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运昌 石鼓安:汉字“祖宗”解开历史之谜(图)


来源:凤凰国学

“影帝”梁家辉在《国家宝藏》中演绎的那段石鼓的前世传奇,的确让我们深切感受到文字传承的不可复制之重。汉字是中国人精神的根。而被誉为“中华第一古物”的石鼓,上面所篆刻的“石鼓文”,在发现甲骨文之前,它是我国最早的石刻文字,可以说是汉字的“祖宗”。

这篇文章可能非常无趣,甚至枯燥,而所谈论之物却是中国人精神的根。“国运昌,石鼓安”,这展览恰如石鼓擂起延绵不绝的中华文明长歌。

有人说,司马光的父亲是因为石鼓而死。对此,似乎并没有定论。

不过,“影帝”梁家辉在《国家宝藏》中演绎的那段石鼓的前世传奇,的确让我们深切感受到文字传承的不可复制之重。

汉字是中国人精神的根。

所以,无论你身处哪个国度,看到汉字,自然瞬间就会想到祖国。

而被誉为“中华第一古物”的石鼓,上面所篆刻的“石鼓文”,在发现甲骨文之前,它是我国最早的石刻文字,可以说是汉字的“祖宗”。

很多人都说,我们华夏民族没有信仰,可其实我们的信仰,就是自己的文字和历史。

——梁家辉(石鼓国宝守护人)

试想,何谓“文化”,从字里行间,咬文嚼字一番,窃以为大抵应是文人相随于从,相转而化。而这一切,正因为有了汉字,才可能有华夏民族五千年的璀璨文化。

石鼓《国家宝藏》

石鼓,最早发现于初唐凤翔府陈仓境内(今陕西宝鸡)三畤原的荒野之中,共十只,考古界一般认为是战国时代秦国的遗物。

内容介绍秦国国君游猎的10首四言诗,亦称“猎碣”,因此也被当作大秦帝国的“东方红”。

从石鼓所刻的文字看,字体上乘西周金文,下启秦代小篆,是由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又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

很多书法大家都以临摹石鼓文为学习篆书的重要范本,包括吴昌硕、王福庵等。宁波天一阁曾藏有赵孟頫的宋拓《石鼓文》,可惜毁于兵火,所幸有张燕昌、阮元等金石大家摹刻,方得以传世。

《杭州—扬州重摹天一阁北宋石鼓文跋》一文,曾提及此事。

“(阮)元于嘉庆二年(1797)夏,细审天一阁本,复参议明初诸本,推究字体,摹以书意,刻为十石,除重文不计,凡可辨识者四百七十二字……”

阮元《石鼓文》车工篇

今年,恰逢阮元摹刻《石鼓文》220周年,由童衍方工作室、天一阁、宁波文广局、宁波市委宣传部、宁波茶文化博物馆等单位联合举办“石鼓墨影——明清以来《石鼓文》善拓及名家临作鉴赏会”,同时也会出版相关图书《石鼓墨影》,内容主要为明清以来的善拓,临作及相关文献。该图书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8开,300余页,实属难得。

