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葛承雍:技术不能替代学术 弘扬国学不能一哄而上


来源:凤凰网国学

国学,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我们需要认真思考,不能一哄而上。

【导言】2018年4月21日,“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启动仪式暨“西湖论道:新时代的国学使命”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葛承雍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国学的普及方面,可能多弘扬一些能够振奋我们民族精神的。特别是包括我们一些有民族视野的,有自己民族骨气的东西,应该多做一些工作。不是光做一些心灵鸡汤,一些安慰性的东西以下为采访实录:

嘉宾简介:葛承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

*本文系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专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采访/王诗云,整理/普庆玲

凤凰网国学:随着近年来一些文物纪录片和电视综艺的热播,我们可以发现大家对文物,或者说文化遗产的关注度持续增高,特别是很多年轻人对这方面的关注很多,就您的工作经验来看,有没有这方面的切身感受?

葛承雍:随着新时代,特别是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因为我们前面经过历次的运动,对我们原来传播的经典有不同程度的破坏,年轻人都不太清楚了。年龄大的也不太清楚了。所以在振兴我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里头,这成了我们面临的一个使命。这个使命不光是有年龄大的,也有年轻的。

当然,在这里面是有一些争论的,这就需要我们在研究的时候,在传播的时候,特别要注意什么是优秀?什么是糟粕?什么是值得继续发扬的?什么是需要批判的?在国学的传播上,我认为是要从两个方面来看,要辩证地,不能一味地说好,也不能一味地说不好。一味地说好,我们的民族,我们的这个国家,历经了磨难,遭受了这么多风风雨雨。特别是我们原来一些优秀的传统都被抛弃了,一些原来在民间里不太好的泛起的一些渣子,反而一度占据了我们思想领域、学术领域,甚至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这都是非常不好的。

那么在一些优秀的方面,我们现在急需扩大。中华民族是好学的民族,也是讲究诚信的民族。我们民族还是喜欢向外学习的一个民族,但是从唐朝,盛唐结束以后,经过宋明理学、清代的乾嘉学派。这样一个过程发展下来,我们智库越来越大,把我们民族很好的一些东西给套死了,甚至是泯灭了。所以到了近代,从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要求重新振奋我们民族的精神,包括也发扬我们一些国学理论的一些东西,像这类优秀的,我觉得现在可能还急需要挖掘。而且它比较符合民间、社会上老百姓的需要。包括一些年轻人,为什么对我们国学有很多的兴趣?也有很大的爱好,但是大家往往还了解不够。

我们这个民族能够传播,我们至少知道现在有两千多年儒家也好、道家也好、墨家也好、法家也好,在那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我们传播下来的这些东西,究竟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哪些是值得我们抛弃的?不能一概地说好就都好,或者说一坏都坏,一个民族,特别是我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我们知道,至少秦汉以来,到现在也已经两千多年的历史,这个民族始终没有灭亡,没有被泯灭掉,肯定有它的长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要探索和研究,哪些是值得我们民族可以发扬的,可以坚持下去的?哪些是需要抛弃的?这样可能对民族的素质,对民族的修养,包括对民族的视野、眼光,都有很大的好处。

所以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比如像出土的这些文物,特别是与我们国学有关的,从秦代的里耶秦简到汉代的银雀山汉简,一直到居延汉简,还有湖南的走马楼吴简,都有很多值得我们挖掘的东西,但这个东西需要慢慢来。因为我们所讲的国学,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我们需要认真思考,不能一哄而上。

比如说江西的海昏侯墓一发现,里面有孔子的一些语录,我们马上就拿来炒作,这样操作就容易出错。这需要慢慢来研究。包括一些经典的篇章,反映我们民族思维的一些东西,这都需要认真来探讨。

年轻人接受起来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但我认为,至少我们现在不能用技术来代替学术,技术是需要的,但是学术是我们更需要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要有一个认真的、清醒的认识。特别是我反对一哄而上,要搞个什么东西,大家都没有认真地研究,你一说国学热,现在全国高校里边成立国学院的非常多。但真正对我们国学有研究的,真正能挺起中华民族的脊梁,能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振奋的,有多少呢?大家都觉得申请经费也好,可以赶个热点,国学热现在好像又慢慢凉下来了。

技术永远都是为学术服务的,而不是学术为技术服务,这个大家一定要搞清楚。不能现在我们做个检测,做个科学实验室或做个什么就马上代替了学术,那个东西是为学术服务的,而不是学术为你服务的。包括科技保护,在文物方面,以及理工科方面的技术,是需要,但你需要还是为人类服务的,是吧?你不能把它作为一种思想。所以我认为国学,包括对国学的定义大家也有很多争议。我觉得只要是能振奋民族精神的都可以算是国学。

凤凰网国学:您提到中华文化是我们的精神,延续千年而不断,就在于它的生命力。您认为中华传统文化得以延续和接续的生命力是什么?

