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赵孟頫一生书碑 很多都没见过!


来源:书法入门

历代碑帖具有多方面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其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宗教哲学、风俗民情、文学艺术等多方面,为古代文学、历史学、文字学以及书法艺术都提供了大量宝贵的资料。因此,今天我们搜集、整理、研究赵孟頫所书碑刻,同样具有多方面的意义。

 

元碑不出吴兴外——赵孟頫书碑浅说

王祎/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副研究馆员

本文已获版权方授权独家全文刊发,请勿转载!

请尊重创作者的研究成果,请勿随意篡改全文!

「宋人书长于简札,而不宜于碑版,至赵文敏(赵孟頫)出,重规叠矩,鸿朗庄严,奄有登善(褚遂良)、北海(李邕)、平原(颜真卿)之胜,有元一代丰碑皆出其手。前贤谓韩文『起八代之衰』,余谓赵书亦起两宋之衰。溯其生平,洊历五朝,年登大耋,自至元以迄至治,所书碑版照耀四裔。」这是清末叶昌炽《语石》对赵孟頫所书碑刻的一段评论。

赵孟頫(一二五四年〜一三二二年),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赵宋宗室后裔,吴兴人(今浙江省湖州市)。至元二十三年(一二八六年)应元世祖召,入大都,历仕清显。赵孟頫为官,经历了元世祖、成宗、武宗、仁宗及英宗五朝,而且以第四等的「南人」身份位居一品,为当时人称道,所谓「荣际五朝,名满四海」。赵孟頫博学多才,是元代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其中,又以书法成就最高,《元史》本传评价:「篆、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

碑和帖是关于石刻的两个概念。碑,从广义讲是一切石刻文字的统称,如刻石、碑、墓志、摩崖、造像题记、石阙铭等。帖,指刻帖,是将名人墨迹(如书札、诗文、文书等)摹勒上石,广为传拓,是作为墨迹的复制品。本文简要介绍赵孟頫所书碑刻,包括墓志、刻石等,不涉及收入赵孟頫书迹的历代刻帖。

根据文献著录、碑铭拓本、传世墨迹统计,赵孟頫所书碑刻有两百余种。其中,今天我们还能见到碑刻拓本或墨迹的也有近百种之多。赵孟頫书碑众多与他的书法艺术成就和为官经历密切相关。元人上官伯圭曾说:「今国初有吴兴赵子昂,以字行,初学六朝人,书法名世,后官进至学士,人往往求书丹碑碣者众,方退取孙过庭、李北海、张从申、苏灵芝辈字体杂书之,独不甚草书。」(见上官伯圭跋《赵孟頫鲜于枢合卷》,《石渠宝笈初编》卷一)

早期书碑

大德二年(一二九八年)之前

目前,我们所能见到有年代可考的,时间最早的赵孟頫所书石刻是《鲜于光祖墓志》。周砥撰文、赵孟頫小楷书志文,盛彪作后记。鲜于光祖(一二〇五年〜一二八一年),字子初,鲜于枢的父亲。墓志铭中未记述刻石时间,但据文中赵孟頫「奉训大夫、兵部郎中」的官衔,可知志文大约书丹于至元二十四年(一二八七年)秋。(戴立强《鲜于府君墓志铭与鲜于枢生年》)这一年,赵孟頫受元世祖忽必烈召见,被赞为「神仙中人」,遂仕于大都,时年三十四岁。

▲《鲜于光祖墓志》局部

《鲜于光祖墓志》志石,原在浙江钱塘孤山,后不知下落。传世仅见两件明代拓本,均被改装成册页。一册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先后经沈树镛、刘鹗、罗振玉等人递藏。另一册在上海图书馆,清人陆恭旧藏,墨纸十二开,帖后有清人王澍跋云:「此吴兴(赵孟頫)盛年之作。文外有笔,字中有韵,为吴兴楷书之冠。」

我们所能见到有明确纪年的,最早的赵孟頫所书碑刻是《空相寺碑》。元至元二十九年(一二九二年)八月立。家之巽撰文,赵孟頫书碑文并篆额,陈必达刻。这一年六月,赵孟頫外放济南同知,到济南赴任前,曾暂返老家吴兴居住,并书此碑。

赵孟頫到济南赴任之后,还有至元三十年(一二九三年)立《利津县庙学记》,至元三十年(一二九三年)刻《莒密盐史司判官王深墓志》,至元三十一年(一二九四年)立《济阳县庙学记》等碑志。

中期书碑

大德二年(一二九八年)至

至大元年(一三〇八年)

大德二年(一二九八年),赵孟頫应元成宗召赴大都金书《大藏经》。大德三年(一二九九年)八月任集贤直学士、江浙行省等处儒学提举,到至大二年(一三〇九年),他在杭州官江浙行省等处儒学提举十年之久,在今天浙江、江苏、上海一带书写了大量碑刻。

