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元“鬼节” 到底是人怕鬼还是鬼更怕人?


来源:凤凰国学

对于见鬼这件事情,多数人内心还是拒绝的,虽说灵异爱好者甚众,但是大家对鬼的感情基本跟叶子高先生对龙的爱好一样,小时候聚众分享鬼故事然后不敢独自上厕所,长大后独自沉迷灵异片于是觉得床底窗外都是不明物体,大写的怂。当然,也有一小撮真不怂的,今天我们就聊聊古代笔记中几位资深见鬼人士的经历,学习一下真正的“见鬼”是怎样一种体验。

又到中元节,今天我们不只关心人类,也关心鬼。

虽然绝大部分人并没见过鬼的真容,但它们却频频在我们的生活中躺枪,遇到奇葩的人或事,我们总是情不自禁地形容为“见鬼”,或者怒斥一声“什么鬼”:

不过呢,对于见鬼这件事情,多数人内心还是拒绝的,虽说灵异爱好者甚众,但是大家对鬼的感情基本跟叶子高先生对龙的爱好一样,小时候聚众分享鬼故事然后不敢独自上厕所,长大后独自沉迷灵异片于是觉得床底窗外都是不明物体,大写的怂。

当然,也有一小撮真不怂的,今天我们就聊聊古代笔记中几位资深见鬼人士的经历,学习一下真正的“见鬼”是怎样一种体验。

见鬼得看缘分 “守株待鬼”不可取

宋定伯捉鬼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少年宋定伯能上教科书大概是因为其“有勇有谋”的“大无畏”精神。然而细究起来,这位少年真是极不厚道的。首先,是他自己主动和鬼搭讪,然后被他搭讪的鬼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不仅一开始就坦诚自己的身份,并对宋少年“新死也”这样骗鬼的话毫不怀疑,跟那些故弄玄虚的妖艳贱鬼真的好不一样。而宋少年呢,竟然做起了鬼贩子,不仅骗鬼,还挂羊头卖鬼肉地坑人,欺骗消费者。所以对于这个故事,我们不禁要问:

人和鬼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人和人最基本的信任又在哪里?

骗鬼的宋定伯

不管怎样,骗鬼坑人的少年宋定伯成了传奇。有传奇就有粉丝,就有效仿者。在宋少年的粉丝中,有一位叫姜三莽的,这人的秉性怎样,大家看名字想必也知道了。姜三莽听说宋定伯的事迹后,十分振奋,感觉找到了奔小康的捷径,冲着“每天一只鬼,酒肉不用愁”的美好生活,姜三莽开始每天晚上背着木棍和绳索,在荒郊野外乱葬岗里穿行,好些天过去了,估计人吓到不少,但鬼却一个也没出现。

三莽急了,转战某处著名鬼出没地点,为提升诱惑值,还特意躺倒作醉鬼状。可是醉鬼毕竟不是鬼,真鬼们不吃这套,拒不现身,一点面子也不给。可怜姜三莽在坟地里露营了整整一个月,除了某天远远看到几点磷火外,是连鬼影都没遇着。

看来贩鬼致富不可行,宋定伯的成功难以复制。

姜三莽捉鬼未遂的故事见载于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纪大才子点评这个故事说“三莽确信鬼可缚,意中已视鬼蔑如矣,其气焰足以慑鬼,故鬼反避之也。”意思是只要心理上蔑视鬼,在气势上压倒对方,鬼也得躲着你走。

只要内心够强大,不只一个世界会给你让路。

这份鬼鸡汤我先干为敬。

先下嘴为强:鬼咬起来是啥味道?

关于鬼的可怕技能,最常见的说法是鬼会咬人,以德古拉大公领衔的西方吸血鬼尤擅此术,獠牙收放自如夺人性命似探囊取物。然而也有极少数鬼界耻辱,不仅没能咬到人,反而被人咬得生活不能自理。

“鬼压床”的经历很多人都有过,但《聊斋》中某位老先生的鬼压床经历,其过程比一般人不知惊悚到哪里去了,其结局更是让人不得不献上膝盖。

这位老先生某天午休时,半睡半醒间忽然瞥见一名身穿丧服头裹白布的陌生女子窜进了自家里屋,老先生心中纳闷,但并没有起来(心真大)。不一会,那女子从里屋出来,老翁仔细打量,只见女子脸色发黄,面部膨胀,五官扭曲神情可怖,踟蹰着向老先生的床靠近。这时候要是一般人,就算不吓得落荒而逃也非跳起来不可,然而老先生可能见得多了,不仅没逃,反而继续躺在床上装睡,看这奇怪女子究竟能怎样。

