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尚君:诗人赵嘏的人生冷暖与诗歌存佚


来源:凤凰网综合

《全唐诗》及《全唐诗逸》录了一些赵嘏残句,经努力有多首找到了全篇,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如《唐诗纪事》卷五六引《主客图》存“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应该是赵嘏最具代表性的诗歌。

赵嘏是晚唐著名诗人,成就略逊于杜牧、李商隐,与许浑、张祜相当,可惜他的原集不存,传世《渭南文集》由后人拼凑,误收、漏收都很严重,影响了对他成就的认识。我经多年努力,校订所得赵诗较前人有很大扩展,仅完整的佚诗就超过五十首,另残篇还有二十多篇,实在很可观。藉此谈谈他的人生与诗歌,也介绍一些较有特色的佚诗。至于佚诗来源,不能全部披示,读者谅之。

赵嘏

赵嘏,字承佑,楚州山阳人,其地在今江苏淮阴,在唐代并非文化中心,他的家世至今仍不甚了了。赵嘏生平也很简单,他在武宗会昌四年(844)登进士第,估计那时已经年近四十。过了几年,在宣宗大中前期,得到一个渭南尉的小官,后世常称他为赵渭南。不久就去世了,享年肯定还不到五十岁。登进士第以前的经历,仅能从他的诗中加以推测。穆宗长庆末,曾入浙东观察使元稹的幕府,后来又到过宣歙观察使沈传师幕府。元稹是著名的诗人,沈幕中则有杰出诗人杜牧,这些经历对赵嘏都很珍贵,但感受应该有很大不同。

赵嘏留下的诗有《重阳日陪越中元相公宴龟山亭》《浙东陪元相公游云门寺》《初入寺寄上元相公》等,写于奉陪曾任宰相而出守越州之元稹末座时,似乎没有引起元稹的特别关注。《初入寺寄上元相公》一首,又题《越中寺居寄上主人》,诗云:“野寺初容访静来,晚晴江上见楼台。中林有路到花尽,一日无人看竹回。自晒诗书经雨后,别留门户为僧开。苦心若是酬恩事,不敢吟春忆酒杯。”虽是寺居的观感和心情,希望主人汲引的意思也很明白。在元稹存诗中,看不到任何回应的痕迹。传闻中,还留下一段对元稹很不光彩的记录。《唐摭言》卷一五《杂记》载:“嘏尝家于浙西,有美姬,嘏甚溺惑。洎计偕,以其母所阻,遂不携去。会中元为鹤林之游,浙帅(注:不知姓名。)窥之,遂为其人奄有。明年,嘏及第,因以一绝箴之曰:‘寂寞堂前日又曛,阳台去作不归云。当时闻说沙咤利,今日青娥属使君。’浙帅不自安,遣一介归之于嘏。嘏时方出关,途次横水驿,见兜舁人马甚盛,偶讯其左右,对曰:‘浙西尚书差送新及第赵先辈娘子入京。’姬在舁中亦认嘏,嘏下马,揭帘视之,姬抱嘏恸哭而卒,遂葬于横水之阳。”《渭南诗集》卷二、《万首唐人绝句》卷三七、《全唐诗》五五〇录此诗,题作《座中献元相公》,裁定就是元稹的恶行。但《唐摭言》说事在浙西,即今江苏镇江;元稹出镇浙东,在今浙江绍兴,且元稹卒于大和五年(831),在赵嘏会昌四年及第前十多年,实在是冤枉了他。会昌四年浙帅,旧说为李师稷,日人户崎哲彦据桂林石刻所考,是年方除元晦,刚自桂林起行,元晦也没有做过宰相。真相如何,诚不可解也。无论无何,赵嘏在元稹那边受到冷遇,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资料图

