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精彩对谈:中式元素究竟如何实现?抓住人的灵魂


来源:凤凰国学

离开建筑无法谈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历史。我们所有的典籍,所有的正史还是野史,都会谈到建筑,如果没有建筑的记载,中国的文明是不完整的,建筑是文化的符号。只要文化内核还在,在建筑中,尤其是民居,所谓的中国风、中国价值、中国审美还是能够体现的。

7月15日,“重筑盛世国风:中式建筑传承创新峰会”在千年学府岳麓书院举行,著名古建筑学家、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柳肃,连续三届“室内设计界奥斯卡”安德鲁•马丁国际大奖得主、国际著名设计师梁建国,知名文史学者、作家十年砍柴,厦门市规划协会副会长、建发房地产集团总建筑师许洁同台论道,共同剖析中国建筑的时代之惑,分享传统中式建筑的文化精华,探讨新中式建筑的创新之路。以下为沙龙环节的嘉宾对谈实录文字:

一、经济发展后回头看,兴起中国风

主持人(李清良):首先有请柳肃老师跟十年砍柴先生,来谈一下你们亲身感受到的最近几十年来的中国住房风格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些变化体现了民众的哪些观念和心理上的变化? 

柳肃:这个问题当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改革开放以来,当然中国是飞跃的发展,发展主要体现在经济上,而文化这几十年的变化,由于经济上突然的改善,中国过去是贫穷的,现在经济发展了,所以就追求舒适、豪华,很多表现在俗文化的层次上面,怎么样表现有钱、舒适,但追求文化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追求,所以一股脑的“欧陆风”来了。中国过去都是破破烂烂的,要体现中国文化可能还没有这样的意识,这个时候感觉到欧洲是发达的,是先进的,所以就学习欧洲,所以有了钱之后就立刻出现欧陆风。等到欧陆风千篇一律了,这个时候人们再回过头来看中国,原来中国还是有好东西,于是就开始兴起中国风。中国风有一个过程,刚开始是很浅层次的,表面学一点,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进一步深入追求文化,中式风格开始向更高层次进步。我觉得大概是这样的过程。

十年砍柴:我作为文学爱好者,我发现离开建筑无法谈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历史。我们所有的典籍,所有的正史还是野史,都会谈到建筑。如果没有建筑的记载,中国的文明是不完整的,建筑是文化的符号。

中国这几十年怎么变化的?我赞同梁建国老师讲的话,50%是现代,20%是古代,30%是未来,没有一成不变的建筑。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建筑保存得不错,但是保存得更多的就是神社、公共建筑。明治维新之后,国会大厦就是典型的学英国的,他们找到了传统和现代比较和谐的居住。日本的建筑,你去城市、乡村,看他的细节、室内能体现日本人的精气,这个魂是不变的,这是比较好的平衡。

中国100多年来,从辛亥革命以来一直在变,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器物在变,制度在变,文化在变,它的建筑也变了。首先是变的就是官文化,最晚的是俗文化,然后是士文化。

官对权力的诠释就不太一样了,过去讲究对称,过去有一句话讲明清两代皇帝是“左脚踏着大兴县,右脚踩着用宛平县”。到民国之后,民国时代的南京建筑就不一样了,体现的是西方宪政文明的认可。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我们的建筑没有对权力的讲究,但是文化是割不断的,总想模仿天安门,或者是模仿国会大厦。

士,就是士大夫的审美趣味,他在建筑的审美里头没有起到过去的主导作用,在传统当中“士”是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土豪,有钱,送孩子读书,因为别人说他太土了,要学士大夫。皇帝除了体现权力的金碧辉煌之外,在生活、情趣愿意向士靠拢,士对中国文化,对中国审美趣味最好的诠释。这些年对“士”这块落掉了,所以分为两级,官员的建筑是越豪华越好,越雄壮越高大越好,对不对称就无所谓了。

改革开放这些年来,大家有钱了,盖房子怎么盖,知识分子没有起到作用,士的建筑像官学,盖得越高越好,你看全国都是一样的,农民有钱盖房子,你盖两层,我盖三层,如果你盖园林的味道,他就不理解。我有一个发小挣了钱,在邵阳的山里面盖了类似于苏州园林的那种,乡村的人都不理解。我觉得不能怪农民,因为普罗大众的审美,包括建筑、消费,都是受主流文化的影响。