女子看到老先生没动静,也不客气,爬上床直接就往老先生肚子上压。这下老先生不淡定了,刚才只是看着吓人,一压过来才明白,这哪里是一般女子,分明有好几百斤重,把老先生整个压得手脚无力动弹不得。更糟糕的是,这女子压在老先生身上之后,玩起了奇怪的游戏,用嘴慢慢嗅他的头,从额头、眉毛到鼻子统统不放过,而且口中寒气如冰,直刺骨髓。老先生心知大事不好,头脑却还清醒,待女鬼(没错现在可以说是女鬼了)继续往下嗅时突然用尽全身气力向其颧骨咬去,这一下力道非常大,直接咬进肉里,女鬼负痛想挣脱,老先生拼命咬住不放。

正当一人一鬼在床上殊死搏斗时,院子里忽然传来老先生妻子的声音,老先生一听忙急呼“有鬼!”,妻子闻声跑进屋内,那女鬼却动作更快,乘老先生一松口间早已挣脱消失不见。妻子看屋里什么都没有,嘲笑老先生做恶梦,老先生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并带妻子查看枕头上的血迹,接着又发现屋顶上直往下漏不明液体,把枕席都淌湿了,再一闻液体的气味,腥臭到不可描述,这时老先生再也忍不住了,蹲到地上狂吐起来。

事后老先生口里的恶臭味过了好几天都没散去,至于心里的阴影,恐怕是至死方消了。不过,作为极少数尝过鬼肉滋味的人之一,老先生的经历至少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鬼要咬你怎么办?

——先咬它啊!

鬼吃醋:人鬼情未了的尴尬结局

前两个都是人坑鬼斗鬼,水火不容的故事,下面这个故事,却可以说是人鬼情深,只是结局却让人叹息。

还是《聊斋》里的事,泰安的聂鹏云与妻子伉俪情深,怎奈天意弄人,妻子突然染病身故,鹏云悲痛不已,日夜思念。

一天晚上,鹏云正独坐空房,突然看到死去的妻子推门而入,鹏云先是大吃一惊,妻子解释说阴间主管见他们人鬼夫妻情深,十分感动,特许妻子晚上回阳间与鹏云相会。

大概是因为对妻子的确爱得深沉,鹏云听到这话,竟然丝毫不觉得恐惧,也不觉得人鬼同居有何不妥,反而十分欣喜。从此每夜与鬼妻同寝,仿佛与妻子生前并无二致。

就这样过了一年,鹏云自己乐在其中,他的族中兄弟却坐不住了,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鬼妻能满足鹏云部分生理和心理需求,却毕竟无法为其孕育后代。于是在族人的劝说下,鹏云决定还是续弦再娶,只是对鬼妻保密。

到了迎亲那天,鬼妻终于发现了鹏云再娶的事。愤怒地责备他:

“我看你之前日夜思念我,以为你是个痴情的人,所以冒着被阴司惩处的风险来人间和你接续前缘,现在你竟这样背信弃义,你的所谓情义就是这样?”

鹏云:

“道理我都懂,可你毕竟是鬼啊,不能生孩子这种事,我也很难做啊!”

鬼妻不愿听他解释,拂袖而去。鹏云觉得失落,却又暗自欣喜。

不料到了新婚夜,鬼妻却又突然闯进鹏云与新媳妇的洞房,大闹不止,怒骂新媳妇占了她的床,与其厮打在一起,鹏云吓得赤身裸体缩在墙角,不敢劝架,也不知该帮谁。鬼妻一直闹到天亮鸡叫,才扬长而去。

然后轮到新媳妇对鹏云发飙了,她当然不相信那个活生生与自己厮打了一整夜、自称鹏云发妻的女人是鬼魂,只道是鹏云骗她搞重婚,于是又怒又悲要上吊。鹏云费尽口舌解释来龙去脉,总算让新媳妇安定下来。

但事情并未就此了结,此后,一到天黑,鬼妻就出现,新媳妇吓得不敢进屋。鬼妻倒也不再吵闹,只是恨恨地掐鹏云的肉,隔着烛光死死怒视着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这样过了好几天,鹏云终于受不了了,找了邻村一个会法术的人,在亡妻坟墓四角钉上桃木橛子,从此,亡妻的鬼魂再也没出现。

应该说一开始聂鹏云对亡妻的怀念是真挚的,亡妻也是深爱鹏云才冒险回阳间与之相会,然而毕竟人鬼殊途,最后鹏云如愿再娶,亡妻却被害得做鬼都不舒坦。

看来爱情跨越一切藩篱甚至是种群这种话,到底还是因人因鬼而异。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