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高手真人在民间?武学传人自述:江湖没有变


来源:凤凰国学

人们对江湖的理解最早是从庄子的作品里看到的,认为江湖其实是美的,人与人之间尚有温存,认为现在的江湖已经变了。其实我们古朴的武术依然存在,江湖并没有变,我们的江湖还在这儿。我说的不是媒体报道中的江湖,也不是现在八大掌门开会的江湖,我说的是存在于民间的江湖。

“武和侠,本来就是中国文化精髓的一部分。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武术的,男孩子没有不想做英雄的,仗剑走天涯,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快意恩仇,惩恶扬善,是每一个热血男儿的情怀。

在中国当代聊武术我觉得是一种耻辱,我们所谓的尚武精神已经变成了口头禅,我们这个民族,这个社会,曾经的泱泱武风见不到了。我的意思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术被禁锢也是正常的。我正在准备转型,因为我知道武术不好再做了。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很骄傲地说,就我这几十年的实际接触来看,中国武术仍是全世界最棒的一门锤炼身心的艺术。武术过去叫武艺,是内外兼修长短并用的,以术来彰显它的道。”

——周亮(古典丹道、武学传人,精武百杰之一)

图/琴剑箫人

大道至简大道若朴,古朴与风骨的江湖,从未改变。

人们对江湖的理解最早是从庄子的作品里看到的,认为江湖其实是美的,人与人之间尚有温存,认为现在的江湖已经变了。其实我们古朴的武术依然存在,江湖并没有变,我们的江湖还在这儿。我说的不是媒体报道中的江湖,也不是现在八大掌门开会的江湖,我说的是存在于民间的江湖。

布衣武术

有一年我去武汉拜访李文涛,他的祖先为逃避灭顶之灾,曾从江西迁移到湖南沅江与益阳交汇处的龙甲山,扎根繁族,隐居安度。李氏家族历来有打铁工匠,锻制精湛的兵刃,手艺超群不外传。李文涛的游刃堂承继了全盘通手千变机要,带钩的用钩法,带刺的用刺法,其工艺已炉火纯青。但在当代社会,他本事很大却混得很惨,作为武钢的一名工人,前几年遭遇下岗,靠媳妇在商场做导购,一个月挣千八百块钱,生活非常拮据,就这样他在路上看到不平事也是挥以老拳。他替人收债,三千两千的都帮着要,解决民间借贷纠纷,可能一次只给他二百三百,这是他的悲凉。他的武艺是古传杀人技术,就冷兵短刃的嫡传来说,我在中国未见出其右者。

李文涛的奶奶曾经是清末民间白莲教组织的重要人物,人很泼辣,绰号红杜鹃,1972年去世,当时来了许多头上盘布巾的壮年人,胸背有纹身,手举印有莲花图案和兽形幡旗。殇席上一位老爹爹,在桌上因为话语酒兴起争议,他不服老愤然离席,将一双竹筷子扬手飞击,扎进门前桃树干上,就先告辞,拖都拖不回。

李文涛的爷爷爱抽烟,烟嘴和烟锅是铜制的,中间是竹节长烟杆,随手就成了一件防身兵器。老人玩烟杆,速度飞快,他跟孙子逗着玩,让李文涛去拿东西,文涛手刚摸上,还没拿起来,他就用烟锅给磕掉了。

李文涛的父亲自幼习武,棍技超群,同样使棍对搏,他能几招将对方手上家伙洗掉。他使绳索倒茅爪取物回手更是一绝,百发百中,撒网捕猎在当地闻名。1958年大跃进搞建设进了武钢,在艰苦的环境里把他所掌握的技能运用在工作中,得到全厂工友的钦佩,并传为佳话。

李文涛掌握的手戈和飞斩,依照祖谱尺寸打制。匕首是单刃,短剑就是双刃,手戈和飞斩是短兵之母,三刃两尖或是三尖两刃,最适合近距离搏杀。上挂下豁,出手攻击喉咙、心脏,再就是臂腿的大动脉,相当凶悍。如果你逃脱了这一下,他可以投起来飞掷,就是跑出个十米远,他杀进去的那个力度,也能把人钉在地上。杀进去、取出来,都要有方法,取器你不懂,越拽伤口划的越大。手戈和飞斩过去属于官府的禁器,不允许打铁的打这两样兵器,如果发现私自打造,就是犯法。

