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博系列

西安一建设工地发现唐玄宗时期“皇子集体公寓”

西安一建设工地发现唐玄宗时期“皇子集体公寓”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记者赵争耀)“十王宅”位于唐代长安城大明宫南边的永福坊和兴宁坊,最初称为“十王宅”,后更名“十六王宅”,出现于唐开元年间,是当时皇子集中居住的地方。1月23日,记者从“2017年度陕西考古新发现公众报告会”上获悉,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在对西安一处建设工地进行考古发掘时,出土了“天宝三载十王宅瓦”,为十王宅里坊位置的确定提供了重要依据。

2018-01-24
0

特色小镇何以“特色”:独特传统文化基因最关键

特色小镇何以“特色”:独特传统文化基因最关键

千城一面、房地产化,显然不符合人们对特色小镇建设的心理预期。一个理想的特色小镇,应该是让人念念不忘的。这种念念不忘的回想不仅产自颜值,更源于气质。毕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青墙黛瓦每个小镇都能造得出,但独特的文化印记却是无法复制的专属品。文化,才是特色小镇应有的特色所在。

2018-01-24
0

你的族谱靠谱吗?历史上那些“寻根问祖”的乌龙事件

你的族谱靠谱吗?历史上那些“寻根问祖”的乌龙事件

《孔子世家谱》尚且如此,其余族谱的可靠程度自然不问可知。正因如此,史学家对谱牒资料的可靠性评价极低。明清之际的大儒黄宗羲说,“氏族之谱……大抵子孙粗读书者为之,掇拾讹传,不知考究,抵牾正史,徒诒嗤笑。”历史学家谭其骧也认为,“天下最不可信之文籍,厥为谱牒。”其实,一个两千年前就喊出“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民族,却热衷在族谱里攀附功勋显赫的祖先,这本身或许就是桩咄咄怪事。

2018-01-23
0

网游刷屏 2000多种民间游戏谁还记得多少?

网游刷屏 2000多种民间游戏谁还记得多少?

他记得小时候上学,肩上除了背书包,时常还要挎铁环,“我们一群同学,利用课余时间就搞滚铁环比赛。有时看谁的铁环滚得快,有时也看谁滚得慢。铁环滚得慢,还不倒,这是需要技术的”。

2018-01-23
0

“大清”还是“中国”?清朝人如何面对国名问题

“大清”还是“中国”?清朝人如何面对国名问题

在笔者看来,像《大清国籍条例》这样的近代新式法律之颁布和清末新政中其他一系列国家法令、政令、国颁教材中对“中国”国名正式而普遍的使用,再加上国际条约中的广泛使用和承认,可以说已基本奠定了“中国”作为现代国家名称的合法性,也奠定了包含汉满蒙回藏等各族人民在内的“中国人”作为现代国民身份认同的政治基础。清代是中国历史上各主要民族大规模碰撞与空前融合的时期,也是中国与当时主导“现代世界体系”的西方列强直接接触、冲突并深受其影响的时代。正是在这一历史阶段,尤其是该阶段的后期,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开启了从传统向现代的初步转型。

2018-01-22
0

“先生”宿白:考古实际上是个破坏的工作

“先生”宿白:考古实际上是个破坏的工作

即便被学界视为中国考古泰斗,他给自己的标签也只有一个——北大教员,“因为我有兴趣,我是学历史的,历史和考古分不开。历史是文献记载,考古是实际工作,所以,要做历史就得做考古,要做就得长期做下去,不是长期做就不是真正做考古的人。”

2018-01-18
0

亡国亡天下:清初遗民诗人的四种心态

亡国亡天下:清初遗民诗人的四种心态

清初遗民诗人的诸种心态,是一种群体的流露和展示。就具体诗人而言,或侧重呈现某一心态,或同时杂糅展现多种复杂心态。同时,遗民诗人创作心态的表现又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不是孤立存在的。当然,作为明清易代之际的特殊群体,清初遗民诗人有着极其复杂的心路历程,呈现出多种多样、复杂莫名的创作心态,绝非上述四种心态所能囊括。

2018-01-15
0

经常听说“苗疆” 但你知道它到底是哪里吗?

经常听说“苗疆” 但你知道它到底是哪里吗?

“苗疆”作为一个在特定历史语境中具有特定内涵的地域概念,虽已离我们远去,但其意义并非仅存于故纸堆中。今天的“苗疆”仍被视为中国大地上的一块神奇之地,经由诸多文学艺术作品的描述,散发着异样的芬芳,悄然拨动着我们的心弦。重返“苗疆走廊”,对我们深入理解西南地区各民族“一体多元”共生格局形成的过程,推动地方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018-01-14
0

出土文献学者破解:《山海经》究竟是本什么书?

出土文献学者破解:《山海经》究竟是本什么书?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山海经》,是西汉刘歆校订过的,而东汉著名史学家班固在编纂《汉书·艺文志》时,继承了刘向、刘歆父子的观点,把《山海经》归入了“数术略”——主要讲的是天文历法、占卜风水之类的“数术”。这是汉代人对《山海经》性质的认定,也是最接近《山海经》成书时代的认定。

2018-01-12
0

一心迁都长安的宋太祖为何最终留在开封?

一心迁都长安的宋太祖为何最终留在开封?

因此,我们说汴河—大运河是北宋立国的生命线,并无半点夸张。实际上宋人也是这么认为的——熙宁五年(1072年),北宋著名的经济学家张方平说:“今日之势,国依兵而立,兵以食为命,食以漕运为本,漕运以河渠为主……汴河废,则大众不可聚,汴河之于京师,乃是建国之本,非可与区区沟洫水利同言也。”

2018-01-08
0
图说说明
图说说明
 
联系方式
  • 微博:@凤凰国学
  • 邮件:
  • guoxue2015@ifeng.com
  • 地址1: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0层
  • 地址2: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延宾馆

每日要闻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