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但听辘轳响:《红楼梦》中姨娘们的心理意识


来源:红楼梦学刊

       作者:于烨 夹层中的人 “姨娘”就是生活在夹层中的人,生活在夫妻的夹层中,丈夫与妻子的中间,听着都别扭,

 

 

 

 

 

作者:于烨

夹层中的人

“姨娘”就是生活在夹层中的人,生活在夫妻的夹层中,丈夫与妻子的中间,听着都别扭,尤其以今人的角度观之,甚是难堪,总让人难以有好印象。不仅如此,尤其在旧式大家族中,他们还是生活在主仆夹层中的人,主人与仆人的中间,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尴尬地位呢?亦主亦仆,却又非主非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这真是旧时代对女性极大的迫害,尤其是在精神层面,让女子自认为就该如此卑微,以此愚弱女性思想。《红楼梦》作为描写旧式贵族生活的典型,书中自然少不了这类人的身影。而曹雪芹对她们的形象、心理的塑造与描写,也是极尽精彩之笔墨。

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

《红楼梦》中提起坚决不做姨娘的,大家都印象深刻,那就是鸳鸯。鸳鸯对姨娘这个地位有着极其强烈的反抗意识。鸳鸯坚决不做,是因为她看清了做姨娘、尤其是做贾赦的姨娘的下场:

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的丫头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炕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是舅爷;我要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去!

鸳鸯为人很刚直,从小生活在贾府中,对那些仗着家人是小老婆就横行霸道的人们很是看不惯。“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这句话形容得极为到位,非常形象。还有一个坚决拒绝的原因,就是比一家子都奴颜婢膝更可怜的——万一得不到宠爱,那是绝对没有人管的,生死由天!鸳鸯知道,姨娘的宠爱,不过是男主人一时的新鲜,生死由天是迟早的事情。基于这两点原因,鸳鸯对做姨娘的事坚决反对,其反抗方式也是相当激烈和决绝。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知道,这种事情在贾府这样的人家不算是什么事情,丫头可以随便拿来送人情和买卖,就如同一个物品,因此她对贾母也不完全有信心。所以她采取了破釜沉舟的方式,她已经想好了,若是贾母逼她,她就出家或者去死。鸳鸯不做姨娘,悲惨地被人凌辱抛弃而死,还不如一刀子抹死了有尊严。

对于做姨娘,与鸳鸯有着截然不同态度的,是尤二姐。尤二姐选择做,是因为她的无知。尤二姐虽说名义上是主子,却远没有鸳鸯这丫头有见识。鸳鸯是贾府的家生子,从小在贾府长大,对于姨娘的遭遇是见得多了。而尤二姐,原本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父亲早亡,本就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书中有句话说“差不多人家的主子也赶不上府里的丫鬟”,这不仅是说物质条件,其实也一定有眼界是否开阔的问题。尤二姐本身没有这些见识,加之后来跟贾府攀上了亲,被贾珍随意侮辱之后,见到贾琏,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所以根本顾不上是妻是妾,是明媒是偷娶,只要赶紧能有个名分,就算是安身立命了。尤二姐没有想一步登天,她完全是被贾琏的一番假想和贾蓉的花言巧语给愚弄了,以为凤姐是病入膏肓了,只等她一死,自己就可以上位为正妻。殊不知,贾琏为了让尤老娘高兴,夸大了凤姐生病的事实。尤二姐是太急于求成了,她的急于求成不是她本身的性格所致,而是她被贾琏欺骗了。对于凤姐来说,尤二姐的确是伤害了她。尤二姐和尤三姐都想摆脱与贾珍贾蓉那种混乱的肮脏关系,但是所采取的方法却不同。尤二姐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极好的途径可以改变命运,命运是改变了,只是结局却更悲惨。

做姨娘的方式

在做姨娘这条路上,与尤二姐走得有些相似的,是香菱。她们俩同样被正妻所虐待致死,不同的是,香菱在夏金桂还没有来到薛家的时候,还过了一段相对好一些的日子。尤二姐完全是作为一个后来者想要撼动王熙凤这铜墙铁壁,结果却撞得头破血流。香菱对于夏金桂来说,却是先来的。在薛蟠还没有娶妻的很长一段时间,对香菱还是说得过去的。再加上薛姨妈和宝钗的爱护,香菱起初对于成为薛蟠的姨娘没有任何怨言。香菱也是一个认命的人,如果说尤二姐是因为生活条件所限,对姨娘没有清醒的认识,那么香菱呢,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认识,从自己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被买到薛家,成为了预备姨娘。可以想象,在薛家,上下人等均知道这个女孩将来会是薛蟠的姨娘,而薛蟠更是三番五次跟薛姨妈磨,希望母亲快点将香菱给自己做名正言顺的姨娘。这种情况下,薛家自然不会让香菱从最基层做起,肯定是直接给薛姨妈做贴身服侍之人,而薛姨妈本来也是有同喜、同贵两个贴身丫鬟的,所以香菱从一开始就是预备姨娘。薛家进贾府的时候,香菱是有自己轿子的,香菱也有自己的丫鬟。在薛家,香菱的确是实际享有了“半个主子”的待遇的。

