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朱高正(上)大道不行 儒者关心政治很正常


来源:凤凰国学

身处平承时代,中国的读书人如何接续传统学人精神,审时而动,顺势而为?如何既担负文化传承的使命,又关切国家民族的时务?中国大陆以国家工程的方式力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并将此写入“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如何看待这一举措对中华文化未来发展的影响? 21世纪的中国,能否开出中华文明第三周期?

【导言】

无论是酒席上,还是喝茶聊天,朱高正的气场都十分强大,健谈善辩,直言无隐。

但是,走进岳麓书院延宾馆,一见到中堂悬挂的孔子像,他长揖至地,执礼甚恭。

在笔者接触过的台湾学者中,朱高正属于特别招媒体关注的类型。

作为学者的朱高正,博览群籍,学贯中西,既精于康德法权哲学的研究,又善解周易与儒学。而另一方面,作为民进党创党元老、台湾前“立法委员”的朱高正,即使早已淡出政界,却又常常忍不住站出来批评台湾时局,比如最近他批蔡英文是“傀儡”、预言“台湾三五年内有动乱”。

今年63岁的朱高正,出生于台湾云林县,1977年毕业于台湾大学法律系,1980年赴德国波恩大学深造,主攻康德哲学的研究。1985年获哲学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论康德的人权与基本民权学说》,被哲学权威刊物《康德研究》评为当代研究康德法权哲学的必备著作。但是,他似乎并不满足于西哲的学历背景,常常会强调自己是朱子后人,朱熹第26代嫡孙。在大陆讲学时,他对易经、朱子学、阳明学的解读很受欢迎,易学专著《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易经白话例题》在学界很有影响。

在传统文化里浸润多年的知识精英,常出两类人:要么精研学理,深格深致;要么高调任事,经世致用。这两者其实都需要足够的定力和勇气。出入于学界与政界、身兼学者与社会活动家的朱高正,则经常以身兼“才气”“正气”和“匪气”来夫子自道。他认为,一个儒者关心政治是件很平常的事,能够为治国平天下、造福苍生而效力,当然要乐于去做。他还说,哪怕像孔夫子那样的圣人,光有温良恭俭让,在乱世也不可能有所作为,还得有些匪气。

那么,身处平承时代,中国的读书人如何接续传统学人精神,审时而动,顺势而为?如何既担负文化传承的使命,又关切国家民族的时务?中国大陆以国家工程的方式力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并将此写入“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如何看待这一举措对中华文化未来发展的影响? 21世纪的中国,能否开出中华文明第三周期?

2017年6月初,台湾著名学者朱高正应邀赴岳麓书院讲学,期间接受凤凰网国学频道的独家专访,以下为整理后的访谈实录(上):

朱高正先生接受凤凰国学专访

凤凰国学:最近看到您评价蔡英文的执政,还讲到了三五年内台湾可能会有动乱,这跟您研究《易经》有关系吗?

朱高正:长久以来我看这些问题都很准的,常常言人所不敢言。我在1993年元月写过一封公开信,叫做《天下至广,非一人所能独治》,批评当时李登辉大权独揽,却为所欲为,会将台湾从盛世转为衰世。这封信传遍全球华人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从1993年元月份到现在整整24年了,台湾是从盛世转入衰世,从亚洲“四小龙”的龙头被踢出去了。

什么叫做衰世?我对衰世有一个严格的界定。所谓“衰世,是指大道不行也,私欲横流,贤能隐退,乡愿当道,凡事没是没非,无可无不可,要真出了什么大事,先拖一阵子,拖到大家懒得再追究,问题就算解决了”,这就是衰世。你用我这句话的标准来检验台湾过去24年,无不若合符节。

凤凰国学:我看到您的经历很有意思:从政的时候是叱咤风云,治学的时候从西哲到中哲,两边融通。怎么评价您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比如说30到40岁,40岁到50岁,你对自己的定位有过评价吗?

