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韩国要用来申遗的书院 当年是这样从中国传过去的


来源:凤凰网综合

朝鲜在地域上与中国毗邻,在文化上受到中国较大的影响。就学校制度而言,早在高丽小兽林王二年(372)就已开始仿效中国的学校制度建立太学教育子弟。后来朝鲜半岛上虽然有过几次改朝换代,但每朝的学校制度皆不出中国制度之范围。随着中国文化的向外传播,兴起于中国的书院制度也在明代传入朝鲜。朝鲜真正所谓学校制度的书院,是在李氏朝鲜中叶的中宗三十六(1541)开始出现的,到李氏朝鲜高宗八年(1871年),书院又几乎被撤毁了;因此本文中所说的“朝鲜”是指历史上的李氏朝鲜王朝,当与今日的北朝鲜相区别。

朝鲜在地域上与中国毗邻,在文化上受到中国较大的影响。就学校制度而言,早在高丽小兽林王二年(372)就已开始仿效中国的学校制度建立太学教育子弟。后来朝鲜半岛上虽然有过几次改朝换代,但每朝的学校制度皆不出中国制度之范围。随着中国文化的向外传播,兴起于中国的书院制度也在明代传入朝鲜。朝鲜真正所谓学校制度的书院,是在李氏朝鲜中叶的中宗三十六(1541)开始出现的,到李氏朝鲜高宗八年(1871年),书院又几乎被撤毁了;因此本文中所说的“朝鲜”是指历史上的李氏朝鲜王朝,当与今日的北朝鲜相区别。

新罗、高丽和李氏朝鲜三朝都曾完成过朝鲜半岛的统一,但支配这三朝的政治哲学思想又有不同。新罗时期,儒家思想与佛教教义传入朝鲜,并很快与当地武士道式的“花郎徒精神”结合而成为官方思想;高丽时期,因深受唐朝文化影响,佛教上升为官方思想;代高丽而起的李氏朝鲜王朝,深感佛教积弊,遂以儒家思想(朱子学)为政治指导思想。柳洪烈先生在《在于朝鲜书院的成立》中就认为,“因李氏朝鲜以儒学为建国理想,故朝鲜之所有文物制度,皆始终模仿中国,且已自国初,上下君民,以朱子思想为一大支配观念。朱文公《家礼》为国家社会百般仪礼上唯一之准则,遵奉小学为律身经世修道之大法”。儒家思想取代其他思想成为正统,并且得到朝廷的支持后,书院因而具备了兴起的思想基础。

[朝鲜]金长生:《家礼辑览图说》

朱熹的思想在朝鲜具有广泛的影响,朱子所著《朱子家礼》在朝鲜社会生活各方面具有支配作用。据朝鲜《竹溪志》载,建立白云洞书院的周世鹏在阅读朱子之书时态度极其谨慎,自称“某六岁时,学小学,已知晦庵先生,绍孔子,启后蒙。执其卷必肃,读其书必谨……得《语类》,每盥手跪阅,洋洋乎如侍几案亲承面教也”。朱子思想在当时朝鲜的影响,于此可见一斑。

与中国书院在北宋兴起的背景相似,朝鲜书院也是在官学衰微的情况下兴起的。李氏朝鲜遵循中国传入的科举考试制度,以考试选拔人才,当时的官学有成均馆(太学)、四部学堂及地方乡校。但当时科举制度极其混乱,官宦子弟不经科举即能入仕,而一般儒生非科举出身只得终身布衣;地方乡试,也是官宦子弟首先得以中式。科举的混乱影响到官学,使得学校对士子失去了吸引力。同时,兵曹(朝鲜六曹之一,相当于中国古代的兵部)又规定,20岁以上子弟许属军籍,军籍的许多优待使得许多学生不专于学而喜属军,加重了官学的进一步衰落。在燕山君执政时期(1494-1506),为避免文臣直谏而废止经筵讲席;又以成均馆逼近宫墙为由,将成均馆撤去,建成王与宗亲的宴乐之所。官学在经历了燕山君的弊政之后,更加荒废,难以复原。成均馆“明伦堂东西斋尽皆破毁,儒生无可寓之所”。地方乡校学生甚至有“托名儒籍,年几六十而不识一字”者。明宗执政时期(1506-1544)更是“学校颓废,儒生专不聚会,故四学斋舍一皆破落,荒草盈庭,有同空院”。官学衰落的同时,私学逐渐兴盛,一些学者认识到“惟有书院之教盛兴于今日,则庶可以救学政之缺”,官学既然丧失了培养人才的功能与权威,那么支持和鼓励民间兴学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韩国成均馆大学

“成均”一词源于《周礼》,“成人才之未就,均风俗之不齐”。长期作为朝鲜历代王朝最高学府的成均馆,在1895年被改制为大学,绵延至今。现名为成均馆大学,仍是韩国的顶尖学府。