松江宝云寺碑

▲元赵孟頫松江宝云寺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碑文正书,二十五行,满行四十七字。元至大元年(一三〇八年)五月立。牟巘撰文,赵孟頫书,廉密知儿海牙篆额。碑文记述了松江宝云寺的历史沿革以及元代住持净月重修寺院的情况。松江宝云寺,位于今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始建于唐代,历代屡次重修。碑文点画精美,骨肉匀亭,体势秀劲谨严,是赵孟頫中年书法佳作。原碑已毁,残石现存亭林当地。

▲元赵孟頫松江宝云寺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故宫博物院藏有多部《松江宝云寺记》,全部为册页装。其中一册墨纸十八开。封面有佚名书外签,前附页有徐宗浩书内签,后附页有《松江宝云寺记》墨迹照片四开。赵孟頫书松江宝云寺记,原有墨迹一卷存世,现不知所踪。据墨迹照片,该寺前住持净月于大德十一年(一三〇七年)寺院重建完成时,请赵孟頫书碑并篆额。第二年立碑时,元武宗已改元,因此时间改为至大元年,并由廉密知儿海牙篆额。墨迹文字与碑文对比,缺字较多。

▲元赵孟頫松江宝云寺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松江宝云寺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古人刻碑,直接书丹上石。宋元以后,随着摹刻法帖的盛行,刻碑方式也逐渐发生变化;人们借鉴了刻帖的方法,先将碑文书写于纸上,再用透明纸以墨摹勒,之后用朱砂按字勾勒纸背,再拓印上石,最后依朱砂痕刊刻于石。所以,启功先生在《从河南碑刻谈古代石刻书法艺术》一文指出:「古代碑志,在元代以前都是在石上『书丹』,大约到元代才出现和刻帖方法一样的写在纸上,摹在石上,再加刊刻的方法。」赵孟頫书碑刻,就是先撰写在纸上,再由刻工摹刻上石。今天,存世的经赵孟頫书写的碑刻墨迹有:《玄妙观重修三门记》《湖州妙严寺记》《三清殿记》《崑山淮云院记》《胆巴碑》《仇锷碑》《杭州福神观记》《光福寺重建塔记》等。

佑圣观重建玄武庙碑

▲元赵孟頫佑圣观重建玄武庙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碑文正书,三十二行,满行五十三字。明善撰文,赵孟頫书碑文并篆额。李璋摹勒、镌刻。碑文记述了杭州佑圣观的修建历史和重建经过,并叙说了玄武显灵的事迹。碑文中没有立碑时间,但据文中赵孟頫自署「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兼劝农事」官衔,结合相关史料{至大二年(一三〇九年)赵孟頫在杭州十年的江浙行省等处儒学提举期满,改任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兼劝农事。次年(一三一〇年)九月,赵孟頫应诏举家赴京,此碑大约立于元至大三年(一三一〇年)。碑石较完整,用上等太湖石制成,今存杭州市碑林。

▲元赵孟頫佑圣观重建玄武庙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此碑书法与赵书《崑山淮云院记》近似。清刘青藜《金石续录》评价此碑:「犀利之中姿态横生,自是松雪本色。元美(王世贞)谓『摹北海』,子函(赵崡)谓『失肥缓』,殊不而也。」杨震方《碑帖叙录》云:「石尚完好,惟中间每行之末泐损三、五字,书法颇似唐李邕。」

江东宣慰使珊竹公拔不忽神道碑

▲元赵孟頫江东宣慰使珊竹公拔不忽神道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又称《珊竹公碑》。正书,二十三行,满行七十六字。姚遂撰文,赵孟頫书碑并篆额。茅绍之模勒镌字。碑左上半损甚,年月缺。又因碑文内赵孟頫自署「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兼劝农事」官衔,故立碑时间也在至大二年到至大三年间(一三〇九年〜一三一〇年)。碑石原在江苏仪征。

▲元赵孟頫江东宣慰使珊竹公拔不忽神道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江东宣慰使珊竹公拔不忽神道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江东宣慰使珊竹公拔不忽神道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珊竹公碑》书法结体端庄秀美,笔势圆劲流丽,于庄严规整中见潇洒飘逸。徐宗浩认为:「此碑用笔与《湖州妙严寺记》《崑山淮云院记》相似,盖同年所书,正中老年精湛之作。」

中晚期、晚期书碑

至大二年(一三〇九)至

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年)

