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什么大家都爱架空历史:《三国演义》反着写会怎样?


来源:澎湃新闻网

前不久,著名作家黄易先生去世,他的代表作品《寻秦记》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出色的架空历史小说。架空历史小说(Alternate history、alternative reality),简称架空小说,即描述“并非真实发生的虚构历史”的小说,包括历史背景及未来。其实,在中国古典小说里,也早已可以看到架空历史小说的影子。

前不久,著名作家黄易先生去世,他的代表作品《寻秦记》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出色的架空历史小说。架空历史小说(Alternate history、alternative reality),简称架空小说,即描述“并非真实发生的虚构历史”的小说,包括历史背景及未来。其实,在中国古典小说里,也早已可以看到架空历史小说的影子。

《水浒传》与《荡寇志》

《水浒传》可以说是最为有名的一部古代架空历史小说。小说的故事背景是北宋末年。在公元1101年即位的宋徽宗赵佶,有相当高的文化修养,他的花鸟画、瘦金休书法都极出色,做皇帝却很不合格。《水浒传》第一回说他做端王时赏识一个会踢球的高俅,后来做了皇帝,竟提拔他做殿前都指挥使,官封太尉。这在历史上是实有其事的。他任用的蔡京、王黺、童贯、梁师成、朱勔、李彦六人,被时人称作“六贼”。读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高俅可恨,当时的人却把他排在“六贼”之外,当时朝政的黑暗也就可想而知了。既是如此贼人统治着天下,天下人如何能不起而讨贼!大约在宣和元年(1119年)中,“宋江起河朔”(相当于今河北省中南部),被称为“河北剧贼”,到宣和元年十二月时,宋江已经转掠至京东地区(相当于今山东及江苏徐州一带),称为京东“剧贼”或山东“盗”。宣和二年(1120年)十月,方腊在南方起义后,知亳州(今属安徽)侯蒙指出,“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无敢抗者”。有人因此说宋江一伙只有三十六人,那是不可能的。假使真的只有那么一点人,官军不会把他当一回事的。有人估计他至少有几千人,三十六人是其中的首领。这种说法比较可信。

今天的水泊梁山。

但历史上的宋江起义也就仅此而已了。《水浒传》里的水泊梁山有一支实力雄厚的武装力量。这支队伍,自晃盖等七人劫夺了生辰纲、火并了王伦、“梁山小夺泊”以后便日渐发展壮大。又由于宋江的发配和逃难,飘蓬转徙、四处结识好汉,陆续汇合了华州的少华山、青州的桃花山、二龙山、白虎山、清风山、对影山、蓟州的饮马川、登州的登云山、徐州的芒砀山、寇州的枯树山以及黄门山等十余处山头的人马,加上几次朝廷派来征剿梁山的败军降将,到了“石碣受天文”、“英雄排座次”时,已经发展到了头领一百单八人,雄兵十万余。八百里梁山泊依山傍水,设六关、分八寨;水泊外设置四个酒店打探消息,邀接来客;有钱粮仓储,监造作坊,可谓气势赫赫,一派兴旺景象,却实在是离历史远了一点。

不过,《水浒传》与真实历史有所龃龉的还不止这一处,其中最为离谱之处当属小说中所说的宣和四年,接受招安的宋江北伐契丹辽国,短短八个月内连续攻城掠地,几乎杀尽辽国的著名将领,最终迫使辽主乞降这段。历史上的这一年宋军的确是在权阉童贯率领下北伐了,只不过结果是被已经在金人打击下气息奄奄的辽军在幽州(今北京)打得大败亏输颜面扫地。也难怪明末的吴中才子金圣叹将其视为狗尾续貂,与宋江征伐田虎、王庆一起在评点本中删去。金圣叹将全书终止于梁山泊英雄聚义,由于所删近半,只余七十回,故有金圣叹“腰斩”《水浒》之说。

