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鹏:儒门弟子有着怎样的“后羿射日”情结?


来源:凤凰网国学

儒门弟子心中都有一个“后羿射日”情结。科举制下考试做官,读书人与王权共享社会特权,从灵魂深处构建了中国人的太阳系心理模式。

按:国庆假期内,杨鹏先生对《孔门弟子的历史影响》一文做了大量修订,我们全文发布,供“杨鹏《论语》亲子共读一百课”的学员和感兴趣的学友们参考。

独占科举的好处,读书做官,与王权共享社会特权,使儒门弟子故意遗忘了一个事实:读书人真正的黄金时代,不是秦制下的读书做官,而是春秋时期太极图秩序下的自由创造与尊严。

仲尼弟子: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

大家好,这是掌上国学院“杨鹏评点史记人物”,今天评点孔门弟子,分析孔门弟子的历史影响。我喜欢孔子,他是独立自由的思想者,有着对美好社会的真诚追求,他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实践上,都有伟大的历史突破。

但我不太喜欢孔孟以后的儒门后学,他们读书的目标愈来愈收缩到读书做官换取功名利禄,在思想和行动上失去了孔子那种自由精神和社会关怀。

《史记》有"仲尼弟子列传",专门为孔门弟子立传。孔子说自己学生“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史记》“孔子世家”还说孔子”弟子盖三千焉。” 中国诸子之中,孔子学生最多,有成就的学生也多。

孔子所教“六艺”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有人认为就是周朝贵族教育的六大科目,称为“六艺”:礼、乐、书、射、御、数。“礼”就是礼制。“乐”就是音乐舞蹈。“书”就是史书。“射”就是射箭。“御”就是驾驶战车。“数”就是算数。

研究《论语》,我们会发现孔子所教的“六艺”跟周朝贵族教育的“六艺”科目有些差别,孔子并不教其中的“射、御、数”。孔子主要教”诗书礼乐”。《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以诗书礼乐教。” 但这只是四个科目。

《史记》”十二诸侯年表“中说,孔子以《春秋》教学生。《论语》中还提到孔子“五十以学易”,五十岁以后研学《易》。孔子著《春秋》并且研学《易》,他将《春秋》与《易》内容纳入教学很正常。孔子所教“六艺”,学界一般认为是“诗、书、礼、乐、春秋、易”。

孔庙

曲阜孔庙,祭祀孔子的祠庙。始建于公元前478年,目前建筑主要完成于明清两朝,占地死后二千多年,能持续享受历代朝廷高规格香火祭祀的,中国历史中唯有孔子一人。

儒家的思想渊源:周孔之道

孔子教的“诗”,指《诗经》。《诗经》三千多首,孔子删编为三百零五首教学生。《春秋》是孔子自己以鲁国《春秋》史料为基础编写的鲁国简史。孔子《春秋》记事过于简略,与其说是史书,不如说是孔子历史教育的讲课提纲。《易》指《易经》。孔子晚年研究《易》并进行注解,形成了《周易》中的“易传”。

从孔子所教内容,我们可以发现儒家成为社会主流文化的一个重要原因:礼、乐、书、诗、易,皆为孔子之前的古代典籍,儒家是传统的继承者,带有传统本身的力量。

孔子教育的主要内容,是夏、商、周以来一千多年的中国传统主流政治文化。儒家思想渊源并非是从孔子开始,历史上常把儒家称为周孔之道,周公-孔子之道。周公是夏商文化的继承者和革新者,周朝礼教的创立者。孔子崇敬周公,以周公为榜样,儒家的创立者无论如何应追溯到周公。儒家继承的是夏、商、周的政治文化传统,儒家有一个延续的政治道统。

道家从老子开始,墨家从墨子开始,孔子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论语》”述而“篇),继承古代文化。我们知道孔子的榜样是周公,但我们不知道老子的榜样是谁。《道德经》常引用圣人之言,但我们不知道这些圣人是谁。墨子将自己的榜样定为大禹,但从大禹到墨子的思想史脉胳,并无史料可寻。