我有一个乐观的观点,无论怎么变,中国人有一点东西没有变,就是对权力的服从,对金钱的渴望,对幸福和谐生活的向往,建筑主要体现这个。我过几个月回家把家里的土砖房盖了,我母亲就说,无论怎么改,一定要有堂屋,这是最起码的要求。这说明什么?中国人再怎么改,俗文化里要有神龛,能够摆祖宗牌位,这是蛮好的。只要文化内核还在,在建筑中,尤其是民居,所谓的中国风、中国价值、中国审美还是能够体现的。

二、中国元素如何与现代设计结合?先抓住人、抓住灵魂

主持人(李清良):十年砍柴兄有一句话讲得很好,我很赞同,确实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无论怎么变,总是有对于权力、金钱的追求,对于幸福生活的追求,对于某种神性的尊重,包括对于美的追求。这么多年,我们学这个学那个,不知道什么才是美的、什么才是好的,结果搞到最后,比较流行的就是好的。

我个人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讲,在建筑方面我们的文化有点倒退,在这个方面缺乏文化上的自觉。柳肃老师经常向外面的游客来介绍岳麓书院,大家一进来就觉得这是读书人的圣殿,好地方。一进来就觉得这个气场不一样,自然而然的声音放小了,自然而然的不随地扔垃圾、随地吐痰,自然而然想到这是有文化的,这样的气场和氛围是建筑本身所达到的效果。我感觉到目前,除了像梁老师、许老师著名设计家这里可以发现之外,一般情况下不那么容易发现。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文化自觉的意识,文化意识逐渐变得淡了,变得模糊了,不仅是古今之间的冲突,更多的是中外之间的冲突,一种冲撞,一种共存。同时我们缺乏一种固守的观念,这样就导致我们很多年无所适从。传统的讲究天人合一,讲究各种规矩,经过这几十年我们没有了,这是很深的变化。

那么这样一个变化,我们现在慢慢的意识到有必要改变。现在有很多人越来越有钱了,也越来越有文化了,就希望让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建筑,我们的家居不仅是我们身体的归宿,同时也是我们心灵的港湾。就像刚才我们看到梁老师的设计,一到那里去就非常的舒适,非常的自在。现在这样一种追求越来越强烈,不仅是从建筑,还有衣、食、住、行,也体现了我们生活方式的文化自觉,希望过一种真正属于我的,真正属于现代中国的一种生活方式,生存方式。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我们希望是一种真正的现代中国的风格,那所谓的中国元素又是哪些呢?我们又如何让中国元素跟现代社会非常融洽的结合起来?让大家能够接受,而不是觉得你生搬硬套或是照搬复古。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中国元素的核心内容到底有哪些?我们又融合让它跟我们的现代生活相协调,从而真正成为我们的一种精神上的需求,也可以说体现了我们在文化上的一种追求?

梁建国:这是蛮深奥的问题,对我来说,因为我一直在研究简单的。

其实还是角度的问题,今天的话题特别难探讨,但是我觉得蛮有意义,我们也必须要探讨。第一点,我不太认同我们很落后,或者说我们没有文化,我们不文明。很多人抱着一个概念,老是看历史的人怎么文明,因为我们看到的是几千年,我认为这十年的文明强度已经很高了,我们没有差得那样,因为越不自信就越无法前进,我是喜欢表扬的人,这样会前进得更快一点,前进得更好一点。这十年的经济,这十年的文明已经很牛了,已经很高了。

所有的风俗,所有的习惯,所有的思维,每个地区的风俗习惯就决定了这个地域文化,所有的造型,所有的东西都来源于这些,就像刚开始柳老师放的图片,这个区域跟那个区域不同,会分很多等级,是因为社会风气的影响。十年前谈中式,可能摆两张黄花梨的椅子,就是中式?这不是中式,这只是造型,没有生活。