金圣叹评点水浒传。

话说回来,但较之金圣叹的点评和腰斩,晚清文人俞万春的《荡寇志》就走得更远了。他的这部又称《结水浒传》的小说,干脆就是把《水浒传》又重新架空了一遍,开卷第一回,便是梁山义军的惨败,最后,义军连战连败,挡不住官军的进攻,20万官军直攻到梁山泊忠义堂上,义军全军覆没,官军活剐孙立、挖石秀心肺,对梁山义军斩尽杀绝。《水浒传》中杀得官军心惊胆颤的梁山义军,在《荡寇志》中成了不堪一击、望风而逃的乌合之众。实在也是令人哭笑不得。

荡寇志

《说岳全传》的发挥

《水浒传》这种将具体的历史年代、历史事件作为小说的背景,作家笔下的文学形象距离他原本的历史面貌也越来越远的写作手法影响极其深远,为明清时期的诸多小说所效仿,如《杨家府演义》、《说唐全传》、《说呼全传》、《飞龙全传》等等,其中的《说岳全传》可以说是发展到了一个高峰。

《说岳全传》

《说岳全传》中前六十一回讲述了岳飞一生的光辉事迹: 从幼年拜周侗为师,到立下“精忠报国”的志向,再到后来在爱华山、牛头山、朱仙镇等战役中大败金兵,最终被以“莫须有” 的罪名冤杀于风波亭。这部分的岳飞故事可谓是虚实参半,其中平定洞庭湖、牛头山之战、大破拐子马、朱仙镇班师、风波亭遇害等精彩故事均源于《宋史》、《鄂国金陀粹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三朝北盟会编》等史志文献,具有一定的历史依据,而岳飞冤死也毕竟是个历史事实,有关故事早已广泛流传,深入民心。特别是岳家军中间的一员勇将,《说岳全传》对他的结局原封不动地照搬了史实,也就是说,此人已经不需要任何演义,因为本人就是一个传奇。他就是杨再兴。杨再兴原本是盗匪曹成的手下,骁勇善战。在岳家军进剿时,杨再兴曾杀死了岳飞的胞兄岳飜,但岳飞剿平曹成后却不计前嫌将杨再兴收为己用。得到岳飞如此宽容的杨再兴从此忠心耿耿,冲杀在前。在绍兴十年的北伐中,岳家军进逼临颍,杨再兴率领三百骑兵前哨小商河,与金军主力猝然相遇,数万金军对他们实施包抄围掩。尽管众寡悬殊,杨再兴等人却毫无惧色,他们率三百骑士奋不顾身地进行殊死战。金军箭如飞蝗,杨再兴每中一箭,都折断箭杆继续冲杀,最后不幸马陷小商河,被金军射成“刺猬”,但是他和他的战马依然在河中站立不倒。此战,杨再兴率军斩杀金军万夫长以下二千余人,与其三百精骑全数战死,堪比斯巴达三百壮士力阻波斯帝国十几万大军的温泉关传奇!金军撤退之后,岳家军在残阳如血的战场上找到了杨再兴的遗体,火化之后,从中捡出铁箭头两升有余。此即著名的“血战小商河”,这段真实的历史,和评书、小说一模一样!

但小说里的岳飞死后的故事就开始离谱了,后十九回讲述岳雷等第二代英雄的故事基本上全是虚构,特别是小说最后架空创造了宋孝宗时期岳雷率军北伐,大破金军,直捣黄龙府,迫使金主求和,送还宋使张九成,并且向南宋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就实在称得上是文人的意淫了。众所周知,南宋一代北伐多次,皆不能如愿,甚至到13世纪初,南宋见金国已经衰弱,民不聊生,北方又为蒙古所困,遂于1206年出兵北伐,恢复中原。北伐前夕,宋廷撤销秦桧的王爵,谴责这位当年的权相“一日纵敌,遂贻数世之忧;百年为墟,谁任诸人之责”,把议和误国、使中原化为废墟的责任,统统加在秦桧身上。这件事做得的确大快人心,但接下来的战争局势倒不像宋人像得一样简单,金军虽已衰弱,对付南宋却游刃有余。宋军以七万之众攻打宿州(今安徽宿县),竟为金军三千大败;四万人攻唐州(今河南唐河县),同样一败涂地。随后金章宗以14万大军分9路大举南下,是年冬,金军直逼扬州,江南大震。1208年,宋廷见局面不可收拾,乃遣使求和。双方和议(《嘉定和议》),两国境界如前,而南宋增加岁币为银绢各30万两匹,另以犒军银300万两与金,这实在是一场儿戏一般的北伐,宋人望黄河而不得,又如何北伐远在东北的黄龙府呢。

