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什么样的果子这么神奇? 竟能加官晋爵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中国民间向有传说,某个皇帝逃难,有野老乡民在路上跪迎,送上瓜果饭菜,皇帝感动万分,回銮之后想起此事,便叫来送食的人,赐以金帛和官爵。这事东汉的光武帝刘秀干过,唐朝的德宗皇帝也干过。并且因为德宗赐官,还牵出了一则果子更名的故事。

中国民间向有传说,某个皇帝逃难,有野老乡民在路上跪迎,送上瓜果饭菜,皇帝感动万分,回銮之后想起此事,便叫来送食的人,赐以金帛和官爵。这事东汉的光武帝刘秀干过,唐朝的德宗皇帝也干过。并且因为德宗赐官,还牵出了一则果子更名的故事。

故事里的果子名叫文冠果,又叫文官果。这个故事出自明末清初史学家谈迁的《北游录》“文官果,即槟榔也。剖肉旋如螺实,初成甘香,久则味苦。昔唐德宗幸奉天,民献是果,遂官其人,故名。亦曰马金嚢。”他这一段话里错了两条,其一文官果不是槟榔,槟榔是南方树种,文冠果是北方树种;其次它也不是马金嚢,马金嚢是草本,文冠果是小乔木。但唐德宗幸奉天民献果遂官这一条倒实有其事,只略有出入。

此事《新唐史》和《全唐书》里都没有记载,只见于陆贽所撰《驾幸梁州论进献瓜果人拟官状》一文中。唐建中四年(783年)朱泚叛乱,德宗带了百官一路跑到奉天,从这年四月一直到次年七月才回京,史称“奉天之乱”。时任翰林学士的陆贽一直跟随在德宗身边,他的职务就是给皇帝拟诏制诰,德宗要赏赐某人,诰书都要经过陆贽的笔。

德宗在逃亡路上种种惊惶难安饥寒交迫不必多说,其狼狈状可以参考慈禧和光绪西狩,遇上野老献瓜果那是极大的鼓舞,龙颜肯定大悦。他想赏个名义上的官给献果野老光宗耀祖也算常情,但陆贽连上两篇状反对,加起来有一千四百字,态度异常坚决。臣子这样拚命反对,德宗逃难在路上,发不出很硬气的脾气,官自然没赏成。

德宗的圣旨原文是这样的:

自发洋州已来,累路百姓进献果子胡瓜等,虽甚微细,且有此心,今拟各与散试官,卿宜商量可否者。

陆贽上疏,说爵位是天下的公器,国家权利之所在,只有有功勋才德的人才能拥有爵位。若是随便赏赐,就是坏了国家公器,失去权力之杖。此例一起,就没人看重国家和皇权,起端虽微,流弊必大。几个瓜果不过野人微情,有它不足以多,没有不会说皇帝就没有德行。给点钱就能解决的事情,哪里用得着运用国家公器,搞这么大阵仗?

陆贽的反驳名正言顺,德宗看了很生气,一定要赏个散官,不然显得他没面子,便下令让陆贽拟诰。陆贽于是再上千字长文,说瓜果不过草木,皇帝随便赏官,那就把官职视同草木,这样下去哪个官员愿为皇帝所用?而且种瓜果的都是贫民,不过求个温饱,你赏他个官,名字又长又不实用,他拿着干啥好?你想让他高兴,厚赏钱帛就有了,人不失利,国不失权,各得所宜,两全其宝,何有不可。

靠陆贽反复解释其中利弊这事才不了了之,当个臣子也是心累。史书上并没有说野老献的果子胡瓜中的果子是什么果,不知怎么传到后来,就成了文官果,以至史学家谈迁当一件真事给写进了书里。文冠果另有个名字叫文光果,也许这才是它最早的名字,文官不过是文光之讹。文光之名,是说其花有纹、其子甚光。

如果文官果在之前在之后被命叫文官果尚可,因德宗在路上吃了几个野果胡瓜就用文官来命名就太没道理了,它不值得,同时也浪费了陆贽的千字长文和一片忠君之心、为国之情。

如果说有哪一篇写文官果的文章更能道尽其中道理,明朝万历名士宋继澄的《文官果铭》可以参考:

其外刚坚,其内卷曲。域分为三,每域三五,少白多黑,似甘而苦。读书成名,呜呼三复。

文冠果的果实看似甘美实则味苦,就像想靠读书成名一样,都想着早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但能这样际遇的又有多少呢?并且文冠果的果实外壳坚硬难破,里面分为三个区域,每个区域里有子三五粒。壁垒森严,就算读了书中了进士,又有几人能进入到权力核心?还要拜座师站队伍,万一站错了队,掉脑袋都是万幸,怕的是灾延三族。这篇文章原是讽刺读书人因朋党而失寓,奈何读书人都看不明白。

