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说法|薛仁明:人的生命成就取决于他听的音乐

一种说法|薛仁明:人的生命成就取决于他听的音乐

2019年03月26日 09:55:01
来源:凤凰网国学

编者按:我们的民族性里面,为什么温柔敦厚的部分常常不见了?在没有读书之前,一个人应该做到什么?你对生命状态与生活方式的看法是否通透?当我们在生活中经受不同的困惑与迷茫,面对生命里或宏大或细碎的命题,儒学可以成为我们赖以汲取力量与信念的重要源泉吗?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我们在现代社会寒耕暑耘,反刍古代中国的传统经典与思想,又能否在绵长的时间里得到一份安身立命的生活态度和正见思维呢?

凤凰网国学联合台湾大爱电视台,特约推出《一种说法》系列短视频专栏。薛仁明、马叔礼、黄俊杰三位知名台湾学者将课堂讲台搬出象牙塔,在平凡百姓的食衣住行中、在台湾清丽的人文风景间开讲,用睿智的言语、平实的记录,从庶民生活里开启一种解读儒学的新视角。

我自己过了三十几岁之后,常常在外面突然听到人家在演奏北管,然后就突然感觉特别亲切。亲切的原因在哪里?这个东西是你骨子里面的东西,也就是说,你是被教育了,你被教化了,他到了某一个时候,那个东西它就产生能量了。

《论语˙泰伯篇》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那个成其实是什么?是成就。你一个人,最后你的生命,是在音乐里面成就,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我刚才讲,音乐是对人的教育和熏陶最奇特的一种方式。怎么样奇特呢?就是你被一个音乐给教育的时候,你自己是没有感觉的。我们被别的东西教育的时候,我们自己是自觉我们被教育,可是你被一个音乐给感染,常常是什么?是不知不觉,可是这个不知不觉的过程里面,他更多是什么?是润物细无声。然后他是慢慢、不知不觉的,把你给改变了。然后把你的整个生命的能量,然后你整个生命的那个素质,给提升了之后,当那个音乐,进入到你骨子里面去的时候,你的整个生命大概就差不多就确定了。

所以我常常在讲一件事情,就是说,礼跟乐这两个东西,有一个很重要的差别。就是"礼"是可以造假的,"礼"是可以虚伪的。人可以外表上彬彬有礼,

可是回到自己真实的面貌,它变成那个男盗女娼。可是"乐"这个东西,他们很难造假。

"乐"就是什么人,就会听什么音乐,什么人就会唱什么歌,那个几乎骗不了人。你今天叫一个很俗的人,唱那个很雅的音乐,他很难受的;你今天叫很雅的人,唱很俗的歌,他会很想撞墙。就是说,音乐跟一个人生命质地的联系是最直接的,然后几乎没有什么太多造假空间。所以到最后,你的生命成就确定下来,基本上就是在音乐这个里面。

茄萣赐福宫这个"四馆",其实在以前,台湾很多的庙宇都会设置这样的四馆。只不过在这几十年,整个台湾社会的变迁,包括一定程度整个中国文化的衰微,在这样一个氛围里面,茄萣这个赐福宫算是极少数把四馆传统还延续下来的。然后它的意义,可能不仅仅是在整个台湾的文化,可能是放在整个华人文化圈里来看,它都做了一个特别好的活体保存。

这样子的"四馆",我们粗略的讲,它就是分成两个系统。一个是比较带着北方音乐色彩的那个北管系统,一个叫做就是"北管"。另外一个就是京剧,或者是叫国剧,或者叫平剧,或者西皮都可以,总而言之呢,它就是一个北方音乐的系统。另外一个部分,他们有两个馆是南方音乐的系统,所谓南方,主要就是在福建,那福建泉州那附近的发源的"南管",然后还有一个跟南管很接近的太平歌乐。

那这样子的四馆,以前就是说,附设在这样一个庙宇里面,然后变成一个庙宇的一个常设的一个社团。然后变成整个庙宇,它只要每次有最严肃、最高规格的活动的时候,这个四馆他一定要演出。然后就我所知道,到现在赐福宫这边,它保持一个传统,就是每年大年初一,所有在庙埕的演出,就是以这四馆为主。

它可以在这边为神明,等于是拜年,以这种方式过这样一个重要的节日。

这是因为四馆它有一种非常重要的一个文化位阶。这个文化位阶是在于什么?在于说在整个中华文化圈里面,庙宇作为华人世界很重要的一个信仰中心,同时它也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教化的一个中心。

在这个教化里面,从孔子那时候就开始讲,所谓教化,无非就两个东西,一个就是"礼",一个就是"乐"。那我们其实在庙宇里面看到,很多人的祭拜,很多人对很多事情的那一份虔诚,那个可能更接近"礼"。至于这个四馆,就让我们特别清晰地看到,孔子在所说的礼乐教化里面那个"乐"的部分,在民间这样子的庙宇,他怎么把它体现出来。

然后在这样的四馆里面,我们会看到有两个很重要的重点,就第一个,它是"南北兼得"。就是刚刚讲说,四馆里面它有福建,比较当地的,然后比较清雅的那种南管系统;但是它同时也有北方,比较明亮,那比较刚烈的那一种北管系统。而这样子的南北的,整个我们音乐的一种比较重要的这样一个成分,他都在这样子庙宇里面,把他体现出来。那某种程度就是什么?我们以前的庶民百姓,他就在庙里面,他们每年重要的节日,这样子的四馆,这样子的唱奏里面,我们很多的老百姓,他就在不知不觉里面,获得一种熏陶跟教养。

我自己过了三十几岁之后,常常在外面,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人家在演奏北管,然后就突然感觉特别亲切。那特别亲切的原因在哪里?后来我回头想到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在茄萣的庙里面,常常过年过节的时候,就会从那个扩音系统,放那个放北管。小时候听,没感觉,可是你到了三十几岁,一听就觉得,这个东西是你骨子里面的东西,然后这个东西,它会跟你起共鸣。也就是说,你十几岁的时候,你是被教育了,你被教化了,你那时候你自己没自觉,可是他到了某一个时候,那个东西它就产生能量了。

主讲人简介:薛仁明,1968年生于高雄茄萣,台大历史系、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毕业,台湾知名文化学者林谷芳先生学生。1993年起长居台东池上,关注生命修行与思想实践,以自身经历开启解读国学既熟悉又新鲜的视角。

本文及视频为大爱电视台《一种说法》提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