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宋代文坛的奇葩险怪之风:欧阳修考场“打怪”竟被耍


来源:北京青年报

在大宋朝仁宗年间,也有那么个喜欢怪诞文风的读书人姓刘名几,敏捷有才学,他在国子监里读书时,经常考第一。他自恃才高,好标新立异,以行文喜用险怪之语而轰动一时。当时,很多读书人起而仿效,以用语险怪为时髦,遂成了一股险怪文风,号称“太学体”。

刘几 资料图

每年的高考都产生一批奇葩怪诞的作文,颇为吸引眼球,这当中也有一些被改卷老师看好给了高分,因而脱颖而出。

在大宋朝仁宗年间,也有那么个喜欢怪诞文风的读书人姓刘名几,敏捷有才学,他在国子监里读书时,经常考第一。他自恃才高,好标新立异,以行文喜用险怪之语而轰动一时。当时,很多读书人起而仿效,以用语险怪为时髦,遂成了一股险怪文风,号称“太学体”。

关键是刘几生不逢时,恰巧大文学家欧阳修正在朝为官,他以端正文风为己任,认为刘几等人的文风是文坛上的一股逆流,多次呼吁不能让刘几等人的险怪之文入科举试场,但收效不大。欧阳修作为宋代诗文革新运动的倡导者,有意继承唐代韩愈、柳宗元的优良传统,主张文章首先要有充实的内容,要积极反映现实生活,且在表现形式上必须力求生动流畅,真切自然。前不久才刚把那种堆砌辞藻、内容空泛、粉饰太平的“西昆体”清扫出文坛,现在突然又冒出这一股以刘几为代表的追求险怪的逆流,他们以生造词语、文句拐扭,内容空虚怪诞为时尚,对这种“太学体”,欧阳修当然不能有丝毫的容忍和迁就。

欧阳修 资料图

嘉祐二年(1057),欧阳修被任命为省试知贡举,正好刘几也在这次的考生之列,这正给了他一个打击险怪文风的机会。在阅卷过程中,他发现一份卷子里有一些怪模怪样的语言:“天地轧,万物茁,圣人发……”欧阳修“哈哈”大笑着对同事们说:“这一定是刘几的杰作!”说罢,在后面戏续了两句:“秀才剌,试官刷(剌,是违拗、别扭的意思)。”

然后欧阳修展开卷成筒的卷子,用一枝大号红笔从头至尾一气抹了下来,谓之“红勒帛”,就是用红笔通篇涂抹。又在空白处批了一个大大的“谬”字,并命人把这份卷子张贴在试院的墙上,以示惩戒。事后一查,这份被欧阳修刷掉的卷子,果然是刘几的。紧接着一批写险怪文章的人也都被刷了下来,出榜之后可就热闹了。这批怪诞写手聚在一起,等欧阳修早晨上朝时,立即把他围起来,百般辱驾,有的还写祭文扔在他家里。然而,这并没有影响欧阳修打怪的决心。

这次会试,虽然对险怪文风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但欧阳修认为对始作俑者刘几,还必须继续予以惩戒。嘉祜四年(1059),欧阳修又被任命为殿试主考,他听说,这次刘几已通过了会试,取得了参加殿试的资格。就在考前欧阳修对助手们说:“除恶务尽!诸位一定要严格把关,狠狠打击那些轻薄小人,以扫除文章之害!”

然而事情的发展常常会有戏剧性的情节上演。考完试,卷子收上来后,欧阳修十分认真地一份又一份地审查考卷,当他看到一份卷子中有“太上收精藏也下冕旒之下”这样生涩别扭的语句,高兴地对旁边的人说:“我又逮住刘几了!”便毫不犹豫地刷了下去。但事后一查,被刷下去的却不是刘几,而是苏州人萧稷。

欧阳修只有继续往下看,临到最后,有一份卷子中有这样的话:“故得静而延年,独高五帝之寿;动而有勇,刑为四罪之诛。”不仅平实自然,而且跟试题《尧舜之性赋》扣得很紧,不禁击节赞赏,并将它定为第一。

等到唱名时,大家才得知这个被欧阳修定为状元的人叫刘辉。然而令欧阳修没有想到的是,知情人对他说:“这个刘辉就是您要惩戒的刘几!他在考试之前才改了名字。”欧阳听罢,惊诧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刘几不愧为状元,有才亦有识,且善于应变,他知道自己的名声已坏,难以通过会试、殿试两关,就果断地改了名字。光改名还不行,险怪的文章也不能再写了,于是又迅速地抛弃了以前的错误做法,彻底改变了文风,以至于欧阳修这样的衡文高手竟也丝毫没有察觉出来。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