至大三年(一三一〇年),赵孟頫应召回大都。至大四年(一三一一年),元仁宗即位。赵孟頫得到了元仁宗的信任,其官职也逐渐升到了从一品的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延祐六年(一三一九年),因夫人管道昇患病,赵孟頫请旨还家。在途中,夫人去世,赵孟頫遂不再出仕。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年),赵孟頫病逝,享年六十九岁。

至大三年到至治二年(一三一〇年〜一三二二年),赵孟頫人书俱老,虽然依旧保持着用笔的精致,结体的严谨,但却更富于变化。这一时期,赵孟頫因其官职,参与了朝廷的各项文治工作,主要是奉敕撰文和书碑。因此,赵孟頫碑刻遍布全国大多数省份,并且大多数为奉敕书碑。

崇国寺演公碑

▲元赵孟頫崇国寺演公碑册(局部) 晚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全称《大元大崇国寺佛性圆融崇教大师演公碑》,又称《皇庆元年崇教大师演公碑》《定演道行碑》。正书,二十七行,满行五十四字。皇庆元年(一三一二年)三月立,赵孟頫奉敕撰文,并书丹、篆额。王洪、王珪刻。

▲元赵孟頫崇国寺演公碑册(局部) 晚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碑额篆书「特赐佛性圆融崇教大师华严传定演公道行之碑」。碑文中记述了护国寺的始创者定演禅师的生平事迹,以及他得皇帝赐地兴建崇国寺的经过。碑石原在北京护国寺。

▲元赵孟頫崇国寺演公碑册(局部) 晚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崇国寺演公碑册(局部) 晚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崇国寺演公碑册(局部) 晚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北京护国寺史称崇国寺,始建于元代。明宣德四年(一四二九年)赐名大隆善寺,正统四年(一四三九年)更名为崇恩寺,成化八年(一四七二年)改称隆善护国寺,屡经扩建,成为明代皇家巨刹。清康熙六十一年(一七二一年),蒙古王公贝勒又重修扩建护国寺,更名为大隆善护国寺喇嘛庙。晚清寺庙逐渐衰败,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殿堂坍塌,几成废墟,仅存弥勒殿。据徐宗浩先生记载,原碑一九四二年时仍立于护国寺内千佛殿前。

少林寺裕公碑

▲元赵孟頫少林寺裕公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全名《大元赠大司空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晋国公少林开山光宗正法大禅师裕公之碑》。正书,三十七行,满行七十字。延祐元年(一三一四年)十一月立。程钜夫撰,赵孟頫奉敕书,郭贯篆额,陈颢立石,耶律德思刻。碑文记述了元仁宗皇庆元年(一三一二年)赠少林寺福裕禅师为「大司空、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晋国公」,并命文臣为之立碑事。赵孟頫时年六十岁,在大都深受元仁宗器重。原碑位于河南嵩山少林寺。

▲元赵孟頫少林寺裕公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少林寺裕公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此碑书法字势挺拔,庄重大气,法度谨严。赵崡《石墨镌华》评价此碑:「承旨书不甚如意,圆熟有之,而姿态不足,亦不及《孙德彧》、《御服赞》二碑。」《嵩阳石刻记》云:「按文敏书法为元朝第一。此碑奉敕书,不当假手,乃觉肥愞少风力,何耶。然笔自有致。」

敕藏御服碑

▲元赵孟頫敕藏御服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敕藏御服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全名《大元敕藏御服之碑》。正书,三十四行,满行八十一字。元延祐二年(一三一五年)立。赵世延撰文,赵孟頫书丹,李孟篆额。碑文记述元成宗因感异梦,下旨将御服藏于终南山万寿宫的故事。原碑在陕西西安重阳宫。

▲元赵孟頫敕藏御服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敕藏御服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敕藏御服碑册(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明王世贞评价此碑:「此书乃承制,又中年以后,笔当最妙,而出入北海(李邕),有不胜其婉媚者,何也。」明赵崡认为:「此碑亦婉媚,大都如前碑指{《孙德彧道行碑》,元统三年(一三三五年)立},而稍逊其园逸。」

永宁禅寺碑

▲元赵孟頫永宁禅寺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永宁禅寺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延祐六年(一三一九年)四月,赵孟頫行书,无立碑年月。仅见一本明代拓本,被剪裱为册页,墨纸二十二开半,现藏故宫博物院。帖后有徐宗浩跋一段:「赵文敏公平生所书碑,不知其数。历来金石目及书画著录,均不甚详尽。余自前甲午(一八九四年)以来,见即收之,或不能收,亦必临写一通,以存其迹。至今已六十年,所得四百余种,摹刻俱佳者,仅二三十种耳。正月廿五日,帖贾以《永宁禅寺碑》售者,钩刻尚精,拓之纸墨约在明代,为灵石杨氏、嘉定徐氏所递藏,惟装池时剪裁错乱,殊不成文。又无撰人,无从考证,为可惜耳。略加整理,并为题记。甲午(一九五四年)二月初二日,石雪居士识于归云精舍,时年七十有五。」

