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两封家书 如何道出古人教儿智慧?

2019-04-25 09:28:31凤凰网国学

                 





孔臧

(约前201一前123)

孔子的第十一代孙

孔鲋的从曾孙

孔安国的从兄

汉文帝时,嗣封蓼侯

武帝时,为太常卿

孔臧(约前201一约前123)是孔子的第十一代孙,孔鲋的从曾孙,西汉著名经学家孔安国的从兄。汉文帝的时候,嗣封蓼侯。武帝时为太常卿。孔臧得知儿子孔琳与同学一起学习儒家经典,非常刻苦,就写了一封家书给他,对他表示赞赏的同时加以勉励。一般来说,父母教子往往是在儿子有过失、有不足的时候,而孔臧却在得知儿子勤学不怠的时候,写信称赞褒奖他。但如果仅仅限于此,那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那么,这份家书为何能够流传到现在呢?它的意义到底有在哪里呢?

孔臧在家书中首先表扬了儿子勤奋学习的行为,他说:“顷来闻汝与诸友生讲肄书传,滋滋昼夜,衎衎不怠,善矣。”(《全汉文》卷13,孔臧:《与子琳书》,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125页)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最近,听说你与几位朋友讲习儒家经典,一天到晚孜孜不倦,毫无懈怠,这确实非常不错,这是表扬儿子。

之后,他又开始鼓励儿子从以下三个方面努力:

首先,孔臧要求儿子一定要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只有勤奋苦学才能得到更多的知识;只有慢慢积累,才能使自己的知识更加丰富。

他说:“人之进道,惟问其志。取必以渐,勤则得多。山霤至柔,石为之穿;蝎虫至弱,木为之弊。夫霤非石之凿,蝎非木之钻,然而能以微脆之形,陷坚刚之体,岂非积渐之致乎?”(同上)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人研究学问,主要看他有没有坚强的意志。而要获得知识,必须靠逐渐积累才可能做到。山间的流水是再软不过的东西,石头却能被它凿穿;蝎虫是再弱小不过的动物了,木头却能被它蛀坏。流水本不是凿石头的铁凿,蝎虫也不是钻木头的钻子。但是,它们都能凭借微小脆弱的形体,征服坚硬的东西。在孔臧看来,这难道不是由于逐渐积累才达到的功夫吗?

其次,孔臧告诫儿子要学用结合,不仅要学而知之,更要履而行之。学习不是最终的目的,而只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一定要多实践,把学到的知识用于实践。

他说:“训曰:‘徒学知之未可多,履而行之乃足佳。’故学者所以饰百行也。”(同上)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古人教导说,仅仅学而知之还不算好,而脚踏实地去亲自实践,才够得上最好!孔臧认为,这正是学者爱好各种实践的原因。

再次,孔臧要求儿子要有远大的志向,为光大孔氏家族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说:“远则尼父,近则子国,于以立身,其庶矣乎!”(《全汉文》卷13,孔臧:《与子琳书》,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126页)

这就是说,孔臧要求儿子远者效法先祖孔子,近者效法大学者孔安国,以家族中的圣人贤者为榜样。孔臧告诫儿子,不要因孔氏家族的光荣历史而止步不前,而是要修身力行,为孔氏家族的历史增添新的荣光。

孔氏家族世系表

   

与孔臧以先祖孔夫子、孔安国为例子教育子孙不同,汉代的大文学家东方朔的家教并非完全按照儒家思想的要求来进行的。

东方朔

东方朔(前154一前95)字曼倩,西汉平原郡厌次县(今山东德州市陵县),西汉著名的辞赋家。汉武帝初年,东方朔给皇帝上一份非常特别自荐书,得到汉武帝的赏识,诏拜为郎官,历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

东方朔在临终之前,写了《诫子书》来教育儿子,这篇文章字数并不多。

《诫子书》说:“明者处世,莫尚于中。优哉游哉,与道相从。首阳为拙,柳惠为工。饱食安步,以仕代农。依隐玩世,诡时不逢。是故才尽者身危,好名者得华,有群者累生,孤贵者失和,遗余者不匮,自尽者无多。圣人之道,一龙一蛇。形见神藏,与物变化。随时之宜,无有常家。”(《全汉文》卷25,东方朔:《诫子》,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259)

“明者处世,莫尚于中”(“只有坚持中庸之道才是明智之人的处世态度”的意思)。

“优哉游哉,与道相从”(悠闲自得、游刃有余的样子,就自然是合乎于中庸的表现”的意思。)“

“首阳为拙,柳惠为工”(“首阳”代指耻食周粟,宁愿饿死在首阳山的贤人伯夷、叔齐。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相传其父遗命要立季子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继位,先后都逃往周国。周武王伐纣,二人拦马谏阻。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

叔齐、伯夷采薇而食

“柳惠”就是春秋时期的贤人柳下惠。柳下惠(前720—前621),本名展获,字子禽(一字季),谥号惠,因其封地在柳下,后人尊称其为“柳下惠”。他是遵守中国传统道德的典范,其“坐怀不乱”的故事广为传颂,孟子称他为“和圣”。

                 

柳下惠

(前720—前621)

本名展获

字子禽(一字季)

谥号惠

因其封地在柳下

后人尊称其为“柳下惠”


整句话的意思是说,像伯夷、叔齐这样的君子,虽然看上去他们为人清高,但是他们的做法却显得固执,是不会灵活处世的表现。春秋时期鲁国贤人柳下惠,无论是在太平盛世,还是在乱世,他都能泰然处之不改常态,这才是高明工巧的处世态度。

柳下惠坐怀不乱

“饱食安步,以仕代农。依隐玩世,诡时不逢”

意思是说:明智的人衣足食饱,安然自得,以做官来代替农耕。尽管身在朝廷,但却恬淡谦退好像是一名隐者,过着悠然的生活,一辈子都在享乐,不问世事。虽然看起来是不迎合时势,似乎不能有所作为,但却也不会招致祸害,足可保身。

“是故才尽者身危,好名者得华,有群者累生,孤贵者失和,遗余者不匮,自尽者无多”

意思是说:由此可见,一个人锋芒太露就容易招来祸端;假如一个人能留下了好的名声,这个人就会充满光彩,他因此承载着普通大众的期望,就会不得不忙碌一生;至于自命清高的人,也会失去人心。东方苏认为做任何事都留有余地的人,才会进退有道;而遇事就用尽自身所有才力的人,很快就会因为才尽而变得碌碌无为。

“圣人之道,一龙一蛇。形见神藏,与物变化。随时之宜,无有常家”

意思是说:圣人处世的原则,都是时隐时现、变幻莫测的,即使是外形显现了出来,但其内在的精神也会潜藏起来。他会因时制宜,也会因事制宜,这才是最合宜的处世之道。

东方朔《诫子文》

这篇诫子书,不再是针对具体问题的具体训教,而是为人处世的一般原则和方法,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的意义。东方朔强调为人处世,要坚持中庸的原则,要与道相从,希望儿子能够文武张弛,为人处世中庸而行。这篇《诫子文》写得情真意切,表现出他对儿子的一种很高的期望。

应该说,东方朔的教子思想是汉代初年崇尚清静无为的黄老之学在家教中的反映。

原标题:看两封家书如何道出古人教儿智慧| 慕课·家教家风

来   源:微信公众号“岳麓书院”

责编:李志明 PN032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