历代学者依据石鼓上的文字取前两个字为十个石鼓起名,即汧沔鼓、车工鼓、田车鼓、銮车鼓、酃雨鼓、作原鼓、而师鼓、马荐鼓、吾水鼓、吴人鼓。

关于石鼓,一直有着“国运昌,石鼓安”的说法,而它的年代,却一直尚未有定论。

早前,同古堂小编对此也曾有过些许探索,本文也将逐一抛砖引玉,浅薄不当之处,见谅。

关于石鼓的年代,从初唐苏勖、宋代韩愈至王国维、郭沫若都有过考据,千百年来众说纷纭,大致为“主周说”、“主秦说”。

小编林妹妹从“汧沔鼓”浅论。

石鼓文,汧沔篇

1、所谓“汧殹沔沔”,“汧”者,今千河的古称,源出中国甘肃省,流经甘肃张家川、陕西陇县、千阳县、凤翔县、陈仓区,而后入渭河。

上文曾提及,石鼓最早发现于初唐凤翔府陈仓境内,后来因避战乱,踪影全无。直到宋朝司马光父亲司马池任凤翔知县,石鼓才再次面世。

据考证,西周时期秦非子受周天子之令从天水来到关中为周王室牧马的"汧渭之会"就在当时千河流入渭河的凤翔县长青镇。

石鼓两次被发现都位于凤翔府,从这一点,我们可以很肯定的否定“主周说”,石鼓应当为秦国遗物。

酃雨鼓中诗文“汧殹洎洎”可为此论补充。

2、銮车篇“吾获允异”,有学者释义为打败允姓异族,林妹妹以为不妥。

与石鼓同一地点(陈仓,今陕西宝鸡)出土的青铜器仲太师鼎,铭文“仲太师作孟姬饙鼎,用宴旨飤,匃寿受福,宜釐允异”,这里的“允异”应该为“保护、庇护”的意思。

铭文“允異”,其中“異”应为“翼”的通假,也就是“遮蔽保护”。

另外据周代“曾伯桼”壶铭文“是楙是则,允显允异”,也有此意。

3、作原篇及吾水篇提及“来乐天子”、“天子永宁”,可知此时周天子依旧受尊崇,石鼓中“吾”、“余”等,也是佐证。

再从田车篇“我戎世陕”,也可以得知至少应该是秦非子入陕百年以上。

秦景公时代称“朕”,而石鼓中用“吾”、“余”,从这些词语的用法,以及秦朝的历史,石鼓制作至少应该是秦景公之后。

再从“嗣王”而论,秦惠文王始称王,而后后世之君才有“嗣王”一说。所以石鼓制作年代可以更具体为,至少应该是秦惠文王时代或以后。

4、吴人篇中,“吴人怜亟,朝夕敬惕。载西载北,勿戮勿伐”,我们可以得知,在秦吴大战时,秦国大败吴国。

此应为秦哀公伐吴救楚。而且是在秦国伐吴胜利后,不愿离开故土太远征战,罢兵撤回之后。

这点史实与石鼓记载相符。而且与上述推断,时间也是吻合的。

5、孔传曰:“诸侯有大功,赐弓矢,然後专征伐。彤弓以讲德习射,藏示子孙”。

銮车篇提及“彤弓”、“彤矢”,我们也可得知此为侧面反应秦国之前有君王立有大功劳,获得周天子赏赐。

6、从石鼓的语言风格,如汧殹篇“鰋鲤处之”与《小雅·鱼丽》诗句“鱼丽于罶,鰋鲤”类似;如车工篇“吾车既工,吾马既同”与《小雅·车攻》诗句“我车既工,我马既同”类似。

这些也是考究的方向,至少可以有史料文物来反证诗经的正确与否。而且汧殹篇中“殹”字的使用语法也应该加以分析。

比如吴人篇中提到“吴人”,而与之有很深纠葛的越国,出土的比如越王剑等文物,就有很多“殹”字铭文。

古语言学家也可以从此着手,或有收获。

石鼓

关于石鼓年代的考据,或许偏于枯燥,然而石鼓乃中华文脉所系,如果本文能够对"石鼓文化"研究传承有些许益处,林妹妹幸甚。

“石鼓墨影”展览及石鼓文献研讨会,也将于本月30号在天一阁拉开帷幕,此等文化盛事,恰如石鼓擂起延绵不绝的中华文明长歌。

乾隆帝题石鼓诗旧拓本

童衍方先生题跋

吴昌硕题“吾车鼓”

傅山石鼓文考释,天一阁藏

吴昌硕临《石鼓文》 个簃艺术馆

石鼓墨影——明清以来《石鼓文》善拓及名家临作展

吾车鼓

汧殹鼓

田车鼓

銮车鼓

霝雨鼓

作原鼓

而师鼓

马荐鼓

吾水鼓

吴人鼓

文:同古堂 图:童衍方

来源:微信订阅号“同古堂”(tgtart) 官网:www.tonggutang.com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