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小说语言换成诗词 你还读得懂红楼梦吗?


来源:凤凰国学

中国古代的“词”,通称为宋词。宋词有不少词牌,所谓“词牌”就即是词的曲调之名称。词人在选定词牌后,就得严格依照词牌规定的字数、平仄、押韵等格律,来选字用韵,把字填进词调中。古人填写元曲的方法,亦与填写宋词很相似,都是拣选曲令,然后依曲调填字。当文言小说填词谱成曲,当《红楼梦》遇上《词林正韵》,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精妙火花呢?

“红楼梦词话”之第二齣 仙逝

【黃鐘宮】【導引(無名氏·正體)】无常世界。罗网络红尘。万物缚形神。输赢一局谁欢喜。轻劝莫当真。〓香销茗尽尚逡巡。甚故又惊魂。红楼文字兴衰兆。还问看书人。

却说封肃,【夢行雲(吳文英·正體)】忽然听传唤。公差现。忙出来,陪笑面。低声启问。那些人只嚷,快邀甄爷见。封肃忙陪笑道,本人封姓从无改。只有当日小婿姓甄,离家亲失散。〓那些公人道,假真莫辨。皆因爷命。他既是,为贤婿。便带了你去亲见太爷面禀,能结案。衙门携带。省些瞎跑串。说着,不容封肃多言语。众人推拥赶。

【五福降中天(江致和·正體)】把家人惊吓。未晓底里因缘。天约二更时。只见封肃方回来,喜地欢天。亲眷忙询端的。他乃说道,本府新升县官。姓贾名化,祖籍胡州。我家女婿旧交还。〓方才,门前路过。因见娇杏,正买线,所以他只当女婿,移居此园。我且,一一细情回禀。那太爷,叹息连连。又问外孙女儿,我说,看灯节里。不想下人丢水边。太爷说,不妨,自使番役,探访回来。说了一回话,竟然临去赠银钱。甄家娘子听了,不免心中伤感。一宿无话。

【謝池春(陸游·正體)】次日侵晨。早有雨村遣人,银子两封拿至。又四匹锦缎,向甄家娘子,略微呈,心中谢意。密书封肃。托问丫嬛赐。求娇杏,做二房,封肃,万分欢喜。尿流屁滚。急切奉承权贵。女儿前,一力,姻缘做起。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连宵送去。速完成亲事。雨村欢喜,自不必说,乃封百金赠封肃,外谢甄家娘子许多物事,令其,好生养,以待寻访女儿,匿身之地。封肃回家无话。

却说娇杏这丫嬛,便是那年,【唐教坊曲】【高平調】【長命女(馮延巳·正體)】因偶顾。弄出这般佳事遇。难料奇缘聚。〓谁想他,命运真真两济。自到雨村身边,一载儿子生去。又半载,染疾嫡妻归地府。雨村便将他,正室夫人予。

正是:

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原来,雨村因那年,【如夢令(後唐莊宗·正體)】士隐赠银恰好。十六起身赶考。大比正期逢。不料他,得意万分精妙。已会了进士,选入外班,真个,光耀。光耀。今已,本县老爷迁调。

虽他,【金錯刀(馮延巳·正體)】才优长。意从容。未免,存些贪酷素时中。恃才侮上招斜目。不上一年,便被上司,空隙寻来罪状攻。〓作成一本,参他,生情狡。礼仪空。沽名钓誉不由衷。虎狼暗结成帮派。大怒龙颜革职封。该部文书一到,本府官员无不喜悦。

那雨村虽是,【四犯令(侯寘·正體)】内里虽然多惭愧。面上全无悔。仍旧,嘻笑连连如欢喜。同继任,交公事。〓将历年做官积的,资本家人先送矣。原籍存身子。妥当安排详细理。却是自己担风袖月,游胜迹,逍遥地。

那日,【好時光(唐明皇·正體)】偶至淮扬游逛。因闻得今岁鹾政点的是林如海。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科举中,探花郎。今已掌权兰台寺。姑苏本故乡。〓素有才干显。品格雅。性生香。今钦点,出任巡盐史。到任,一月好时光。

