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蔡志忠(下) 国学传播要创意 读者没跟我们结仇


来源:凤凰国学

蔡志忠:我始终相信一件事,读者没有跟我们结仇,读者不会刻意不买我们的书,而去买别人的书。问题是我们要做出一个东西,不是要谄媚读者。大家都说文化创意产业,31年前,我花了4年画诸子百家漫画,大概23本,可以让我每年赚两百万人民币。那文化创意产业有没有必胜公式?

 

“你知道你这辈子到底来干什么吗?”

采访前的闲聊,蔡志忠问我的同事樊樊、利思,笑吟吟的。

“人生这么大的旅程,竟然99.99%都不晓得他的目的地,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可悲的。”

站在玻璃门旁,外面是一片铺满阳光的木台,几张桌子,几把椅子。木台下面是荒草和杂树包围的池塘。

他一点也不掩饰高智商的自得。三岁半到四岁半就想明白了要画画,9岁决定做职业漫画家,15岁放弃学业赴台北做插画师,36岁时已经是台湾乃至东南亚一家动画公司的老板,三栋好房子,银行还存着850万台币。

但是,他放下公司,去日本画《庄子说》、《老子说》、《孔子说》,从诸子百家、史记、佛陀画到唐诗宋词、三国水浒,把国学经典画了个遍,成为“中国人有史以来卖书最多、版本最多的作家”。

“死前一两周,我要在这里开个Party,高高兴兴结束自己的旅程。” 他指着玻璃门外,一脸灿烂。

“蔡老师,抽完这根烟,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采访了?”

我担心时间不够。

“等一下,我先表演几个节目给你们看。”

他摸起一副扑克,神秘兮兮地。

在他背过身清牌时,我故意夸张地伸头,做偷看状,他又扭向另一侧。

一个接一个“魔术”,匪夷所思。二十分钟又过去了。

“蔡老师,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等一下,我去换个造型。得戴一顶帽子。”他低下头,让我摸红头发中间的稀疏地带。“你看,这里有点秃了。”

蔡志忠接受凤凰国学主编柳理专访

蔡志忠:喝咖啡我比巴尔扎克厉害 大概十万杯

凤凰国学:刚才聊天的时候,您问我的同事,这辈子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有点类似于当年苏格拉底说要认识你自己,这是个终极问题。您还说过,自己最大的成就,第一是物理,第二是数学,第三是桥牌,第四才是漫画。难道不觉得您这辈子最大的使命是漫画吗?

蔡志忠:我不晓得,因为我还没有死(大笑)。我当然知道今天在做什么,应该知道明天,或者一年内应该会做什么,但不晓得两年后会做什么,当然是跟智慧有关的。

我其实学习能力非常强,我从不会做动画到全台湾动画第一,三个月;从不会讲日文,到可以用日文在日本生活,三个月;我从不会微积分到微积分很好,也不能算很好,就是会微积分,只用两天。所以以前对我来说,没有东西需要三个月。当然我说的三个月,是一天24小时全力以赴。

我最高记录是坐在椅子上58个钟头,没有离开椅子,完成一件事,做一个4分钟的动画片头。我曾经42天没打开门,在屋子里面完成一件事。像今年过年,我是农历初四来的,28天没有打开门,打开门是因为别人请我吃春酒,不然我不会打开门走出去。

我太喜欢一个人孤独地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你知道我每天都1点钟起床吗?我如果天天睡觉,晚上11点就起床了。我有次晚上11点起床,工作到3点钟,有点累,然后睡觉一下下,40分钟醒来,然后再继续做,我觉得我多赚了一天,因为11点到3点,我做的工作量比一般人一天还要多,我两天之间突然多出一天。

通常,我的行为跟巴尔扎克很像,可以讲一个让很多观众启迪的一件好事情:很多作家都是夜深人静才开始写作,没人吵了,没电话吵了,所以可以专心写作。错了,不对!你是夜深人静,但是要睡醒之后的夜深人静。例如一个作家,他白天吃过晚饭、看过电视,开始写作,大脑95%是带着过去,只有5%是朝向未来;如果你是睡完觉再醒来,但不能看书,不能看电视,不能讲话,你喝着咖啡、点着烟,朝着天空,假装看得到星星,思考,你会95%是朝向未来,只带着5%的过去的资料。

