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奇谈:产鬼是“厉鬼”?产妇剧痛是“血饵”作祟?


来源:澎湃新闻网

陕西一位产妇,因为难产导致剧烈疼痛而跳楼的事件,最近成为刷屏的新闻。在这场悲剧后面所深埋的女权、人性、伦理等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相信还会值得所有人用很长时间去讨论、思考和反省。而今天,笔者想用几个古代的故事来说明,女人生产自古就是一道伴随着疼痛、流血甚至生命危险的“鬼门关”。

陕西一位产妇,因为难产导致剧烈疼痛而跳楼的事件,最近成为刷屏的新闻。到底是家属为了“顺产”而坚拒医院实施剖腹产手术?还是医院方面存在医疗上的过失?现在双方各执一词,依然无法下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一场一尸两命的悲剧终归还是酿成了,在这场悲剧后面所深埋的女权、人性、伦理等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相信还会值得所有人用很长时间去讨论、思考和反省。而今天这期“叙诡笔记”,笔者只想用几个古代笔记中的故事来说明,女人生产自古就是一道伴随着疼痛、流血甚至生命危险的“鬼门关”。

一、产鬼属于“厉鬼”

在我国古代,“产鬼”被归入厉鬼一类。

人死为鬼,但鬼也有性格问题。绝大部分鬼都是善良的、平和的,因为绝大部分人都是病死或自然死亡的,没啥好抱怨的,但那些遭到意外杀害或者自杀身亡的人,往往不甘心就这么突然撒手人寰,心中的愤恨不平一直凝结,在另一个世界里还要想方设法突破“次元墙”向阳世的仇人报复,是为“厉鬼”。

厉鬼的形象,大家在影视作品中都见过:暴突的眼珠,血染的衣服,披头散发,吐着长长的红舌头,牙齿和指尖都像刀一样锋利。而“产鬼”——也就是难产而死的产妇竟然也归入此类,可想而知人们对死于难产者,在去世前遭受了怎样惨痛的折磨,留下了何等可怖的印象。

既然是厉鬼,就存在“讨替代”的问题。讨替代是专为那些无法超生的横死者设置的一道“技术门槛”。其他的鬼在阴曹地府攒够了时间,走完了流程,正常投胎便是,横死者既然对阳世心怀不满,地府官员怕他们投胎后破坏人间世的和谐稳定,所以不敢轻易放他们上去。他们如果想重新投胎做人,必须先害死一个人,好比不法传销团队,你想离开就必须发展几个新的下线才行……而“产鬼”讨替代的主要目标,则是其他的产妇。

民国学者郭则沄在笔记《洞灵小志》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资料图

晚清翰林周景涛年轻时居住在福州,有一天他去凤池书院(今福州第一中学)办事,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途径孝义巷,有少妇前行。”周景涛感到惊讶,因为很少有良家妇女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偏僻小巷行走,便上前问她去哪里,需要不需要帮助?那妇人敛袵道:“周大人,妾有急事,你且让开一条路吧。”周景涛一听,再问她到底要去做什么,妇人起初不回答,经不起他再三追问,才叹了口气说:“实不相瞒,妾身是个死于难产的产鬼,一直在讨替代,后巷有个女人要生孩子了,我此去正是要让她难产而死,万望周大人行个方便。”周景涛一听断然拒绝:“我放你过去,后巷的产妇就死定了,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害人而不管?你赶紧退下,待戾气消散了再投胎做人吧!”

那产鬼一见软求不行,就来硬的,“忽披发作恶鬼状”,周景涛“亦不惧”。正相持间,忽然远远地传来鸡鸣,天要亮了,产鬼忽然隐身不见。周景涛赶紧跑到后巷,只见“一宅灯火灿然,询知其主妇难产两日矣”。周景涛把自己拦鬼的事情告诉了那家人,他们十分害怕产鬼再找上门来,周景涛安慰他们说:“不用怕,凡鬼必畏正气!”于是搬了张椅子就坐在院子正当中,目光炯炯,毫无困意。直到产妇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孩子,才悄悄离开。

回到家,周景涛才突然想起,那个产鬼对自己一口一个“周大人”,莫非是自己命中注定要做官?于是发奋读书,终于考上了进士,做了翰林院编修。

二、产鬼最怕雨伞

产鬼除了怕正气,还怕一种特殊的东西——雨伞。

清代学者许奉恩在笔记《里乘》中记载过一个十分神奇的故事。

资料图

有个名叫毕酉的乡民,在外地营生,接到信儿说老婆要生孩子了,心中高兴,披星戴月地往家跑。为了抄近道,专找坎坷不平的小路走,居然碰上了一个“蹒跚独行”的女子,两个人各走各路,好几里路走下来,毕酉走得气喘吁吁,而那女子连星点儿鼻息的声音都没有。毕酉感到十分惊讶,“试叩其氏族,当此午夜,独行何之”?那女子说:“妾非人,乃产鬼也。前村毕家妇分娩在即,特往讨替去。”

毕酉大惊,一面思忖着用什么办法制鬼,一面佯笑着恭喜产鬼:“此大好事,汝得替投生好人家,可贺也。”那产鬼一来没想到同行者就是她欲寻替代之夫,二来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竟跟毕酉一路聊天,谈论甚洽。毕酉趁她放松警惕,装作不经意地问:“你们找产妇讨替代,有什么特殊的办法吗?”产鬼道:“当然有啦,凡是产鬼,咽喉间都有一缕红丝,名叫‘血饵’,待产妇生产时,把‘血饵’缒入产妇腹中,系在胎儿的胎胞上,只要产妇用力将胎儿产下时,产鬼就频频抽掣‘血饵’,令其痛彻心髓,哪怕是再强健的产妇,用不了多久就活活疼死了。”

毕酉听得心惊肉跳,问道:“这个方法确实巧妙,只是不知道有无办法克制呢?”

