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吾土吾湘》书评:从智仁勇到真善美


来源:凤凰国学

《吾土吾湘》是当代湖湘学人黄耀红先生近十年来撰写的湖湘文化散文的精品集,非独湘人之乡贤精神发育史,通过它所有人亦可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心灵归属。义理、考据、辞章三者完美结合的《吾土吾湘》,亦是追求真、善、美融合的《吾土吾湘》。

湖湘文化名人雕塑

《史记·项羽本纪》中有一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句话大长楚人志气,而尽灭秦人威风。作为陕西人,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此语都颇感不爽。

记得昔日在大学校园,室友六人分别来自六个省份,其中一位湘籍室友和我最为要好,两人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当时都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彼此自然少不了唇枪舌剑、嬉笑怒骂。我常在他面前高唱“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他则以“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来回敬我。一来二去,我们逐渐触及到秦湘两地的文化风俗和先贤伟人。毫无疑问,出于“斗争”的需要,我们表面都坚持了“凡是对方赞成的,我就反对;凡是对方反对的,我就赞成”的论辩逻辑,但内心深处对于彼此坚守、维护、推崇的文化传统和往圣先贤都存有几分敬意。

往事成昨,当年纯真稚嫩的意气之争早已沉淀成浓浓的友谊,争论的具体内容也早已化作青烟随风飘散了。本来,岁月如歌,唱完一首就算一首。然而,可叹的是,唱着唱着竟和原来的曲子接上了。若干年后,因缘际会,我竟落户湖湘大地,饮湘人之水、食湘人之粟、从湘人之业、交湘人之友。时日不久,亦开始热衷于湖湘文化,倾心于湖湘人物,甚至萌生出撰写一部《湖湘先贤“琅琊榜”》的野心,只可惜才识不足、笔力不济,迟迟未能付诸行动。

左顾右盼之际,前思后想之间,一本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书写历代湖湘先贤生命史的佳作——《吾土吾湘》已横空出世。此作是当代湖湘学人黄耀红先生近十年来撰写的湖湘文化散文的精品集。“吾土吾湘”,顾名思义,吾之乡土,吾之湘人,湘人如吾,吾思湘人。

开卷拜读,自屈原、贾谊而下,一位位湖湘先贤从字里行间站立出来,他们有才气也有叹息,有伟业也有血泪;掩卷长思,从性格、际遇而起,一段段人生起落在心湖脑海来回浮现,它们是命运布排的棋局,它们也是生命抗争的图谱。可以说,打开书就是出发,从汨罗江出发,沿途会遇到一个个伟大的身影,有屈原、贾谊、周敦颐、王船山、曾国藩……合上书就是抵达,向心灵深处抵达,最终会感知良善、智慧、胸怀、仁爱、勇气……

《吾土吾湘》,非独湘人之乡贤精神发育史,通过它所有人亦可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心灵归属。

黄耀红著《吾土吾湘》,湖南教育出版社

当如椽大笔行至唐代湘籍书法家欧阳询时,黄耀红先生在《吾土吾湘》中感慨道:“仁、智、勇,此三者均在欧阳询的生命里存在。”其实,在《吾土吾湘》中重新复活的这二十多位湖湘先贤,哪一位不是智、仁、勇兼具之人?

《论语·子罕》中说:“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黄耀红先生笔下这些有血有肉、可敬可爱的湖湘先贤,就是一群不惑、不忧、不惧的人。

他们是一群不惑的智者。屈原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对国家前途和命运的不惑;贾谊的滔滔《过秦论》和皇皇《治安策》,是对历史大势和治国安邦的不惑;周敦颐的《太极图说》和理学思想,是对天地宇宙和世道人心的不惑;曾国藩的修齐治平和经世之学,是对天下格局和人生发展的不惑;黄兴投身革命、缔造民国,是对民族去向的不惑;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和“枪杆子里出政权”,是对中国革命道路的不惑。

他们是一群不忧的仁者。柳宗元身怀奇才,却一再被贬,但他没有被苦难打倒,寄情自然,为山水命名,为天地立心,传递人间温暖,传播大道仁心;王船山遭逢清兵入关、明室土崩,募勇抗清不成,而心归文化,身隐草屋,他以思想拥抱天下,用仁心对照明月;徐特立面对国家屈辱,教育救国、大爱育人,他倾其所有投入教育,“一把油纸伞,一身布衣,一双布鞋”,真正达到了孔颜之乐的仁者境界。