葛承雍:因为我们中华文明说五千年,甚至有的地方号称有八千年。我认为,不管有多长的时间,能够给我们中华民族振兴的,能够起到作用的,从现在来看也就是两千多年,这个时间长短我觉得都无所谓,关键是看怎么对我们这个民族精神有所振奋,对我们民族的素质有一个提高。

比如像我们要以诚为信、和而不同,这都是我们民族国学里面经常讲的,而且有容乃大、包容兼并,这类都是我们民族包括国学里边应该要弘扬的。

我是不太赞成一哄而上,有的在研究方面或传播方面,甚至在民间互相聊天方面,它都有一个过程。而且这个国学我认为也是分为上层、中层和下层。上层指的是什么?是我们民族需要振奋的一个精华,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可能还是要多做一些工作。但是这方面大众们接受的不是太多,这就需要挑选一些我们认为是完全可以为我们民族,为我们这个社会服务的。这是在中层。

至于到普及,那就是在下层。就是针对不同的对象,所以国学的使命也应该有所不同。从我们现在来讲,就比如说出土的这些文物,与国学有关的,甚至有一些不见得是我们民族擅长的这些东西,那么都可以理解。

我们现在研究的往往是在国内的比较多,像国学走出去我们研究的还比较少,这方面可能比较弱一些。比如说我们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到隋唐,这段时期,比如我们中国传统国学里边的东西,就是儒学、道学就是老子,这些东西在海外的传播,这都是我们现在特别关注的问题。

比如说兼容并包,或者是我们要求民族融合的一些东西,在其他国家有没有传播呢?比如我们所了解的,在伊朗波斯,早在波斯前面就有传播,但是中国人不知道的,因为它到那个地方它变了形式了,但内容仍然是中国的。像这一方面,中国文化走出去,包括对中国儒学,对我们国学这一方面,在走出去方面我们现在做的还很弱,我们的眼光还不够大,还局限在自己的圈子里边。尤其是我们的一些文化,包括大家看到比较多的都是物质,看到思想上传播出去的反而我们了解的不够。

所以在国学的使命里边,我觉得在这里面还需要继续扩展我们的眼光,还要做一些深刻的挖掘。

比如说我上次在咱们第二届国学会议上我就讲过,中国我们的一些传统文化比较优秀的内容在西域地区的传播。当时在西域,中国随着疆界的扩展,包括中国的一些文化在西域地区的一些传播,甚至到了我们现在知道的中亚地区,我们过去都了解的不够。随着这些年考古文物的一些发展,特别是出土文书的一些发现,我们都可以看到中华文化影响是很大的。

但是也不能一味地拔高,不能一说我们中华文化在西域有影响,就好像一下子我们很得意,我们马上就传播的很远了,也不是那样子。毕竟在汉文化的传播都是有不同的力量相互碰撞的。在这方面,我们的民族因为多灾多难,所以到了宋元以后,可能遭受的挫折比较多。真正再一次振兴起来,我觉得可能还是孙中山先生,经过近代革命以后,我们扬弃了一些,但我们也继承了一些。我觉得在这些方面,我们今后还是要多做一些工作吧。

凤凰网国学:我能看出来、听出来,您对文化这种眼光始终走向世界、走向未来。因为您对西域文化,包括敦煌文化的研究很深厚,现在我们敦煌文化对世界也好,对外的传播是怎么样的情况?

葛承雍:关于我们传统的一些文化在敦煌的传播,这反映了当时我们国家对教育的重视。那么在敦煌这样的河西走廊地区进行了很大的普及的工作。以后我们继续向西发展,在西域地区也有很大的一些传播。包括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一些孔孟的学说,甚至中国其他一些优秀的传统文化里边的经典、篇章,甚至名句,都在这些地方有传播。

但是我们民族,我觉得在传播方面应该是很重视的,自古以来都是很重视的。特别是在教育方面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现在对这一方面研究的不够,也了解的不够,所以这在今后还需要我们继续深刻地来研究。那么我想,随着出土的一些文献,随着一些我们发现的其它文物,都会慢慢来证明,我们这个民族能够在东亚地区屹立下来,能够扩展出自己的一个领域,它是有它深厚底蕴的。

我想,虽然经过多次的社会动荡,特别是在我们宋元以后,我们民族遭受了很多的磨难,但是它终究最后还是站立起来了,我觉得这可能与我们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几乎在国学的研究方面,在国学的普及方面,可能多弘扬一些能够振奋我们民族精神的。特别是包括我们一些有民族视野的,有自己民族骨气的东西,应该多做一些工作。不是光做一些心灵鸡汤,一些安慰性的东西。甚至我们认为是一些小市民的东西,不能体现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博大胸怀的,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要时时刻刻给以注意。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葛承雍:国学研究需要认真思考 不能一哄而上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4/23/inter453_25898616_2_021030.jpg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