远在吉林的黄龙府。

不过,《说岳全传》的成功就在于,他的架空历史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大众对于真实历史的认知。譬如许多人都知道小说里富有戏剧性的“虎骑龙背,气死兀术,笑杀牛皋”的故事,真实历史里牛皋被秦桧毒死,金兀术位高权重得享善终倒是鲜为人知了……

《反三国演义》的创造

类似这样纵然违背历史走向的架空在《反三国演义》里登峰造极。所谓“反”,指的是罗贯中的《三国演义》而言。作为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向来被称为七分历史,三分虚构,虽然有诸如诸葛亮借东风之类的艺术创作,但总的走向并不与历史相悖。即便论者都以罗贯中有强烈的拥刘(备)抑曹(操)倾向,但《三国演义》终于不能违背历史事实,让刘备统一中国,这也就是所谓的“旧小说喜续……独三国演义,根于历史,不可续也”。

但是,到了民国年间,偏偏有人不信邪,架空历史出了一个《反三国(志)演义》。此人名曰周大荒,湖南人氏,早年就读于船山书院及湖南省公立法政学校,曾任《民德报》文苑主笔。他自称要“为一干英雄代造完成一统时局,为马超、赵云一时名将打抱不平,令其吐气”,而将《三国演义》从徐庶收母信而归曹操之后的情节完全翻案,改写为《反三国志演义》,并于1930年出版。

反三国志演义。

这本小说里,《三国演义》在大方向上忠于史实的格局已经不复存在。周氏“因曹操要做周文王,心中恨他不过.所以偏要他做周武王,送他踞在火炉上”,遂在笔下令曹操篡汉称帝,还命华歆将山阳公即已废的汉献帝刺死;而曹丕则未称帝,兵败后投奔辽东,被逼自杀;曹植反对废汉自立,在曹操称帝时出逃到了北方,留下了曹家一脉,表示出作者对他的一点同情。

至于东吴方面,在《三国演义》里虽然放了两把火(赤壁、猇亭),烧了曹军八十三万,蜀军七十五万,终究是个配角。到了《反三国演义》里,配角更是成了丑角。吕蒙白衣渡江袭取荆州,结果被赵云看破机关,“商船喧闹,何恃不恐,必系江东奸细”,吕蒙成了作者着力鞭鞑的人物,不仅荆州没有袭取成功,最后还战死沙场。

与吴、魏相反,《反三国演义》里蜀汉方面堪称是加上了主角光环,一路顺风顺水。赵云与关羽一起夹击许昌,会同蜀汉诸虎将击败司马、东吴联军,改变了历史走向。诸葛孔明在《三国演义》里原来与司马懿多次交手,未能如愿,到作者笔下,也成了司马懿处处被孔明钳制,最后被地雷炸死。对于刘备小说着墨不多,没写他亲临前线,躬冒矢石,攻取益州相当顺利,又回荆州,北上洛阳,后就病故于洛阳。阿斗因在江陵遇剌身亡,继承帝位的是阿斗的儿子北地王刘谌。作者倒还有心给了刘阿斗一个“孝愍皇帝,庙号哀宗”,倒也颇为有趣。

武侯祠中的北地王像。

对于这部颠覆性的架空历史小说,周大荒绝口否认是在卖弄才情,“中国现在的小说家,简直车载斗量,现在的小说,简直黄沙烟火,昏天黑地!像这一部小说,算得什么东西。兄弟有吃有喝,没那宗犯贱”。按照他的说法,“兄弟这部书,完全在实行孔明隆中对的一篇文章,处处替孔明填愁补恨,吐气扬眉”。这倒是说出了古往今来架空历史小说作者的共同心态:为心中的失意者鸣不平,在自己的笔下令其咸鱼翻身,弥补真实历史上的一段缺憾……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