那些消失在历史黑暗中的

孔子对中国古代文献《礼》《乐》《书》《诗》《易》重新编辑整理,并在鲁国史书基础上编撰孔子《春秋》。

孔子编撰《春秋》,通过对历史人物的评判来建立自己的政治善恶价值体系。孔子《春秋》记事极为简略,类似现在讲课的PPT大纲,诸多历史背景缺失,得在老师讲课过程中才能补充丰富起来。

孔子对历史人物具体评判的内容,只是口头向弟子们秘传。为什么是秘传?一定有些为当政者不容的内容。《史记》中说有讽刺、忌讳、抵制、批判性的内容,不便见于公开文字。孔子秘传中,有没有“天人感应”(上天会以灾异方式示警及惩罚君主失德行为,也会以天命转移方式选择有德之君)层面的宗教内容?

《战国楚竹书》“鲁邦大旱”篇记载,孔子认为鲁国旱灾,这是鲁哀公“刑德”双失的结果,这完全是“天人感应”的“灾异论”思想。上天罚惩君主的失德。这种”天人感应“思想后来在《春秋公羊传》及西汉董仲舒的上天信仰宗教思想上有充分表现。

孔子向弟子们秘传的内容,后世有“春秋三传”(《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进行解释。但从本质上说,孔子口授讲学的确切内容,已消失在历史的黑暗之中。

孔子是伟大的编辑,他对《礼》《乐》《书》《诗》《易》这些传统经典的编辑过程,是重新创造的过程。以“乐”为例。《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说:“我从卫国返回鲁国,然后乐就正了,《诗经》雅颂篇乐曲各得其所。”

原文为:“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诗经》有歌词、歌谱。孔子时代,学《诗经》如同今天学唱歌。《诗经》的“雅”“颂”篇,是商朝、周朝君王贵族们赞美上天上帝、歌颂祖先的诗篇。孔子精通音乐,他重新整理《诗经》歌词和乐谱,领着学生们唱诵赞美上天、赞美上帝、歌颂祖先的诗篇。

《诗经》“雅”“颂”诗篇主要内容是什么?我举一个“颂”的例子。

《诗经·周颂·清庙之什·我将》篇:“我将我享,维羊维牛。维天其右之。仪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

翻译过来就是:“我奉上祭品给祢哦,有牛有羊, 祈求上天祢的护佑。我遵循文王法典,使天下四方安宁。”

这应该是周文王后代所写的祭祀歌,内容就是敬天法祖,敬奉上天,取法文王,安定天下。这些诗篇,是有宗教内涵的音乐颂诗,孔子是要领着学生唱诵的。

商汤、伊尹、周文王、周武王推翻前朝、平定天下的壮丽事迹,崇拜上帝上天的神圣宗教文化,在唱诵中,对学生的心灵会有深刻影响。学生们跟着孔子唱诵这样的历史颂歌,唱诵对上天、上帝的颂歌,内心会有精神力量的激荡。

当孔子学生,一定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跟着他唱诵《诗经》,这是很好的历史、宗教和文艺教育。

孔子的学生非常崇敬孔子,《论语》未必把孔子的力量都传达了出来,例如《论语》中就没有记载孔子关于《诗经》《春秋》讲学的丰富内容。

周公-孔子儒家,是“诗书礼乐”一体的。可惜后世儒生读书做官后愈来愈官僚化,也愈来愈不懂孔子思想中这种“宗教+历史+诗篇+仪式+音乐与舞蹈”的内在关联。仅读读《论语》的字句,总结一下义理,岂能真懂孔子的信仰、思想和情感世界!