朱高正:我是一以贯之的。我先讲几个小故事给你看。

我6岁的时候,爸爸带我上幼儿园。爸爸就跟我讲,因为我个子比较小,如果被人欺负的话,就找大姐姐。才第二个礼拜,一天上午,幼儿园大概在不到十点钟就会发一些饼干、糖果。有一个大个子把我的饼干、糖果抢走了,我就找大姐姐,说那个大个子把我的饼干、糖果给抢走了。大姐姐跟我说明天补发给你,因为今天的发光了。我就很不高兴,我说他还没有吃掉啊,我现在就要要回来,否则你明天再补给我,他会又把它拿走了。大姐姐说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麻烦?我跟她讲,我爸爸说我要是被欺负,就找你,你不能及时给我公平的处置,我跟你抗议,退学。我那时候就是这样的,抗议、退学。回去我跟妈妈讲,我说还不如回家帮妈妈照顾弟弟。我爸爸回来也认为我这样做是对的。这是我幼儿园时候的个性。

我小学五年级有一次考试,发考卷的时候,因为考卷上少写了个+号,被老师打了两下手心,我很不以为然,我又不是故意不写的,老师提醒我一下就可以了,干吗打人呢?此仇不报非君子!下次发考卷、打手心之前,老师说:要分数的过来。我就去排队。排到我的时候,我就跟老师讲,老师,我是96分,你给我多了2分,我是退分数的。老师一看,搞错了,就把98分改为96分,当众表扬我,各位同学要向朱高正同学学习,非常诚实。然后我还是站在那里,老师喊下一位,我不动。老师问我:朱高正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我说老师,我们少写个+号就要打两下手心,而这个本来要扣4分的,你把它搞成扣2分,你怎么给我交待?老师气炸了,出去吸了一根烟回来,说全部都不用打手心。我就变成了英雄。

我是一个儒者。我太太在德国怀孕之后,我把她送回台湾待产,我说你帮大儿子想个名字吧。她就命了一个名字,叫做朱慕丘,仰慕孔丘的意思,我算了一下笔划,这个笔划不好,所以我就改了一个字,改成了朱仰丘。作为一个儒者,能够为治国平天下效力,造福苍生,我们是乐于去做的。所以关心政治是很平常的事。光是温良恭俭让的孔夫子,在这种乱世是不能有所作为的。

凤凰国学:您对《周易》的研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朱高正:高二。我对传统文化的爱好,从高二起就没有中断过。高三的时候我开始接触《近思录》、《传习录》。你看,我的《易传通解》、《近思录通解》跟马上要出版的《传习录通解》,这三部通解将会成为我的代表性著作。今天下午我就要在岳麓书院讲《传习录》,我认为阳明去世近500年来,没有真正建过功、立过业的人,读阳明都很难贴切,我应该是极少数能真正了解阳明的人。

凤凰国学:跟个人的经历有很大关系吗?

朱高正:对啊。我讲了很多别人都不敢讲的,包括王阳明的胡说八道、任意随性,引用经典常常误引、漏引一大堆,从来没有一个大儒像他犯这么多的错误,没有人敢讲,我敢讲。他自以为是对的,其实不尽然。一定要看到这些,你才知道阳明的伟大在哪里。

我对我的先祖朱熹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我的先祖在两个大问题上犯了错误,第一个是少阴和少阳搞颠倒了,第二个是大衍筮法,卦一那个一,没有放回去,800多年来没有人指出来,我在前年出版的《易传通解》里面纠正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我先祖的崇敬。王阳明有讲,“然则某今日之论,虽或与朱子异,未必非其所喜也”,这句话就深得我心。我想我的先祖要是知道,在他去世之后800多年,有一个后人能指出他的错误,他一定会很高兴的。真正的君子是这样的,不会去遮遮掩掩,对就对,不对就不对。

 

朱高正著《易传通解》

我对传统文化有极深的感情,也是正因为这样,最近这几个月,洛阳那边的洛阳太学院邀请我担任首任院长,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洛阳是河洛文化的发源地。一带一路,洛阳就是“一带一路”的水路陆路的起点,所以我最近在倡议,要把洛阳定位为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文化特区试点。我们过去搞经济特区,包括最近的雄安特区。经济特区搞多了,有人说要搞什么政治特区,我说你对中国的政治体制还没有自信吗?我们过去这38、39年的改革开放的成功,就是因为政治体制做了有力的支撑。我们现在不需要政治特区了,我们需要的是文化特区。我希望在20年内可以让洛阳成为东亚文明圈的文化首都。

你看欧盟的文化首都在哪里?就在魏玛。为什么选择魏玛?主要原因就是两个大文豪,歌德和席勒在那边结识。洛阳比魏玛强太多了。20年是什么概念?20年后中国就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希望那时候也是我们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包括我们的和谐思想、阴阳互藏互补、王道政治的思想能够发扬光大,而我认为“一带一路”就彰显了这个主题,我们是开放的,包容的,以我们的传统文化来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相关链接:

专访朱高正(下)文化自信是根本 台湾资源可善用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