【大石調又越調】【清平樂(李白·正體)】近听如海。本贯姑苏界。袭过列侯隆恩赉。前迈先贤五代。〓数至如海听闻。便从科第出身。钟鼎之家虽系。却亦是,书香继世高门。

只可惜这林家,【大石調】【受恩深(柳永·正體)】不盛支庶事。哀伤生叹气。几门虽有尽堂弟。嫡派近亲无。今如海,四十岁数今年至。三岁亲儿死。去岁九泉归。真个运背。〓虽有几房姬妾,命里凄凉无福矣。今只有,贾氏贤妻。生位千金和美。乳名黛玉儿。爱如掌上明珠尔。且又见他,清秀聪明辈。便也欲使他,读书请先生。假充教子。聊解膝下荒凉之叹。

雨村正值,【林鐘商又仙呂調又雙調】【風入松(晏幾道·正體)】风寒偶感旅途惊。客栈孤零。月余光景身方愈。一因,盘费缺,二因,劳倦难行。正欲,寻觅安身之处。幸存旧友良兄。听闻盐政聘先生。雨村,借力谋成。暂将数月奔波止。妙在,只唯一,女学相呈。伴读丫嬛两个。这女学生年又小,身体又极怯弱,工课不限多寡,故而,十分清净无争。

堪堪又是一载的光阴,谁知,【黃鐘宮】【侍香金童(無名氏·正體)】苦云愁雨。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病至如山倒。厌厌多时不见好。忙煞丈夫兼叔嫂。女学生,奉药朝昏。侍候冥晓。〓真个是,哭竹生嫩笋。卧冰鲜鲤跳。倘神倦,斑斓衣舞蹈。只博白头慈母笑。竟落得,悲问青天。母命,奈何飘渺。于是守丧尽哀,遂又将辞馆别图。

林如海意欲令女学生守制读书,故又将他留下。近因女学生,【晴偏好(李霜崖·正體)】悲伤过度因思母。身儿怯弱常凄楚。遂连日不曾上学。雨村闲居,无聊处。每当,风和日丽来閒步。

这日,偶至郭外,意欲赏鉴那,【唐教坊曲】【越調】【南鄉子(歐陽炯·正體)】野外风光。忽而,茂林深竹信步将。朽败墙垣门巷倒。隐隐的有座,僧庙。题写智通禅寺妙。

门傍又有一副旧破的对联,曰: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雨村看了,因想到,【思遠人(晏幾道·正體)】文浅楹联深意境。我也曾,游赏古僧庙。不曾看见也。良言神对。其中想必有个,筋斗已翻好。〓何不,进房看看情形晓。想着走来了。正在煮粥儿。老僧墙角。心中未侵扰。

【憶悶令(晏幾道·正體)】及至询他三两语。既聋还昏去。哀身齿落无牙。衰败神凄楚。〓雨村不耐烦,便做,出庙寻前路。且心儿思虑。至村肆,略饮三杯。以助野趣,于是行方步。

只见,【相思兒令(晏殊·正體)】座上客家含笑。推盏起身迎。口内说,真个世间奇遇。雨村,忙看是何情。〓此人是都中,古董贸易贤兄。数年前,相识京城。雨村最赞这冷子兴是个,能为天大之人。这子兴又借雨村斯文之名,故二人,投机言语相呈。

雨村忙笑问道,【大石調】【鳳銜杯(晏殊·正體)】贤兄那日行于此。今偶遇,真为奇事。子兴道,去岁还家。从此顺路,朋友来寻矣。留我住,承他意。且盘桓,数天尔。逢月半,欲将身起。今日敝友有事,我因,散步山间歇脚,不期这样,真真喜。一面说,一面让雨村同席坐了,另整上酒肴来。二人,漫饮闲谈会。

雨村因问,近日都中,【風光好(歐良·正體)】有新文。子兴道,未听闻。倒是老先生,你贵同宗异事存。雨村笑道,弟在都,并无亲。〓子兴笑道,皆为同姓非同族。岂非,相和睦。雨村问是谁家。冷子兴,说是金陵贾府人。可亏君。

雨村笑道,原来是他家。若论起来,【尋梅(沈會宗·正體)】人丁不少贾府内。自东汉,子孙盛矣。各省皆有久居地。细查为同谱。甚高权势。〓怎能自去攀情意。故越发,生疏生起。子兴叹道,先生莫要言如此。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今凄冷。难再富贵。

雨村道,宁荣两宅,【望仙門(晏殊·正體)】素时人口极多夫。怎萧疏。冷子兴道,说来也是话长书。事儿殊。〓雨村道,去岁金陵界。閒来胜迹游湖。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两门相接占街衢。占街衢。真个甚唏嘘。