孔子身后,儒分为八

《孔子家语》记载,孔子去世以后,“弟子皆家于墓”,学生们在他墓旁盖上草屋守孝三年,详细的学生名字和数量今天难以查证,但其中有一位重要的学生叫子贡。子贡是一位成功商人,他为孔子老师守孝六年才离开,《史记》记有不少他在经商和外交上的成就。子贡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孔子去世后他守孝六年,可见孔子在他心中的份量。

我们可以合理推测,《论语》编撰初稿的完成,应当就是在弟子们为孔子守孝的这几年之中。

为孔子守孝期结束后,孔门学生分散四方,形成不同儒家学派。《韩非子·显学》说:“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孔子墨子以后,儒家分成了八派,墨家分离成三派。他们的取舍有些是相反的,取向不同,但他们都认为自己得了孔墨真传。 

孔子去世以后,孔门弟子形成了思想多元的不同儒家学派,以曾子一派和子夏一派影响为大。曾子、子思、孟子这一脉著作丰富,道统清楚,发展成了正统。子夏在魏国西河讲学,开创孔门西河学派。但子夏没有著作保留下来。学界认为曾子一脉比较重视个人心性修养,而子夏一脉比较重视国家制度建设。我猜测荀子、董仲舒思想可能就是源自子夏一脉。其他儒门学派就没有这么幸运,没有能形成清晰持续的流脉传承。

曾子一脉主导了《论语》编撰

孔门弟子的主要历史影响大体有四个:一是他们完成了《论语》编撰工作。二是他们写成了《孝经》《大学》《中庸》这些儒家经典。三是他们成为了中国商周以来“六艺”传统的传承人。只可惜他们把“乐” 给传丢了。四是隋唐开始科举制后,孔门弟子成为朝廷文官的主要后备军,成为士大夫来源,他们以“官本位”的方式影响了中国历史。

我先讲一个孔门弟子最重要的历史影响,这就是他们编撰了《论语》。

《论语》不是孔子写的,是孔子去世以后他的弟子们相聚编写成的,记录的是主要是孔子与学生的言行。在《论语》中出场的孔子学生有27人。

《论语》中,有四位学生被称为“子”:曾子、有子、冉子、闵子。“子”就是老师,说明《论语》并非完成在曾子、有子这一代之手中,有可能是完成在他们的学生,甚至学生的学生的手中。

资料图

《论语》是怎么编写成的?美国有两位汉学家,Bruce Brooks和Taeko Brooks,他们在1998年出版《论语辨》一书,提出了《论语》“层累说”(Accretion Theory)的观点,认为《论语》一书编写持续了将近230年,从孔子公元前479年去世直到公元前249年鲁国被楚国所灭。

这期间孔门不同宗派弟子围绕《论语》编写的主导权和阐释权有许多博弈。“层累说”认为,《论语》是早期儒门各派思想的汇聚。《论语》的形成是一个历史过程,它展现的并不完全是孔子的思想,而是孔子身后不同派别、不同代际的学生们在互动中形成的思想综合平衡。

Bruce Brooks和Taeko Brooks认为,孔子学生中的曾子这一派主导了《论语》最后的编撰,他们把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对孔子思想的理解,变成了我们现在读到的《论语》。

曾子、子思、孟子一脉构筑儒家主流

曾子是孔子教过的学生中最有成就的一位。曾子是孔子晚年收的弟子,小孔子46岁。曾子在约16岁时拜孔子为师,那时孔子62岁了。

曾子是孔子继承者,是孔子以后的孔门当家人,他不仅是《论语》的主要编撰人,还是《孝经》的撰写者,还有可能是《大学》的作者。曾子思想极为清晰,文字优美精炼。

曾子(公元前505年—公元前435年)

曾子参与编制了《论语》,著写了《大学》、《孝经》、《曾子十篇》等作品。曾子上承孔子之道,下启思孟学派,是孔子学说的主要继承人和传播者,在儒家文化中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地位。

曾子以后,儒门当家人是孔子的孙子子思。子思是曾子的学生。多数学者认为,子思就是儒家经典《中庸》的撰写人。子思一脉有一位学生很有名,这就是孟子。孔子以后的儒家道统,以曾子、子思、孟子为主流。

