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翔非:当务之急是培养专职的国学教师


来源:凤凰网国学

真正的高校毕业到学校中小学当国学教师的,我估计很少甚至没有,这是一个大问题,这是当务之急。现在有很多班,我希望能够有比较认真的学者把这些人培训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导言】

当下的中国教育,一方面是教育普及程度大幅提高,国民教育整体水平一路高歌猛进;另一方面,教育相关的负面消息也此起彼伏,比如师德问题、师生关系问题、老师与家长的关系紧张问题,以及一直被诟病的考试制度问题等等。那么,当下的中国教育,到底存在什么困局?如果拉长时间线或者空间线,来分析中国教育的现代化转型,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些有效的办法,来回应和解决现实问题呢?

2018年6月20日下午,“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系列活动之“中国教育:从传统文化寻找突围之道”高峰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举行。本次高峰论坛下半场的圆桌论坛围绕“中国教育:能否从传统找到解围之方”展开,凤凰网文化中心总监、国学频道主编柳理担任主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发起人、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北京师范大学教育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教育学会传统文化教育中心主任徐勇;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孔阳国学工作室创始人朱翔非同台论道,回望中国教育传统,从传统文化出发把脉中国当代教育的症结,为教育发展建言献策。

下文根据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孔阳国学工作室创始人朱翔非先生论坛发言实录整理而成。

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孔阳国学工作室创始人朱翔非发言

主持人:您之前也在教育领域深耕多年,是一位非常资深的教育专家。而且从之前的基础教育领域,现在专注于国学教育,听说您有一个自己的孔阳国学工作室,而且最近有一个话剧在排演。我想问您两个问题:第一,是不是现行的教育问题让您在方向上发生了转型?第二,您是否可以说说这个转型的深层原因?

朱翔非:是这样的,最开始我到北京四中讲国学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怎么办?只能是一点一点给这些中学生讲。那时我讲的东西跟今天很多国学老师讲得不太一样。严格意义上讲,就是超前,怎么超前?比如说讲《论语》,《论语》最高要达到道的程度。要记住,《论语》达到道的程度之后,要“不语怪力乱神”,这样一个高度,一般讲《论语》很少涉及。以后还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到了上大学时,我跟孩子们讲,你们现在开始,毕业之后,上大学再跟我学,又把《论语》讲得深刻了。这样一来,我不是专门为一个中学生讲课,而是中学、大学,最后落实到社会。我们整个社会很缺乏这种教育,必须把整个社会连起来。现在中学里,教育部长说大家要学习孔子,学习《论语》,今年高考考的就是《论语》。实际上,我讲《论语》说的是你们上了大学之后还要学《论语》,大学毕业之后还要学《论语》。习近平几次在孔子祭祀大典上讲到要学习《论语》,要学习孔子,他还在很多重要场合强调要学习这个。为什么?因为中国人没有这种根和魂,学《论语》正是召唤中国人的根和魂回来。说到学校,我觉得不止一个学校,基本上所有学校都缺这个,甚至大学也缺。学习传统文化,绝不只是一个中学生的任务,也不是大学生的任务,而是整个社会的任务。

另外,我还要强调的是,《论语》中有句话叫“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中国古人很少谈到的一个高度。所以说学《论语》必须学这个,另外还有儒门功夫要学,不是穿一件衣服或怎样,不仅仅是这个层面,而是真正的用功。

主持人:我担心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的教育把传统文化这一块的课程体系全面推开之后,会不会出现两种《论语》?一种《论语》是考试中的《论语》,还有一种是我们心目中希望在生活中一直伴随着的《论语》。

朱翔非:《论语》应该是真正的《论语》。我们现在学《论语》,不要以为现在学这些东西就可以了,才刚刚开始。《论语》是给全体中国人讲的,不是只给小孩子讲的。古代有一种学习的内容,那是全民的。比如说在东汉时,通常一位大臣或者是著名的学者会有弟子上万人,这不是小班性质,这是整个社会感召的。这在古代也有很多,所以说,不仅仅在小班教学或私塾教育。我说的是整个人对社会的影响。比如说王阳明,天下很多人都学王阳明的东西,达到了这个高度,这才是真正的学习儒学。

主持人:从2013年到现在,教育部连续发了好几个文件,就是关于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注意到这些文件覆盖了从义务教育阶段到现在高中的课程设置,这其中如何加大传统文化的传播占有大分量。如果说通过制度的修正,让国学经典重新回到中小学的课堂,能够给中国教育带来很大的变化吗?当前的学校教育具体如何来补这一堂传统文化的课?

