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路:孔子生在今天 不知要对“国学班”多么厌恶


来源:凤凰网综合

最后想说的是,不要把国学班的乌烟瘴气算到国学头上;不要把读四书五经读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吃的亏算到四书五经头上;不要把孔子所处时代的局限性算到孔子头上,这是辨明是非所需要的。就像去一个餐馆,点的菜不好吃,不要怪点菜的人水平太差,这是厨师和餐厅的问题呀。

对四书五经、国学之类的东西,我虽然不能说熟,但总算花过一些时间,这就令我对许多读经班、国学班、周易班等殊无好感。

为什么?因为骗钱的太多啦。

有人说:你都承认自己对国学不熟,怎么知道人家是骗钱的?你知道人家大师水平有多高吗?

其实,说不熟是客套,就像架打完了,赢的人说声“承让”,难道别人真的让他了?说不熟,一方面的确不能说熟,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学无止境,谁有资格说自己熟呢。孔子进了太庙,还每件事都要问一遍呢。另一方面,但凡有点敬畏之心,都不好意思那样开口。性情上可以狂狷,学问上不能不虚己。如果真敢称自己很熟,那跟外面骗钱的人嘴脸有什么区别?

我听说有个家长,觉得国学是好东西,四书五经是好东西,就把孩子送到什么读经班里,学也不上了,连小学都没上完,后来孩子慢慢长大,什么都不会做,家长也苦恼得不得了。

还有人跟我说,有个什么周易培训班,说是免费课,去了听了一上午,想接着听就要交三千块,还是打了折的优惠价,讲的什么呢?讲你的手机号码哪些是凶数,车牌号哪些是凶数——想化解?想化解就再听接下来五天的培训班,两万块。那人问我该不该参加。“觉得有点贵,但还是想化解。”

看她虔敬认真的态度,我都不忍心直接告诉她那是骗人的——《周易》跟凶数有屁的关系啊!但凡对《周易》有九牛一毛的了解,也不至于上这种当好不好。但是,这样的话是不便说的,直接说出来,难免伤人感情,只能委婉地,转弯抹角地告诉她,这并不可信。但当她已经对“大师”有了信心,这样委婉劝阻到底能起到多少作用,就不好说了。可心里真是忍不住生气:骗子太坏了。

有些穷的吃泡面的学生党,连借50块钱都很难,还要想尽办法去筹集上万块的“学费”,去上什么演讲班、成功班、国学班,渴望跟成功人士“建立链接”。贫瘠的头脑无法想象真实世界的凶残,受了洗脑抱着渴望跻身食物链顶端的热梦,被别人敲筋吸髓榨干最后一滴血。而那“别人”,也正是与他同类的人。

假如孔子生在今天,不知要对国学班多么厌恶。虽然不宜说所有国学班都如此,但大体上,很多国学班是和孔子精神背道而驰的。

孔子讲学图

孔子懂得六艺,不是因为六艺本身是最好的学问,而是因为,在那个时空背景下,学习六艺体现对知识的渴求,智慧的头脑和开放的心态。

要知道,孔子时代的六艺不足以成为今天的六艺,如果一定要类比,毋宁说数、理、化、政、史、地更接近今天的六艺。当然,这只是过于简单的类比。六艺说的是,在特定的时代,一个人掌握哪些技能足以令他成为合格的、有素养的、全面发展的人才。

四书五经当然不错,但如果,你连数理化都不学了,去学四书五经,你怎么可能懂四书五经呢?四书五经教你的道理,就是让你如何成为有道德、有智慧、有技能的人,你跟着一帮江湖骗子去读经,学到最后学得无以在现代社会立足,这是谁的错呢?

为什么许多人热衷“传统文化”?因为在他看来传统文化没门槛,好学——虽然他口里绝对不会承认传统文化没门槛,那样就有点掉自己的价,但实际上,他的确是因为别的东西学不来,只好学这个来装点门面。于是就被别人骗了。——你想拿某种东西装点门面,结果你的愚蠢和功利反倒衬托了别人的门面。许多最后成了韭菜的人,都是因为在人家举起镰刀时抱着割韭菜的心兴冲冲涌进去的。

假如不是一个人热血沸腾想跻身食物链顶端,谁会啃着泡面四处借钱来参加成功培训班?不参加这种班还能吃顿肉,参加这种班,只能把吃肉的钱供出来,天天啃干馍了。佛家认为,三界是一心生出的,如何看待理解世界,世界就会以何等方式坚固地呈现。认定自己处在食物链底端,要奋力往上爬,久而久之,这种认定就真的成了一个人生活的写照。

学习孔子,要理解孔子的精神。佛家讲“理”和“事”。要通过孔子的事,孔子的一言一行,去理解孔子的思想——当然我们没有办法完全理解,因为孔子境界太高了,不过总有办法接近,通过孔子的事情去尽量理解孔子的精神,再反过来思考今天我们所面对的事情,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孔子,更好地处理我们面对的问题,这才是真正的学孔子。学孔子,不是学孔子一天吃几顿饭,菜怎么炒,出门坐不坐车。解决那些,还用得着孔子级别的智慧吗?老子级别的智慧就够了。

如果发明《周易》的人知道,到了21世纪,《周易》最大的作用是被大师拿来看风水,被招摇撞骗的人拿来鉴别手机号和车牌号的吉凶,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活过来。

常有人说:傻子的钱是最好骗的。这句话,有它对的地方,但从根本上是不对的。说有对的地方,是因为你要想从聪明人兜里骗点钱出来,太难了,谁上你的当呢。不是傻子的钱最好骗,而是只有傻子才会被你骗。

说它根本上不对,是因为,骗钱的人也是傻子。真正聪明的人,谁犯得着靠行骗在这世界上生存?乃至于,宁肯不在这世界上生存,也不肯去行骗。以为要靠骗才能生存,才能活得更好,不是更大的傻子吗?

人的“依报”是自己选择的结果。选择了以行骗为生,到最后,就只能处在骗与被骗的世界。也许最初出发点只是轻微的损人利己,看起来好像没有太大妨碍,及至后来,就不能不变成难以调和的人我对立。行骗的人,也成了行骗的牺牲品。儒家讲义利之辨、人禽之别,佛家强调最初一念的发心,这实在是非常要紧的。

资料图

我不是说国学不是好东西。但如果我有孩子,恐怕不会让他上什么国学班,除非我对授课老师水平有足够的把握和信任。但现实是,有水平去开国学班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去做那种事情,这就是“君子恶居下流”。反倒是认不得几个字,搞不清楚什么来历的人,披上汉服带着小孩读《弟子规》。家长也闹不明白,一看模样还挺像回事,实际上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回事,就把孩子送去了。如果真想让孩子学国学,倒不如把孩子送到好学校,至少老师是有正规学历的。到大医院看病,总比靠电线杆上的祖传秘方靠谱一点吧。

最后想说的是,不要把国学班的乌烟瘴气算到国学头上;不要把读四书五经读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吃的亏算到四书五经头上;不要把孔子所处时代的局限性算到孔子头上,这是辨明是非所需要的。就像去一个餐馆,点的菜不好吃,不要怪点菜的人水平太差,这是厨师和餐厅的问题呀。

来源:王路在隐身 微信公众号i_wanglu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