在香菱的意识里,可能自己生来就是薛蟠的姨娘吧,这是命。她对自己的身份从无半点怀疑,所以在薛蟠被柳湘莲毒打后,她还心疼地掉眼泪,她甚至准备好了以贤淑、本分、顺从的完美姨娘的标准来迎接薛蟠的正妻夏金桂,香菱从小看到的千金小姐就是宝钗,她认为千金小姐都应该是宝钗那个样子的,她幻想夏金桂应该和宝钗一样,做了人家的正妻,有着宽容平和的态度,能同她和平相处,甚至在无聊的时候,还能和她这个才貌双全的姨娘作诗下棋,姐妹相称。香菱以合格和完美的方式在姨娘的路上走着,她以为自己已经把姨娘做到最好了,应该是可以得到一个相应好的结局的。但是夏金桂的所为让她大吃一惊并措手不及,她之前所准备的一切都用不上了,夏金桂不仅不能如宝钗一样给她精神上的慰藉,反而连她的身体也要摧残。就连以前喜欢她的薛蟠也开始对她动辄打骂,薛姨妈和宝钗无法过度干预这个既成的小家庭,香菱的完美也随着她消逝的生命而流散。

秋桐对姨娘的本分有着另一种不同的诠释。中国古人总讲“贤妻美妾”,这是对于家室一个最理想的标准。妻子要贤良,妻贤夫祸少。所以妻子是否美貌,并不是特别重要,正妻,重要的是“贤”。比如东汉时期的孟光,比如诸葛亮的妻子黄月英。妾,不需要懂得太多,但应该美貌。因为妾,本来就是一种装饰物,她无须对丈夫的前途或者思想产生影响,只需要装点门面即可。有客人来了,看到主人身边的妾,随意夸赞一句,实际上是夸赞主人的好眼光、好福气,甚至是用来衬托主人的英俊。此外,别无他用。秋桐就是属于这一类“装饰品”。

秋桐在相貌上不会丑,所以才会被贾赦看上,并且在还没有给了贾琏的时候,已经和她不干不净了。秋桐有着彻彻底底的世俗思想,她嫌弃贾赦年老,所以早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要勾搭勾搭年轻英俊的贾琏。她唯一的资本就是自己的风骚,她知道,腼腆是不行的,必须要“作风豪放”,才能让贾琏有胆上她的贼船。秋桐胸无大志,从全书看,她并不是那种真正的心机女,想要夺了王熙凤的嫡位。在她的思想世界里,女人之间可以做的能使自己不无聊的事情就是争风吃醋、“挑三窝四”、“嚼舌根”,哪怕贾琏是身在王熙凤身边,但是给她一个逗引的眼神,她也觉得是自己赢了。秋桐是那种不惹事就浑身作痒的人,并且惹事要惹在明处,以自己的彪悍来征服敌人。这和王熙凤的厉害是不一样的,王熙凤厉害,但是却还是有人喜欢她,怕她,或从心里敬服她。秋桐没有这手段,没有这乖巧,没有这头脑,所以在面对尤二姐的时候,她很轻易地就被王熙凤给利用了,当了王熙凤的枪手还不自知,以为王熙凤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还仗着王熙凤的势力对付尤二姐。当尤二姐死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也是王熙凤的眼中钉,也只不过会干吼一句“我可不像尤二姐那么好欺负”罢了,并没有真正厉害的招数。

 

 

从无意识到潜意识

平儿作为这部书男二身后的女人,自然逃不开关于“姨娘”的话题。她的姨娘之路是从无意识到潜意识的一个过程。最开始的时候,她是普通的丫鬟,平儿跟着王熙凤嫁到贾府来的时候,并没有成为男主人姨娘的意识,因为古代的陪嫁丫头并不一定都要成为男主人的姨娘,因为男主人在婚前很有可能已经有“屋里人”了,跟着自己小姐嫁过来的陪嫁丫鬟,也有可能一直都是丫鬟。平儿后来居然能在王熙凤这个醋坛子眼皮下成了贾琏的侍妾,是因为王熙凤“强逼着做了屋里人”,是自己小姐主动要求的。因为王熙凤不想让贾琏有别的女人,却又怕有损自己的贤名,所以她觉得与其让一个不知底细的女人来和自己分享丈夫,不如让平儿来。平儿是个最好的选择,自己从小就知道她的脾气性格,何况又“花容玉貌”,让她来做贾琏的侍妾,简直是太完美了。