有趣的是,孔子在世时表扬过的十名优秀学生,被称为“儒门十哲”的颜回、子骞等人,并没有留下作品传世。曾子不在“十哲”之列,并且被孔子评价为“鲁”,即“鲁钝”,反应慢,不敏锐,但这个鲁钝的学生却创造了历史。我们今天研读《论语》,很大程度上是研读曾子笔下的孔子。

由宇宙观所决定的儒学思想倾向

孔子教学生,他的宇宙观是什么?抓住孔子的宇宙观,才能抓住儒学演化的主线索。

有两句话特别能够概括孔子的宇宙观。

一句话出于《论语》:“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对孔子来说,宇宙之结构,北极星(最靠近北天极)标志着宇宙之中心,众星随北极星旋转运行,这是周朝观测北极星制订历法的传统。孔子认为天人合一,君王当效仿北极指向的中心,众臣万民环绕君王这个中心旋转。这是一种中心-边缘的天象结构观。我们可以概括为“北极星模型”。为更形象表达,我们可以用“太阳系模型”来表达这种中心边缘结构。

中国古代以北极星、北斗定位的星象图。

另一句话,出自《周易·系辞上》:“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

《史记·孔子世家》上说《周易·系辞》为孔子所写。孔子认为,天地结构,就是天尊地卑,贵贱有等,是一个有中心的等级秩序。对孔子来说,宇宙秩序是环绕一个中心的等级秩序。

孔子的宇宙观决定了儒家的走向。孔门弟子虽然有不同观点,但他们的宇宙观都受孔子影响。他们多认为世界秩序,就应当是一个类太阳系秩序,就是“中心-边缘”的等级结构。他们都认为社会秩序,就应当接近一个“金字塔结构”,是一个尊卑有别的等级秩序。这是一种中心-边缘的宇宙观,一种上下等级的宇宙观。

宇宙观决定人生观,决定政治观和社会观。有这么一种“中心-边缘”的宇宙观,儒门弟子在政治上就会去找中心,这个中心就是“德”,好生之德。

麻烦的是,这个抽象的“德”,具象化到“北辰”(北极星)这个代表,这就形成一种思维范式:要为抽象价值找到一个具象化载体。

朝廷“以德治国”,以“德”的价值为中心。但朝廷之“德”,总得有一个标志,一个人格代表,这就是天子。天子在天下,如同北极星在天空。一个中心,众星环绕。

家庭之德,就以父亲为代表。父亲在家,如果北极星在天空,同样是一个中心,众星环绕。

有这么一下金字塔式的上下等级的宇宙观,儒家后人就一定会关注谁居于顶端的中央,以上面的中央控制下方。国家的顶端是天子,家庭的顶端是父亲。天子是天下人的父亲,父亲就是家里人的小子。

这种中心-边缘秩序的宇宙观转换成了两个政治-社会的概念:忠和孝。在国忠于天子,在家孝于父亲。在家顺从父亲,在国服从君主。忠和孝一体,国和家一体,又叫家国同构。

资料图

孔子这种“北极星中心论”的宇宙观,我们可以用太阳系模型来表示更方便。这种太阳系模式的宇宙观和政治观,在孔子生活的春秋时代并不受欢迎,因为春秋中国,天子名为天下共主,但并非事实上的天下共主,天下是一种太极图秩序。

周王室衰弱,没有太阳这么明亮强大,各诸侯国自主。诸侯国之间相互竞争,国际关系依靠各方盟约和实力对比形成均衡。孔子时代,楚国联盟与晋国联盟两大集团对抗竞争,形成了南北均衡的太极图态势。

各国内部各贵族家族之间也充满竞争,权争不断。国际国内都充满了竞争,世界在动荡中日趋开放,人们个性自由而强悍,重信讲义,中国趋向一个太极图秩序。

在一个无中心的太极秩序正在生成的环境中,孔子这种“中心-边缘”的观念无大市场。春秋中国,是封建贵族共和的中国,太极图是政治现实的趋向,各国接受不了孔子的太阳系理论,孔子生前就只好“累然如丧家之狗”。

一定程度上,儒家思想是为太阳系结构准备的,是为中央集权准备的。以后随着秦灭除六国统一中国,一个太阳灭了另外六个太阳,只剩下一个大太阳。神话传说的“后羿射日”,会不会是后来秦统一中国的神喻?