我为什么要讲我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是美院毕业人的思维做设计,有那么一些造型,特别会讲究比例,这些需要,但是过了这个关,设计最重要的就是解决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一个是解决社会的问题,一个是解决人类的需求问题,你设计出来给谁用,这个风格就很明显,你的生活习惯跟老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风格自然出来了,这不是说所有人都喜欢那种床,或者这种床更好。今天的风格是有很多部分是已经国际化了,已经是全球化的东西,由于全球化的思想决定了我们的风格,很多东西也会全球化,只是在生活方面,是讲究生活,而不是造型。一讲造型很容易,只有讲生活的时候很容易回归到自己的风格。第三个,中国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被打动?必须要有一种“魂”。比如说岳麓书院有一种特别的气场,这是最难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探讨的就是气场,气场的塑造。规范人不是管理学,不是靠给工资,最高级的管理就是靠气场来规范人。

设计是讲关系的,这条路长和短,这个墙宽和高,所有的关系都在里面,我做设计就是这样的,到最后是讲关系,白天一定是白天,晚上一定是晚上。有些人做出的设计,白天要开灯,我是反对这样的设计。有这个地方的植被,有这个地方的材料、人文、科技、政治需求、社会需求,就产生了它的风格,这是地域文化,我喜欢用地域文化来探讨。所以有很多的人文、风俗习惯,还有地方的地气的影响会影响到这个地方的风格。

许洁:各位大家都是设计界的大师,其实我是地产界的代表,更多的会务实的做非常具体的事情。我今天的感觉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人为中心做出来的,儒家文化、道家文化几千年下来没有很多的变化。这近百年来的钢筋混凝土,在中国的历史上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带来非常大的冲突,大家的思想也像解脱牢笼一样,向全世界奔跑,在全国的各地角落,把全世界都看一遍,不管正宗还是不正宗。任何事情就像抛物线一样的,当它甩得太远的时候就会回归。现在不光是建筑,我觉得服装方方面面都往中式回归,因为我们脱轨太久了,太远了,有一个向心力把我们往回来。这是我们讨论会产生的背景。

刚才的问题是比较具体的,因为前面各个大师讲了文化之类的,你刚才问我的是元素怎么应用,这是非常具体的概念。我有自己的想法,元素怎么用。讲元素怎么用之前,还是要讲一下你用什么样的精神去做,这个元素才用得好,回头我也可以给大家一些建议,什么样的元素是好的元素。首先承认人是不同的,同一个地域人的性格也不一样。士文化、官文化、俗文化这三类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对错之分,每个方向发展下去是有道理的,都是对的。风格有浓厚一点的,清雅一点的,折中一点的,发展下去都没有错,大家在自己的方向上做到完美的时候就是对文化的贡献。

我们这个年代非常好,可以冲破牢笼和枷锁,自由寻找自己的方向。包括地产商找到地产商自己的定位,设计师找自己的定位,大众集体往前跑,就会有好的东西沉淀下来。室内设计大师、建筑设计大师,他们的个性化很强,他们不一定是统一的,但是他们有各自的价值,这是社会带来的最大好处。我们在这样的氛围中,把文化多元化的扩展开来,自然的文化就会去沉淀。因为我相信中国文化这一波回归,一定会有一次极过分的状态,走到极端,不管你的欧式,建筑也是一样的,看到都要吐了才会回归,这是正常的现象,顺气自然,在其中发挥你在这个时代该发挥的作用,这就好了。

给建筑学的学子们一些非常具体的答案,因为学生们总想知道非常具体的,我用什么样的手法来做,地产的观点中,元素有四类,空间上,形体上,色彩上和最后的元素上,广义上来讲是这样的。如果你从广义来讲,形体和色彩是元素的一种,如果纯粹讲元素,琳琅满目的元素中,有从建筑中抽取的,比如说檐口、纹理等普遍的抽象出来用,还有写意画。

更深层次的就是文化类的,比如说门当户对,一对狮子,还有皇权的等级,好在现在没有僭越的制度,所以现在老百姓也追求这样的东西,也没有对错,你喜欢富贵就可以往这个方向走,你喜欢雅士,也可以选择清雅、清淡的建筑风格。还有更简朴更自然的就是用茅草屋来做,都有它的价值。这些元素怎么用才是最重要的,元素本身是没有生命力的,在你怎么用的过程中产生它的活力,有一类建筑是你在其中会影响,就像故宫的时候你的行为会被它影响到。像梁老师放的漂亮的图片会受到影响,即使是很俗的人进去之后也会收敛一下。有一些建筑就是随心所欲,让你非常很放松,这也有存在的价值。

