千万,请让我多活一个礼拜,或者多活一天甚至一分钟。

那时候我就想,因为已经有钱了,你还要花生命去换钱,那不是有病吗?所以生命不是用来换钱的,更不是用来换名利的,生命是用来成就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就结束了公司。

我觉得我可以办到跟庄子一模一样,我常常穿破裤子、拿着破包包,然后过最简单的生活,用草绳当皮带。你看我的皮带已经三十年了,破得不得了,我穿的衣服也是破的,你看,两边都破得很厉害,这个不是故意的,这个是我通常的衣服。人家以穿名牌为荣,我以穿破衣破裤为荣。但是老子是我的偶像,他的人格、特质是我办不到的。

当我们看到很多人,庄子、老子、孔子、孟子,或者北宋的张载、邵雍,看到司马迁、司马光,或是朱熹,王阳明,看了很多名人典故,就想我应该比较像谁,我应该跟谁看齐,让谁作为我的标杆?

作为一个人,有自己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有一个精确的目标,就不太会迷茫,因为他是他,我是我。就像我们开车上高速公路,我们不太理会别人去哪里,我们只理会自己的目的地,我们打开门走出去,是知道要去哪里,我们开车上高速公路,是知道要去哪个目的地,然而人生这么大的旅程,竟然99.99%都不晓得他的目的地,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可悲的。(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一罐养生粥喝出国学滋味 蔡志忠等名家论道杭州(图)

蔡志忠:我有义务为中国文化做点事

*以上是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专稿,特别鸣谢葛继宏、李凤媛等朋友为采访提供的帮助。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柳理 PN030]

责任编辑:柳理 PN03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