其实,孔门弟子心中,有一个“后羿射日”情结,就是在精神上、文字上、行政上帮助天子这个大太阳从事“后羿射日”的事情。他们不习惯一个多中心的宇宙秩序,受不了多太阳、多中心的无限辽阔。

后羿射日,在精神上把中国从一个宇宙结构射成一个太阳系结构。

汉承秦制,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这是再次的后羿射日。汉武帝治下,秦始皇创立的中央集权制得以巩固,儒家这种太阳系的宇宙观、政治观和社会观,就有了维护中央集权太阳系结构的巨大的政治市场,相反,春秋时期的太极图式的贵族多元竞争的秩序,就成了集权君王和儒家士大夫们千方百计提防的对象。

宇宙无中心,无边界开放,是一个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均衡结构,是一个太极图结构。在中国,表现在春秋中国的政治实践的趋向中,也表现在《道德经》的哲学中。但后来秦统一中国,在精神上把中国从一个宇宙结构收缩成了一个太阳系结构,一个封闭系统结构。国家变大了,心灵变窄了,精神变小了,民众活力萎缩了。

政治思想领域的“后羿射日”

儒家上升为中国政治文化思想的主流,有两大标志性事件:一是汉武帝时政治上开始独尊儒术,二是隋朝开科举制后,考试内容日趋儒家经典化。

公元前104年董仲舒上书汉武帝,主张“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得到了汉武帝支持,儒家开始成为朝廷主流。这是不是政治思想领域的“后羿射日”?把多元变成一元。

约公元587年,隋文帝令各州推荐人应考秀才,敲响了科举制开场锣鼓。公元607年,隋炀帝下诏,要求:“文武有职事者,五品以上,宜依令十科举人。” 试策举士,科举制序幕正式拉开。

科举制成熟于唐朝,唐朝的国家执政哲学最初是以道家为主的。唐朝的科举考试,在考《论语》和《孝经》等儒家经典时,要求贵族子弟要考《老子》。除了科举外,唐朝还有“道举”,直接嘉奖和提拔熟悉道家经典的人士。

但科举制发展的趋势是,儒家经典逐渐成为唯一的考试内容。明朝朱元璋皇帝崇尚《道德经》,亲自注《道德经》颁布朝臣学习,但明朝科举考试中并无道家经典。

清朝顺治皇帝亲自注《道德经》,深知不增加民众负担是长治久安之道,但清朝科举八股考试,内容纯为儒家经典,而且几乎只是以朱熹注《四书》为中心。

科举制在隋朝萌芽,唐朝成熟,到清朝1905年废科举,在中国共持续1300多年。科举制,就是训练读书人来维护太阳系政治模型的稳定。科举制下考试做官,儒家经典是考试内容,这样儒家思维就内化成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主流思维。

儒学成为文化主流,就意味着塑造了中国人的太阳系、金字塔的心理认知结构。太阳系式的中心-边缘的结构,金字塔式的上下等级的结构,就伴随着科举考试而成了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人的核心心理结构。

这种思想认定“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习惯于一个中央管控的集权秩序,不习惯多中心互动的均衡秩序,构建了民众支撑中央集权政治的认知心理结构。二千多年来,儒生们可能对具体某个君主不满意,可能希望中央这个太阳更明亮干净些,但中央-边缘的集权等级制度是儒生们一直保有的精神共识。

科举弟子天然认同太阳系社会结构

科举制对中国儒家知识分子的影响极其深远,它塑造了中国儒家知识分子一种特别的政治心理。什么样的政治心理呢?高度认同中央-边缘的集权社会结构,认为强大的、讲德性的中央才是公平之源。认为唯有开明天子(圣君)的权威才能够带来社会的公平与安全。为什么这样呢?

因为科举制竞争不看门第,不看家庭出身,只看考试水平,这就给平民子弟开通了一条读书升官的道路,一条竞争学习儒家学问的道路,这对出路不多的平民士子太重要了!