朱翔非:今天,我们应该怎样来面对传统文化,这是一个大问题。为什么这样说?比如讲《论语》,老师五花八门,有很多历史老师、政治老师或语文老师,他没事的时候,或者是校长说你点时间,你就干脆当国学老师吧!就这样成为了国学老师。真正的高校毕业到学校中小学当国学教师的,我估计很少甚至没有,这是一个大问题,这是当务之急。现在有很多班,我希望能够有比较认真的学者把这些人培训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再者就是各校的校长必须重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比这个还重要,你给他讲《大学》,讲《论语》,有人讲了一辈子,你给他讲的程度,照那一辈子差远了。你说你讲得深他讲得浅,不对,都讲浅的照人家差远了。而且人家的书到处都有卖,你怎么办?你这个就是废纸,这个问题是非常尖锐的。每个中国人到了复兴国学、复兴儒学的时候必须面临这个问题,有相当多的人都在读《论语》,读到了相当的程度,这说明全社会都关注传统文化。在这一方面等于说是中小学是被动跟着走的,谁先觉醒的?成年人先觉醒的,他知道哪些是必须要加强的。所以说未来的传统文化面临着很多挑战。讲《论语》,我倒觉得最主要的是谁来立标准,这个年代讲国学的最高层次的人要把这个标准要立起来。不仅是学者层面,而是全社会层面。类似于习近平强调大家要记住“传统文化是中国人的根与魂”这样的程度。每个人都该学《论语》,这样一来,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而且还是整个社会的教育,教育整个社会。这样我们大家才能真正认识到国学在国家中的位置,同时也能够让那些孩子们得到一种真正的提升。

我们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不要去想古人写字什么样,现代人写字什么样。时过境迁,人类自然会发生变化。那么,今天学《论语》有什么用?你读进去了就明白了?至于说明白之后怎么做,那里面写得清清楚楚。凡是说不能复古,不能够脑袋想问题想得刻板,都是没学过《论语》的。真正学《论语》就不一样了,《论语》是什么?是中国人的魂,不是别的,从这一点上来说,今天不仅仅是中小学生在学《论语》,整个社会都在学《论语》。我们这个社会由于学《论语》能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一点形成了浪潮滚动,与教育一起向前发展。

《论语》这条路是自由的路,与现在的教育体制不一样。那么多社会上的人传播,人家肯定不是回去看中学怎么讲的,肯定不看。他得出来的结论,我想,整个世界都在看,必然会影响整个社会,以便达到成为一名学者的目的。

【高峰论坛·直播回顾】

杨东平龚鹏程等名家联袂问诊中国教育|国学大典

【延伸阅读】

凤凰网专题|致敬国学: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

特稿|重新认识教育传统 名家共论中国教育突围之道

你竟是这样的“国学青年”!大数据版《阅读报告》首发

朱小健:问诊中国教育良方 要做好这四步

“国学青年”究竟长啥样?答案在这份《大数据报告》

龚鹏程:重新认识中国教育传统(视频实录)

圆桌论坛| 中国教育:能否从传统找到解围之方?

杨东平:教育应以人为本 否则会变得“失魂落魄”

朱汉民:学以成人 挖掘优秀传统与现代教育做“嫁接”

徐勇:“传统文化”是学生的正餐 而不是点心

不止三措施:教育部五年来如何力推传统文化进校园?

杨东平:从应试教育突围 如何为教育做源头治理?

朱汉民:中国书院正出现历史高峰 是国学复兴的反应

肖永明:传统书院如何补充现代教育

朱小健:这门独特的学科 对中国文化传承十分重要

王守常:国学想进教材?先完成这件事

郭齐勇:国学教育从娃娃抓起 三大关键问题待解决

楼宇烈:现代教育需要传统的书院精神

唐翼明:“国学热”是一场文化道德自救运动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