手戈和飞斩的玩法,没有一定的火候,很容易把自己弄伤。李文涛在大腿两边的裤子上,缝了两块擦了油的布,每次玩的时候都要在上面刮蹭两下,他称之为封油。封油后抹人,那人没感觉就会倒下。

我和李文涛在一起交流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叹息,真正的中国武术太凶险了,一个年轻人初炼武时还敢争第一,炼到最后没有人再敢说自己是第一,中国的门派之丰富,技术之繁杂,令人匪夷所思,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说句实在话,高手从你身边经过随手就能要你的命。

资料图

黑门武术

早年的行话,功夫有明堂、暗堂之分。炼把势要谋个出身,为公的当差捕快,为私的走镖护院,或是戳杆子授徒,打把势卖艺,统称明堂。见面拱手,要问对方:搞什么明堂?与之相对的是暗堂,习炼“高来高处走、低来低处流”的技艺。明堂可以公开演炼,暗堂的玩意,则不能随便显露。

江湖上有很多下三烂的技术。下三烂就是传统讲的上三门、中三门、下三门。技术无高下,人品有高低。我们看唐代传奇,明清小说,乃至燕子李三,侠盗通常会有些不耻的行为。

黑门盗技有两类,分别叫“飞天”和“遁地”。“飞天”是要轻身负重,演习八步蹬空,达到窜房越脊、飞檐走壁的功夫。“遁地”是说缩骨叠筋,磨炼缝隙藏身,以图钻窗爬洞、隐匿逃脱的本事。除此以外,还要精通易容化装、封气闭血、暗器药功等,以求自保。

我当年在家乡踢腾,舞枪弄棒,有人跟我说你必须要去找某某某,他在乡间做厨师,在油锅里炒菜、炸花生、炸肉丸,直接下手,从不用勺子铲子。于是我有幸寻访到了宫黄鼬的传人。提到宫黄鼬没多少人知道,若说他师弟民国飞贼燕子李三,那可是赫赫有名。

燕子李三和宫黄鼬,春兰秋菊,各擅胜场。李三的燕子绰号,是夸他“飞天”超众;黄鼬民间俗称黄鼠狼,这是称赞宫二“遁地”出群。李三性格张扬,恣意妄为,声满天下。宫二蜗居乡野,谨守规矩,连家人邻居都隐瞒,默默无籍。

我小时候在农村,听人说宫黄鼬的故事,非常惊奇。富户夜晚被盗,鸡不叫狗不咬,天明起身检查门窗紧闭,这是怎么回事呢?以前人迷信,不疑是贼,猜测是招惹了仙狐鬼怪。那么宫黄鼬究竟是怎么潜入的呢?原来竟然是从烟筒钻进去,穿过土炕,再从黢黑的灶堂口爬出。得手后,原路返回。河北农村的烟筒细长一线,如果不是亲眼得见,谁敢相信他能有如此行径?

还有一次,大年三十,某家煮饺子,主妇觉得差不多了,停止烧火,到里间屋取碗,出来正要盛,一掀锅盖,赫然发现锅里一个人头骷髅,饺子全都不见了。当时就炸了锅。一家人惊恐万分,由此吓病了三人,年也没有过好。据说是宫黄鼬替人出头,恶作剧戏耍仇家,提前从烟筒爬进去,缩身藏在桌子下面,趁主妇取碗的空当,钻出来把饺子捞走,扔下一个带去的人头。

过去走江湖,讲究能进能出,进入一个房间后,如果不想让别人进来,还要懂封门术,把门窗都封住。这在历史上曾经被很多信徒当成一种神秘法术,其实说破了很简单,就是把白纸裁成几寸的纸条,截十二张,窗子是方的,上面三张、下面三张、左右再各三张粘住,十二张纸条粘住之后,上千斤的力量都打不开。我们都知道,纸一撕就能断,但是这样拼成的纸条所承担的压力完全超乎你的想象。十二张纸条把门窗全部封住,门都不用锁,从外面根本进不来。