“鬼但笑而不言。”

毕酉再三催问,产鬼说:“克制的办法是有的,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酉指天申誓,决不泄语。”

产鬼说:“但凡产鬼,最畏雨伞,用一把雨伞放在门后,产鬼即不敢入房矣。”

毕酉说:“这么容易就能挡住你们?我不信,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啊!”

他又再三催问,产鬼无奈地说:“好吧,如果实在进不了房间,我们就伏在屋子上,以‘血饵’缒入产妇口中亦可,所以如果再在床顶撑开一把雨伞,使‘血饵’不能下缒,那我们可就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毕酉听完,疯了一样狂奔回家,“妻正以难产,势甚危急”。毕酉按照那产鬼所言,“急以一伞置户后,又张一伞于床顶”,没过多久,孩子“果呱呱堕地,而妻得无患”。这时空中传来愤怒的骂声:“你害我不能讨替代,这次就算了,你要是再敢告诉其他人,我决不饶你!”毕酉把事情的经过给老婆讲了,刚刚熬过难产生死关的老婆,让他不要害怕产鬼报复,赶紧把防产鬼的办法告诉其他临产的人家。毕酉“遍告于人,凡有娠之家,各如法预防之,果皆无恙”。

三、产鬼最是不幸

毕酉撑伞防产鬼,当然是一个杜撰的故事,不过在医学不够发达的古代,难产一直是让医生备感头疼的问题,何况那时很多接生婆并不具备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有时只能看着产妇活活疼死,遇到难产,大人小孩能保住一个就算好的。所以,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中所记,清代中医圣手叶天士成功救治一个“死去”的难产产妇的事情,今天读来依然令人振奋不已。

这一天,叶天士在路上遇到了一户穷人家送葬,“棺底滴新血数点”。他大喊着跑了过去,让送葬的队伍停下。送葬的人们没有不认识这位神医的,赶紧落棺。叶天士问棺材里的人什么时候死的?回答说是昨天傍晚,叶天士又问死者是男人还是女人?回答说是:“女人,因难产而死。”叶天士立刻说:“抬回家,还有的救!”

所有人都惊呆了,虽然叶天士被传说是能够起死回生的活神仙,但当他真的说自己能把死人救活时,大家还是不敢相信……这时有个人一声号啕,跪在叶天士面前砰砰砰地磕头,正是死者的丈夫。叶天士拉他起来,跟着棺材回到死者的家中,“命启棺,舁尸至床,去殓服”,然后按右手脉,很久点了点头说:“可救!”

屋子里外围拢了很多人,看叶天士怎样救人,叶天士把他们统统驱赶开,然后“取长针一枚,解(死者)胸前衣,当心一针,哇然一声,产一子,而妇有叹息声”。

母子双亡突然变成了母子双全!围拢在院子里的人们全都惊叹起来,觉得叶天士真是神仙。有人觉得他的医术高超还在其次,能在棺材外就知道那个产妇还没有死,才是神奇之处!叶天士说:“我看见那具薄薄棺木缝隙里还在往外滴血,而那血‘鲜而不败’,故知其未死。等按脉细审时,乃知是腹中胎儿的小手将其母的之胞络搦住,那胞络近于心,其母是心痛晕绝,尚未毙命,所以我以长针刺胎儿小手,让他畏痛手缩,得以顺利分娩……这个说起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所危险的,不过是下针的分寸罢了!”

叶天士说得轻巧,如果不是他这位“天医星”恰好经过,那么产妇和其腹中胎儿就要被活埋了。这位产妇的幸运指数,说是“万里挑一”恐怕还嫌少了,更多的难产产妇,只能在无尽的痛苦和悲伤中死去。

《洞灵小志》里有一篇写难产而死的鬼魂,读来格外凄恻:“见一妇人坐榻前,著藕色衫,青裙,视之,殊不相识,以为戚友眷属,故假寐示倦怠,久之启目,其人已杳……后闻人言,是宅先有人赁居,其妇以产难亡。”一个本来要做母亲的人,却只能在巨大的痛苦和惨烈的折磨之后,带着自己的骨肉告别人世,对一个女人而言,也许这是最大的不幸,当她的鬼魂回到故居,静静地坐在亡故时的那张床边时,心中会有怎样的遗憾和悲伤,恐怕是最凄怆的文字也无法描绘。值得庆幸的是,当今医学之发达,已经能让绝大部分遭遇难产的妇女母子双全,但医学能治病、能救命,却抵御不了无知、麻木和源于愚昧的残忍,鲁迅先生当年弃医从文,很大原因也正是明白了:导致国家羸弱的根本原因,不在有病之身,而在有病之魂。

原标题:产妇剧痛是“血饵”作祟吗?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