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葛承雍:传统文化的世界传播总伴随着理解偏差


来源:凤凰网国学

关于“走向世界:中华文化的传与播”,我想可能“传”是指传承,“播”是指传播、远播。

【导言】2018年4月21日,“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启动仪式暨“西湖论道:新时代的国学使命”高峰论坛在杭州举行。本次论坛分“走向未来:中华文化的常与变”、“走向世界:中华文化的传与播”两大议题,敦和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越光和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一点资讯CEO李亚分别客串主持,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原所长陈方正,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大学教授王守常,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大教授陈卫平,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四川大学杰出教授、欧洲科学与艺术院院士曹顺庆,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葛承雍,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白谦慎,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会长、北师大教授朱小健,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教授董平,以及台湾著名漫画家、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传播奖得主蔡志忠、书院中国基金会创办人李亚鹏同台论道。

在下半场论坛“走向世界:中国文化的传与播”中,主持人李亚从生活体验引出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传承及传播话题:文化不只存在我们的理念讨论中,经过几千年,已经内化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精神生活中了。传承首先意味着年轻人如何在一个网络时代,能够接受、吸收、汲取优秀的传统文化中的营养?而在科技和资本力量结盟,所谓“娱乐至死”的这样一个传播环境下,中华文化中优秀的、具有营养的东西,如何能够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得中华文化能够走向世界?

下文根据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葛承雍先生论坛发言实录整理而成。

关于“走向世界:中华文化的传与播”,我想可能“传”是指传承,“播”是指传播、远播。

在传承方面,从我们做研究的角度来说,包括湖南出土的秦简,还有最近海昏侯墓里面出土大量刻有儒家的经典的文物。从魏晋南北朝到唐朝,在西域的地方发现了与我们有关的东西。每一次文物出土,都伴随一个较大的文化轰动,所以这个传承是比较久远的,而且对现代社会来说,每一次文物出土也都有一个考证的过程。中华民族的文化一直在不断传播,有的时候强,有的时候弱,但都是一直往下发展的。

在传播方面,这个就比较复杂了。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包括希腊、罗马、波斯、中亚的大量东西,在中国发现了很多。但是中国的东西在西方有没有传播?这个是我们一直很关注的问题,也是中西对话非常重要的一环。至少从现在来看,佛教在古代还没有传播到欧洲去,但是他们的基督教、摩尼教等等这些是传播到中国来了。比如我们研究发现,在波斯文化里有中国传统的儒家和合文化出现,但是变异了。这一类文化传播都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包括我们现在的工作,这里面也有不同的观点,比如说兵马俑出国展览,在五十多个国家展出了四五百场,但是中外的观念还是不一样,西方人更感兴趣的是地下的军团,感兴趣的是雕塑士兵、雕塑艺术,但是我们的展览理念不一样,我们希望展现的是大一统帝国的威风,所以和西方理解的中国可能就有所不同。所以我觉得相对发生在东西方的传与播,不同的时代都有不同。比如在英国,以及在日本,都发现了木牍,他们对简牍的理解就和我们不太一样了。我们的简牍也出土了很多,引起了世界上的关注,但是理解还是有偏差。包括敦煌学研究,我们最近做敦煌走出去的调查研究,发现在欧美有二百多个机构和学校开设了敦煌研究,但是人都很少,往往一个学校只有一两个人。我们不能说有二百多个学校,就认为敦煌文化一下子传播到全世界了,这里面仍然是需要我们慢慢来做工作,真正使中国文化在世界上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传播。

我认为,传承文化首先是要传承优秀的,抛弃糟粕的,这个基本原则不能变。我们文化里面的一些不好的东西,不能走向世界,希望年轻人在传播和传承的时候要有辨别意识,我们的学者要有辨别的意识,在我们宣传的内容方面,更要有辨别的意识。提高警惕,不要复古。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