杜牧才分好,成名早,虽然地位不高,影响却极大。杜牧在扬州风流三年,临行作《将赴宣州留题扬州禅智寺》诗:“故里溪头松柏双,来时尽日倚松窗。杜陵隋苑已绝国,秋晚南游更渡江。”赵嘏作《和杜侍御题禅智寺南楼》奉和:“楼畔花枝拂槛红,露天香动满帘风。谁知野寺遗钿处,尽在相如春思中。”比杜诗更为风流骀荡,当然立即引为知音,来往遂密,且友谊保持终身。赵嘏也有诗:“白首寻人羞问计,青云何路觅知音。唯君怀抱闲于水,他日门墙许醉吟。”(《题杜侍御别业》)视杜牧为可以倾诉怀抱、放纵醉吟的知音。赵嘏有《长安秋望》:“云物凄凉拂曙流,汉家宫阙动高秋。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怀古、伤时、思乡之情融于一篇,写景如画,寄意遥深,是他最好的诗篇。据说杜牧见到后,“吟味不已,因目嘏为‘赵倚楼’”,应是两人均居长安时期事了。其间他们合作写过《同赵二十二访张明府郊居联句》,杜牧更往访赵嘏居所,作《雪晴访赵嘏街西所居三韵》:“命代风骚将,谁登李杜坛?少陵鲸海动,翰苑鹤天寒。今日访君还有意,三条冰雪独来看。”这首诗值得仔细品味,杜牧在问,当今诗坛,谁是引领风气的人物,谁能达到登上李杜诗坛的高度。“少陵鲸海动,翰苑鹤天寒”,是说李杜的成就高不可及,令人向往。最后两句,杜牧特别说明造访的用意,或者说彼此之珍惜。今人好谈杜牧对元白诗的激烈批评,赵嘏的不同经历,或者可以为此作一注脚吧。

赵嘏从成年到登第,在干谒与科场中奔走了近二十年,饱尝孤寒进取的委屈与愤懑,冷暖自知,发为诗篇,有许多直率的表达。《下第后归永乐里自题二首》:“无地无媒只一身,归来空拂满床尘。尊前尽日谁相对?唯有南山似故人。”“玄发侵愁忽似翁,暖尘寒袖共东风。公卿门户不知处,立马九衢春影中。”前首“无地”是写没有家族势力,“无媒”是说得不到有力者的奥援,归来举杯浇愁,只有终南山兀然眼前,极写自己的孤独失落。次首写自己年岁渐增,孤寒依旧,虽然春来尘暖,欲求公卿垂怜而不得要领。末句“立马九衢春影中”,写出自己的孤独和傲兀。《落第》:“九陌初晴处处春,不能回避看花尘。由来得丧非吾事,本是钓鱼船上人。”春回大地,别人在杏园欢聚,与自己实在无关,只能感喟自己本来就是闲人,不该混迹红尘。他甚至感到了绝望。《江上与兄别》:“楚国湘江两渺弥,暖川晴雁背帆飞。人间离别尽堪哭,何况不知何日归。”前两句写景,后两句写兄弟分别,再见无期,伤心至甚。《歙州道中仆逃》:“去跳风雨几奔波,曾共辛勤奈若何。莫遣穷归不知处,秋山重迭戍旗多。”穷得连仆人都弃他而去,但诗人仍感念往日的好处,为他逃走后的命运担忧。《下第后上李中丞》:“落第逢人恸哭初,平生志业欲何如。鬓毛洒尽一枝桂,泪血滴来千里书。谷外风高摧羽翮,江边春在忆樵渔。唯应感激知恩地,不待功成死有馀。”虽然连年落第,除此也无他途,李中丞大约曾帮过他,但没有成功,他要表达感谢,更借此诉述前途无路、人生死守的无奈。唐设进士科,始于隋,至太宗时制度渐备,流风所趋,“虽位极人臣,不由进士者,终不为美”(《唐摭言》卷一),及第之难,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谚语。赵嘏身历其艰,写下“太宗皇帝真长策,赚得英雄尽白头”二句,将朝廷设科笼络士人之深层用意,戳了个透穿。

资料图

虽然功名不利,但风流才子仍不改风流本色。赵嘏佚诗《答佳人》云:“诗家才子酒家仙,谪在人间十七年。明月巧堂斜汉夜,好花开在半春天。几曾巫峡通云梦,惯入阳台醉绮筵。记取赠诗人姓赵,断肠西去独摇鞭。”首句又见《答友人》首句,大约是赵嘏喜欢的自夸。自称“谪在人间十七年”,是他早年的作品,从这首诗里,看到他的不羁,他的自负,甚或有些轻狂,这些也正是唐人之风貌。《赠歙州妓》:“滟滟横波思有馀,庾楼明月堕云初。扬州寒食春风寺,看遍花枝尽不如。”这是他在宣歙幕府时期的作品,前二句夸该女之容色,尤写其能眉眼传情,并说此前在扬州阅人无数,尽皆不如。《别麻氏》:“晓哭呜呜动四邻,于君我作负心人。出门便涉东西路,回首初惊枕席尘。满眼泪珠和语咽,旧窗风月更谁亲。分离况值花时节,从此东风不似春。”从诗意看,这位麻氏似为另一露水夫妻,他珍惜彼此的感情,知道麻氏对自己一往深情,也感喟花开时节遽然分离之不当,但承认自己的负心,还是决然离开。他的《代人听琴二首》《江楼旧感》《代人赠别》诸诗,所写也是这些经历。其实,赵嘏是有家室的,且感情深厚。《悼亡二首》:“一烛从风到奈何,二年衾枕逐流波。虽知不得公然泪,时泣阑干恨更多。”“明月萧萧海上风,君归泉路我飘蓬。门前虽有如花貌,争奈如花心不同。”这种伤感也是真实的,他且承认“门前虽有如花貌”,但对妻室的感情更为珍惜。这就是唐人的生活状态,人生虽然困顿,风流本色不变,纵肆自如,随处留情,不加掩饰,不作矫释,不如此就不是唐人。 

