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汉民:国学大典成果令人欣慰 未来或远超预期


来源:凤凰网国学

​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教授在第三届国学大典现场接受了凤凰网国学的专访。作为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的主要发起人、曾主持岳麓书院工作二十多年的老院长,朱汉民教授回顾了与凤凰网等机构合作发起、发展国学大典、国学频道的历程,对国学大典的未来发展做出了展望,并就现今国学传播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11月18日,由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凤凰网、敦和基金会、一点资讯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在北京举行颁奖盛典,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许嘉璐致贺信,来自海内外的学者专家和传媒、公益、企业等领域精英近四百人集体致敬国学。著名学者杜维明荣获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年逾八旬的国学名宿楼宇烈、张立文、成中英,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筼筜书院等机构,《国家宝藏》、《清明上河图3.0》高科技展演等新项目,以及30部学术著作分享了全球华人国学传播奖、成果奖。从中国诗词大会上成功夺冠的“外卖小哥”雷海为再演逆袭神话,而此前呼声很高的台湾著名词人方文山意外落选,爆出了本届最大冷门。王守常、葛承雍、龚鹏程、朱大可、王杰、于丹等知名学者现场助阵,让本届国学大典亮点频频,高潮迭起。

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主要发起人、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教授接受凤凰网国学专访

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教授在盛典现场接受了凤凰网国学的专访。作为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的主要发起人、曾主持岳麓书院工作二十多年的老院长,朱汉民教授回顾了与凤凰网等机构合作发起、发展国学大典、国学频道的历程,对国学大典的未来发展做出了展望,并就现今国学传播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国学:今年国学大典已经举办到第三届了,您作为国学大典的主要发起人,从2014年走到现在,五年三届,不管称它为一个三岁的孩子也好,还是称它为五岁的孩子也好,您作为一个“父亲",怎么看它今天的这个生日?

朱汉民:国学大典到今天的话正好是三届,2014年我们开始创建它的时候,基于这样一种心理,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国学,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中国人的精神家园。但是整个社会,对传统文化,对国学,一方面认可度越来越高,另外一方面,我们确实还感到有很大的欠缺,特别是对国学,对传统文化有大量的误解。所以我们想通过这样一个活动,引起整个华人群体对国学的研究、对国家的认同、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有更高的认知。到现在为止,三届以来,我们非常清晰地看到,它确实是影响越来越大,首先我感到它得到了学界普遍的关注,比如说我到哪里去做学术交流,大家知道我之后,就会跟我谈起国学大典这个事情,而且他们都非常欣慰,非常欣赏,说我们做了一个非常好的事,就证明我们原来的初衷确实在逐步得到实现。

我在想,时间虽然很短,从2014年开始每两年一届,到现在也就是五年,那么这五年期间,实质上国学大典还是在刚刚起步。我在想,随着这个时间的推移,将会引起更多的更广泛的关注,可能它的效果和影响会远远超出我们原来的预期。

凤凰网国学:岳麓书院是我们国家非常有名的一个文化地标,可以说它代表着一个文化脉络,一种文化传统。岳麓书院和凤凰网合作,创办国学频道以及国学大典,它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广泛的群体,不只有中国境内的华人,还包括海外的全球华人。那对于海外的华人而言,他们可能在底蕴上、基础上,没有像岳麓书院这样的条件,那您觉得,在这些地方的这些人群当中去推广国学,能够从哪些方面去下手,能够以怎么样一种方式更好来实现这个目的?另一方面,您觉得在这些年的过程当中,您所期待的一个景象,您现在有没有看到?

朱汉民:岳麓书院从空间点上来讲,它只是湖南长沙的一个地标,它的空间范围也非常小。但是从历史深度来说,它延续了一千多年之久。所以大家认为讲中国传统文化地标的话,岳麓书院它不仅仅是长沙的湖南的一个文化地标,它也是中华文化的地标,因为它积累了积淀了一千多年的历史。其实它的内涵不仅仅在一千多年的历史,它传播的中华文化之道是源远流长的,我们可以追到上古,从上古,从先秦,一直到宋元明清,它传播的中华文化之道是最正宗的中国文化之道。那么正因为它有这样一个深远的国学的内涵,传统文化的内涵,所以如何把这个内涵挖掘出来,是我主持岳麓书院20多年里,一直秉持的一种非常重要神圣的使命。

岳麓书院有一种超越普通大学院系的功能,就是作为一个中华文化的地标,如何在今天继续发挥作用。我感到非常高兴的是,我们有机会和凤凰网合作,和几个相关的老朋友一拍即合。我也一直在摸索这种文化传播的方式,比如说我原来跟电视台做过合作,包括也跟报刊做过合作,包括电视台的千年讲堂,当时也产生了轰动的效益,但是我发现很有限。那么自从和凤凰网合作之后,我深深地感觉到找到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因为现代网络传播的力量,特别是加上凤凰网这样一个品牌,这两者加起来之后,使得我感到传播不像过去那么困难了,因为这种网络传播它可以从几个层面,它可以从纯学术的层面,以前一些传统大众媒体,比如电视,纯学术的东西他们往往很不愿意做,我跟电视台一谈,他一谈学术他就摇头,他要做纯大众式的。那么网络它既可以做纯学术的,也可以做大众的,就像我们现在做的国学大典这样一个活动,我们既表彰那些几十年如一日的从事国学研究,非常专门的,非常精深的国学研究,而且是非常专门的,包括他们有一些专门的文章都可以在凤凰网国学频道发表。

