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得闲听“鬼话”:休做亏心事 且看苍天饶过谁(图)


来源:凤凰国学

古人云:豆棚菜圃,暖日和风,无事听人说鬼。今天说说书里一个引鬼报冤的人。很久以前,浙江盐运司快役马继先算是个富贵人家,花钱替儿子焕章买了个小官。焕章比父亲更有当官的天赋,很快就发家致富,成为百万富翁。

古人云:豆棚菜圃,暖日和风,无事听人说鬼。

今天说说书里一个引鬼报冤的人。

很久以前,浙江盐运司快役马继先算是个富贵人家,花钱替儿子焕章买了个小官。焕章比父亲更有当官的天赋,很快就发家致富,成为百万富翁。马继先暮年娶了小妾马氏,两人情投意合。继先偷偷藏了一笔私房钱,对马氏说:“你好好服侍我,等我去世了,就把这笔钱都留给你,是否再嫁都遵循你自己的心意。”五六年之后,继先病重,对儿子焕章说:“马氏侍奉我尽心尽力,我死后,我的积蓄全部都留给她。”

继先死后,焕章起了不良之心,与姑丈吴某(曾为泉州太守)商量着如何私吞父亲的积蓄,并将马氏赶出府。焕章假借让马氏替父守灵为由,将马氏骗出房子,最后用五十两银子把马氏驱逐出府了。

几个月之后,马氏带回去的财物都被父母兄弟搜刮干净,就想趁中元节去祭奠以前的主人。却被焕章的妻子侮辱,让她在外厅的侧房过夜,祭礼结束就必须离开,决不允许再来!马氏深夜痛哭,等到第二天早上,已将自己悬于房梁上。焕章买棺材为她收尸,马氏的娘家人也害怕吴氏的势力,有苦不敢言,就此作罢。

焕章因为屋有缢死鬼,就将房屋转售给一户姓章的人家。章氏是忠实的佛教徒,所以夜里总能看到马氏悬在房梁上哭泣。就劝她说:“马姨娘,我买这个房子也花了不少钱,并不是强行占有的。你与马焕章、吴某有仇,与我无关啊。明天晚上二更,我亲自送你到焕章的家里怎么样?”

第二天,章氏为马氏设位持香,将她送至焕章家门口。让马氏趁他与门童说话时悄悄潜入焕章家。天亮之后就听说焕章病了。下去再去打听,已奔赴黄泉。没过几日,吴太守也身亡。因焕章、吴某均无子,自此家道中落。

“天道好轮回,看看苍天放过谁”?人在贪婪和欲望面前,往往选择饮鸩止渴。

还有一个要修仙却不小心把“鬼”杀死了的人。

南中有个选仙场,场子在一个峭壁之下,峭壁的高处有个洞穴,相传是神仙的洞府。每年的阴历七月十五日这一天,就提起一个人上升到洞里去,学道的人就在峭壁下筑起一座坛。到了时候,远近的道士们,全都集中在这里,准备好各种仪式,安排好斋戒和祭祀,多次烧香祷告。七天以后,大家推选出一个道行品德最高尚的人,严肃洁净报其虔诚,端庄简从站在坛上,其余的人全都扯着他的衣袖告别之后退下去,远远地顶礼望着他。这时有五色祥云慢慢地从洞门飘下来,飘到坛场,那个道行高的人,衣冠不动,合着双掌,踩着五色祥云向上,观看的人没有不流着眼泪鼻涕非常地羡慕他,朝着洞口行礼。像这样的人,每年有一两个。

又是一年,有个道行高的人该入选飞升,这位道士有一个中表亲属是和尚,这天忽然从武都山前来和他诀别,和尚怀里带着一斤多雄黄,送给他,说:“修道的人最重视这个药,请你秘密地放腰腹之间,千万不要丢失了它。”道行高的人很喜欢,就带好雄黄走上坛去,到了时间,果然踩着云彩升上去。

十多天以后,大家嗅到山岩一带有恶臭的气味。有个猎人从山岩的边上援引而上进入洞中,就见有一条大蟒蛇,在洞里已经腐烂,前前后后“飞升”到洞里的人的骸骨,像小山一样堆积在大洞穴之间。原来,这五色彩云是大蟒的毒气,常用来吸取这些无知的道士填饱肚子!