春秋封建社会的贵族制度下,血缘等级决定了一个人的社会等级,同级贵族之间比较平等,但平民就算有才华也难拥有社会地位。有了科举制,情况完全改变了。

大家看唐朝孟郊(公元751-814)的诗,他在46岁时中进士后写到: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诗《登科后》

穷读书人金榜提名,成为读书人成功的榜样。

一个穷读书人中了进士,多么扬眉吐气! 多么快乐!皇帝之下,这个世界多公正!你只要能熟读儒家经典,而且学会考试,你就可以从穷读书人摇身一变为官员,就有社会地位,就有财富,就有尊严!

孟郊这种幸福、这种快乐、这种尊严是谁给的?是考试成绩给的,是天子给的,是中央集权的太阳系政治制度给的?是不是?孟郊这类读书人能不去保卫中央朝廷的权威吗?

宋朝第三位皇帝宋真宗赵恒(公元968年-1022年)在《励学篇》中,亲自鼓励天下读书人说: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一国之君,亲自写诗,赤祼祼地用物质财富和性资源来激励读书人读书考试报效天子朝廷,宣告朝廷对考试成功者给钱给女人。考试的内容,就是维护太阳系的政治结构,维护天子的集权。有几个读书人经得住诱惑?中国读书人还有心力去探索自然规律吗?还有心志去探寻超越生死的信仰吗?还有兴趣去发明创造吗?

还有一首广为流传的《神童诗》,据传是在宋朝汪洙的诗上不断增添而成,展示了科举弟子的自豪: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君看为宰相,必用读书人。”

道家也有弟子传承,但却采取了道教的形式。相比起儒门弟子考试作官成为皇权组成部分,成为社会知识精英主流,道门弟子就成了边缘人群。但也许是这种边缘性,使道门弟子对中国自由思想和科技的贡献高于儒门弟子。

英国科技史家李约瑟在写作《中国科技史》中发现,东亚的化学、矿物学、植物学、药物学、养生学起源于道家,道家是中国科技和技术的来源。

科举弟子天然对抗太极图秩序

科举制成就了儒门弟子的政治地位,但似乎也因此封闭了、摧毁了他们的精神生长。对平民读书人来说,政治上的“中心-边缘”结构是合理的,“金字塔式”社会结构对他们是公平的,因为它开通了一条道路,你只要努力的去学习儒家经典,努力巩固王权,维持中央权威,你就有官做,就有钱用,就有美女,就有社会尊严。这样的“中心-边缘”等级结构,它不仅满足了王权的需要,也满足了平民读书人的需要,平民读书人成了中央集权的最大受益群体之一,成为这种“中心-边缘”的太阳系结构的受益集团,成为上下等级的金字塔集权结构的利益集团。

中国主流的科举读书人会天然地对抗太极图秩序。太极图是无中心的结构,是无等级的秩序。如同孔子批判的主要是春秋卿大夫不尊崇王权一样,主流的儒家知识分子就会认为太极图结构就意味着贵族血缘支配,就意味着贵族集团之间竞争平衡,就意味着社会不公平,意味着社会不稳定。

太极图结构意味着对王权的约束,意味着横向的竞争,意味着中间阶层的壮大。天子王权的特权利益来源,就是要射掉其他太阳,只剩自己一个太阳,让臣民只尊崇一个中心,压制贵族多元竞争。儒生士大夫的本能任务,就是维护中央权威,像后羿射日一样射掉一切新起的中心。

科举弟子的这种心态,对渴求中央集权的君王来说非常重要。最容易为对君王形成制约的就是贵族阶层,君王集权就要反对贵族消灭贵族。周王朝封建贵族共和制度下,贵族力量强大,王权受极大约束。春秋秩序一直是后代君王的心病,他们最怕的就是回到春秋秩序,最怕的就是回到太极图式的互动制约秩序。

