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千变万化说轻功 武术其实是个万花筒(图)


来源:凤凰国学

武术是什么?武术上接中国儒释道哲学思想,往下繁衍出多种的人体功能;在内,连结了《黄帝内经》,医家的经脉气血理论;在外,延续了中国军旅搏杀,体育竞技。你愿意通过它养生,那就养生;你愿意用它打架,那就打架;你愿意用它拍电影,就拍电影。术是拿来用的。

“武和侠,本来就是中国文化精髓的一部分。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武术的,男孩子没有不想做英雄的,仗剑走天涯,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快意恩仇,惩恶扬善,是每一个热血男儿的情怀。

在中国当代聊武术我觉得是一种耻辱,我们所谓的尚武精神已经变成了口头禅,我们这个民族,这个社会,曾经的泱泱武风见不到了。我的意思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术被禁锢也是正常的。我正在准备转型,因为我知道武术不好再做了。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很骄傲地说,就我这几十年的实际接触来看,中国武术仍是全世界最棒的一门锤炼身心的艺术。武术过去叫武艺,是内外兼修长短并用的,以术来彰显它的道。”

——周亮(古典丹道、武学传人,精武百杰之一)

图/琴剑箫人

千变万化说轻功

我打小热爱这些传统技法,恨不得要把祖先留下来的玩遍了,但这些东西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再比方轻身术,踩气球、踩鸡蛋、站灯泡、走纸桥,这些是近年常见的,但真正的轻身术是不能表演的。我师父说我是个笨蛋,我在他跟前是很笨,任何一门技艺到他手里,都会千变万化,他是有了道体才有了千万之道用。他不隐修,有家庭有老婆孩子。他“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的功夫,和他内敛中正、与人为善的德行,是我最推崇的。

我跟很多师父学艺,但他的东西我似乎永远也掏不完,每次向他讨教,都能带给我惊喜。北方高墙林立,武林好手多操炼蹿房越脊的本领;南方塘多渠密,江湖义士则成就登萍渡水的功夫。我曾经听师兄说师父能在水上走,就跑去问他。师父说,水上是走过,但不是说直接站在水波上,而是要借助一些漂浮物,比方说芦席泛舟。原来农村土炕上铺的那种芦席,人站在上面,能顺着河流漂十几里水路,还有盘腿坐在荷叶上钓鱼等。武有法度,当掌握到一个法之后,可以做很多种“术”的应用。

中国武功的传授,开始先不教本事,而是打磨体能,锻炼你的毅力。如果基础夯实了,师父再给你点化传功,你马上一专多能。我听师父讲道术的有无之用,欣喜如狂,豁然洞悉孔子为什么评价老子“犹龙也”。中国的武术是道文化的一个分支,道是由身心繁衍到世界。所以,武者,由武入道也。你在锻炼体魄,熟悉自身的时候,由有形可以过渡到无形。熟悉了皮肉筋骨气血,然后就可以往里走到五脏,从五脏六腑再反映到大脑。由武入道是一条堂堂正正的途径。武可入世,道可出世。

道家古代有一种乘蹻术,狭隘点来理解就是飞行。中国两千多年,有很多人下过功夫,揣摩体验,确实也都飞起来了,就像古籍上讲的“列子御风而行”。然而我们要在大家能理解的、能接受的范畴里来谈。其实这是中国轻功的一种变形,过去称悬浮,利用各种条件来达成目的。师父教我手持雨伞,从五、六楼或是从悬崖上飘下去,注意是飘而不是坠,还能在空中做各种各样的动作。如果有风的时候,不直接往下落,而是横向的飘移。如果做成视频,截掉开始那段,就是一个人打着雨伞在空中飞行。

当然,比这个更牛的技术也有,但是今天就说到这。我的意思是,刚才我们聊的东西,我都会,我都能展示出来。凡是展示会有障碍,或是理解有障碍的,我不会跟大家讲。我想表述的是什么呢?关于轻功这一段,不管是走蜡烛、站鸭子、踩青蛙,我都做过;乃至于芦席泛舟、荷叶垂钓、驾风御气等等,其实还能衍变很多。这些技术在中国野史、笔记当中都有记载。那么说到最后,一个掌握了这些技艺的人,即使没有道也近于道了。