还有一个人,鬼怪对他是又爱又恨。

唐朝天宝后期,有一个姓张的人任剑南节度使。元宵节那天,他下令给城内各个寺院,要把寺院妆扮得盛大隆重,任凭那些善男信女去游览。有个华阳人李尉,他的妻子非常美丽,真有闭月羞花之貌,在蜀地的人都听说过。等到各寺院布置好了,全城的人都出来了,那些从事以及州官县官的家属们来看的也不少,唯独李尉的妻子没去。张某很奇怪,派人暗中打听他的邻居,果然是因为太漂亮了才不出门。张某就下令在开元寺选择一个大院,派蜀地非常灵巧的工匠,尽全力想巧妙的办法,演一场木偶戏。人关在幕布后面,各种乐器齐备,让全城百姓土庶等人观看三天。已经两天了,李尉的妻子也没来。第三天天要黑了人们都散去,李尉妻乘一便轿带一个婢女来了。她刚出家门,有人已经奔跑到张某那儿报信了。张某就马上换衣服先到了寺院。在寺院里一座脱空了的佛象里坐着窥视。不一会儿李尉妻就到了,她先让婢女看看屋内没有人,才下了轿。张某一看,真是神仙下凡,并不是世上能有的。等到他回来,就暗中求那些经常到李尉家的和尚尼姑和女巫,一再表示敬意。李尉的妻子每次都吃惊地拒绝了。正赶上李尉因审理案子接受贿赂,被他的仆人揭发了,张某就令能写的官吏更严重地发挥了案情,上奏后责杖六十,流放到岭南边界。后来李尉死在道上。这时张某就多多贿赂李尉的母亲,强行娶了李尉的妻子。恰巧因为李尉愚笨又孤陋,他的妻子经常抱怨自己好比他的佣人和奴才,于是就同意了。张某把她接到州府,宠爱恭敬简直无与伦比。

然而从这以后,张某也经常仿佛看见李尉在他的身边。他让道士设坛祈祷还是不能终止。一年多,李尉妻死了。几年以后,张某也得了病,看见李尉的形体容貌也更加清楚。忽然有一天,他见李尉的妻子,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张某很吃惊,就上前去问她。李尉妻说:“我感谢您的深恩,想要报答您。李尉已经到天帝那里告了您,你死的期限就在这一年,然后您也有人拯救,只要过了今年,就没有什么顾虑了。他已经来找您了,您若是不出去,他一定不敢上您的屋子里,要谨慎,千万不要走出屋子。”说完就走了。那时华山有个道士画的符很灵验,给张某在宅内设了坛场,说法和李尉妻大致相同。张某几个月不敢下台阶一步。李尉妻也常来,都告诉谨慎小心的办法。

有一天黄昏,张某看见在堂下东厢房的竹丛里有一支红衫子衣袖,在竹丛边上招呼自己,张某以为是李尉妻来了,把以前李妻和道士的告诫全都忘了,下了台阶奔跑着去了。他身边的人跟在他后面喊他也阻止不住。到了竹林,看见李尉穿着女人的衣服,把张某拽到竹林里,欧打了很长时间,并且说:“你这个贼人,我若不穿红衫子招呼你,你肯下台阶吗?”一边说着一边把张某带出门去。张某身边的仆役等都好像醉了一样。等到他们醒了,见张某倒在竹林下,眼睛和鼻子都淌着血,只有心口还是暖的,扶他到屋里就死了……

这些鬼怪故事像是一幅幅清冷的图卷,一个猜测、一个追忆、一种消逝的诗意。

忽然想起小时候经过坟山的时候,那高低不一的小土堆,大大小小的墓碑,常常会让我好奇住在这里面的人以前有过怎样的故事,过后又去了哪里,他长着怎样的面孔,喜欢怎样的服饰,说话谈吐是憨厚老实抑或幽默风趣,无人知晓。

人多是怕鬼的,总把鬼描绘得凶神恶煞,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心头的恐惧,但却忘了鬼大多也是可怜人。有一老妇人能见到鬼,她曾说起见到的一个鬼,痴到极点。他总徘徊在家门外,有时听到妻儿的哭声,有时听到兄嫂与妻子的争吵声,满脸的凄然。后来有媒人来往于兄嫂和妻子之间,他奔走在后,茫茫然若有所失。等妻子出嫁了,他回到家里,凡妻子坐过、睡过的地方,他都一一看过,回忆当时的场景。然后听到孩子的哭声,他急忙跑出去,想抱起孩子哄哄,却触摸不到孩子的身体,怅怅然若有所失。

人鬼殊途,但鬼毕竟也是人化,在死亡阴影之下又埋藏着多少人性善恶呢?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