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黎红雷:儒家商道如何促进经济效率?


来源:凤凰网综合

总的来说,第一,中国传统文化是重视效率的,其中法家注重短期效率,儒家注重长期效率。第二,古典市场经济理论只将利己作为经济效率的推动力,而当代企业家的实践表明,利他同样是经济效率的推动力。第三,综合前面两点,儒家商道智慧,把人的利己与利他,企业的短期效率和长期效率相互结合起来,为保证企业经济效率持续、健康、稳定的发展,提供了有效的路径。

 

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华孔子学会儒商会会长黎红雷

传统文化如何看待效率?

“效率”是现代的概念,是指单位时间内完成的工作量,从管理学的角度看,效率是指特定时间内组织的各种投入与产出之间的比率关系。中国传统文化并未使用此概念,但却讨论过与之相关的问题。

法家依据“自利论”见效快,儒家依据“向善论”更稳健

《韩非子·难一》 篇中讲述:舜在历山、黄河边、东夷分别种田、打鱼和制陶一年,纠正了败坏的风气。孔子赞誉,圣人的道德能感化人啊! 对此,韩非子反驳道:舜一年纠正一个过错,三年纠三错。但若下令“符合条令的赏,不符合条令的罚”,晨传暮达,过错傍晚就纠正了,十天之后,全国都可以纠正完毕,何苦要等上一年? 显然,在韩非子看来,儒家的道德教化比不上法家的法令赏罚更有“效率”、效果更明显。

但在儒家看来,道德教化不仅容易获得民心,也能取得迅速的治理效果。《孟子·公孙丑上》 引孔子的话说:“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法令之快,只是一种“欲速则不达”的“快”。与之相反,儒家所追求的治理效果,是积极稳妥的快,这就只能依靠“德治”。

儒家“德治”的人性论基础是“人性向善论”。孟子主“性善”,荀子主“性恶”,但其共同点都是主张通过道德教化扬善去恶。以往认为法家主张“性恶论”,其实是错误的。韩非子的理论从未谈及于此。法家“法治”的人性论基础是“人性自利说”,是一个事实判断;而善与恶是一种价值判断,这其实是儒家的专利。韩非子认为人生来就是自私自利、趋利避害的,只有“利”才是人们行为的唯一动力,并以此作为实行赏罚的可能性和必要性的理论依据。

德治与法治并举,王道与霸道杂之

依照法家的治国之道,战国时期地处西部边陲的秦国实行奖励耕战的政策,平时生产更多的粮食,战时砍下更多敌人的头颅,都可以获得奖励、升官进爵。由此,秦国造就了被称为“虎狼之师”的强大军队,迅速扫平六国,统一天下。从这个角度看,法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讲“效率”也最有“效率”的学说。但是,迅速崛起的秦皇朝又迅速走向灭亡,使得后来的治国者对这套“效率”理论不得不保持一定的距离,在实施了一段黄老之道后,人们的目光转向追求积极稳妥效果的儒家治道。自汉代以来,中国传统社会的治国之道基本上都是儒家与法家融合,德治与法治并举,王道与霸道杂之。

在今天的企业治理中,比如华为,一方面提倡团体精神的“狼性”,效率为先;另一方面又在分配上兼顾公平,实行员工持股。华为总部刻碑树立的公司信条是“小胜靠智,大胜在德”,依然把“德”作为企业的最高追求。

市场经济如何以利他为动力?

西方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利己主义”的基础上的。按照亚当·斯密的设想,每一个理性经济人从“利己”的动机出发,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就必须考虑他人的利益,从而实现社会利益的最大化,最终达到“利他”的结果。但是,两百多年来的西方市场经济实践证明,斯密的设想过于乐观了,“利己之心”并未得到必要的限制,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巨大财富将人引入歧途的典型例子。

塞勒“人是一个非完全理性的个体”挑战斯密假设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是美国行为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他将心理上的现实假设纳入到经济决策分析之中,通过探索有限理性、社会偏好和缺乏自我控制之后的后果,展示了这些人格特质为何系统地影响各个决策以及市场的成果。

塞勒也曾研究“利他”对人们行为的影响,在他看来,市场经济中的“利己主义”并非完全有效,人们会通过合作产生共赢,获取更大的效率,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无私地牺牲自己的利益,比如慈善捐助等。因此,塞勒的结论是,人既不完全自利,也不完全自私,只是一个非完全理性的个体。这一结论是对亚当·斯密“利己主义是理性行为”理论的直接挑战。

稻盛和夫“利他之心”经营哲学挽救破产日航

关于“利他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其实东方企业家早已在实践中解决了。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提出“利他之心”的经营哲学,主张“在追求全体员工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幸福的同时,为人类和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2010年,将近80岁的稻盛和夫出任破产重建的日航董事长,仅用一年时间,就使日航做到了三个世界第一,利润第一,准点率第一,以及服务水平第一。其奥秘就是“以利他之心为本的经营”。稻盛和夫指出:“也许大家会认为,‘利他之心’是伦理道德范畴内的语言,与企业经营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认为,经营者具备‘利他之心’,与提升企业效益这两者之间绝不矛盾。”他分析,“利他之心”能够唤来超越自力的所谓“他力之风”来帮助自己。稻盛和夫“利他之心”经营哲学的理论和实践,是对以往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拨乱反正,对当代世界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典范作用。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时,马云前往日本拜访稻盛和夫。他对稻盛和夫说:“我觉得我们可能看懂了人性。人都有善良和邪恶的一面,希望灵魂不断追求好的一面,但如果不能把自己不好的一面控制住,把美好的一面放大,那是不会成功的。”

