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朱伟华(下):以文化人 孔学堂这样的平台还太少


来源:凤凰国学

孔学堂打破了学科界限,它有一个综合性的优势,比如对同一个主题由不同高校、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探讨,它打破了这种条状的、单位的分割,他可以就某一个主题集中最优质的研究力量来攻关。另外,它的很强的综合性可以突破学科界限、突破层级。

【导言】

明武宗正德元年,也就是公元1506年,这年冬天,34岁的王阳明,因反对宦官刘瑾,被廷杖四十,谪贬至贵州龙场(今贵阳西北的修文县)当驿丞。戴罪之身,从繁华的京城一路南下,历经生死险境,就是在这个“万山丛薄,苗、僚杂居”的荒僻之地,王阳明成就了“龙场悟道”的旷世佳话,也为贵州开出了一方文化圣地。

500多年后,一座以传承儒学、教化新风为宗旨的文化新地标在贵阳花溪河畔横空出世,它的名字,叫贵阳孔学堂。短短五年,孔学堂迅速成为“现象级”的传统文化研究与传播重镇,享誉全国乃至海内外。每年在此举办的学术交流、公益讲堂、节会活动令人目不暇接,假日去孔学堂接受传统文化熏陶,也成了当地民众优雅生活的标配。

那么,在提升文化自信、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成举国共识的当下,为什么偏偏是贵州出现这种令人耳目一新的“孔学堂效应”?这样一个地域性的文化平台,如何让中华文化的种子广播于民众日常,如何在传统文化的学术研究与大众传播上,走出独树一帜的特色呢?2017年9月下旬,孔子诞辰2568周年前夕,知名学者、贵州师范大学首席专家朱伟华教授接受了凤凰网国学频道的独家专访。

以下为访谈实录(下):

【精彩回顾】专访朱伟华(上)贵州何以成为“王学圣地”(视频)

贵阳孔学堂乙未年祭孔大典

凤凰国学:国学智慧要真正成为国人生活工作的日常必需品,就要与时俱进,通过现代转化来接地气。在碎片化、网络化、消费化的当下,传统文化传播机构如何吸引大众关注、参与?

朱伟华:这个肯定和我们的时代有关系,你刚刚也提到了,我们的时代是网络化、碎片化、消费化的,这对应在传播上也有很大的特点,那么孔学堂能够做什么?它在这个时代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不同的补充?如果从碎片化的角度,我们知道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借助了一些零散的时间和电子媒介,对应碎片化我们需要的是完整的、系统的东西,那么像孔学堂这样的传播媒介,它提供的是完整的、系统的对传统文化的传播,来应对碎片化的、片段的,有时是一知半解的问题。网络化,我们现在依托的主要是手机、网络传媒,而孔学堂是现场性、实体性的场所,人是群体动物,需要在一个环境、氛围中相互影响、交流,互相碰撞,那么孔学堂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平台。消费型其实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对传统文化无法深入下去变成自己的养分,而是把它消费了,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提供的是一种建设性、养成性,一点点改变人的那种习惯,改变快餐型的吃过就忘的习惯,这样就需要一种长期的、建设性的工作,所以我认为就需要这样的平台来提供弥补。

贵阳孔学堂两岸汉字艺术节

凤凰国学:但线下的平台机构目前的成本其实比较高。

朱伟华:对,现在建设这些,国家有很大的投入,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讲,需要坐车到这个环境来,但这是不可替代的,网络有网络的优势,实体也有实体的优势,尤其是面对面的交流,比如孔学堂目前请到一些国内的、海外的大家来讲学,你可能在网络电视上有看过,但是当面互动、交流的机会其实也是很少的。而且孔学堂有系统性,比如某段时期以什么样的主题为主,就有一个系列,几个专家对同样一个问题进行对谈,那么你可以同时吸收到不同的视角知识,还有随堂互动的氛围。像这些,其实是单纯的线上和非现场的情况不太容易得到的。实际上,某种情况下它提供了在当今社会中需要弥补的这样一种平台,这个平台有一种养成性,我见到过很多家长带小孩子来,其实家长的积极性很高,他希望在这样一个氛围里面小孩子会对传统文化有一个感性的认识,这种感觉还是不一样,有整个氛围的依托、环境的熏陶,他会爱上这个东西,会有更多的直感性和生动性的体会,所以这也是一个实体平台的特点。

凤凰国学:从地域特色来看,全国也有很多类似孔学堂的这种扎根在某个省市的传统文化机构,这当然是他们特色之一,那么您认为这些机构的文化传播和研究如何能够既显示地域特色,又不仅仅局限于此?

