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守常:国学有时代性 传统文化热是一种文化自觉


来源:凤凰网国学

从文化传统的概念来讲,从文化时代性角度来讲,文化的民族性就是文化的传统,一个文化一定具备有历史文化传统的继承,在这个概念上我想它充分表示了文化在民族发展过程当中始终还有保留一直的传承。

【导言】2018年4月21日,“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启动仪式暨“西湖论道:新时代的国学使命”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大学教授王守常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传统不是过去,传统就是当下,传统成为一代又一代的连接,传统不断在影响我们现代人的思维方法和价值观念。我们现在对传统的解释赋予了文化的时代性,传统成为我们思想文化的补充和继承以下为采访实录:

嘉宾简介:王守常,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大学教授。

*本文系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专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采访/王诗云,整理/普庆玲。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国学:在新时代大背景下,很多学者可能会想说,有一个共识就是我们要发现国学的现代性。请问您对这一点怎么看,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王守常:现代性的概念是西方思想文化的提法,还是可以用那个概念,就是中国文化传统的时代性和民族性。早在80年代中期,有一位很著名的学者叫庞朴,他最早讨论这个问题。文化一定具备两种性质,就是时代性和民族性。民族性这一点,我想80年代国学的兴起,一直到今天差不多有30多年,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差不多一样,当中国国门打开后,就发现我们和传统的东西有一些纠结。

这个问题与五四运动有关,很多人开始对文化采取批评的态度,当时五四运动激进派的人物,比如鲁迅这样的代表人物,还有一些史学界和思想界都有这样的情况,就是要脱胎换骨,要打倒孔家店。批评中国文化传统其中也有一些,我想也有一些内部的,就是它所表达的话语和内心追求的东西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举个例子,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文学家和作家,茅盾,写了一篇文章,“进两步退一步”。当白话文还没有占领社会时,我们发誓不读古书,等国事安宁了我们再来整理。但是他这样内在思想的想法,和他用语言所表达给社会的说法有很大差别。所以那时候我们就认为传统的东西,就当成是过去,然后过去的东西都是糟粕,所以就有一个很强大的反传统的过程。但实际上他们内在的心理并不是真正的对传统有一种反感,而是在那个时代所提出的问题。

从文化传统的概念来讲,从文化时代性角度来讲,文化的民族性就是文化的传统。一种文化一定具备有历史文化传统的继承,在这个概念上我想它充分表示了文化在民族发展过程当中始终还有保留一直的传承。所以我们现在要把传统跟现在两个概念放一起,我个人的观点,应该说传统不是过去,传统就是当下,传统成为一代又一代的连接,传统不断在影响我们现代人的思维方法和价值观念。我们现在对传统的解释赋予了文化的时代性,传统成为我们思想文化的补充和继承。所以习主席就说了一句话,文化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灵魂。我想如果从现代性的角度讲,或者时代性的角度讲,这个话是对文化很重要的解释,也是成为当代思想史和当代社会文化现象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

凤凰网国学:您比较看重的国学时代性,能举一到两个最典型的时代性价值吗?

王守常:举一个就可以了。我们在解释传统过程当中,我们从现代的时代,为它赋予了新的意思,新的解释,所以使它具有生命力。

举个例子,《论语》里边的“仁者寿”。孔子《论语》中解释“仁”的概念大概有100多次,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多次解释仁字?因为他有一个教学的方法,就是因材施教。每个人问到仁,他根据每个人不同的个性,就有不同的解释。但是“仁者寿”这句话具有共性,字面的理解大概就是,有德的人就会长寿。当今社会大家很注意养生,但我们发现养生大概都是讲怎么锻炼身体,然后吃什么保健药等等这些东西。现在天天看见有很多很多自媒体发出怎么养生、吃什么东西好,过两天你又看一帖子说吃这东西有毒,后来大家觉得看来很简单的事变成很复杂的事。那《论语》孔子讲“仁者寿”实际上讲的是人的道德修养滋养了人的身心健康,这个解释是没有问题的。