反对贵族,消灭贵族,依靠什么来支持呢?一靠军事暴力的优势,二靠社会的拥护,这就是依靠来自平民读书精英的拥护。科举制使中央皇权直接跟平民儒生结合,军权+学权,构成了打击贵族、压制多元发生的联合力量,这是中国中央集权的帝国制度得以长期存在的内在奥秘。

儒门弟子的两头沙漏

中央集权的王权和读书做官的平民士大夫,共同联手打击社会中上层,射掉各种大大小小的新生“太阳系”,也就是说,他们总把社会打成一个两头沙漏,打成一个漏斗型。

儒生士大夫对上强调忠于皇上,对下强调为民作主,他们脚在民间、头在朝堂,把消灭朝廷以外的其他中心元作为忠于皇上和为民作主的前提。

中央集权的王权和读书做官的平民士大夫,共同联手把社会打成一个漏斗型

中国知识分子跟西方知识分子的历史发展很不相同。古希腊雅典时期,知识分子多为贵族或自由市民,社会是民主制度,他们生存靠自己不靠国家政权,有保障言论自由的制度环境,他们是自由人。

以后的基督教国家,知识分子有独立的教会可以依靠,而且也有相对独立的商人可以资助他们。欧洲封建社会与中国春秋封建社会差不多,没有统一强大的王权在控制社会,教会及贵族对王权有很大制约力量,所以西方知识分子多数人对王权的集中并不感兴趣,不喜欢王权太阳系的、金字塔的结构。他们习惯的就是太极图式的互动结构,这在西方表现为教会跟王权之间的互动,也表现为贵族与君王之间的互动。

中国儒家知识分子,是皇上给了他们上升的通道,是朝廷给了他们名利。儒家知识分子本身就是中央王权利益集团的组成部分,他们自然就成了君主王权的文化臣仆,成了中央权威的主动维护者。他们的心灵结构就是太阳系和金字塔的心灵结构,这样的心灵结构所支撑的朝廷,是一个向心结构,从社会中不断的汲取资源到中央来,不断从下层抽取资源来供养上层,中心稳定则社会稳定。这么一个“中心-边缘的上下等级的结构”,趋向内聚、封闭和向心性,在没有外力冲击的时候,显得僵化而稳定。 

反思灵魂深处的太阳系心理模式

儒门弟子对中国历史最大的影响,是从灵魂深处构建了中国人的太阳系心理模式,构建了中国金字塔式社会制度的心理基础,好处是能够维持一个王朝一、二百年相对的稳定,缺点是使一切资源向中心集聚,吸干了民众的财富,压制了民众的思想,毁坏了社会的活力,使整个民族精神弱化,一旦遇到外部竞争,就显出其僵死和虚弱来。

与王权结合、独占科举制的好处,读书做官,与王权共享社会特权,使儒门弟子故意遗忘了一个事实:读书人真正的黄金时代,不是秦制下的读书做官,而是春秋时期的太极图制衡秩序之下的自由创造与尊严。

孔夫子的思想成就,不是在太阳系的制度环境中生成的,而是在太极图式的社会自由互动中实现的。秦制以后的科举制下金榜提名的快乐,掩盖不了儒门后学思想萎缩和人格猥琐的整体历史坠落。

儒学之中,要继承的东西很多,例如孔子对上天的敬畏、对好生之德的体认和对“仁者爱人”的强调,但儒学之中,必须抛弃的东西也不少,例如“北极星中心论”、太阳系心理模式。

茫茫宇宙之中,太阳系好小。诺大中国,应是一个统一的多中心的开放秩序,不应是一个中心的自我封闭。面向未来,要反思我们的灵魂深处的太阳系心理模式,要学习太极图的生活方式,学会人人平等下的竞争与合作。

是选择太阳系模型,还是选择太极图模型?思考中国思想的发展,思考中国活力的释放,思考中国未来的走向,其实没那么复杂,就在于这二者的选择之中。

原标题:儒门弟子的后羿射日情结@杨鹏再评儒门后学

来源:微信公众号“掌上国学院”(微信号Sinoacademy)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