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苏东坡雪夜泡个脚 居然得出这么多感悟


来源:光明日报

苏东坡在儋州把谪居舒适的三事:晨起理发、午窗坐睡、夜卧濯足,用诗的形式告诉子由,子由也遥相唱和,使我们于千年后得以了解这兄弟俩将日常生活最平凡的事情诗化的过程,也从中领悟一些养生之理,用于节奏快、压力大的现代生活,真是一种不小的收获。现在我们来看看苏东坡在晚上睡觉前泡脚时的情景。

图为本文作者李景新的手迹

苏东坡在儋州把谪居舒适的三事:晨起理发、午窗坐睡、夜卧濯足,用诗的形式告诉子由,子由也遥相唱和,使我们于千年后得以了解这兄弟俩将日常生活最平凡的事情诗化的过程,也从中领悟一些养生之理,用于节奏快、压力大的现代生活,真是一种不小的收获。现在我们来看看苏东坡在晚上睡觉前泡脚时的情景。

长安大雪年,束薪抱衾裯。云安市无井,斗水宽百忧。今我逃空谷,孤城啸鸺鹠。得米如得珠,食菜不敢留。况有松风声,釜鬲鸣飕飕。瓦盎深及膝,时复冷暖投。明灯一爪剪,快若鹰辞鞲。天低瘴云重,地薄海气浮。土无重膇药,独以薪水瘳。谁能更包裹,冠履装沐猴。

苏东坡这首诗采用比照反衬的写法,就是把生活条件的低劣情况先讲一番,正是在这种条件之下,更显示出某一生活方式之可贵。为了把这层意思恰当而富有诗意地表达出来,诗人先用两个典故进行比照。

长安大雪年是哪一年,没有必要去考证,苏老先生根本没有要考察历史的意思。唐朝张孜曾经写雪诗,开头便道“长安大雪天”;又东晋道士葛洪在《西京杂记》中记载,汉武帝元封二年大寒,长安雪深达五尺,牛马都冻得蜷缩如刺猬。苏老先生的诗应该与此有关,但又非全采用这两个文件,因为它们与“束薪”“抱衾裯”扯不上关系。我们还要寻找“束薪”和“抱衾裯”之源。学者们可以在《诗经》中找到束薪和抱衾裯的痕迹,但东坡此诗并非采用《诗经》之意。其实苏东坡这里是把“长安大雪”同杜甫的诗歌拉到一起了。老杜《秋雨叹》的第二首写由于秋雨连绵数月,“禾头生耳黍穗黑”,严重破坏了秋收,使得社会乏米,米价飞增,出现了“城中斗米换衾绸,相许宁论两相直”的情况。“直”即“值”,价值、值得的意思。就是说,用贵重的衾绸换一斗米,那是非常不值的,但正如杜诗卢注云:“换米不计直,疗饥急,救寒缓也。”能够换一斗米救饥,哪里还顾得上值与不值。明白了这层意思,那么苏东坡诗中的“束薪”意思就可以弄懂了,其实就是指一捆柴,与《诗经》中表示的婚姻之意没有任何关系。苏东坡在做徐州太守时有《石炭》一诗,开头几句是“君不见前年雨雪行人断,城中居民风裂骭。湿薪半束抱衾裯,日暮敲门无处换。”由于连续雨雪,干柴稀缺,抱着昂贵的丝绸到处换柴,却连半捆湿柴也换不到。至此,这两句诗的意思就全明白了,作者把长安大雪和杜诗典故糅和在一起,意思是说,当天气无比寒冷之时,干柴就显得无比珍贵。

“云安市无井,斗水宽百忧”用杜诗《引水》的典故,这比较容易理解。杜甫居住在云安的时候,市无水井,饮水就成为人们最大的忧愁,“斗水何直百忧宽”,斗水的价值何在?在水源丰富的地方显不出什么来,但在这种极度缺水的情况下,能得到一斗水,就可以解除忧愁了。