八十年代的时候,有个武术名手在郑州换乘火车,看到小偷就抱打不平。小偷说,好,你等着。当天晚上他住在火车站旁的小旅社,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门窗全都关着,他的衣服、钱包、被子全被人抱走了。这是小偷请来了能人,意思是我们做生意,你们武林人士敢来捣乱,此举旨在告诫,别说拿你的衣服,就是要你的性命也易如反掌。

资料图

军旅武术

武术中有一类军旅武术。河北石家庄石家的武技,在家族内秘密流传,已有二十二代,石家大枪、绵张拳、万胜刀、石家棍法、双钩,没有套路,只有用法,完全是传统的炼功方式,跟现在不一样。

明朝万历年间,石家先祖出了位著名军旅武术家石敬岩。据明人陆桴亭《石敬岩传》记载,石敬岩“年已七十余,犹力举千钧,盘舞丈八蛇矛,龙跳虎跃,观者皆辟易”。崇祯八年,明军在安徽宿松中了埋伏,石敬岩等人从早晨战到傍晚,“公(石敬岩)枪锋所及,无不披靡,围散复合者数。已而,枪折马毙,公挥短刀步战,犹杀敌数十人,至死不仆”。成书于清初的中国武术枪法典籍《手臂录》、《无隐录》,其作者吴殳,就是石敬岩的弟子。

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上,大枪攻城掠地拓疆辟土,一直称雄于古战场,获得了百兵之王的美誉。枪形取龙势,枪法深谙阴阳辩证之理。普通器械大多是死物,由人发挥,惟枪是活体,软中硬,硬中软,抖起来乱颤,本身有生命力,要人顺于枪,方达到物我契合。大枪上马卫国,下马保家,是锻造大丈夫用的,故此被传统武行尊为“大门”。

石家当代掌门石建义从小受到严格训炼,每天半夜炼功,曰“子时功”,炼大枪,扎香头,三米多的大枪,能抖断成三截。1990年被省体委选去与外国技击家切磋,为国争了光。

石建义的父亲石泽,1937年参加革命,百团大战时任连长,跟鬼子拼刺刀,一个人拼死十二个鬼子。当武工队长,夜袭汉奸队,把人堵到屋里,一口气杀了三十六个,不敢鸣枪,都是用大刀片砍的,把猪圈都填满了。解放后他当过农机站书记。文革期间,造反派要给他戴高帽子游街,还要挂上夜壶。他说:“你们找四个小伙子,要能把我的腿搬起来,我就戴”。他躺在平板床上,四个小伙子,愣是没把他的腿搬起来,夜壶也没挂成。

我怎么跟石家结上缘了呢?这还得感谢网络,我是无意中看到“真定老人”的博客,这位石家庄的焦建国老先生,很热心地推广武术。老人把石家武技拍成视频放到网上公开展示,获得了大家的拥戴。我在上面搭了几句话。习武者的能力和修养,从语言表述上基本都会摸得差不多。武术的理论来自实践,或者说实践丰富了理论,他能讲出来的是他的认识,如果没有相当的高度,就说不出相关的话。过去讲盘道嘛,谈不明白才开始盘手的。

老人有个心愿,想把石建义先生口述,由他整理的图书和光盘出版,但出版社认为小拳种的书销路不好。老人说“过去好东西,人人都想据为己有,锁在自己家柜里,看都不愿意让别人看一眼。而现在被遗忘了,冷落了。当然痴迷寻求武术真谛的人也有,但是少而又少,只靠这几个痴人怎能形成群众运动?再说,任何一个政权都不会支持民众去学习技击性武术,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第一件事就是销毁天下之兵器,因为这有碍社会安定。时至今日,武术还有什么用?也就是锻炼一下身体,做做运动会的开幕式,拍拍电视剧,飞来飞去,花里胡哨的。每思及此,吾心欲碎。”老人义愤之余在网上开博客谈武,想让世人看看,“传统武术怎么就不能打?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到底好不好?这些精华怎么就不能出版成书?”

