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明:韩国将为儒家书院申遗是好事


来源:凤凰网综合

至于这会不会变成一种动力刺激社会或者政府来关注书院的问题,我当然希望如此。五四的糊涂,文革的疯狂,都是我们的宿命。这件事,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儒家文化价值,儒家和现代性、现代政治制度是没有冲突,可以并存的。而韩国今天的发展,文化产业的繁荣,各种因缘因果的后面,儒家显然也是重要的助缘。我们应该从这里去学习思考。

专访陈明:韩国将为儒家书院申遗是好事,说明儒家和现代政治没有冲突

受访者:陈明(《原道》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采访者:儒家网“青春儒学”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青春儒学:最近,韩国将为儒家书院申遗,在中国引发关注和热议,可谓“骂身一片”,一些中国网友认为此举“无耻”“不要脸”,您怎么看?

陈明:骂声一片,说明中国这些网民素质不高。关心传统文化,热情虽可贵,但不转化成理性思考的能力,不转化成实践的行为,是没有意义的。这方面真的要佩服人家韩国。

韩国将儒家书院申遗,这是好事,韩国人没有错。儒学属于全世界,书院在韩国已经存在数百年,成为自己活着的传统,怎么不能申遗?那些嘟嘟哝哝的人,可能是觉得中国是书院原生地,现在却不死不活,哀其不幸吧?这不是一种好的正确的情感表达方式。我一直就关注书院激活的问题,很多人包括政府也是,现在人家又走到前面去了,应该把它当做一种正面刺激。

儒家网-青春儒学:有网友认为韩国有个“儒家在韩”的口号,旨在把儒学不断的归到韩国,反观中国,一些地方大面积建造阿拉伯式清真寺,有清真泛化现象,所以认为儒学在韩国,中国已不是“儒家中国”,您怎么看?

陈明:韩国人认为儒学在韩国,表现的是他们认同和自信,我们首先应该尊重、甚至感激,然后才是惭愧。

清真泛化和书院申遗完全是两回事。传统的主流文化不振,当然会导致某种文化上的真空或者影响力的下降,但不能扯得太紧,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清真泛化政治问题,有关方面已经予以重视了,开了很多会,出台了很多政策。

同时政府也在传统文化复兴上做了很多文章,需要整体看。仅仅因为这些现象就说儒学在韩国,中国没有了,很不理性,无助问题的解决。

中国人口规模大,社会基础厚,历史悠久,一切都在恢复之中。牟宗三都说儒学的希望在大陆,这是天命,同时也要努力,要理性。

儒家网-青春儒学:有网友问,此次韩国为儒家书院申遗,激起了大家对国内书院的重视,请问国内是否也有旗鼓相当的书院可用来瞻仰?中国应该向韩国学习什么?

陈明: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做的都很好。很多民间书院也很活跃,正在规划兴建的就更多了。

激活书院是政府和民间共同的责任。儒生需要做的则更多,儒生要思考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能做的要怎样去做?理论和实践上都要更新,不要被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非理性的情绪把脑子给控制了。

向韩国学习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它的国情和中国不一样,韩国的书院文化是连续的,他们一直有儒教会,甚至儒教大学。而我们的传统是中断的,如何重建,需要面对新形势思考新问题。

另一方面,韩国虽然也认同儒学,但对于他们来说儒学仍是外来文化,并且在文化拼图中并不是最重要的一块,自由主义、基督教和天主教权重都更大。这也决定了我们需要有更高的视野和立意。

儒家网-青春儒学:此次韩国为儒家书院申遗和之前的端午节申遗的关联和区别么?

陈明:我感觉可能一个是民俗小传统,一个是大传统精英文化吧?做人类学的朋友跟我说人家的端午祭跟我们的端午节并不完全是同一回事。如果有什么一致那就是对自己文化传统珍视。

儒家网-青春儒学:此次韩国的行为确实刺激了中国人,会不会引起政府对儒家书院的重视?

陈明:至于这会不会变成一种动力刺激社会或者政府来关注书院的问题,我当然希望如此。五四的糊涂,文革的疯狂,都是我们的宿命。这件事,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儒家文化价值,儒家和现代性、现代政治制度是没有冲突,可以并存的。而韩国今天的发展,文化产业的繁荣,各种因缘因果的后面,儒家显然也是重要的助缘。我们应该从这里去学习思考。

至于别的,事有不成,要反求诸己,反求诸己。

相关链接:

韩国将为9座儒家书院申遗,以“提升文化自信”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