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亚鹏:西方人眼里日本更代表东方 文化传播重在细节


来源:凤凰网国学

中国文化的传播,我觉得在我们走向世界之前,应该思考自己有没有构建好,我觉得差太远了。拿什么去走向世界呢?当然了,我觉得学术的交流是可以率先迈出的,这一层面的专家跟专家之间是有对话窗口的。但是公众跟公众之间,在更宽层面的文化的传播,我想应该是通过生活化的层面。

【导言】2018年4月21日,“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启动仪式暨“西湖论道:新时代的国学使命”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本次论坛分“走向未来:中华文化的常与变”、“走向世界:中华文化的传与播”两大议题,敦和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越光和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一点资讯CEO李亚分别客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原所长陈方正,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大学教授王守常,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大教授陈卫平,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四川大学杰出教授、欧洲科学与艺术院院士曹顺庆,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葛承雍,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白谦慎,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会长、北师大教授朱小健,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教授董平,以及台湾著名漫画家、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传播奖得主蔡志忠、书院中国基金会创办人李亚鹏同台论道。

在下半场论坛“走向世界:中国文化的传与播”中,主持人李亚从生活体验引出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传承及传播话题:文化不只存在我们的理念讨论中,经过几千年,已经内化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精神生活中了。传承首先意味着年轻人如何在一个网络时代,能够接受、吸收、汲取优秀的传统文化中的营养?而在科技和资本力量结盟,所谓“娱乐至死”的这样一个传播环境下,中华文化中优秀的、具有营养的东西,如何能够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得中华文化能够走向世界?

下文根据书院中国基金会创办人李亚鹏先生论坛发言实录整理而成。

若自身不美好 拿什么走向世界?

文化传播,他们几位是专家学者型,传播是从思想层面研究层面去传播,我想从更生活化的角度描述一下,一个公众眼里的文化传统。首先文化的传播可能是需要载体的,如果想让它最大化、公众化,是需要载体的。我自己个人来讲,是关注到中国的书院这件事情。因为中国的书院,当然各种统计数据未必精准,在光绪变法废除书院的时候有四千七百家书院,也有说三千多家。那时候中国的书院遍布中国的乡村,甚至在罗马也有中国的书院,在东南亚更是不计其数。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文化的传播我认为是需要一个载体的。当然,书院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在我个人看来,因为我还是再次强调,我不是一个文化学者型的文化推动者,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传统文化的“挑水入户”者,我愿意贡献一己之力。我更多关注到的是生活层面。

中国文化的传播,我觉得在我们走向世界之前,应该思考自己有没有构建好,我觉得差太远了。拿什么去走向世界呢?当然了,我觉得学术的交流是可以率先迈出的,这一层面的专家跟专家之间是有对话窗口的。但是公众跟公众之间,在更宽层面的文化的传播,我想应该是通过生活化的层面。在中国目前,自己的传统文化的美好生活场景都是如此的匮乏,不是吗?

我相信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包括中国人,到了日本没有人不喜欢日本,那么优雅的生活,精美的食品,甚至在很多西方人眼里,日本的文化更代表了东方文化。我觉得日本文化的传播,它是不需要用言词、言论和话语权去传播的,而是通过生活方式,通过生活中很多的细节,这些是它的一个载体。我自己年轻的时候不喝茶,在我那个年代,中国人喝茶基本上是大树桩子,一点美感都没有,作为年轻人我选择了喝可口可乐。当我喝了二十年可乐以后,有一次在日本,有一个设计师帮我做一个书院酒店的设计,他带我去了一个他设计的美术馆,里面有一间茶道室,他特别安排了体验一下。在那个四十分钟的茶道表演过程当中,我就爱上了茶,从此到现在,我喝了八年。怎么打动我的?这个文化是怎么传播的?是生活场景。那一瞬间让我看到了我在国内没有看到的那种,在茶文化上所表现出来的美感。

当然,这些年随着台湾文化、茶文化的一些茶人的进驻,到大陆交流越来越多,把茶席文化也慢慢带到了,我们现在可以在更多场景下看到茶席,也看到更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喝茶。我们2014年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做过一次中国古代文人生活方式展,我想讲一个细节,这样一个展览还是设在比较高规格的优美的场景里的,在参观的人中,80后、90后年轻人占到一半以上,而特别在茶席和香道前,排队等着体验的年轻人占到三分之二。可能是那个场景下体现出来的,文化变成了一种生活场景,这种场景的美感打动了他,他愿意来体验,就像我当年有这么一次体验之后,便开始追随。

因为在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在我二十九岁的时候,在我在原来的工作行业有一点点小小的成绩的时候,我开始寻找我的人生方向。经过十年的寻找,我最终确定了把书院中国这件事情作为我的人生方向,要复活生活中的传统文化,复兴传统文化的影响力。所以对于今天年轻的你们,生活在一个互联网时代,以及未来的AI智能时代的年轻人们,我想说,在你们决定放弃或者背离中国的传统文化之前,可以先花一些时间真正的去体验、体悟一下。我相信你会发现我们的文化的魅力。

乡村对文化更渴求 建书院教化作用显著

我不是一个文化人,但是我内心对文化有着一颗恭敬之心,所以我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在这个场合,在我发言之前还是要对所有在场的文化大德、专家、学者和各位文化同仁们,表示一下我内心的尊重。

我前面一直在听各位的言论,内心触动非常大。我和专家比起来算是年轻一代的,我想说不必担心国学或者说传统文化的流失,因为我跟传统文化的接触恰恰是一个案例,一个很好的普通家庭的案例。我是因为2006年有了女儿以后,因为她的特殊状况,父母对教育要格外关注一些,出于对女儿教育的关注,当时我们请了一位老师,跟随这位老师七年,在这个过程中接触了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化,我慢慢开始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这种深刻不是理论的深刻,而是可以看到我们的传统文化对于一个孩子的心性成长,能够发挥深刻的作用。当我看到这种作用之后,就激发了我的想法,能不能也投身于这样一个事业,尽一己之力?

所以五年前我们成立了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做了一些传统文化的传与播的工作。上一场谈常与变是精神建筑的层面,我们这一场传与播是要具体做事情,具体要干活的。其实有一个小小的案例,我们做了一个乡村公益书院,在一个村子里做了三年。我也看到这样一个小小的两百平米的乡村公益书院,对一个村庄两千户人的言行起到的“文而化之”的教化作用,那是让我们团队内部都觉得非常欣喜的。虽然我们在北京在城市里也有七八家公益书院,但是相比之下,乡村是对文化更加渴求的一块沃土。

“建三千家书院”这件事情我曾经跟团队说,要不要写这么大的数字。他们说李先生,一百一十年前中国都有四千多家,我们建三千家不多。后来我想了想,大家有这样的一个理想总是好的,我就在前面加了一个,“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修饰一下这句话。我觉得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吧。

我们拍片子的那个村子有两千户人,在北京昌平,离北京不算太远,我们台上的孩子经过一年的课程,只是周末小孩在这儿,我们传统文化的课程是免费的。没想到这个院子也成为这个村子的文化生活的场景。我们有一间茶室,虽然朴素但是很雅致,有中华文化之美,有一点点插花和器物,现在村民白天会相约来喝茶,自己带茶叶水果,喝完弄干净走了。下午孩子放学了,很多孩子会自发汇聚到这里做作业。平时是我们基金会这个黄老师主持工作,现在黄老师在村里的地位仅次于书记和村长,非常受村民的爱戴。可能这是一个小小的案例。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