资料图

皇家武术

我在北京基本不愿意跟武术界的人打交道,我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里的。我非常反感闭门称王的恶习,嘴上说要弘扬传统文化,有什么本事你拿出来啊!现在媒体这么多,只要有真本事往外亮,就会引起关注。我刚到北京的时候,衣食无着,就表演些传统的技艺,像徒手摔牛,缩身脱绳,龟息土埋,引来很多媒体宣传报道,这样我就能安身立命了。

后来我结识了一位老哥,名叫柴秀林,行伍出身,五大三粗,老家是河北邯郸的,五十多岁,市里有房子,八达岭有别墅,开着豪车。他喜欢找人玩武术,但找不到能玩到一起的。我俩认识后,很投缘。我管他叫柴老师,他说叫老师干什么,叫哥!

这家伙爱喝酒,一斤白酒下去什么事也没有,猛张飞那种。刚开始我以为他是个粗人,没文化。他请我去他的别墅玩,结果一进门,给我震住了,玄关那里有一个标志,居然是古代帝王喝酒用的金樽。我说,很多武术门派、场馆、协会什么的,都弄个太极八卦的符号,你怎么会用金樽作标志?他说,老弟,咱这是皇家武术。我说,没听说有几个皇上炼武术的吧,怎么个皇家武术?他便从头娓娓道来,说过去皇族教育,请天下最好的文才武师,后来流俗了,落到社会上,叫洪门。中国叫洪门的非常多,大都跟朱元璋年号“洪武”有关,清朝占领中原,当时很多义士抱定反清复明的决心。洪有广东的火洪,西北的土洪,湖北的流水洪,等等。后为避讳朝廷,易名为“红拳”。

柴哥技艺全面,理论上独树一帜,有别其他。我们之间说话经常有点像禅宗的参话头。有一次我故意逗他,现今社会上一帮知识分子反对中医,经络首当其冲,现代科技探测不出来呀,柴哥你解释下经络是有还是无?我当然知道经络有,我就是要听他的阐述,听他的独到见解,我要印证。柴哥抬头环视酒馆,马上跟我说,兄弟你看,酒馆是个大房间,里面有很多小包房,那么我请问你,通往包房的路,算是房间呢?还是算路?我要的就是他当下这种不假思索、就地取材的能力,非通透者不能灵活运用。

柴哥的洪拳,功架纯熟能开经络,开经络即是开阴阳,是连接人与大自然的枢纽。由人盘劳宫开启,下注至地盘涌泉,再上升至天盘百会,酸疼痒懵麻,五觉过后,五行复命,由养身起,至健身、美身,再至防身、积身,最后为长生之道。过去帝王是很惜命的。“九宫八卦五行,阴阳双拐神功,炼之如云似梦,思之奥妙无穷。”柴哥所承传的双拐技法历史悠久,可上溯到战国时代,传说是鬼谷子为孙膑所创。初唐名将柴绍、中兴名将郭子仪、五代后周世宗柴荣、宋代的八十万禁军总教头王进、水浒好汉柴进皆出自此门,近代代表人物则有清嘉庆年间的武探花柴国宇,太平天国武术总教头柴公举诸人。

双拐是十八般兵器里面最难玩的兵器。单兵好炼,双兵不好炼;硬兵好炼,软兵不好炼;长兵好炼,短兵不好炼。这个拐子既是双兵,又硬中有软,软中带硬。另外,拐子走的路线不是垂直路线,即使是一个软兵器也是按你的击打方向走的,而拐子把和身是三角的,往往不按你的打击方向走,闹不好就会自残。他的拐子是用红花梨、小叶紫檀做的。我说,柴哥,这样炼不起啊。一个拐子便宜的要几千,好的一两万。这个武器是跟人玩命用的。他说,老弟你不懂了吧,这就是皇家武术的特点,穷人不要玩这个。 

道家武术

我的这位道家师父,到目前为止,在国内的传统武术技艺上我还没有看到能超过他的。我所有炼习的这些东西,在他跟前大气都不敢喘。为什么?他不是那种讲究尊师重道,逢人就要求弯腰磕头的人。九十年代的时候,我跟师父辩论,我属于比较能说能侃的,把师父气得拍桌子撵我走人,说没我这个徒弟。他告诉我,就你这样,到哪里也没有老师肯教你真功夫。我那时候年轻不懂事,站在现代武术观点上,去衡量古老的、淳朴的技艺。好比用油画的视野,指责国画的工笔勾勒和泼墨写意。