朝鲜的“书院”有书斋和祠庙两个源头,其初似与中国书院制度没有联系,直到世宗朝(1418-1450)援引中国书院制度后,才形成祭祀、讲学并重的“正轨书院”。在朝鲜历史上,“书院”一词早在新罗末年就已经出现,但在当时是指掌管国家机密事物的机关,与后世的书院并无直接关系。高丽时的“书院”也不是指学校,而是与后世的图书馆相似,为“诸生抄书史籍而藏”的机构。直到李朝世宗元年(1419),颁布“其有儒士私置书院,教诲生徒,启闻褒奖”的教令后,才出现了具有学校性质的书院。但此时的“书院”为单纯的讲学场所,并没有祭祀先贤的祠庙在内,直到中国的书院制度传入朝鲜以后才有“正轨书院”的出现。

中国书院制度传入朝鲜的最明确记载,见于《李朝世宗实录》二十一年(1439)九月甲申条:“成均馆主簿宋乙用上书,请令各官学校,明立学令。命下礼曹,与成均馆议之。成均馆议曰:‘谨按朱文公淳熙间在南康请于朝,作白鹿洞书院,为学规,其略曰:夫子有亲、君臣有义……”。自此提到宋朝的书院制度以后,朝鲜人才知道书院不是单纯的教学之所,祭祀先贤的祠庙也须在内。此后,朝鲜便以“书院”一词专指兼负教学与祭祀先贤双重任务的“正轨书院”。

也正是由于朝鲜书院祭祀功能的发掘,才能借助当时的兴建祠庙运动而渐趋兴盛。李氏朝鲜以儒家思想为立国思想,再加上对中国政教制度的模仿,因此自立国之初就兴起了一股“崇儒尊贤”的运动,为一大批儒家学者建立祠庙。中宗十三年(1518)十月,成均馆直讲林霁光上奏,称:“臣伏见《大明一统志》,先贤祠庙无处不有,此崇奖德义,以劝后之美事也。我国家典章文物,悉仿中朝,而独于祠庙之制,盖阙如也,岂非圣治之欠典也。”中国的书院制度传入朝鲜,使得朝鲜人知道书院不仅是教学之所,还应有祭祀先贤的功能。因此,兴建祠庙运动与书院自然而然地就结合起来,促进了书院的发展。柳洪烈先生就把这种尊儒崇贤的运动看成是“书院的基础工程”,认为“祠庙建立运动成为后世书院发生上有力的原动力”。在此情况之下,出现了朝鲜历史上兼具讲学与祭祀的第一所“正轨书院”——白云洞书院。

白云洞书院

白云洞书院,后改名绍修书院,中宗三十六年(1541)由丰基郡守周世鹏在文成公安珦旧居创建。周世鹏(1495-1554),字景游,号慎斋、武陵道人,朝鲜庆尚北道尚州人。1522年别试文科及第,历任弘文馆正字、昆阳郡守、成均馆司成、直提学、大司成等。白云洞书院建成后,周世鹏集生徒肄业其中。关于当时书院的创建情况,《中宗实录》记载:

丰基安珦之乡,世鹏于珦之旧居为建祠宇,春秋享之,名曰白云洞书院,左右有序,以为儒生栖息之所,储谷若干,存本取利,使郡中凡民俊秀者聚食而学焉。当初开基时,掘地得铜器三百斤,贸书册于京师而藏之,非徒经书,凡程朱之书,无不在焉。

据上可见,白云洞书院已经兼备祭祀、教学、藏书的功能于一体,满足了“书院者,奉祀祖先或先贤之祠与教育子弟之斋并合而成立之”的“正轨书院”概念。因此,韩国的众多学者都视其为朝鲜书院的发端,认为白云洞书院为“东方书院之始”、“朝鲜书院的嚆矢”。白云洞书院能够具有如此地位,还在于朝鲜书院主享先师、配享从祀或追配先贤的制度以及朝廷赐额的制度都是从白云洞书院开始的。朝鲜书院的发展与国家的奖励和扶持分不开,国家通过赐额来鼓励书院的发展。赐额是国家为了奖励劝勉书院的的教化事业,经国家诏定书院名称,宣赐匾额,同时给予巨额的田土并颁赐大量书籍的一种制度。对于一所书院来说,得到朝廷赐额不仅可以得到朝廷在经济上的扶持,还可以在政治上获得朝廷的认可,提升书院的地位。

朝鲜书院的这种赐额制度与中国是相似的。宋代以来,中国书院规制走向完善,逐渐有了风动天下之势。朝廷以赐书赐匾的形式对名书院加以褒扬和引导,书院也乐于接受朝廷带来的这份殊荣,二者共同将书院发展推向繁荣。朝鲜书院从建立伊始,就得到朝廷赐额,据金相根的《韩国书院制度之研究》统计,李氏朝鲜共计书院670所,得到朝廷赐额的书院就有269所,得到中央朝廷支持的朝鲜书院得以迅速发展。

来源:“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微信公众号hudayuelu

原标题:中国书院制度的移植:朝鲜书院(一)| 书院小史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