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姓氏趣谈:这些姓写法一样却属于不同家族


来源:凤凰网国学

槐聚先生《论俗气》一文以为物多即俗,余幼时未读其文,似已悟得斯理。尝问家父,世间何姓为多,家父言:“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耳。”遂深以张姓李姓王姓为俗,常思某某诚佳,恨其姓之俗也。他日娶妻,誓不择此三家之女。及长,始自知其愚且僻也。人与姓何干乎?以多为俗,则吾刘姓,在山东亦可谓俗不可耐矣。

资料图

槐聚先生《论俗气》一文以为物多即俗,余幼时未读其文,似已悟得斯理。尝问家父,世间何姓为多,家父言:“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耳。”遂深以张姓李姓王姓为俗,常思某某诚佳,恨其姓之俗也。他日娶妻,誓不择此三家之女。及长,始自知其愚且僻也。人与姓何干乎?以多为俗,则吾刘姓,在山东亦可谓俗不可耐矣。

闽台陈姓者为多,台之陈,闽所徙也。今吾沪上亦蕃,而迁自各地。吾校前校长即陈氏也。而复旦陈姓名教授尤伙,岂前校长陈公望道在天之灵所佑耶?尤奇者在中文系,先是,陈公子展尝为系主任。而自陈公允吉长系以来,陈君尚君、陈君思和、陈君引驰相继接任,而各有作为,此在闽台亦为罕见也。想“陈陈相因”贬词,当自此变而为褒矣。闻北大中文系主任前后三任亦皆陈姓:陈平原、陈跃红、陈晓明是也。

史载陈完婚前之卜,有“八世之后,莫之与京”之语,今观其宗族之盛,信夫其莫之与京也!

刁、苟、汪三姓,余儿时深幸托生于此三族之外也。刁则其义恶,样板戏《沙家浜》中之一反派即刁姓者,撰者欲其姓副其实耳。

余二姓则皆与狗有关。国人以狗于主则奴性谄媚,于他人则狼性凶残,贱之鄙之甚也。“苟”则不幸谐音为“狗”,《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中之苟才,行同狗彘,作者遂“赐”以此姓焉。近闻苟姓者多不欲子孙承其姓氏,异乎他氏之惟望香烟永继焉。

“汪”则狗吠之声,余小学同学中有一汪姓女生,即无端获一绰号曰“汪狗”焉。

近数十年养狗之风日盛,街头巷尾,无日不见牵狗而过者,狗咬人非新闻亦为新闻矣。养者于狗,生则宠之若儿孙,死则哭之若考妣,不复贱之鄙之矣。其欧风东渐之效欤?他日风俗全移,吾知苟姓者必喜曰:“吾何幸而姓苟,得与狗狗同称耶!”汪姓者必欣曰:“吾何幸而姓汪,得与狗狗吠声同耶!”

惟刁姓者不能待风俗之移,而须俟语义之转。“刁”字本无“刁钻”、“刁蛮”,“刁滑”之义,后竟转此贬义,他日转贬为褒,未可知也。惟不知究在何世耳。

姓之字,有异体而为同姓者,有同体而为异姓者。忆儿时,家父自青海路第五门诊部就医归,取药方示余曰:“此医者有功底,书刘作镏。”余始知刘、镏为异体也。明人作《霏雪录》者镏绩,人多不敢书为刘,不知渠实夘金刀裔也。

刘之俗体为刘,简体字官定之前已见,与旧时计数之苏州码子“九、二”两码形似,先祖撰文,每以“九二码子”为笔名。余微信署「九二」亦此意也。人有以为寓意《易•干》九二“见龙在田”或“九二共识”者,胥风马牛不相及也。码子以久废不用,中年以下者已不能识。人民文学出版社周君绚隆尝以此下问,余即为书码子一至十焉。周君大喜,曰:“余遍问无能答者,今始得之矣!”余谓周君问之未遍耳。余尝骨折入院,病坊同室者顾公振乐,年过期颐,问护工何姓,答以刘,遂笑曰:“原来是九十二。”护工不解,独余解之,顾公定以为惟其独知耳。

文革末余尝入房管所为临时工,其役为丈量房屋。一日,与人叩一户乐姓者,同行者问余何读,余曰:“管仲、乐毅,自当音阅。”遂叩门问:“乐(音阅)家有人否?”竟久不答,叩急,乃出一人曰:“什么阅,洛!”同行者嗤曰:“你连自己的姓都读不来了!”后检书,知误实在余,乐姓固有二族,一音阅,一音洛也。 

翟姓亦有二读,而余皆遇之,一南人,音狄;一北人,音宅。检书亦为二姓也。顾余滋有惑焉:钱辛楣谓古无舌上音,然则翟之“宅”音后起,上古翟惟一音焉耳。谓为一族其谁曰不可?然同字同音亦不妨为二族也。上古事茫昧难知,存而不论可也。

*本文节选自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刘永翔教授《蓬远楼漫笔》,原载于《中国文化》2018年春季号。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