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刺心剖腹?火生金莲?传说中的佛教僧侣“神技”(图)


来源:古代小说网

佛图澄掌握的另一神技,是至今还在表演的魔术,实际上就是魔术“钵内生莲”,在后世一直在表演传续。早期是从盆里或小缸里变出莲花,有灌水的或不灌水的;以后又发展为“火里生金莲”的节目,即在一盆火里变出金色的莲花。

域外幻术流播中土的第三个途径是佛教僧侣的神技展示。

来华僧人中的一部分或多或少地掌握一些幻术,用以制造神迹,培养信仰,吸引信徒,效果异乎寻常的好。

《高僧传》

一些以神异著称的僧人实际上就是魔术师,这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佛图澄。《高僧传》记载他“善诵神咒,能役使鬼物,以麻油杂胭脂涂掌,千里外事,皆彻见掌中,如对面焉。”

佛图澄采用的预测之术是以麻油混杂胭脂涂在手掌上,据说这样就能在手掌上看清千里以外,这与中土经常使用的卜筮、望气、相面等方术相比,形式上显然有巨大的差异。

如果说以上的表演属于巫术的话,佛图澄掌握的下面两项神技应该属于幻术。《高僧传》卷九《神异上·佛图澄传》载:

《高僧传》

澄左乳傍有一孔,围四五寸,通彻腹内。有时肠从中出,或以絮塞孔。夜欲读书,辄拔絮,则一室洞明。又斋日辄至水边,引肠洗之,还复内中。 

这项绝技与祆教徒们举行祈福祭祀仪式时表演的幻术有点接近。

张鷟《朝野佥载》卷三载:

河南府立德坊及南市西坊皆有胡祆神庙。每岁商胡祈福,烹猪羊,琵琶鼓笛,酣歌醉舞。酹神之后,募一僧为祆主,看者施钱并与之。

其祆主取一横刀,利同霜雪,吹毛不过,以刀刺腹,刃出于背,仍乱扰肠肚流血。食顷,喷水咒之,平复如故。此盖西域之幻法也。

《朝野佥载》

佛图澄的神技乃是这一幻术的后半部分,将肚肠拉出后又重新塞回。

在西域地区的丧葬仪式及下祆神仪式中,经常可以看到此一幻术的前半部分——以利刃刺心破腹。敦煌158窟涅槃变图像中西域送葬诸王子中有刺心剖腹的形象。

唐朝时,这一幻术是胡僧经常表演的节目,曾被唐高宗禁绝。《册府元龟》卷一五九《帝王部·革弊》条载:“高宗显庆元年(656)正月丙辰……蕃人欲持刀自刺,以为幻戏。帝不许之,乃下诏曰:‘如闻在外有婆罗门胡等,每於戏处,乃将剑刺肚,以刀割舌,幻惑百姓,极非道理,宜并发遣还蕃。’”

《册府元龟》

但在一些宗教仪式上依然会展示此一幻术。据唐光启元年(885)书写的《沙州伊州地志残卷》记载,伊州有祆庙,祆主名翟槃陀,高昌未破之前,曾入朝至京,在众人面前表演请祆神下凡:

因以利刃刺腹,左右通过,出腹外截弃其余,以发系其本,手执刃两头,高下绞转……神没之后,僵仆而倒,气息奄奄,七日即平复如初。

《地志残卷》

宋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驾登宝津楼诸军呈百戏”中曾详细记载了名为“七圣刀”的表演:

爆仗响,有烟火就涌出,人面不相睹。烟中有七人,皆披发文身,着青纱短后之衣,锦绣围肚看带。内一人金花小帽,执白旗。余皆头巾,执眞刀,互相格斗击刺,作破面剖心之势。谓之“七圣刀”。

《东京梦华录》

这一表演只有破面剖心之姿势,而无破面剖心之实,已从幻术演变成了舞蹈或者说武术。

但西安博物院及西北大学博物馆收藏了几件宋代陶塑,塑造的乃是表演刺心破腹的胡人形象,从中可以看出,此一幻术的“门子”应该在表演者所穿的服装及藏掖之物上。

据说此项幻技明代以后基本失传,只是在宝鸡市陈仓区赤沙镇的血社火仪式上,至今还能看到“刺心剖腹”的表演,可能是这一古代西域幻技的遗存。

“刺心剖腹”表演

佛图澄掌握的另一神技,是至今还在表演的魔术:

澄知勒不达深理,正可以道术为征。因而言曰:“至道虽远,亦可以近事为证。”即取应器盛水,烧香咒之。须臾生青莲花,光色曜目。勒由此信服。

这实际上就是魔术“钵内生莲”,在后世一直在表演传续。早期是从盆里或小缸里变出莲花,有灌水的或不灌水的;以后又发展为“火里生金莲”的节目,即在一盆火里变出金色的莲花。

这两种形式都久已失传,到了清代只保留下一种“茶内生莲”的表演——用茶杯倒上滚热的茶,把一粒莲子投下去,一会儿就舒叶展瓣,开出小小的花朵。形式的大小虽有不同;衍变的痕迹还是可以推寻的。

《高僧传》

除佛图澄外,杯度也是掌握神技的高僧,被僧传列入神异门,据《高僧传》卷十《神异下·杯度传》载:

(杯度)后东游入吴郡。路见钓鱼师,因就乞鱼,鱼师施一餧者。度手弄反覆,还投水中,游泳而去。

又见鱼网师,更从乞鱼。网师瞋骂不与,度用捻取两石子掷水中,俄有两水牛斗其网中,网既碎败,不复见牛,度亦已隐。

“餧者”即臭坏的鱼。杯度在此所显示的神技,亦即今天还经常能看到的魔术“巧变活鱼”。

《出三藏记集》

除了佛图澄、杯度之外,鸠摩罗什虽以译经而著称,但也掌握一些简单的幻术。《出三藏记集》卷一四《鸠摩罗什传》载:

光中书监张资……寝疾困笃。光博营救疗。有外国道人罗叉,云能差资病。光喜,给赐甚丰。罗什知叉诳诈,告资曰:“叉不能为益,徒烦费耳。冥运虽隐,可以事试也。”

乃以五色丝作绳结之,烧为灰末,投水中。灰若出水还成绳者,病不可愈。须臾,灰聚浮出,复绳本形。既而叉治无效,少日资亡。

《高僧传》卷三《鸠摩罗什传》与此同。这实际上是烧物不伤幻术的变异,与现代魔术节目中的“双烧带绳”大同小异。

《晋书》

据《晋书》卷九五《艺术·鸠摩罗什传》载:

姚兴逼迫罗什纳妓后,尔后不住僧坊,别立解舍,诸僧多效之。什乃聚针盈钵,引诸僧谓之曰:“若能见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因举匕进针,与常食不别,诸僧愧服乃止。

此一情节不见于《出三藏记集》与《高僧传》,不知《晋书》何据。

不过,吞针似是印度传统幻术。《旧杂譬喻经》有如下寓言,说是天神化作一人下凡,于市中卖之,臣问:“此名何等?”答曰:“祸母。”曰:“卖几钱?”曰:“千万。”臣便顾之,问曰:“此何等食?”曰:“日食一升针。”臣便家家发求针。如是人民两两三三相逢求针,使至诸郡县扰乱在所,患毒无憀。

《杂譬喻经注译与辨析》

吞针幻术与后世表演的吞刀片应该是类似的。在众多刀片中,只有亮给观众看的一把是真刀片,其余的都是钝的,表演者利用喝水的工夫将刀片吐在杯中。此一幻术后来在中土也一直有人表演。

综上所述,佛教僧人同样是幻术传播的重要力量。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