中国文化为什么之所以流传很久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很多人对先秦古人做了很多解释,这种解释使这个话具有了它的现代性。我举一个清代学者,桐城派的领袖方苞,他怎么解释“仁者寿”。他说“气质温和者寿”,脾气温和的人就可以长寿。这个应该你也可以认同他,很多人为什么得了肝癌?其中很重要原因就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心境不是很平和,为了一点小事情就生气。我们知道气是伤肝的,所以方苞说的第一句话,什么叫“仁者寿”?就是“气之温和者寿。第二句话:“质之慈良者寿。慈良是关爱他人,就是我关怀他人是发乎我自己的本心,而不是说我关怀他人是获得什么样的回报,这样你就会长寿。第三,叫“量之宽宏者寿。量是度量的量,宽宏就宽容,我们一般人宽容朋友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也有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可能说话也好,或者行为做事也好,让你不高兴,但是你是不是也可以宽容、谅解?有这样度量的人就会长寿,所以叫“量之宽宏者寿。第四,“言之简默者寿”。言是语言,简是少,默是不争不辩,人和人都在用语言交流,除非他没有语言功能,那都用语言交流。语言交流什么?语言会产生很多的歧义,就是我讲的话你不一定听得懂,或者你听不懂原因并不是你不知道我这个话表达的意思,而是你站在不同的立场,有不同的背景,所以就会产生歧义。所以有时候我们说语言也是一种暴力。在这样的对话当中,我们就为一些很无聊的问题发生争论,争论的本质性大概就是在我说的这个层面上争论,就是我比你懂的多,语言表述能力非常强,所以滔滔不绝,然后就发现驳得哑口无言,你就心情不愉快,然后你就抑郁了。那把你驳倒的人就很兴奋,语言就使人与人之间关系很紧张,甚至可能不经意会伤害对方。

“仁者寿”就说:气之温和者寿,质之慈良者寿,量之宽宏者寿,言之简默者寿,故仁者寿。举这个例子证明,你说传统东西在现代没有意义吗?那肯定还有,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就是我们如何认识传统不是过去,传统不等于糟粕,这就是五四留下的问题,到今天我们并没有从这个角度去认识传统在当下社会存在的价值。

凤凰网国学:那接下来想问您,因为感觉近五年来传统文化的热度提升很快,比如说90年代初,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文化热,您觉得现在和90年代初有什么不同呢?

王守常:你说的还要再往前提一点,严格来说,《光明日报》发表一篇文章,就是国学在燕园悄悄升起,这篇文章就已经意识到,80年代初,国学就已经开始有它的社会需求,很多人就开始关心国学。一直到现在,我们说它有几个阶段,早期国学,一个就是社会不同阶层的人都对国学产生了兴趣,在80年代初到80年代中,都有这样的热潮。90年代初,国学教学,国学的教育,国学的培训,就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这种现象。这部分现象受众者大部分是做过企业的人,很多企业培训开始热闹起来了。有各个著名的大学和社会团体开始办各种的培训班,在这个过程当中传播了很多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当然这个培训班后来也遇到很多复杂的情况,有的人说前期投入不大,培训班很赚钱,所以很多培训班就在这种背景下出现和发生。因为在热的过程当中,有些是把中国文化传统真正的价值观念传递出去,传播出来,也有很多企业家受到这样的影响和教育。但是90年代初,这种培训的商业化操作,对文化热带来很多弊病。还有一个,在90年代初以后,讲授或传播中国文化传统的人,严格说不具备中国文化传统的基本知识,他只是因为受到媒体的追捧,就有很多人成为了很著名的国学传播者。然后在各地的大书店,或者是各个机场书店里卖很多很多中国文化传统的书,这些人并不是专业出身的,当然我不是说不是专业就不能讲,实际上他们对中国传统的经典东西都参与了自己的工作经验。因为他们很多是做企业的,做市场营销的,就来传播这一些国学的教育。我们今天这些人看不到了,比如当时很有名的翟鸿燊,还有刘一秒,今天看不到了。90年代以后,国学培训还在继续进行,但是从规模和受众的角度说,要比90年代初的人要少得多。但是国学培训的深度是要比90年代好一点。

凤凰网国学:您有没有觉得这次官方和民间互动比之前更多了。就像崇仰优秀传统文化被上升到国家意志的层面上,比如两办、教育部、文化部会有这样的文件。

王守常:这是个很好的现象。这大概与2013年11月23日,习主席去视察考察山东曲阜,这是个标志性的事件,但是媒体并没有报道,也就说习主席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全党是不是认识到习主席的说法?刚才我说的文化是民族与国家的灵魂,文化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这个概括定语把中国文化传统传播的意义和价值提得很高。由他讲话以后,2013年、2014年、2015年,陆续在社会方面推动了中国文化传统、优秀文化传统的教学、宣传。另一方面,从政府角度来落实习主席的说法。所以2017年初就有中办和央办关于落实中国传统的工作决议,所以可以看得出来,官方有意识来推动中国优秀文化传统教育,而民间社会也在这样的状态下和政府所做的文化推广工作产生互动。我个人认为这是很好的现象。

凤凰网国学:您有没有觉得现在传统文化热也能算是一种我们文化自觉的表现?

王守常:这应该没有问题。从高层领导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可以算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新的时期。我们假如用简要的言语说毛泽东解决新中国的问题,从此中国人站起来;邓小平解决了中国贫困的问题,贫困不是社会主义的标志,所以改革开放30年中国总体的国力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二名。随着最近几年我们综合国力提高越来越快,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提出了文化中国的问题和中国文化的问题,对13亿人口达成一个共同的共识,就是如何把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弘扬和发展起来。大概有这么三个阶段。我觉得习主席讨论这问题是符合中国现代和未来发展的前提。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