所以很简单,今天完成什么事,这段时间、这个礼拜完成什么事,这辈子要完成什么事,如何完成?多想想这一类的问题。不是我欠人家多少稿,要怎么写,没写完的要怎么续,不是这样的。所以思考你要有崭新的一天,大脑得重新开始,就像电脑重新开机。

巴尔扎克跟我一模一样,巴尔扎克先睡觉,清晨醒来1点钟,然后连续工作16个钟头,除了中间可能去冲澡。他喝咖啡,58岁死的,他估计一生喝了三万多杯,他的传记作家错了,说是五万多杯。但我比巴尔扎克还厉害,大概喝了10万杯,一天最高纪录喝30几杯。我的主食就是咖啡,我不太吃饭。

当然我在想东西的时候,要专心一意,所以我非常享受孤寂,就像我的自传里面写的,我在日本东京4年,那时候是东京人口最多的时候,超过一千万人。对我来说,整个东京就像一个北海边缘,我像踩在边缘上的孤独的一匹狼,唯一会听到的就是那颗炽热的心。所以,如果每天早上1点钟醒来开始思考,思考完了,开始进入画画,当然思考速度越来越快,你心想事成,你会感受到,生命就象一股甜蜜的河流通过你的身躯,每个细胞都得到安多酚,那种舒畅的感觉是没得比的。

国学传播需要创意 读者没有跟我们结仇

凤凰国学:您在文化创意的传播方面非常有经验,现在我们很多人都在研究传统文化怎么能够接地气,能够变成大家喜欢的产品,您在这个方面做的尝试有很多,能不能分享一下您的秘诀?

蔡志忠:我始终相信一件事,读者没有跟我们结仇,读者不会刻意不买我们的书,而去买别人的书。同样,中国的读者,没有跟中国的漫画家结仇,刻意不看中国漫画家画的漫画,而要看日本的少女少年漫画。

所以问题是我们要做出一个东西,不是要谄媚读者,谄媚读者是没有用的,要让读者知道,他会需要,所以要跳开思维。

蔡志忠题赠凤凰网《小鸟与长颈鹿》

我曾经画过一则漫画,画面是一只长颈鹿,上面有一只小鸟。

小鸟对长颈鹿说,虽然你长得很高,但我会飞。

含义就是我们不要理会有一百万样事物输给一百万种人,我们要在意自己有哪一项能赢过全世界。

我打个比方:就像我1985年4月22号到东京,因为日本是全世界漫画最厉害、最兴盛的国家,那时候集英社(按:株式会社集英社,日本最大的出版社之一)的漫画,一个礼拜就卖了1380万册,我一个台湾的漫画家去日本,即便画得跟他们最厉害的一样好,也不会被重用。因为日本干什么要用你一个外人呢?所以我在思考,不是要画得跟他们一样好,我的思考是我要画什么?既好看又是日本漫画家不会画的?所以很简单,在藏书店都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论语》、《老子》、《孙子兵法》、《韩非子》、《史记》还有《唐诗》,那我要画《庄子说》、《老子说》。

我画了80几张,出版社的人边走边看,说这本书肯定销爆了。

我说我知道,一定非常好销。

他们说这本书一定要让他们出版社出版。

我说对不起,不是一本,是30本。

他们说这30本一定要让我们出版。

我说,行。

你看,我根本只拿出二分之一(的作品),就已经跟日本最大的出版社签约了。

所以思考不要在二维,要把自己变成小鸟,飞跃在三维空间,所有的二维都比我低了。

然后一出版,日本最有名的漫画家觉得我很了不起,无论画画怎么样,我画的,他们都不会,也不敢尝试。所以同样一个人,他不止是运用自己口袋里的筹码,而且要运用自己大脑的筹码,思维和观点要与众不同,让我们跟大家一样的是花钱的部分,那让我们赚钱的都是跟大家不一样的。

蔡志忠设计的梁山好汉造型

[责任编辑:柳理 PN030]

责任编辑:柳理 PN03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