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生命蕴含大境界:齐白石笔下的那些草虫(图)


来源:中国少年国学院

——《中庸》传统的中国画家,擅长花鸟者几乎都兼画草虫。但在他们的笔下,草虫多是花草的点缀。而在齐白石的画中,草虫却成为了真正的主角与视觉中心。不仅种类繁多,刻画入微,更是独创&

齐白石(资料图)

“致广大而尽精微”

——《中庸》

传统的中国画家,擅长花鸟者几乎都兼画草虫。但在他们的笔下,草虫多是花草的点缀。

贝叶草虫

而在齐白石的画中,草虫却成为了真正的主角与视觉中心。不仅种类繁多,刻画入微,更是独创“兼工带写”的画法,将浓墨重彩的大写意与细致入微的精细描写完美结合,超越了前人,使草虫画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草虫图册页局部

齐白石画工笔草虫的时间,大约始于19世纪80年代,止于上世纪30年代初。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上游的,他几乎无所不画,还曾立下豪言:“为万虫写照,为百鸟张神”,很难统计他一生究竟画了多少种草虫。

1 爱捉蜻蜓、扑蝴蝶的阿芝

现存齐白石最早的草虫作品,为师父胡沁园夫人所绘《花卉蟋蟀图》辽宁省博物馆藏

能将小小的虫子画得这么出神入化,齐白石一定不是五十多岁才观察到这些虫子的性格的。在他被称为阿芝的童年,在湖南湘潭那个山清水秀的农村,迎着风奔跑在山间地头的小男孩,虫子是他们最好的朋友。

资料图

在《白石老人自述》中齐白石自己回忆:“那时令弟仲葛、仲麦,还不到20岁。暑假放假,常常陪伴我,活泼可爱。我看他们扑蝴蝶、捉蜻蜓,扑捉知了,都给我作了绘画的标本。”

这些基因是泥土里的,是中国人说的地气儿。

蔬果草虫

所以你一定要看到齐白石笔下的地气儿,那种和泥土的联系,那种对一草一木一花一虫生命的完全尊重。

童年的阿芝,一直住在齐白石心里。

2 爱养虫、勤写生的齐白石

资料图

齐白石曾说,画虫“既要工,又要写,最难把握”,又说:“凡画虫,工而不似乃荒谬匠家之作,不工而似,名手作也。”齐白石画虫绝非凭空想象,而是来自于他自己亲眼所见。

工笔草虫

齐白石的忘年好友黎锦熙在《齐白石年谱》1902年一节中提到:

“辛丑(1901)以前,白石的画以工笔为主,草虫早就传神。因为他家一直养草虫——纺织娘、蚱蜢、蝗虫之类,还有其他生物,他时常注视其特点,作直接写生的练习,历时既久,自然传神。”

贝叶草虫

另一位朋友龙龚在《白石传略》中也提到齐白石曾经养过许多昆虫,且进行了相当多的写生:

“从1909年到1919年十一年,速写的或工细的画在毛边纸上的画稿,最少也在一千张以上。每个画稿都不出一张信纸大,有的画几只虫,有的画一只鸟,有的甚至是打乱了的花瓣或折下来的树叶,每一张都附记月日,作些题识。”

贝叶蝉

正是通过不断地观察、写生、琢磨,才有了后来的信手拈来。试想想,若没有那一千多张的写生稿,也不会有后来令人惊绝的白石草虫。

齐白石笔下的草蜻蛉与真实的草蜻蛉对比

齐白石笔下的天牛和真实的天牛对比

齐白石笔下的蝈蝈和真实的蝈蝈对比

齐白石笔下的蛾子和真实的蛾子对比

齐白石笔下的蝉与真实的蝉对比

3 有天赋、有创新的技术派

中国传统绘画中很少有表现正透视的形象,齐白石没有学过西方的素描,但他笔下的很多草虫却符合西方的透视规律,特别是北京画院收藏的一只正面的灶马(虫名)。

灶马(局部)齐白石托片纸本设色33.5cm×31.5cm 无年款北京画院藏

一只仅盈寸的灶马,具有高难度的透视关系,齐白石却在纸上将一只与观众直视的灶马画活了,似乎稍有动静,它就会一跃而起,跳到你的面前。

真实的灶马摄影照片

齐白石在画草虫上的许多创新与运用,也是一般画家难以做到的。常人画得细,很容易腻和板,甚至将草虫画成僵死的标本而无生气,而齐白石所画则是在精细中求生机,严谨处富变化。