2005年,在经历了很多人生磨炼后,我突然想明白了,就回去看师父。几年没见,他在街上迎面走来,我恭恭敬敬地双腿一跪,“师父,我来看您了。”当时他正走着,我往地上一跪,他马上往旁边一闪,然后一把把我拽起来,那种真正的中国传统长者风范。你拜,我拦不住你,但我不受你,往旁边一闪,把这一拜让给天地。

我师父教过很多人,他们守着一座金山,可有些东西就是拿不走。为什么拿不走,不配。后来我到了北京,有的人想跟我聊武术,我说,想聊武术,你配吗?有的人还想聊道,那就更不配了,连我都不配。为什么呢?现在人的意识已经被经济大潮改变了,花钱就想买到东西。我说的这个不配是什么意思呢?漂亮姑娘每个男人都想追求,可是,你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人家凭什么要嫁给你?如同天山上的雪莲,你要拿整个生命做代价去追求。

所以在我眼里,道也罢,武术也罢,都是神圣的。我涉猎越多,反复咀嚼,越能体会到它的不凡。当然了,我那个时候配吗?我跪下来了。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和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当时是反目拍桌子走的,一走好几年,回来突然就跪在地上磕头。师父直接带我到屋子里,面授机宜。你看佛道、武林那些传说故事里面,都有这样的,那都不是刻意演绎出来的,你的心态变化了,你的气质精神就会焕然一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为什么我说我在他跟前连个小手指头都算不上?有一次我跑去找他,他正在拎水、搬砖。他们家在垒影壁墙,我插不上手,我说过几天再来。师父说你别走,到屋里来。我每次去看师父必定能学到东西。真正的武术师徒关系,是活泼的,不是现在有些所谓的宗师,颐指气使的样子,让人敬而远之。我每次去,师父从不让我空着手走。他打开一个抽屉往外掏,我琢磨他掏什么呢,结果掏出个暗器。我当时有点不自在,我说我基本上用不着这种小东西……师父看到我的神情,说,哦,你想学神功啊,这个暗器呢,是一个小技术,小把戏。可是我问你,神功能让你更得意,这个暗器却能在危险的时候救你一条命,究竟是得意重要呢,还是你的命重要?

我当时惊得满身的冷汗,要说背《道德经》、《金刚经》我张口就来,什么“有无相生”,什么“平等心”,什么“无我相、无众生相”。他只上了小学二年级,基本上等同于不认识字,但是人家拿一个暗器,一把就抓住了我的狐狸尾巴:原来你还有这样的分别心。当下截江断流。

后来我看到儒家后人说:非我注六经,乃六经注我。孔夫子要求做到的,我都做到了。在师父身上,他扬眉瞬目轻敲慢打,皆具道家风范,言谈举止完全符合《道德经》。其实他根本读不下来《道德经》,他也不会去阐释讲述,但反过来看,《道德经》是在给他的行为做注解。

现在很多人说,哪有什么高手真人啊……那是你肉眼凡胎看不出来,即使释迦牟尼重返人间,你看到的也只是路边要饭的乞丐,孔子在你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落拓的民间教育工作者而已。

资料图

取诸万物言暗器

刚才一直在聊术和道的关系,其实聊武必定聊术,不聊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道,就会落入一种空谈。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记者到我这里采访,谈养生健身,我引申了很多内容。这一下他聊出了兴趣,问我,周老师,暗器你会吗?我说略知一二。他说你别谦虚,直说会多少?我说骄傲点说会一百零八种,谦虚点说会三百六十种。记者当场就晕了。

我师父教不同的徒弟,教的功夫都不一样。学武术能够御敌防范,目的达到就行了。就跟吃饭一样,你吃饱就好,偏有的人吃了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我那时候比较鬼,私下和师兄弟们关系比较好,就想学他们的功夫。最后师兄弟们说,你想怎么着吧!我说,你把师父教给你的暗器,私下教给我,可别告诉师父啊。