幸运的是,赵嘏在举场遇到了老诗人王起。王起这时已经年过八十,二十多年前就曾知贡举,恰好李德裕主政,同情孤寒士人,将王起请出山,连续掌会昌三年、四年的贡举。前一年名单完整保存,大多为南方士人,赵嘏挤进了第二榜,总算熬出了头。他及第后有诗示座主王起与诸同年,有“贾嵩词赋相如手,杨乘歌篇李白身”(《成名年献座主仆射兼呈同年》)两句,贾嵩工赋,杨乘善诗,两位同科考试而未获及第,赵嘏将他们写入诗篇,告诉座主仍有遗珠之憾,这里看到他的厚道。估计他与贾嵩关系密切,贾获京兆解送之解头,本来出线机会很大,但遗憾落第。赵嘏作《赠解头贾嵩》相赠:“贾生名迹忽无伦,十月长安看尽春。顾我先鸣还自笑,空沾一第是何人?”有一些得意,有一些调侃,初读觉得他的轻薄,但与前诗联系起来看,则属朋友之间游戏关心之作而已。送同年郑祥到汉中王起幕府的诗,将他的惊喜写得更直接畅快:“年来惊喜两心知,高处同攀次第枝。人倚绣屏闲赏夜,马嘶花径醉归时。声名本自文章得,藩溷曾劳笔砚随。家去恩门四千里,只应从此梦旌旗。”(《送同年郑祥先辈归汉南》)可以说,多年郁闷至此完全释放驱除了。他及第的第二年,发生科场案。左谏议大夫陈商知贡举,初以张濆为状头,赵嘏驰诗祝贺:“九转丹成最上仙,青天暖日踏云轩。春风贺喜无言语,排比花枝满杏园。”似乎比自己登第还高兴。很快被人揭发有弊,诏请翰林院重试,张濆表现失常而遭黜落,赵嘏再赠诗:“莫向花前泣酒杯,谪仙依旧是仙才。犹堪与世为祥瑞,曾到蓬山顶上来。”(《赠张濆榜头被驳落》)有同情与勉慰。此诗当年风传一时,成为科场的著名事件。

赵嘏的性格,恰应了初唐裴行检说四杰的话,逞才露己,非做大官之材。据说唐宣宗听闻他的诗名,曾让他进诗,首篇是《题秦皇》:“徒知六国随斤斧,莫有群儒定是非。”指斥后世史家仅看到秦皇以武力削平六国,没有识力来评判是非。宣宗读后不悦,也就没有了下文。

资料图

赵嘏的诗集,通行有清人席启寓编《唐诗百名家全集》本《渭南诗集》二卷,清段朝端刊《渭南诗集》,存诗均超过260首,但误收他人诗有近十首,殆皆出后人重辑。经我考订,二集存其可信诗歌为252首,加上新发现的完残诗歌,总数可以达到320多首,颇为可观。

佚诗中的大宗,是敦煌遗书斯六一九所存《读史编年诗》卷上,原卷不署作者,有序云:“编年者,十三代史间,自初生至百岁,赋其诗以编纪古人百年之迹。其有不尽举一年之事,而复杂以释老者,盖唯诗句之所在。七言八句,凡百一十。然古帝王之必有异也,备之帝□□□□知故略。”《新唐书·艺文志》著录赵嘏《编年诗》二卷,《直斋书录解题》称该书“取十三代史事迹,自始生至百岁”,《唐才子传》卷七谓其“岁赋一二首,总得一百十章”,与前序恰合。这组诗是将唐前正史十三史中提到古人有年岁的事迹,逐岁编次故事,略申吟叹,成七律110首。该卷凡存诗36首,从一岁到二十八岁,其中八年有二首,其馀均一年一首。其成就不在艺术水平,而具小类书之价值。录两首如次:“孔融幼女毁齿年,引颈就戮忻忻然。谢庄父子擅文雅,项橐师资推圣贤。吟处碧天云暮合,拜时真像泪长悬。仍问别有张曾子,礼乐全知世共怜。”“阿连宅边云物愁,谢朏笔下芙蓉秋。征词立抚孺子背,泣箭坐报鲜卑仇。草草从征鞭马去,依依望国负书游。闺门别有生知者,千古长居第一流。”分别罗列了孔融女、谢庄、项橐、谢惠连、谢朏等人事迹,敷衍成诗,以便自己写诗时遴取,也方便读者记忆故事,掌握写诗的故实,其价值与李峤《杂咏》120首相当。赵嘏存诗中之将薛道衡《昔昔盐》诗二十句,每句皆敷写为一首诗,与这组诗用意正同,是有才华的诗人暗暗所下的死功夫。据说李白曾三拟《文选》,白居易录古书辞章典故编为《白氏六帖事类集》,大凡天才都如此,在众目之下才气横溢,其实回家都曾下过大功夫。