我的建议是,当你做中式这个东西的时候,先抓住人,抓住灵魂,人和自然的关系,还有社会与人的关系。你想做什么样的,先抓住核心点,你给社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没有一个人把一个时代的好东西都拿在手里,做好一样就不错了,尽心尽力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好一样就可以了。想清楚自己做什么,至于元素这些东西只是拿来应用的,向大师们多学习一点,让自己的文化底蕴更高一点,这些元素只是为你服务的东西而已。

主持人(李清良):我一直想问一下柳老师,在中国古代建筑里面有什么基本的要素,基本的元素。

柳肃:刚才许女士讲了一些具体的。我们今天做中式建筑,如果对一般的老百姓或者是房地产来讲有这些元素够了,中式中间有一个最重要的最关键的元素就是恰好今天最困难的,是什么?中式元素中间最精彩的东西,是庭院。但谁能做?今天北京的四合院卖到上亿了,谁能有条件做庭院?太奢侈了,但这是中国建筑最精彩的。

我讲一个小故事,是真实的故事。当年梁思成研究中国建筑,他认为中国建筑最具有代表性的东西就是庭院,最最重要的精华就是庭院。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中美英法苏五大战胜国在美国成立联合国,建立一个联合国大厦,五个国家各出一个设计师来代表自己的国家共同设计联合国大厦,中国的代表就是梁思成,联合国大厦要体现这五个国家的特色,梁思成讲中国的特色就是庭院,有庭院就代表了中国,最初的方案中间果然有庭院。但是这个方案变来变去五个国家的特色都没有了,每个国家的特色都没有了,中国的庭院也没有了,也就没有了中国的特色。这是真实的事情,中国建筑中间最最精彩的,我研究中国建筑史,几千年来中国建筑最精彩、最精华的东西就是庭院,在高楼里面怎么做庭院?很多人问我柳老师,你讲得太好了,要体现中国最精彩的精华怎么体现?我说没法体现,今天谁有能力,有条件去享受庭院?大家住在高楼里面,这是最难实现的元素,但是我们要知道。

现场观众听得十分投入

主持人(李清良):十年砍柴先生,从我们消费者的角度,来谈一下你心目中最希望的家居,或者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房子?先不考虑价钱。

十年砍柴:这个太奢侈了,所以不敢想。刚才柳老师讲得非常好,庭院,这是太奢侈了。梁老师也讲了中国风,不是设计的设计就是道法自然,不是征服自然,而是适应自然。所以我讲的是外行话。西方的建筑就像不一样,拔地而起,感觉很扎眼,对自然的征服,对人群的视觉挤压,但是没有办法,现在空间有限。

我们建东西,刚才梁老师讲了,他不讲中国风,讲地域性,我在湖南、北京要求不一样,中国太大了,在湖南,我希望在我的老家,因为那个时候地价便宜,有院子,在小溪边建一个庭院。在北京,你想到的就是私密性比较好,没有庭院,至少在小区里面有一个庭院,有中国风,做到这一点,国家有一些部委他们之间也有不一样的,有高低之风,你看日本的国会大厦,他们在有限的土地上搞了一个类似庭院式的东西。如果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同样是公寓房,买套房子,那个房子不要像广东、深圳那样,楼与楼之间太密。

第二,人和人之间的交往,适合于人的交往,适合于孩子在公共区域里面进行交流。说到底中国所有建筑讲究的是交流,就是一个和谐,四合院在外面看不起眼,但是进去之后完全不一样,多家多户的大杂院,亲如一家,你做菜我都可以尝一口,这种邻里关系能够在现在的建筑中能够体现。

对于消费者来讲,对于中国人来讲,尤其是跑到异乡去打拼的中国人来讲,希望在那个地方不是客住,比如说我在北京买一套房子,就认为这是我的家,我不是暂住在北京,要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我喜欢的房子,但是好像这个也有点难。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