他们是一群不惧的勇者。魏源才识卓著、思想超拔,面对洋人入侵,怀着强大的勇气编撰《海国图志》,并喊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豪言;郭嵩焘思想开阔、意志坚定,为窥破西方科技,不惧恶言、不畏误解、不怕遭祸,“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震铄古今;左宗棠身怀霸才,以师爷出身,创楚军、平西北、收新疆,气势恢宏、无所畏惧;谭嗣同魄力绝伦、矢志维新,为警示世人,拒绝逃离,从容赴死,其绝笔“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常激得后世青年热血沸腾。

在这些湖湘须眉之林中,还有一位耀眼的巾帼,引人注目、惹人怜惜。她就是杨开慧。杨开慧因好学而生出智者之心,因情爱而生出仁者之心,因信仰而生出勇者之心。她把一生“嫁给了爱和信仰”,她把生命献给了一个伟大的时代。她是平凡的女人,却是不平凡的湘人。

清代著名学者戴震,把学问分为义理、考据、辞章三门。同时期的文学家姚鼐也持这一观点。在当时,这是对宋学的纠偏,宋学重义理,汉学则倾向于考据,而戴、姚二位,则强调义理、考据、辞章三方面的统一。义理强调思想性的阐发,考据注重真实性的把握,辞章推崇优美性的表达。好的文字,应该是这三个方面的完好融合。

通读黄耀红先生的《吾土吾湘》,就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义理、考据、辞章三者的完美结合。

首先,华美的辞章令人赏心悦目。从目录到正文,从开篇到结尾,处处文采斐然、佳句频出。写的是历史人物,却没有枯燥的历史材料的堆砌,也没有呆板的时间坐标的拘泥,而是兴之所至,任文采上下翻飞。且看目录,“汨罗江”“古井无言”“山高水阔海上风”“斯人独醒”“山水立心”“千年问道”“明月船山”“日出东山”“湘江北去”等等,每一个题目都简洁而不简单,意象丰富,充满诗心画意。再看正文。说到古时的汨罗江时,书中写道:“竹篱茅舍,牛羊信步;渔歌起落,炊烟如画。那是农耕岁月的美丽和缓慢。”说到郭嵩焘的遭遇时,书中写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唯唯诺诺、哼哼哈哈的千百年世俗文化里,个性与思想随时都可能成为一种‘罪恶’”。说到柳宗元被贬后的心境时,书中写道:“西北望,长安是天涯。韩雨敲窗,哀猿啼鸣。在拥裘独卧的长夜里,温暖柳宗元梦境的,或许只是那理想的温热。”像这样华丽而有质感、优美且富有温度的文字,在书中俯拾皆是。

其次,精到的义理令人豁然开朗。《吾土吾湘》中的人物大多是思想型的圣贤,比较典型的有:哲思型文学家柳宗元、理学开山周敦颐、天地大儒王船山、“三不朽”人物曾国藩等。要写好这些人物,除了要写好他们的生平事迹外,更要说清楚他们的思想哲学。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的思想哲学才是他们真正的生命所在。对于这一点,《吾土吾湘》做到了。书中关于相关人物思想义理的阐发可以说相当精到。比如在阐述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时,书中写道:“宇宙者,‘宇’为空间无限,‘宙’为时间无极。天地辽阔,生命奇妙。时间一切喧嚣与繁复,此刻全安顿在这极简而又极深的文字里……无极是宇宙生命的混沌,太极是生命世界的秩序,一切生命的繁衍、生长、变化,皆是阳变阴合,动静互转,五行变化,四时顺应。”玄妙的义理在这样的文字中变得亲切、生动、通俗。

最后,严谨的考据令人佩服赞叹。《吾土吾湘》是一部历史文化散文,书中所叙皆是历史和现实中真实确有的人物和风物,作者在行文时基本做到了有根有据,不戏说、不杜撰、不信口开河。比如,书中说:“流在历史深处的汨罗江,属于商周时期的罗子国。”“贾谊留在世上的,除了诗文和坟茔,就只有这一眼聆听湘江的古井了。”“魏源出生时,母亲才十九岁。当时,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巨笔和金色花。这似乎是魏源人生的神秘引言。”“‘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这不是广告,而是史实。”“宋教仁被刺,显然有背后的密谋,一般舆论指向的是袁世凯。然而,并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这个幕后的罪人究竟是谁,一百多年来,它成了一个谜。”类似这种经过考证过的谨慎论断,在书中亦不少见。

如果说辞章给了作品“美”,那么,义理和考据便给了作品“善”和“真”。义理、考据、辞章三者完美结合的《吾土吾湘》,亦是追求真、善、美融合的《吾土吾湘》。

【延伸阅读】

无乡贤不家国 :找回失落的文化基因

[责任编辑:柳理 PN030]

责任编辑:柳理 PN03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