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梁治平:科技文明是人文精神的发展还是终结?


来源:凤凰网国学

到底什么是人文精神?人文精神今天的情形如何?它的未来对人类,对一个国家的人民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怎么去回答,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们的立场和关切的。

【编者按】5月29日上午,“艺术与人文高端讲座”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首次开坛,来自香港的著名学者陈方正,以“人文精神之重建:回顾、反思与展望”为题发表主旨演讲,并与国际知名道家文化学者陈鼓应、法学家梁治平、人文学者余世存同台论道,探讨东西方人文精神的前世今生以及未来趋势。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梁治平主持讲座,并在讲座讨论环节发言。本文系根据梁治平先生发言内容整理而成,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梁治平

我们谈论人文精神,非常自然地会讲到传统,讲到文化,讲到历史,但实际上我们面对的其实是当下和未来之间一个非常迅疾的变化,甚至令人困惑和迷茫,面对这样的一个社会形态,所以我们才会对人文精神或者人文主义这些问题有那样的关切。

到底什么是人文精神?人文精神今天的情形如何?它的未来对人类,对一个国家的人民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怎么去回答,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们的立场和关切的。

最近这两年有本书很流行,是以色列的一个历史学家写的两本书,一本《人类简史》,一本《未来简史》,其实也是要回答这样的问题,表露同样的关切。他是从人类如何变成人,也就是人如何从自然界脱离出来这样的角度来观察、叙述。人类从自然界分离出来,人和神的关系一步步密切起来,首先是万物有灵的状态,然后是“多神论”“一神论”,最后20世纪上帝被人类“杀死”了,人自己变成神。像绵羊多利(Dolly)和AlphaGo这样两个事例表明了当代发展的迅疾,对我们社会改进最大的科技,一个是生物科学,一个是人工智能,这两个部分的发展是不是跟人文精神有关系呢?从某个角度来说,它体现了人文精神,它是人文主义发展下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但是另一方面,它到底意味着人文精神的发展还是终结?可能这就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很有可能终结了我们一般理解的人文精神,比如自由意志,比如存在主义。而且我们对存在主义有很多的认同,存在主义是在当时情境当中的一种自我决定、自我负责,其实是建立在“自由”概念的基础上,当然这些科学的发展其实对人的自由、自主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代科技文明发展一方面是人文精神的一种发展,另一方面又好像是预设了人文精神的终结,这就是问题所在。

刚才世存用了一个非常好的概括,就是智慧和智能,这两个“智”其实是不一样的。我们怎么在这两者之间取得一种平衡?怎么通过对人文精神的重新思考,获得掌握未来的可能性,而不是简单地随波逐流?我觉得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对于人文精神的思考是一个开始,而且永远是在一个过程当中。今天方正先生尽管有很多判断和答案,但我想他最终不是要给我们一个答案,而是开启一段思想的过程。非常感谢方正先生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重新思考究竟什么是人文精神,我们要重建的人文精神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也感谢两位讨论人,还有今天各位观众的支持,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