但是另外一个,它可以和通过网络这样一个平台,通过客户端,和年轻人、年长者,不同的职业,不同的专业,不同的文化程度的人,都可以通过这样一个频道来接触国学。这样的话,使得我们的国学传播就变得让人感到很亲切,很方便。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的系列活动,让我感到我们所想做的两个事情,一个是文化传承、研究,如何深化,做学术层面的,另外一个大众层面,我们两个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比方我们这次评奖,有大量的传播奖,这种传播奖就和普通的老百姓,跟大众都有密切的联系。包括我们岳麓书院讲堂做讲座的时候,过去与电视台合作的话,虽然有人看,但是非常有限,尽管收视率也很高,但是现在的话,我们每一次讲课的话都有数十万人在凤凰网的终端看。所以我们是发自内心非常感谢有凤凰网这样一个平台,使得我们岳麓书院潜在的文化价值能够很好地发挥出来,这是我感到非常欣慰的一件事情。

凤凰网国学: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一直有国学传播的奖项。在面向大众的国学传播领域,有一些做得非常好的代表,比如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3.0、《国家宝藏》等等。但是我们也看到,现在有很多利用国学,打着国学牌子做出来的一些内容,其实它们离国学的内核可能是比较远的,但它们的受众却很广。那我想问的就是,您从一个一方面是国学的研究者,另一方面是和新媒体结合的国学传播者的角度,会怎么去看待这样一个状况?在您看来,国学的这样一种大众化和流行化,应该怎么拿捏它的这种轻与重,它的真与伪。

朱汉民:传统文化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因为它涉及的面非常广。如果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传统文化它本身就是既有非常正面的积极的,有利于个人、社会、国家、民族的正面价值的东西,也同样包含着很多负面的东西。历史文化本身就是正面的、负面的,既有真善美,也有假丑恶。那么传统文化,为什么我们要加个优秀传统文化呢?就在于传统文化在今天这个大的历史转型过程中,特别是大家对传统文化有一种敬意的这样一个状态下,再加上处于一个重大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使得我们正面临一种文化的选择。如何选择具有正面价值的东西,成为我们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比方说现在很多地方流行建书院,因为我一直在岳麓书院工作,我理解的书院它是传播真善美这些价值的文化机构。但是现在有很多人借书院的牌子,传播一些可以说是低俗的、怪力乱神的东西。这些现象也引起了我们很多从事国学相关专业的老师的忧虑,现在有些人批评国学,我感到很惊奇,为什么要批评,结果跟他一说,原来他们批评的其实也是我要批评的那些人。

凤凰网国学:因为他们看到更多的可能是那些问题,不是您做的这个。

朱汉民:是,所以在这个时期的话,我认为我们要做的工作,首先,我们更多的就是从事国学研究的学者,要从正面的意义、正面的价值上来弘扬国学。我在湖南做过一个叫国学践行的公益基金会,做大量的国学传播。我们就尽可能在学生中间,老师中间,公务员中间,企业界的普通的职工之间,跟他们讲国学,讲正面意义的国学,讲我认同的具有正面价值的国学,而不是把传统文化的一些糟粕,把一些怪力乱神,以国学的名号来兜出。对这些东西,其实包括一些宗教界的人士,他们也很反感。我跟有些宗教界的人交流,他们也认为,传统文化,国学,它应该是追求正面的价值,比方说我们讲仁义礼智信。但是有人就借着传统文化的大旗把什么都塞进来,传统文化并不都是好的,事实上在中国古代,有不好的文化,对中国人的心理也产生了腐蚀作用,影响了中华民族的健康成长。所以我们做国学非常重要的使命要把正面价值弘扬起来,消除这些负面的影响。

凤凰网国学:我们通常视文化为一个流动的、可以不断生长的状态。但是在看待国学的时候,却总是把它做一个历史划分,觉得我们在某一个时期之前的东西是我们老祖先的东西,是我们传统的东西,传统这个词可能本身已经在这个时间轴上给它固定了。比如说我们今天做国学,我们看的仍然是古代的典籍,我们今天研究的国学,依然是古人的智慧,那么,国学它可以就是今天的一种文化吗?

朱汉民:其实国学它本身就是今天的文化。我们今天用国学、用传统文化的概念的时候,当然是指我们过去的东西,但是这种过去的东西本身并非一成不变,比方说我们讲从先秦到两汉到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清,它一直在变化的,它一直在淘汰很多不要的东西,也保留了一些东西,也发展了一些东西。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天整个社会应该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一种变化。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一方面在面对现代化的时候,感到自己的精神资源不够,所以我们要挖掘国学,挖掘传统文化。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其实国学传统文化有很多东西是在今天是不能用的,它不能适应。所以国学应该是有生命力的,就是说今天能够对我们的身心的健康,对我们社会的和谐,对我们民族的发展,有积极正面作用,能够推动我们发展,这些东西才能成为我们的资源。所以不能说是传统文化或者国学就是正确的,不是这样的,而恰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能够走入我们生命的精神的组成部分。

凤凰网国学:我们今年的第三届国学大典已经结束了,从现在这一刻起,应该说就已经进入到了第四届国学大典的周期当中,我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去准备我们的第四届。那接下来这两年,您作为国学大典的主要发起人,有没有新的一些规划和一些新的想要达到的目标?

朱汉民:国学大典在做的过程中,我们也是一边做一边总结经验,回过头来一看,我们还是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另外的话,我们感到有些奖项如何产生,包括如何评价,还需要进一步探讨。我想做了三届之后,我们应该坐下来冷静思考一下,我们的长处是哪里,怎么继续发扬。另外的话,我们的弱点和不足在哪里,我们如何弥补这些缺陷。我认为是到了要总结的时候,所以我想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应该要好好总结一下,那么至于怎么总结,可能我们要以后再好好商议。

凤凰网国学:也就是我们的第四届是一个新的起点。

朱汉民:对。

凤凰网国学:好,谢谢朱院长。

相关链接:

凤凰网专题|第三届国学大典:从这里读懂当代华人的精神家园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