朱伟华:地域性的特点一方面是需要充分挖掘和张扬的,但另一方面开放也特别重要,如果你固守于你自己的地域特点,那么相对地它会萎缩,开放就在于向外学习,有交流的空间。现在孔学堂也修了很多的研究院,在大量地请外地学者进来,涉猎了很宽的领域,在这个过程中,孔学堂不仅是传播机构,也是研究机构,本身需要吸纳外来的养分,在这个基础上面他是有自己的特色。鱼在水里面是不知道水的,一定要从水里出来才知道,所以外来学者和本地学者的视野的交错、碰撞,能够把我们自己的视野打开,从而更清晰地认识我们自己的特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孔学堂一方面要张扬贵州本土的东西,另一方面这个平台叫孔学堂,它面对的是整个传统文化,只要是好的、有用的东西它都引过来,这样它更多的作用是教导或培育本地民众的文化素养,提高他们的知识和修养,而不仅仅是起一个传播贵州文化的作用。

贵阳孔学堂古琴名家音乐会


凤凰国学:中办、国办联合下发《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把传统文化要“贯穿国民教育始终”作为非常重要的工程,从您的观察与视角来看,围绕研究与传播这两大任务,孔学堂今后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

朱伟华:因为我自己也是高校教师,所以我很清楚我们现在的基础教育、高等教育都有非常明确的分工,就是小学、中学、大学本科、硕士教育分别要完成什么样的任务?还有学科分类,相对来说是条状的、比较清晰的,虽然其中都有道德教育,但都不是主要的,比如行为规范、道德标准这些并没有贯穿在整个学科教育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社会教育平台是一个很大的弥补,从研究的角度,孔学堂打破了学科界限,它有一个综合性的优势,比如对同一个主题由不同高校、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探讨,它打破了这种条状的、单位的分割,他可以就某一个主题集中最优质的研究力量来攻关。另外,它的很强的综合性可以突破学科界限、突破层级,比如说我们涉及到中小学的传统文化,就可以请中小学的老师参加,涉及到高等教育就可以请高校老师,这样就打破了行政上的条块的划分,把人员整合在一起,完成了研究任务。所以这样从整体上看,它有综合性,有更强的专题性、实用性,可以有比较好的综合成果出来。

贵阳孔学堂节气活动

从传播的角度来看,首先是普及,然后是提高,那么包括养成教育、品德教育,对传统文化的影响,尤其是活动方面,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学校虽然也有活动,但都是在一个范围内的,而在这里就有比较大的活动,比如说开笔礼,小孩子要读书了,这个典礼每个学校都来做的话就不太现实,但是在孔学堂就可以做这样的活动,这类活动不是书本的知识,而是给你一种身临其境的实感,提供环境和氛围,让你感受传统文化,包括古代人的一些举止行为,这是一般平台做不到的。一般的学校分割很具体,而且环境方面也很不一样,你到了孔学堂里,到处都是文化因素,所以你就感同身受,可以比较自然地接受熏陶。

现在我们讲终身教育、养成教育,尤其是品质教育,这些都不是每个阶段、每个学校、每个学科可以完成的,孔学堂这样的社会机构恰好是在各个点上进行补充。我现在看孔学堂,两类人特别多,一类是老人家,因为他们相对来说比较空闲,没有那么大的工作压力,他们特别希望回归,我们不要觉得老人家就无法学以致用,它是一个养成的、熏陶的作用,对他们的孩子和家庭都会有非常好的作用,有句戏言说,现在不是有些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老了,所以人的品质并不因年龄而改变。还有一类比较多的就是家长带小孩,小孩从小更是养成教育了,这边的环境相比学校的政治课要更生动、更丰富,也更容易对他们进行熏陶。所以这些就是孔学堂不可替代的、大有可为的地方,尤其是活动方面,讲座固然很重要,但活动才有互动性,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尤其对于小孩儿,可能对他们的影响会很深,比如小时候有过开笔仪式的孩子,虽然只是一个仪式,但对他们的心灵、成长、记忆都是有帮助的。

所以我觉得像孔学堂这样的机构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孔学堂目前还算是为全国先吧,比较早地有了这样一个机构,它其实这么短时间的运行,都是潜移默化地影响老百姓,我相信它能够起到在一般学校里起不到的养成和熏陶的作用。

凤凰国学:可以说是对既有的教育体制的补充。

朱伟华:对,它确实可以做一些在学校里没法做的事情,可能这方面它会更专业。对于传统文化,现在就是文科会把它拆分归类到文学、哲学、历史学等各个学科里面,而且研究重点也不一样,那么对于一个整体的修养型的文化培养,它不是学理的研究,而是一种熏陶,在这中间吸收养分,对于中国人的行为规范、品质、教养会有教益。

【延伸阅读】

专访朱伟华(上)贵州何以成为“王学圣地”(视频)

礼乐为贵:他们在大西南追寻孔子(专题)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朱伟华:打破学科藩篱 孔学堂的品质教育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10/07/inter453_9472040_2_085031.jpg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