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谢遐龄(中):传统复苏需抓住“天道”这个核心


来源:凤凰网国学

中华传统文化的复苏,既是我们的机遇,也是时代赋予的使命。作为研究者,不仅要研究好典籍,为了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目标,还必须按照现代的语境对儒学重新阐释,即“创造性地转述”。

谢遐龄教授接受凤凰网国学频道的独家专访

【导言】

什么是优秀的传统文化?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这些问题始终成为当今国学热潮流中不断探讨并反思的问题。谢遐龄教授对“传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在采访中指出:传统是不会死的,始终是“活着的”。传统是精神性的东西,它是一个民族的精神主干。国学热和儒学复兴证明:在外来文明的长久冲击之下,中华民族自身传统重新抬头,再受重视。对于传统的复苏,我们要关注核心问题,中华传统的核心是天道。对天道既要做理论的阐述,又要唤醒民众对它的信仰。阐扬天道是所有儒学研究者的共同事业,同样是国学研究者的事业。所以要求同存异、共同弘扬大道、激扬对天道的信仰。

以下为整理后的访谈实录(中):

凤凰网国学:儒家文化在当代复苏,但“大陆新儒家”的提法饱受争议,如何从社会层面正视这种争议?

谢遐龄:首先,我要对“传统”做一点说明。在我看来,传统是不会死的;“活着的”是其根本性质。传统是精神性的东西,它是一个民族的精神主干。因而它是一直活着的,不可能中断。在历史中可能会有低潮时期,或者说处于晦暗状态。儒家作为学派来说或许会断,而儒学则从未断。再说儒教,历史上有过,有的民间宗教打着儒教旗号至今存在。但孔孟及其弟子不能看作儒教。儒家的地位,更像犹太教的“拉比”——基督教初起时就是遭到拉比打压。新宗教的发生都是从民间开始的,它需要“拉资源”、争取群众、标榜自己、阐述教义。儒学复活,意思是:过去被官方定为负值,现在地位颠倒为正值,儒学研究却从未中断。过去被官方认为负值时,官方机构仍有专人研究,民间也有不少人研究。

国学热和儒学复兴证明:在外来文明的长久冲击之下,中华民族自身传统重新抬头,再受重视。说的透一些,按照外来文明对中华民族发展起到好作用的方面用得差不多了,而外来文明带来的坏作用越来越明显。这就提醒人们认清一个道理:中国还须遵循祖先一直奉行的大道。我国领导人已经认清传统是国家民族的根本、社会发展的真正依仗。

为什么儒家在国学热中凸显出来?按说道家应该比儒家更占优势。中华民族信仰和思想,最高概念是“天道”、“大道”,道家正是以“天道”为旗号,“道”这个关键词被道家占了,却输给了儒家?我认为关键在一个字——仁。儒家认为,“仁”是天道与圣人的本性,道家却反之,主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下百姓企盼“仁政”,因而儒家胜出。

在外来文明的冲击下,中华传统文化的复苏,既是我们的机遇,也是时代赋予的使命。作为研究者,不仅要研究好典籍,为了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目标,还必须按照现代的语境对儒学重新阐释,即“创造性地转述”。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比如,宋儒解释的“天命之性”是否有必要推翻,重新建立理论?原先,天命之性就是气质之性——所谓天命,不就是气禀吗?宋儒主张天命之性是天理,与气质之性是两回事。这就是说,天赋予人的存在的,既有气禀,又有天理,这就成了二本。这学说背离了孔孟,也与现代的知识不合,使得儒学传播有很大障碍。我们的使命就是,提出既与孔孟相合、又与现代知识相合的新解释。

尽管有过一段时期的低落,大陆对传统学术的研究却从未中断。确实,一批港台学者在儒学研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作出了杰出贡献,但终归只是某些方面,不是全体。工作是做不完的,需要大家一起做,已经做出的成绩还会要求重新评估。“大陆新儒家”这个提法过于简单化。其实每个研究者都有其独特性,不宜归类。近年儒学研究领域确实出了一些人物,有的可谓光彩夺目;用力方向并不单一,谈不上学派,粗有端倪的也未成形,至多算是初期。我认为贴标签不好,易生争端。既然研究儒学,就要有儒者风格,做一名君子。有学派之分、观点有异,均是正常现象。对于传统的复苏,我们要关注核心问题,中华传统的核心是天道。对天道既要做理论的阐述,又要唤醒民众对它的信仰。阐扬天道是所有儒学研究者的共同事业,同样是国学研究者的事业。所以要求同存异、共同弘扬大道、激扬对天道的信仰。

未完待续

*以上经谢遐龄教授审订并授权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专访谢遐龄(下):如何推动儒家信仰建设?这几点很重要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