大门前虽冷落无人,但做,【錦園春(張孝祥·正體)】隔墙观望。里面,亭楼轩峻耸。彩云依傍。宝殿巍峨。碧霄高千丈。〓就是后一带,花园妙赏。月宫景,甚难相忘。树木山溪。形奇貌盛。那里似衰败之家,分明一派,非凡幽象。

冷子兴笑道,亏你,【唐教坊曲】【感恩多(牛嶠·正體)】出身为进士。原是神昏矣。古人有云,百足虫豸长。死难僵。〓如今虽说,不及先年势旺。较平常。较平常。气象非凡。此门高贵藏。

如今,【孤館深沉(權無染·正體)】诗书鼎食列侯家。生齿日繁加。事务百般缠。享受尽多。筹画无些。排场大,玉堂金马。起坐竞豪奢。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人家,子孙叹。尽是些,赏花魁首。蜜房中养娇娃。

雨村听说,也纳罕道,这样的,【黃鐘宮又仙呂宮】【憶王孫(秦觀·正體)】书香诗礼贵王孙。岂有,不善教儿道理存。别门不知,只说宁荣二宅门。最是教子,有方人。子兴叹道,正说的是这两门呢,待我详情告与君。

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唐教坊曲】【河滿子(和凝·正體)】一母同胞弟兄。其中居长宁公。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代化官儿来袭。亦来生俩孩童。长名贾敷,八九年龄夭折。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专心好道成疯。

真是那,【唐教坊曲】【天仙子(皇甫松·正體)】雕栋画梁无趣味。炼丹烧汞心中喜。清修羽化做神仙。无觉睡。食能废。厚禄大官皆舍弃。

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好女兒(黃庭堅·正體)】想作上神仙。让他袭成官。他父亲又,不肯归回原籍。只在都中城外,胡羼道人山。〓这位珍爷到生了一个儿子,十六算今年。名叫贾蓉。如今,敬老爹,一概随缘。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真个是,翻天宁府。无人敢管。任意胡顽。

【大石調】【受恩深(柳永·正體)】再说亲兄弟。方才言异事。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史侯闺女出身贵。养两个亲儿。长子贾赦,次子贾政。如今,代善早已离人世。太夫人尚在。长子贾赦袭着官。次子贾政,年幼观书喜。最祖父心疼。原欲,科甲出矣。〓不料临终遗本递。皇上,体恤先臣。招见其他儿子。遂额外加恩。把这政老爹,竟将主事来相赐。真个成和美。令其,入工部攻书。官拜员外郎,已升高位。

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唐教坊曲】【雙調】【二郎神(柳永·正體)】长公子。名唤贾珠,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子,生得一病,没奈何,过似客,飞云流水。幸有爱儿兰哥血脉。危危貌,父亲垂泪。皆道无常真迅速。总展演,多情大戏。极苦处,堪堪平复。满眼休说前事。〓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兄弟。胎胞一落。神奇天赐。竟有个,晶莹多彩玉。舌下带,上面还有许多,蝇头微字。就取名叫作宝玉。因而乃祖母,溺爱孙儿如至宝。果稀罕,通身富贵。那年周岁时,政老爹便要,试明志抓周。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抓些,脂粉钗环。政老爹见景,甚是,凄凉心碎。

便大怒了,说,【唐教坊曲】【小石調又商調又雙調】【蝶戀花(馮延巳·正體)】酒色之徒他定是。因此,严父伤心。不悦从今起。独那史老太君,还做命根疼爱矣。说来奇怪人淘气。〓如今长了七八岁,虽是,说来奇怪人淘气。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孩子话来也奇怪,他说,女儿,骨肉温柔真似水。泥作男儿。我见了女儿,清爽心中意。见了男子,浊臭逼人忙掩嘴。你道好笑不好笑,将来色鬼无疑尔。

雨村罕然厉色忙止道,非也。可惜你们,【胡搗練(晏殊·正體)】这人来历不知情。大约也错以,色鬼淫魔看视。政老先贤前辈。料是无明意。〓若非多读书识事,加以,致知格物百般功。悟道参玄之志。不能知也。子兴见他说得,重大万分如此。忙忙,请教其端底。

雨村道,【商調】【龍山會(趙以夫·正體)】宇宙生人者。秉性千秋。个个难描画。其中佳劣寡。平庸众,似朔风弥乡野。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今遇太平年。运隆世,仁和华夏。暗邪魂。情微意怯。隐藏沟罅。〓云催风荡摇发。逃泄游丝。两不相容下。争雄雌做霸。搏挥尽,此气赋身惊诧。善恶必皆存。胎里毒,何方能化。叹此人,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困穷小户。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龟年黄幡绰敬新磨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之流。皆是,自成潇洒。