《全唐诗》及《全唐诗逸》录了一些赵嘏残句,经努力有多首找到了全篇,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如《唐诗纪事》卷五六引《主客图》存“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应该是赵嘏最具代表性的诗歌,今知诗题为《忆钱塘》,全篇为:“往岁东游鬓未凋,渡江曾驻木兰桡。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桂倚玉儿吟处雪,蓬遗苏丞舞时腰。仍闻江上春来柳,依旧参差拂寺桥。”《主客图》为晚唐张为著书,摘句评论各诗人,赵嘏摘此,知为时人所诵。《千载佳句》卷下录《赠陈处士》二句:“钩指烟江风艇在,雨依山酒夜琴横。”《千载佳句》为日人大江维时所编唐诗选句集,成书相当于中国五代时。今知陈处士名齐之,全诗云:“二十年来负屈声,不离云罄见高情。早逢八座升前席,晚顾诸儒尽后生。钩指烟波风艇在,雨依山酒夜琴横。古诗苦涩因君识,海上遭人问姓名。”《能改斋漫录》卷八录二句:“松岛鹤归书信绝,橘洲风起梦魂香。”今知诗题为《自解》,全诗为:“闲梳短发坐秋塘,满眼山川与恨长。松岛鹤归音信绝,橘洲风起梦魂香。琴依卖卜先生乐,赋学娱宾处士狂。独往不愁迷去路,一生踪迹在沧浪。”三书摘句,均是反复挑选的结果,能在千年后重现全篇,可称幸运。

当然,更多佚诗是以往所不知道的,也录几首供读者欣赏。如《隋宫》:“隋宫芜没馀宫墙,行人驻马心凄凉。龙舟不返波浩浩,苑树老尽春茫茫。野渡残云迷井邑,空波落日照城隍。精灵应恨韩擒虎,功自平戎祸自彰。”《汉江秋晚》:“覆菊低烟艳晚丛,坠阶凉叶舞疏红。人归远岛秋砧外,雁宿寒塘夜雨中。几纵笙歌留醉伴,独将身计向樵翁。故园何处空回首,万里萧萧芦荻风。”《独登姑蔑楼寄清上人》:“孤蔑城边水乱流,登城怀古不胜愁。鸡峰半露轩西日,縠浪斜摇树外秋。来客暗思功未立,高僧应笑世如浮。长吟欲问当时事,尽日无人独倚楼。”这些诗,都可讽颂,为作者用力之作。

有些佚诗,总感到还远非完篇,如《广陵》:“广陵城中饶花光,广陵城外花为墙。高楼重重宿云雨,野水滟滟飞鸳鸯。”缺题:“正怜深水晚荷生,已觉疏帘小簟清。鸟背夕阳归极浦,角迎秋气入孤城。”应该都是七律的前四句。在依稀可见的残诗中,仍可看到他的才情,如《江夜岁暮》:“夜吟孤枕潮声近,晚过千山雪气寒。”《登华严寺》:“宿处客尘随夜静,坐中烟水向人闲。”以及缺题句:“夕阳楼上山重迭,未抵春愁一倍多。”要找到全篇,恐怕希望很渺茫。

今年写了多篇介绍唐代中小诗人的文章,感慨各人的人生遭际不同,作品传播之多寡不同,影响了后人的阅读与评价。相比说来,赵嘏是不幸者中的幸运者,毕竟他还有三百多首诗保存下来,足以名家。赵嘏诗的研究,成绩远逊于他同时的诸名家,他的诗至今仅有篇幅不大的一册《赵嘏诗注》(谭优学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希望有学者用大气力为他的诗作郑笺,让更多读者理解他的成就。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文史知识,微信号wszs198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