我一个师兄,有一次被十几个汉子拿着家伙追赶。师兄跑着跑着,顺手把镖掏出来,但最后没敢放。镖上刻有个人的标志,内行一看就知道是谁的镖。他怕给师父惹麻烦。我掌握的多了,就用小心眼做比较,师兄学的是这个镖,师弟学的是那个镖,而师父教我的是更厉害的镖,哎,师父对我最好,就数我的厉害,心里窃喜。结果这事被师父发现了,他把我叫到屋里去呵斥,我担心把他惹急了再也不教我了。他却说:你傻啊,守着阎王去拜小鬼。你直接问我不就完了吗?他很生气。对我说,你会什么镖?我说我会柳叶镖。师父说:你个笨蛋,就知道柳叶能做镖,难道竹叶不能做镖,芦苇不能做镖?然后又问我,你还会什么镖?我说我会梅花镖。他说:你就知道梅花能做镖,难道莲花不能做镖,桃花不能做镖,葵花不能做镖?接着又问:你还会什么镖?我说鸳鸯镖。他又说:你就知道鸳鸯镖,还有孔雀镖、鸡爪镖、鱼尾镖、雁翎镖……我顿时心花怒放!确如师父当头棒喝,天地之间日轮月牙、萤火流星、草生木长、鳞潜羽翔,世间万物哪一样不能化作镖用呢?

当然我可以用咱们专业的话来讲,这叫仰观天文,俯视地理,远取诸物,近取于身,象形取意。结果师父又说了一句更牛的话:周亮,刚才我说的这些镖,哪一个不符合生理,不符合生物,不符合几何,不符合物理学?

每个事物都有它的结构、成分,乃至于功用。天生万物,哪一样不符合科学呢?比方说这个桃花镖或流星镖,它和我们平常看到的尖刀不一样,尖刀往外扔的时候,可能会扎偏了。但流星镖、梅花镖是多齿数刃,往外扔的时候,总会有个尖儿扎中你。

刚才我讲的是单个的镖,镖与镖之间还能做相互的转化。两个凤眼镖,可以合成风车镖。两个枫叶镖用铁链穿在一起就成了子母连环镖,回环连击,抛出去不能接,如果一抓前面的镖,后面的镖“啪”反勾上你。子母连环镖原先是江湖上的禁器,不能公开的,太凶狠毒辣。它的玩法非常简单,就是上下竖甩、左右横甩,不需要苦炼。

我跟师父学遁术。我们俗称的缩骨法,骨头真能缩小吗?当然不能缩小,但骨头能位移,发生位移之后人体形状就会改变,一点都不难,当然有些部位需要单独的、特殊的训炼。像我们的踝骨、脚踝和手踝,因为它是凸起的,一般的绳子、铁丝卡住的时候,你说怎么脱过去?这个都过不去,何谈下面的。我告诉你,把手腕往里扭转九十度,踝骨能拧进去,腕部就收平了,医生也不知道这样的诀窍。师父说,学脱绳,钻铁笼,这仅是遁术的入门。

如果我在前面不讲暗器的话,那么你会认为遁术是什么?会认为是我在胡扯。你要知道,在中国,看古往今来的书,有谁这么公开谈暗器的?民国的时候,金佣生出了本《练打暗器秘诀》,书里才收集有三十几种,其中有好多已经失传了。现在寻常见的不过是飞刀、飞针、金钱镖之类从俗的东西。如今在江湖上,靠这个混饭吃的,大有人在。基本上他是没经过中国文化的正宗嫡传,身教口授,而仅仅是靠自己琢磨的结果。

(未完待续)

注:本文节选自图书《问道·寻访武林》所刊文章《一柄剑上立幻身 几度鹤背听风吟》第一部分,凤凰网国学经授权发布,未经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作者:周亮,古典丹道、武学传人,精武百杰之一,北京周亮武馆馆长,四川女子特警队名誉教练,中国保健协会养生专业委员。原籍武术之乡河北沧州,自幼拜师启蒙,涉猎多家传统门派。成年后研习现代散打搏击。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