▲元赵孟頫永宁禅寺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永宁禅寺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永宁禅寺碑册(局部) 明拓故宫博物院藏

徐宗浩(一八八〇年〜一九五七年,字养吾,号石雪、石雪居士,生于北京,祖籍江苏武进,书画家兼收藏家)先生书法学赵孟頫,一生致力于收集赵孟頫书画碑帖。从跋文可知,徐宗浩先生从一八九四年就开始收藏赵孟頫碑刻拓本,一生收藏多达四百余种。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赵孟頫碑刻拓本,大多数为徐宗浩先生旧藏;其中有许多佳拓善本,装池精美。

身后刻碑

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年)之后

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年),赵孟頫卒后,被朝廷追赠为江浙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追封魏国公,谥号「文敏」。

赵孟頫去世之后,赵书碑刻也有很多,比如,泰定三年(一三二六年)立《达鲁花赤珊竹公神道碑》,为赵孟頫去世四年后立。又如,《蔚州扬氏先茔记》,至治元年(一三二一年)刻,赵孟頫书并篆额。

对于部分赵书碑刻的真伪问题,特别是对至治二年赵孟頫去世后所立之碑,学术界存在很多争论,有待进一步研究。在此仅以《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为例。

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

▲元赵孟頫(款) 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册(北道教碑)(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款) 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册(北道教碑)(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全名《大元敕赐开府仪同三司上卿辅成赞化保运玄教大宗师志道宏教冲元仁静大真人张公碑》,又称「道教碑」。此碑有两块:一在北京东岳庙,天历二年(一三二九年)立,俗称北道教或北碑。正书两面刻,各二十八行,满行六十字。赵孟頫撰并书,吴全节立石,茅绍之镌。另一块在江西龙虎山,至正四年(一三四四年)立,人称南道教或南碑。碑文与北碑同,两面刻,碑阳三十五行,碑阴二十五行,满行均七十五字。赵孟頫撰并书,吴全杰立石,张纯摹刻。南碑较北碑立石时间更晚,碑文完全相同,仅刻者不同,这些可以说明南碑是据北碑摹刻而成。

▲元赵孟頫(款) 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册(北道教碑)(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款) 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册(北道教碑)(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元赵孟頫(款) 玄教大宗师张留孙碑册(北道教碑)(局部) 清拓故宫博物院藏

北、南两碑皆丰碑,雄伟高大,碑文两千八百余字。在赵孟頫所书碑刻中,如此长篇巨制,非常罕见,因此历代评价甚高。清孙承泽《庚子销夏记》卷七云:「元道士张留孙,官加开府仪同三司,上卿。名器之滥,至此可叹也。赵文敏奉敕书,其碑丰伟秀拔,最称巨观,自徐季海(徐浩)、李北海(李邕)而后,未见其匹敌也。」叶昌炽则进一步推崇此碑书法,在《语石》中说:「欧波(赵孟頫)墨妙,自以《许熙载》《张留孙》两碑为正矩。」

赵孟頫卒于元英宗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年)六月,两碑都是在其去世之后的一二十年间所立,因此存在疑议,很多学者认为此碑并非赵孟頫所书。清人陆心源就认为,《道教碑》为赵孟頫之子赵雍代笔之作。(《仪顾堂题跋》卷十五)王连起先生,经过大量考证之后,进一步判断《道教碑》不是代笔,极有可能是刻工茅绍之的「冒名」之作。(王连起,《传世赵孟頫书〈道教碑〉真伪考》,《文物》,一九八三年六月)

历代碑帖具有多方面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其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宗教哲学、风俗民情、文学艺术等多方面,为古代文学、历史学、文字学以及书法艺术都提供了大量宝贵的资料。因此,今天我们搜集、整理、研究赵孟頫所书碑刻,同样具有多方面的意义:

1、赵孟頫一生书碑众多,碑文内容广泛,涉及元代历史人物、宗教、政治制度等诸多方面,可以与史料相互印证,证经补史。

2、梳理赵孟頫书碑活动,有助于考订赵孟頫本人的生平经历。赵本人撰写的碑文,可以补充赵孟頫现有文集,校勘现有的赵孟頫文章作品。

3、赵孟頫存世的法书墨迹,全世界公私收藏算在一起,总共也只有一百余件。而存世赵孟頫碑帖,包括碑刻、墓志、刻石、刻帖等等,却有数百种之多,而且篆书、隶书、楷书、草书、行书,五体皆备,是我们今天学习、研究赵孟頫书法艺术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正如叶昌炽所说「吾人搜访著录(石刻),究以书为主,文为宾。」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