文冠果有个名号,叫千花一果,它初春开花,开时一树繁花,从上至下,不下千朵,但结果甚少。花易落,果难着,北方野外多有文冠果树,春天时常青黄不接没有粮食吃,乡民便采花而食。《救荒本草》上写有吃法:

文冠花,生郑州南荒野间,陕西人呼为崖木瓜。树高丈许,叶似榆树叶而狭小,亦似山茱萸叶亦细短。开花仿佛似藤花而色白,穗长四五寸,结实状如枳壳而三瓣,中有子二十余颗,如肥皂角子。子中囊如栗子,味微淡,又似米面,味甘可食。其花味甜,其叶味苦。采花焯熟,油盐调食;或采叶焯熟,水净淘去苦味,亦用油盐调食。及摘食取子,煮熟食。

做为救荒食物,花、叶、果都能吃,真是个好树种。它根系发达,耐干旱瘠薄之地,喜排水良好兼具透气性的深土层,甘肃、陕西、山西等寸草不生的干旱山坡也能长势良好,俗称山木瓜,当地人不知采食,其子熟后取油用。文冠果种子含油量高,过去一些寺庙里常种,采收的种子榨油做为佛前长明灯油,油烟小,不熏佛像。

文冠果树的花十分美丽,常种植在宫宛庙宇道观之中。故宫宁寿宫有一棵,北海公园北门、天坛公园、北京植物园都有,承德避暑山庄流碑亭和热河泉中间有一片文冠果林。

北京法源寺观音殿前有文冠果一株甚有名,扬州八怪之一的罗聘曾有题咏,诗名《文冠果花》,诗曰:“首夏入香刹,奇葩仔细看。僧原期得果,花亦爱名官。朵朵红丝贯,茎茎碎玉攒。折来堪着句,归向胆瓶看。”

诗写得一般,比较好玩的一句是“僧原期得果,花亦爱名官”,果是自证因果之果,此处双关,花名爱官,说的是文冠果在古代原来是叫做文官果,据说是从它的果子成熟后三裂,像文官的帽子而得名,那么真的和德宗逃难、赏官易名没什么关系。

清时北京人常食文冠果,《帝京岁时纪胜》上说京师五月端午节,家家悬朱符,插蒲龙艾虎,窗户贴红纸剪的吉祥葫芦。家堂奉祀,蔬供米粽之外,果品则红樱桃、黑桑椹、文官果、巴旦杏。算来它初春开花,秋天结果,那端午节供的果是前一年采的了。文冠果味道清甜甘美,吃过的人时有赞言,夸其香甘雪嫩,有视杨梅之想。

文冠果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曾因某种原因得享大名。

1976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任外交部礼宾司司长朱传贤得上级指示,给尼克松先生和夫人送了几样家常菜:煎牛排、红烧鱼尾、莞豆、菠菜和清蒸鸡汤。朱司长特别告诉总统和夫人,这些菜都是用中国生长的文冠果榨出的油烧的。据医学化验对老年人的血管有好处。如尼克松先生和夫人喜欢食用,江青同志准备送他们一些带回国内。这种文冠果还开一种很好看的花,如尼克松夫妇喜欢园艺,江青同志也准备送些种子给他们。文冠果的生长过程已摄成科教影片,如他们有兴趣,将准备在宾馆为其放映。尼克松夫人向朱传贤表示,江青同志向我们送来家庭莱,感到十分亲切,我一般中午吃得很少,但要尝一尝今天中午送来的每一道菜。(见1976年《尼克松夫妇访华简报》第9期摘录)

这顿请尼克松夫妇的家常菜用的文冠果油,是来自内蒙古赤峰的文冠果。赤峰大面积种植文冠果,林场方面的说法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油料十分缺乏,文冠果的油料价值极高,内蒙古赤峰鸡鸭山机械林场的树种单一,只有杨树,场长被戏称为杨树场长,在引进树种时便想到文冠果,上报给国家林业厅,经考察后决定在赤峰种植文冠果,到上世纪70年代,已有10余万亩文冠果林。上世纪80年代以后,赤峰文冠果的种植面积不断缩小,但到了2007年,文冠果籽粒在市场上价格突然升温,炒到100元一斤,据说是在文冠果里提取了生物柴油,作为能源植物,再一次被人重视。

文冠果作为油料作物有个最大的问题是挂果少,“千花一果”的名号不是没有来头的。一株大的文冠果树在开花期花量不下千朵,但能结几枚果却不好说。要靠它提取足够多的生物柴油不具备大的操作空间,市场热度的后面是卖种子和树苗的商家在运作,种植户想有收益,很有些难度。 供图/蓝紫青灰

【植物档案】

文冠果Xanthoceras sorbifolium,无患子科文冠果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高2至5米。花瓣白色,基部紫红色或黄色,有清晰的脉纹,种子可食,风味似板栗。种仁含脂肪57.18%、蛋白质29.69%,营养价值很高。产于我国北部和东北部。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