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宇烈:文化“走出去” 先要“走回来”
国学

楼宇烈:文化“走出去” 先要“走回来”

2019年05月16日 09:23:31
来源:中国孔子基金会

楼宇烈(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国学研究院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宗教研究所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享誉海内外的资深学者,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和虔诚守护者。著有《玄学与中国传统哲学》、《中国儒学的历史演变与未来展望》、《佛学与近代中国哲学》、《中国的品格》等。)

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是什么?

中国文化历来都是一个多元的、包容的文化,在形成自己主体的根基上,吸取其他文化有益的部分来发展自己。简单来讲,中国文化跟世界其他文化的最大区别,就是中国文化是以向内为主的,而其他文化是以向外为主的。中国文化注重于人自身。人既是万物的一员,又与其他万物很不相同,是最特殊的一员。其他万物在自然中生存,它的一切行为举止都是被规定了的,没有多少主体性、主动性可言。唯有人在万物之间具有相当强的主体性和主动性。中国文化常讲“人为贵”,“贵”就是贵重、重要。中国人常把天、地、人三者并称。天地是万物的根源,天生地养,把人放在天地之中来认识。

中国文化认为,天、地、人都不是外部世界的某一个力量创造的。天地自身的变化就有了万物,就有了人。人因其主体性、主动性,可以与天地并列,“赞天地之化育”,参与到天地万物的变化中去。《荀子》说:“天有其时,地有其材,人有其治。”“天有其时”,“时”就是四时: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的德性,就是因四时而生万物。“地有其材”,地的德性就是养万物,自然形成一个相互循环、自我养育的环境。“人有其治”,“治”就是治理。人在天地万物之间,就要参与到天地万物的变化之中去。

我明确反对让孩子读经背经

现在国家层面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应有之义。具体到中小学层面,我们应该怎样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呢?

我主张不要给孩子讲抽象的道理,不要让孩子去背那些枯燥无味的文章,而要更多地从生活中能感知的层面去做传统文化教育。现在也有学校教授中国的传统音乐、京剧、写字、画画、剪纸,包括各种各样的手工。现在我们要失传的传统手艺太多了,可以从这些手艺里让孩子慢慢体会、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可以多带学生出去走走,看看我们的园林为什么这么建造,了解我们怎么会把北京的西山风景都吸收到圆明园里面来。我们可以带孩子参观故宫,看故宫的设计、构建,了解为什么要这么建,让他感受到美,然后再慢慢跟他讲这样的美是一些什么样的理念,比如说要平衡、和谐、对称,让他认识到“中正平和”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核心理念。

做人要诚实,要有信用,所以要督促孩子有敬畏心,要敬重老师,也要敬重父母,这其实也是敬重他自己。要让别人敬重自己, 那就要先敬重别人。做什么事情都要把它做好。孩子们懂得这些道理,一生都受益,比背几十万字的古文都受益。所以,我们现在不要把传统文化教育看得太难,关键在于通过生活和实践,让它变得活泼一些。

中医是中国最大的原创

有人认为,中医的理论是不科学的,模糊不可实证的。那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实证观念和思维,认为你是你,我是我,所以无法认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观念。

中医的阴阳理论反映的是平衡,五行学说反映的是整体的相关性,这些可以说都是中国文化最根本的理念。所以中医的存亡,其实牵扯到中国文化根本精神的存亡。

现代人对中医的理解是,跟西医相对的中国的医学。原来不是这个概念,“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治病只是一个下医,中医不是治疗疾病的医学,而是要落实到治人这个层面。怎样才能治人?就是要养生。“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 ”

读书=做人

清初学者陆陇其说过,读书做人不是两件事。将所读之书,句句落实到自己身上,便是做人之法,如此方叫得能读书。如果不落实到自己身上去领会书中的道理,则读书自读书,做人自做人,只算作不能读书的人。我认为,一定要让读书与做人变成一回事,不要把它看作两件事。

读书须先论其人,次论其法。所谓法者,不但记其章句,而当求其义理。所谓人者,不但中举人进士要读书,做好人尤要读书。中举人进士之读书,未尝不求义理,而其重究竟只在章句。做好人之读书,未尝不解章句,而其重究竟只在义理。……先儒谓今人不会读书,如读《论语》,未读时是此等人,读了后只是此等人,便是不曾读。此教人读书识义理之道也。要知圣贤之书,不是为后世中举人进士而设,是教千万世做好人,直至于大圣大贤。所以读一句书,便要反之于身,我能如是否。做一件事,便要合之于书,古人是如何,此才是读书。若只浮浮泛泛,胸中记得几句古书,出口说得几句雅话,未足为佳也。(《训俗遗规·劝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