近代中国出了很多伟大的武术家,像广为人知的霍元甲,如果不是两次参加打擂扬威海内外,他就是静海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在天津城里给药栈打工。霍元甲并不是有意说要彰显中华武术什么的,他是赶上了,拍案而起跳上去就打。如果没赶上,那就该种地种地,该卖柴禾卖柴禾。这就是中国武者的风范,含蓄内敛、本色淡然,完全符合道家的思想。

如果为了成名的话,没必要通过炼武去悟道;如果对于生命感兴趣的话,你可以用你的身心去实践,唯此而已。所以,武发展到最后,术完全是道的彰显,是技术层面的彰显。但如果没有技术的彰显,道还是闲说。

资料图

道妙之美

真正的武术远比我们想象的神奇,它深刻体现了中国文化之美。

传统武术里面有些特殊的步法,在当代社会已经很难见到了。在中国的古典小说里面有这样的描述,说一场大雪之后,大家走在山里面,突然看到前面一串脚印踩出来一朵梅花,这叫“踏雪寻梅”。那么附近一定有高手。

前人观察大自然发现了本色天真之美,如蝴蝶的翅膀、树叶的筋络,进而探索天文地理遍布的实用优美图案,借鉴到人文中去。如大禹治水时使用的“禹步”,修真“踏罡布斗”的借自然之力,堪舆的“依山傍水”定位屋舍,兵家的“排兵布阵”以寡敌众等。

中国武术,以个人喻军队,心为主帅,眼是标旗,手为先锋,腿为战马。全身协调一致,守疆卫土,杀伐征讨。过去兵家的排兵布阵,后来就演变成武行的“步法”。

不是吹牛,你现在给我调千军万马来,我立刻就能摆出一个活动的大阵,而且号令之下,队列往返冲锋,产生各种各样的变化。中国传统阵法里的阴阳更替、攻防交织,以及八阵图里的天覆、地载、风扬、云垂、龙飞、虎翼、鸟翔、蛇蟠,都是真实不虚的。历代君王怕老百姓掌握了,造他的反,就下令不允许这些流落到民间去。所以祖师们苦心孤诣,把排兵布阵暗含在武术步法当中秘传下来,以鲜为人知。

我介绍个四门步,就是步走菱形四方,然后再分别攻击四个角,这叫“破四门”。初学者会首尾不顾,陷在其中乱七八糟,待炼到能顺利走完的,即表示攻城掠防成功。中国功夫是身心并炼之术,不但能长本事,还能开智慧。四门步可使人在快速游斗中,头脑清晰,方向分明,瞻前顾后,有感而应。

再比如以我脚下一点为中心,走一个横8,然后再走一个纵的8,会出现什么啊?四瓣落花。我可以先走四正,东南西北,再走四隅,东南角、东北角、西南角、西北角,走出个八瓣落花。

在雪地上玩剑,剑舞流水,脚踩落花,很漂亮的。而且如果先走一条线过去,到场地中间走梅花步,等返回的时候,贴着那条线,走一个“之”字步,三角叶的形状又出来了。进退就是一手好剑诀。想象一下漫天风雪里,这样美妙浪漫的行为。我要是去拍电影的话,绝对做的比现在的好看。因为我懂得,真正的武术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神奇,更加瑰丽,读者看武侠小说,夜不能寐,觉得写的太有趣了,其实真实的武术远比武侠小说更精彩。

我再给你补充一点中国文化之美。同样是一个小铁丸,过去镖师使用,称为“飞手铁弹”;和尚僧侣拿这个,叫菩提子,打你是让你开悟;但是书生带这个东西,管它叫什么呢?如意珠,如意啊,随心所欲。中国过去的闺门有自己秘密衍传的武术。我们老认为古代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锻炼身体,其实有锻炼方法,因为只有世家才会有,流传不到民间去。少女拿描红的笔,把珠子涂上颜色,取名叫相思豆;打你就是打动你,因为思念也会要你的命。