“强逼”二字用得好,这就表明平儿最开始可能是不愿意的,因为丫鬟们也有一条可能改变自己命运的途径,就是等着“往外聘”,这是鸳鸯的话,也就是说能和寻常人一样,等着到了一定的年龄,雇主放人,或者自行回家发嫁,或者等待主家找一个年龄职业差不多的男仆人与其相配。虽然“往外聘”这条途径可能导致贫穷,但是像寻常人一样做一对和睦夫妻,也是非常好的结局。这些女孩子们知道,年轻这资本是靠不住的,终有一天会年老色衰,一旦失了宠,自己的一辈子就堕入深渊,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何况,姨娘本就是个不被人瞧得起的角色,即使在那个年代,姨娘也会遭人诟病,否则鸳鸯为何激烈反抗!平儿应该最开始也有鸳鸯的心理,但是平儿有个不利条件,就是平儿没有家人,平儿如果想“往外聘”,必须等贾府主人安排,而不能回家自行选择。这就是平儿的艰难,所以宝玉有叹:

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

平儿独身一人来到贾府,最亲近的只有王熙凤,在这种情况下,平儿只得屈从王熙凤和贾琏,接受命运的安排,给贾琏做了侍妾。但是为什么不明着让平儿做姨娘呢?我想可能有两点原因:一是王熙凤怕她成为了正式姨娘,自然不如侍妾更好控制;二是平儿并没有为贾琏生下一男半女,如果有了孩子,那一定会直接提升地位的。

所以平儿从成为侍妾起,便开始“兼职”了,既是丫鬟,又是姨娘,从精神到身体完全不属于自己了,只属于贾琏夫妻二人,这个“一家三口”过得还是蛮和谐的。自然,贾琏和王熙凤对平儿还是不错的,因此在平儿的意识里,这种生活成为常态化。平儿不仅成为王熙凤的帮手,到后来王熙凤身体不好的时候,甚至成了某些事情的实际决策者。她已经完完全全在这个位置上干得很好了,也很适应了。平儿在潜意识里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定位,没有什么不熟悉,反而干得如鱼得水。如果最后平儿真的是被贾琏扶正了,那平儿的姨娘之路可谓走得比较成功了。

也是一种工作

袭人和平儿比较像。文中有句话说袭人是“服侍贾母时候,心眼里只有贾母;现在服侍宝玉了,心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简单来说,就是“忠心”,袭人是绝对当得起这话的。从这句话中,我们也或多或少地能读出袭人性格里“认命”的一面。她是由于家境贫困而被卖给贾府的,被卖给贾府当仆人,她就决定要做好这份工作。既然是贾府的丫鬟,我就要好好做丫鬟,做好我的本分。袭人的要强是在此处。或许这不能称为要强,这跟晴雯的“要强”又不一样。袭人入贾府,再到后来服侍宝玉,这一系列过程她都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服从安排。但是当宝玉要和她“偷试云雨”的时候,袭人的思想活动是“自谓贾母已将自己给了宝玉”,所以就答应了他。可能在袭人的意识里,和男主人“云雨”也是贾母给自己的任务,是自己的一项工作。自此,宝玉待袭人与别人越发不同,而袭人也越发尽责了。这就是说,袭人对于自己身份的实际改变已经有了认识。可能也是自此以后,袭人越来越习惯了怡红院管家的地位,不仅自己习惯,宝玉更是习惯。

宝玉需要袭人来满足自己心理依赖的各项欲望,袭人亦母亦女友。她既可以像母亲般照顾宝玉的生活起居,也可以和宝玉“谈恋爱”。所以从宝玉的角度说,袭人必须是怡红院的掌门人。袭人对于这项工作做得很好,怡红院就算是人数比较多的了,袭人管理得当,除了晴雯有时候会闹闹小情绪外,别的丫鬟没有不敬服她的,可见袭人的厉害之处。袭人的姨娘路可以说一直在上坡,从和宝玉有了实际关系以后,王夫人又将她的地位在大观园提升了一层,直接领姨娘等级的津贴。这等于明着告诉了除贾政以外的所有人,袭人是已经选好给宝玉的人。其实这个时候袭人已经很适应这个身份了,所以当她被默定姨娘之后,袭人的欢喜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对她工作的肯定。但是这项工作也不好做,也很累,所以袭人希望有人能来分担,这个人选,最好的无疑是宝钗。如果宝钗嫁给宝玉,袭人能够卸下规劝任务,并且能和宝钗和睦相处。但如果嫁过来的是黛玉,那么袭人肩上的重担不仅不能卸,还得挑起双份儿的。自己的将来怎样才能更好更光明,袭人心里早早就有数了。袭人的悲剧在于贾府的覆灭,否则,她的“姨娘”工作一定会越做越好。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