蝉齐白石30.5cm×30.5cm 无年款纸本设色北京画院藏

如他画蜻蜓翅膀上的网纹,用笔有轻重浓淡变化,增加了翅膀的动感;画水中草虫的长足,一笔瘦硬的线条及画出了长足的挺拔表现出关节的结构。

资料图

他注重质感的表现,蜻蜓、蝉、蜂类甚至蝗虫的翅膀画得很透明,蝴蝶和蛾子的翅膀画的通体蓬松通透,有一触即掉得质感。

草虫

这些当然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一笔笔都积淀着他数十年的绘画功夫和学养。

4 爱生灵、有绝活的练家子

花卉草虫册页

齐白石一生画的草虫品种非常丰富,多达数十种。不仅有蜻蜓、蝴蝶、蝉、蜜蜂、蝈蝈、蚂蚱、螳螂、蟋蟀、天牛、蛾、蝼蛄、蝗虫、灶马、蜘蛛、水蝽,甚至还有蟑螂和苍蝇。

工笔草虫

蟑螂和蝇这类不洁之虫,以前是很难入画的,但齐白石将它们描绘入画,观者并没有产生污秽感,反而画得生动自然。

工笔草虫

当然,齐白石也画那些美丽的昆虫,蝴蝶、蜻蜓、蝉和蜜蜂他画得最多,他画《荔枝蜻蜓》《雁来红蝴蝶》《枫叶秋蝉》《藤萝蜜蜂》,令人赏心悦目。蝈蝈、蚂蚱、螳螂、蟋蟀也是他爱画的,他画《葫芦蝈蝈》《凤仙花蚂蚱》《稻穗螳螂》《豆角蟋蟀》,生活气息很浓。

花卉草虫册页

北京自然博物馆昆虫分类学教授刘思孔,看了齐白石工虫画后说:

“画中的昆虫,如果细分可能有近百个种类,像他画的蝗虫,就有稻蝗、飞蝗、车蝗等。国画中如此多的虫子形象,能让研究昆虫分类学的人一下子看出画的是什么。他画的菜粉蝶,翅脉非常逼真。画的螳螂捕蚂蚱,螳螂正准备出击的形态也非常准确。这工夫让人无比佩服。”

莲蓬蜻蜓

5 已出门、不补虫的傲娇派

现在很多书画家常常遇到有人索书法、索画的经历,那些人认为:不就几个字吗?不就一幅画吗?对书画家来说,是很简单的事吧!

1921年作秋卉秋虫

我们这里先来看一张齐白石著名的润格。其中提到:已出门之画,回头补虫不应。

资料图

为什么呢?因为补一只虫,不是那么简单的。

齐白石弟子胡佩衡曾在《齐白石画法与赏析》中回忆其画虫过程:

“画工笔草虫先要选稿,从写生积累的草虫稿中找出最动人的姿态,然后把无关的部分去舍加工,创造出精炼而生动的艺术形象来……细看草虫‘粗中带细,细里有写’,有筋有肉,有皮有肉,非有数十年粗细写生功夫是画不到。”

白菜草虫

看完这些,再对比齐白石对草虫画付出的心血,您还觉得补一只虫简单吗?作一幅画容易吗?

6 写意,而后复写生的大师

此册之虫,为虫写工致照者故工,存写意本者故写意也。三百石印富翁记。【钤印】木人(朱文)

因为是“绝活”,老人的草虫画自然大受欢迎,但到老年时,齐白石老眼昏花,再画这种工细作品,有些苦不堪言。更重要的是,这样细致的工笔,不能抒发他的本来心性。在《白石诗草》中,他说:“余平生工致画未足畅机,不愿再为。”

1935年作花卉草虫册页

他也时时感到两种画法的矛盾,以及达到形神俱似的难度。在1922年的日记中写道:“大墨笔之画,难得形似;纤细笔墨之画,难得神似。此二者余尝笑昔人,来者有欲笑我者,恐余不得见。”

草虫

“ 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 

后来,他的工虫画反复经过“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的过程,最终达到“形神俱见”的高度,他的工笔草虫虽极写实,却不是死的标本,充满生机与活力。

草虫

最终,他将工虫与大写意花卉结合起来,创立了“工虫花卉”的独特样式,一粗一细,一动一静,结合的让人心动。

草虫集册页

草虫图册页

兰花草虫

红叶草虫

草虫两幅

草虫雁来红

1951年作枇杷虫草

大耋多寿

多子

工笔草虫

高官耋坐图

葫芦草虫

葫芦小虫

兰花草虫

葡萄蚱蜢

牵牛草虫

牵牛蜻蜓

清乐何如

蜻蜓

秋粮

丝瓜小蜂

万事不如把酒强

玉簪草虫

我们看这些“千奇百怪”的草虫,

忘记了它们的属性,

感受到的是美好,是生活情趣,

是人与自然的“天人合一”,

这正是白石老人为我们创造的

理想的艺术境界!

原标题:齐白石草虫画:小生命,大境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