你看,同一件暗器,不同人使用,形成这么多种称呼,得心应手,别开生面,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之美。

资料图

触类旁通

做天地间一株活泼的生物,不断向上拔节成长,最终会迎来四面绽放的灿烂。

现在大家老谈中医要振兴,人家要灭我们的中医,我们这帮专家别说要振兴了,连祖宗的家底都留不住。

我的一位师兄,八十年代去贵州,经人介绍,拜了一位老师学接骨,因为炼武术容易发生跌打损伤嘛。他找到这个老师家里,老师就问他,你打算学多长时间啊?他说总要三年两载的吧。老师说,什么?要学两、三年?我可管不起你饭。师兄懵怔了,骨折有多种情况,横形、斜形、螺旋形骨折,粉碎性、压缩性骨折,开放性骨折,闭合性骨折,完全性骨折,不完全性骨折等,学习时间短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伤者,给我炼手的机会呢?师父说,少废话,今晚早睡,明天上山跟我去逮猴。逮猴?对!两三个月保你学成下山。

然后他们在山谷凿了很多小窟臼,放进去花生、瓜子之类的零食,还在周围地上撒了一些。猴子下山祸害农民的包谷,发现了瓜子花生,几只猴子就把手伸进窟臼去掏,这个窟臼的入口很窄,可以把手挤进去,等它抓了一满把,握成拳,手就出不来了。这时老师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把早就准备好的大公鸡,当着猴子的面一刀剁下去,鲜血淋漓。猴子一害怕,不知不觉地把食物松开,抽出手去捂自己的眼睛,吓得浑身发抖。趁机赶紧把猴子捆了,弄回去拴在院子里。然后师父说,今天呢,咱们炼习接尺骨,拿个铁棍,“啪”,猴子一声尖叫……再换一只猴,我教你胫骨怎么接……抱歉,是不是有些残忍?科学家不是还拿小白鼠做实验吗?多高明的炼习方法啊。小子,你要聪明的话,根本两三个月都不用,赶紧学会赶紧走。这就是真实的中国文化。

真正的武术是一学就会、一用就灵的。一个婴儿从爬行到直立行走,才需要锻炼几个月。什么神功要学二、三十年啊,那是武侠小说在扯淡。你功夫是学成了,出门敌人都老死了。就说我掌握的这些技法,徒手摔牛、全身抗打、土掩龟息什么的,再加上阴手、遁术、刀枪剑棍、摔跤擒拿,如果每一样炼十年的话,我都几百岁了。中国文化,乃至对武术的炼习,是有程序的,和现在的科学恰恰相反。现代科学是一开始容易,越到后面越难;中国武术一开始往往觉得很不容易,但是到了后来,就像一个烟火,“嘭!”爆开了,生命绽放,非常绚烂。

比方说我们跟老师学兵器,学刀、学棍,如果跟每个老师学几年,这半辈子就蹉跎过去了。中国的兵器和西洋的打法不一样,西洋的兵器是打一下,收回来蓄力,再打出去。拳击格斗也是这样,非常笨拙。中国武术技法,讲行云流水,借力运转;讲三盘六合,方圆轨迹。长兵,你先把棍子炼熟,老师说你把它扔了,给你个梢子棍,如是炼习;然后把梢子棍撂下,再给你个三节棍,如是炼习;三节棍撂下,再给你个九节鞭,给你个绳镖、飞爪、流星锤,照样炼习。刚开始你的长棍要炼三个月,到了梢子棍两月足够,三节棍半月就没问题,九节鞭只需要一周……同样的,单刀、手杖、双锏、竹节鞭、护手钩、浮尘,都是一路贯穿的。就如同中国字的结构,怎么也跳不出横平竖直撇捺弯钩。这些基本笔画学会了,看了字,就会写。

前面开了门以后,中国的兵器从长棍到梢子棍、三节棍,再到九节鞭、绳镖、飞爪、流星锤;短兵从单刀、手杖,到双锏、竹节鞭,再到护手钩、浮尘。古代的十八般兵器是有次第、有规律的。一个武者,十八般兵器要样样拿得起,放得下。