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前夕,马云给投资者发出了公开信,详细解释了他的“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内在逻辑:“在新经济时代,没有勤奋、快乐、激情敬业和富有才华能力的员工,给客户创造价值就是一句空话。没有满意的员工队伍就不可能有满意的客户,没有满意的客户绝对不可能有满意的股东。”

信息时代向数据时代转型,“利他思想”引导“共享经济”

全面地看,“利己”与“利他”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早期的市场经济理论以“利己”为动机,鼓动人们从自己的利益与需求出发,努力工作,持续改进,确实推动了经济效率的不断提升。但是,如果过分强调“利己”,必然给社会治理和企业经营带来越来越大的额外成本,最终拖垮社会与企业,他们的成功绝不可能长期持续,经济效率也就无从谈起。

当前,世界正处于信息技术时代向数据处理技术时代的转型。表面看是技术上的不同,实际上则是思想观念层面的差异。其中最重要的是成功者必须有利他思想,只有让你的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竞争对手比你更强大,社会才会进步,你才有持续的成功。就此而言,“利他主义”有助于纠正“利己主义”的弊端,促进当代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进而从根本上提升经济效率。目前,概念源于西方但正大量在东方尤其中国实践的“共享经济”的兴起,就是“利他主义”的体现。

人己互利的仁爱思想,构成了传统儒家商道的底色

据《论语·雍也》 篇记载,孔子不是片面地强调“利己”或者“利他”,而是将两者进行结合,主张“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种人己互利的仁爱思想,构成了传统儒家商道的底色。司马迁的《史记·货值列传》,记载了包括端木赐子贡和陶朱公范蠡在内的几十位商人的事迹,其中所体现出来的核心精神便是“生财有道,富而好德。”在中国古代,商人们津津乐道的是:“陶朱事业,端木生涯”、“经商不损陶朱义,货值何妨子贡贤”……

当代中国企业家形成了“儒家商道”的集体智慧

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当代中国企业家,从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包括“老人言”即家风家教,“圣人言”即国学经典,“前人言”即传统商道等。他们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西方管理科学技术相结合,形成了我称之为“儒家商道”的集体智慧,包括拟家庭化的企业组织形态、教以人伦的企业教化哲学、道之以德的企业管理文化、义以生利的企业经营理念、诚信为本的企业品牌观念、正己正人的企业领导方式、与时变化的企业战略智慧、善行天下的企业责任意识等。那么,儒家商道如何促进企业的经济效率呢?

第一,关爱经济效率的创造主体。员工是企业经济效率的创造主体。苏州固锝提出“建设幸福企业”的概念,即要把企业当作“家”来爱护和经营,把所有的员工当作“家人”。具体做法有:满足员工的归属感、尊重员工的人格尊严、提升员工的福利待遇、展现领导的亲和力、营造企业的人情味等,总体上就是“仁者爱人”。据公司报表显示,推行“幸福企业”五年来,苏州固锝的市值增加了115.57%,利润增长了458.81%。

第二,厚植经济效率的思想根基。效率是由人创造的,而人是需要教育的,只有通过教育,让员工学会做人做事,才有可能奠定企业经济效率的思想根基。在欧美社会,做人的教育责任基本上由教会承担,企业对员工的“教育”,仅限于专业技能的培训。但在中国,这种“教以人伦”的责任就需要由社会和企业来承担。东莞泰威电子有限公司,2002年管理层开始学习《论语》 《孙子兵法》 《了凡四训》 等古代经典;2005年,组织员工学习《弟子规》;2012年内部成立泰威学院,提出“深信因果,践行弟子规”的核心价值观。公司不仅要求员工行孝践德,也组织全体员工参加国家高等自学考试,目的是为企业和社会培养德才兼备的人才。

第三,建立经济效率的保障机制。企业提升经济效率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必须有从思想到制度的全方位保障。现代企业制度来自西方,当代中国企业推行儒家商道,必然面临如何将二者结合的问题。方太集团提出的“中学明道,西学优术,中西合璧,以道御术”十六字方针,就是很好的思路。他们将“仁义礼智信”五常阐述为员工的行为规范,还借鉴传统晋商做法,推行按人头分配企业利润的“身股制”。近五年来,方太的年均销售增长率为28.8%,利润率增长14.33%。

总的来说,第一,中国传统文化是重视效率的,其中法家注重短期效率,儒家注重长期效率。第二,古典市场经济理论只将利己作为经济效率的推动力,而当代企业家的实践表明,利他同样是经济效率的推动力。第三,综合前面两点,儒家商道智慧,把人的利己与利他,企业的短期效率和长期效率相互结合起来,为保证企业经济效率持续、健康、稳定的发展,提供了有效的路径。

*本文系黎红雷教授在第113-3期文汇讲堂上的演讲,内容有删减。

相关链接:

黎红雷:企业儒学是新时代儒学的创新性发展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