子兴道:“依你说,成则王侯败则贼了。”雨村道,【二色蓮(曹勳·正體)】正是这意。你还不知,我自革职以来,这两年,游遍山水。也曾遇见两个,同样孩子。这名宝玉。猜着一般奇异。不用远说,只说金陵贵处。可晓得,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之事。子兴道,谁人不知,他府老亲相厚。两家,多年互相依侍。〓雨村笑道,都中去年往。也曾有人,荐我甄家至。私塾来坐起。进门细看。真个大家之气。富而人丁好礼。是好馆,非常如意。虽一学。劳神思。却比过,文章应试。

说起来更可笑,他说,【中呂調】【祭天神(柳永·正體)】必得佳人在旁相伴。我方能,认字清明书籍念。又常对跟他的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天尊宝号荣光。浊口休呼唤。莫来伸臭舌开言。招埋怨。〓但要说,香茶献。若生错,牙凿腮穿判。真浮躁。多暴虐。性劣憨痴叹。异常人,般般难尽。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温厚和平。雅致聪明。变了他人面。

因此,他令尊也曾下死,【大石調又正宮】【鶴沖天(柳永·正體)】鞭笞数次。无奈,悔改难如愿。每打万分痛。他便姐姐妹妹,连连唤。后来听得里面,女儿来取笑。何缘故,真奇案。姊妹唇边遣。讨饶竟是。岂不愧些羞面。〓他回答的最妙。他说,因为痛极逢灾变。也许疼痛解。轻呼散。果觉轻些了。知秘法,回回念。你说可笑不可笑,也因祖母,溺爱多生怨。每因孙,辱师惩子。因此我,馆辞出来閒转。

如今谋在这,【商調】【回波樂(李景伯·正體)】巡盐御史为师。你看,这等子弟,难守祖父根基。怎听大家规谏。只可惜他家几个姊妹,皆有不俗才思。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

政老爹,【春從天上來(吳激·正體)】长女元春。女史选班中。贤孝才臣。温厚情懦。二女迎春。乃赦老爹前妻所出。三女庶出探春。好花多芒刺。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岁小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起得,字原俗。子兴道,不然,因现今大小姐,所生元旦日。方起同文。〓目今你贵东家林公,夫人早年去世。在家时名唤贾敏。不信时,你回去细访可知。白发送黑头。苦泪纷纷。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剩有遗珠。知书明理。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的,是为此,文讳父母师尊。子兴叹道,古来红颜苦。多憔悴,骨肉离分。雨村道,盼天伦。对一钩残月。何日重温。

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睿恩新(晏殊·正體)】今年二十郎当岁。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身上有,同知官位。在平时,不肯攻书。世路上,找寻机会。〓善变言谈相使。乃叔府,暂居身尔。与贤妻,杂务为些。且帮着,閒情料理。

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到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到退了一射之地,真个是,【金鳳鉤(晁補之·正體)】非凡鸟。太虚凤。颂颂颂,下人承奉。面容标致。口唇伶俐。心计万般使用。〓人间尘网来填空。勇勇勇,北风吹送。万夫难敌。一身狂纵。谁个唤醒酣梦。

雨村听了,笑道,可知我,【黃鐘宮又雙調】【快活年近拍(萬俟詠·正體)】前言不谬之。都只怕是那正邪,两赋生来矣。子兴道,邪也罢,正也罢,只顾算,他家账目也。且先吃酒水。雨村道,正是,甚妙良言。白言只顾。多饮三杯。感慨万般相对。〓子兴笑道,说闲事。方可下酒来。尽兴才心喜。雨村向窗外看道,天光渐渐敛。城门关闭起。城里安身。再来详诉。于是,二人,离席匆匆。钱帐算还完矣。

方欲走时,【唐教坊曲】【拜新月(李端·正體)】听闻后头唤。道,在下且施礼。特地来这边。雨村贤兄喜。雨村忙回头看时。

【齣末七绝】吟曰:

电光石火百年消,总有情人到灞桥。

折柳观花春色老,猛然想起别今朝。

作者简介:孙立勇,笔名孔方君,祖籍津门,客居浙北,年过而立,词奴半枚。爱好填词谱韵,笃信一切优美中文皆为诗。

【相关阅读】

红楼梦遇上古曲词韵:小说的另一种优雅读法(图)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