资料图

武以德行

刹那间的决断,来源于丰富的修养。术是拿来用的,但是要有修养的人继承。

武术里面藏有很多秘密手段和技艺,它们都有各自的规矩,充分体现出中国人的德行。比方说有一种技艺叫梅花阴手,只要用手接触到对方裸露的皮肤,就能够在不知不觉中置人于死地,民间称之为“神打”,诡异奇绝。炼习者是有标志的,可以提醒对方。玩阴手的人,左手中指的指甲呈三角状。这个三角指甲是有意形成,也是炼功导致,源自于炼习方法和人为的规矩。现在很少有人掌握这门技艺,所以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你是跟谁学的,就那么几个人,很快能查出底细来。梅花阴手有多种功用,也有人文的情怀在里面,是中国先哲智慧的结晶,其特殊的习炼方法,完全超乎想像之外!

其实暗器兵械的使用,再加上轻功、遁术、隐身、阴手这些都是触类旁通的,知其一就知其二,这正是它的神秘莫测和微妙之处。当年学习这些技术,师父要考验多少年,人品好才传授。这些技艺需要一个老实人来继承,现在社会缺乏老实人,不能用这些技艺来蛊惑人心。像我的师父,如果我直接奔着他那些千奇百怪的技术去接近他,他断然不会教我的。我在北京教外来的学生,根本不敢说自己会什么,因为有些人知道了就要求学,拒绝了就伤感情。我希望以后《问道》能做一期我讲养生的内容,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谈身心的修为,去诠释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武术是什么?武术上接中国儒释道哲学思想,往下繁衍出多种的人体功能;在内,连结了《黄帝内经》,医家的经脉气血理论;在外,延续了中国军旅搏杀,体育竞技。武术是个万花筒,你换一个角度,里面就变换一种图案,取你所需啊。你愿意通过它养生,那就养生;你愿意用它打架,那就打架;你愿意用它拍电影,就拍电影。术是拿来用的。

我们中国人都会背一首古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这个故事非常有名,魏文帝曹丕令他的弟弟曹植七步成诗,做不出来就“烹杀之”,于是关于这次急智,给诗坛留下千古美谈。可是你要知道,两个武者当场对决,谁给你七步的时间去思考?举手抬足,生死只在一瞬间,要在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就对敌人的动作做出清晰的判断,并施以快速的反击。所以武者的大脑要比文者更敏锐。这种反应,不能单看成是一个技术,实际上它来源于平时积累的丰富修养,才能在刹那间做出正确的决断。武术要身体力行,要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渗透到血液当中、骨头里去。

2003年我在柏林寺破关,得到四个字:天下无敌。天下无敌不是拿拳头打出来的,而是心里面根本没有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而命运呈现出来的,不过是整体下的局部聚焦而已。只要祛除我执,拥有无分别心,懂得欣赏,那么世间每一朵花都绽放着最美的色彩,富贵如牡丹、淡雅若菊,或者半棵枯梅、一条绿柳,亦或是草丛中一朵不为人见的无名小花,这些都很好。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文人雅士写了很多著名的诗文,讴歌赞美眼中的最爱,你能说哪一朵不好吗?是芭蕉不如红莲呢?还是桂花胜过芍药?各种各样的花交织在一起,组合成一个四季大花园。所以在我的眼里,事事都好,每个门派都很棒,内心是一个无限的花园,其中每个人都是唯一。

注:本文节选自图书《问道·寻访武林》所刊文章《一柄剑上立幻身 几度鹤背听风吟》第二部分,凤凰网国学经授权发布,未经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作者:周亮,古典丹道、武学传人,精武百杰之一,北京周亮武馆馆长,四川女子特警队名誉教练,中国保健协会养生专业委员。原籍武术之乡河北沧州,自幼拜师启蒙,涉猎多家传统门派。成年后研习现代散打搏击。

【相关荐读】

高手真人在民间?武学传人自述:江湖没有变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