苏东坡要说的是泡脚之事,为什么要使用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典故呢?这就是我所说的比照的写法。苏东坡把上述意思引入正题,说我现在进入到一个无比艰难的生活环境,耳边是猫头鹰的叫声,大米像珍珠一样贵重,一切都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晚上睡前洗洗脚,这本来也是正常的,但正是在这种无比艰辛的环境条件之中,睡前泡脚的适意之感就会增强。于是濯足的过程被老先生诗化了。老人家听到锅中煮水的声音,就像风过松林——据说烹茶达到最佳火候时就是这个声音。儿子苏过为老父亲准备了深深的瓦罐,老人家坐在凳子上把脚反复交替着放在水中。刚添上热水时,水温很高,脚接触的一刹那就得马上离开,老人家想到老鹰见到猎物而迅速飞离主人肩膀的情景,正好与此相当。他又想到在这地薄瘴重的海岛上,脚肿了是没有什么药物用来治疗的,只能用泡脚的方式解除。渐渐地双脚很舒适了,小腿也轻快起来,似乎全身都放松下来,于是他觉得这才是完全自然、返璞归真的人生。结末他表示再不愿回到那种冠履包裹、失去自然,装模作样的虚假生活了。苏东坡这样结尾,是对泡脚濯足具体行动的自然承接,同时,用了沐猴而冠的成语,也顺便对那些徒有其表、虚伪龌龊的所谓廊庙冠冕之士进行了讽刺。

苏子由的和诗则由濯足而想到昔时在朝中做官出使北国,迎着朔风,踏着冰河,落下脚疾。如今来到南方潮湿之地,不由得担忧起来,此病何时才能痊愈呢?结末感叹道:“名身孰亲疏,慎勿求封侯”,与老兄的结尾意思相似。冯应榴注苏东坡诗集时点到了子由的这首和诗,说“与先生原作用沐猴不同韵”。古代作诗有一种方式叫“次韵”,就是自己的韵脚字,完全与别人作品的韵脚字相同。苏东坡擅长于次韵,但东坡创作更加灵活自如,在作次韵诗时,偶尔也只用与原作同音的另外一个字代替。子由善于仿效兄长,此诗便是一例。

从诗意看,苏东坡是把泡脚的适意放在艰难条件下表达的。其实无论在什么条件下,泡脚总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简便有效的养生之道,还有个很文雅的名词叫“足浴”。据中医理论分析,在人体中,双脚是距离心脏最远的部位,负担最重,最容易导致血液循环不畅通。脚部又是人体全身经络的汇聚之处,有六大经络通过脚部,三阳经止于脚,三阴经起于足,分布于脚部的经络穴位有六十多个,因此脚部关涉到心脏、大脑和全身主要经络的健康。用热水泡脚可以改善血液循环,促进新陈代谢,有利于皮肤健康,既解乏,又舒适,帮助安眠,同时对多种疾病起到良好的辅助治疗作用,如果能适当用些草药,则效果更佳。常言道“富人吃补药,穷人泡泡脚”,又说“天天泡足,等于吃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泡脚适应于不同人群,而于老年人尤为重要。医书上说:“人之有脚,犹似树之有根,树枯根先竭,人老脚先衰。”东坡兄弟当时都已年逾花甲,又没有优越的条件享受其他,而于睡前脱去履袜,用热水泡泡脚,舒适而利于养生,这是轻易就能够做到的,何乐而不为?说到此处,望坡居士也想起昔时在北方生活时,冬天泡脚的情景。回首总是美好的。现在于海南生活,每日淋浴,方便多了,却也忽略了那种泡脚的享受。因次韵一首云:

骨瘦带铜声,夜卧需衾裯。所幸无严寒,淋浴洗尘忧。胸中无有事,何惧听鸺骝。人生贵得意,朱颜谁能留。忽念故园冬,严风夜飕飕。端来一盆热,脱袜双足投。收视万物至,何用戴鹰鞲。飞雪漫松梅,词藻天地浮。我无重膇病,适体不为瘳。回思吾自笑,凡心如猿猴。

(作者:李景新系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