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笃文:中国诗词中写乡愁的典范是屈原

2019-06-03 09:51:21凤凰网国学

屈原是否真有其人?两千多年来,他的诗歌为何令人感动,又何以产生世界级的影响力?近日,凤凰网独家采访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周笃文教授,解读屈原的爱国与乡愁。特在端午节前推出,与广大网友共享。

本文系凤凰网独家采访周笃文教授对话实录,采访、整理:唐智诚

嘉宾简介:周笃文,历任中国韵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华诗词编著中心总编辑。1934年9月生。原中国新闻学院教授,中外文化研究所所长,是国务院表彰的特殊贡献专家。

凤凰网国学:屈原在历史上是否真的存在,民国时期有过争议。经学大师廖平认为,《楚辞》《离骚》作者另有其人,屈原只是虚构的人。受他影响,胡适也怀疑屈原是否真的存在。对这些怀疑,您怎么看?

周笃文:屈原是不是真有其人,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司马迁的《史记》是何等了得的信史,那里记载了屈原。在司马迁以前,也有很多资料讲到屈原,像东方朔就比司马迁更早一些,也谈到屈原。

屈原是在湖湘大地生长的,我们民族诗歌的巨星。我的论文集《周笃文诗词论丛》里,有三篇文章考证了屈原的身世,屈原的存在是真实无误的,绝对是我们祖国的骄傲。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会通过决议,确定屈原为当年纪念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这是当之无愧的。

凤凰网国学:屈原是因为哪些成就,才能获得这种世界性的影响力呢?

周笃文:首先,屈原是爱国的诗人。提出“义不帝秦”之说的鲁仲连比屈原晚生了50年,鲁仲连是说到了也做到了。屈原没有说,但做到了,秦国占领郢都以后,他就自杀了。他尽忠于祖国与人民,这是为了抵抗强暴的一种伟大的悲剧。我也写过一首《临江仙慢·汨罗怀古》来纪念屈原:“汨水流无尽,骚亭滴泪,万古孤哀。”汨罗江的水流着屈原爱国之泪,这爱国之泪流向万古,都是一个孤臣悲国、悲民的感情。

我最近还写了一篇文章,提出一个问题:屈原爱国,难道就是仅仅爱楚国吗?不是,他爱的是中华民族。他的《九歌》当中讲到了,他是要用三皇五帝的思想,来统一中华民族,让各个小国都在朝廷的领导下发展。他有这样伟大的抱负,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祖国的问题,是天下的问题,他有统一的天下观。

凤凰网国学:屈原反对秦国的原因是什么呢?

周笃文:首先是反对暴政,同时也是爱国。世人都觉得秦国很可怕,所以才要合纵连横,去反对它。但是心不齐,张仪的政策把他们的队伍打垮了,所以后来秦国就得逞了。现在看起来,秦国有功也有过,修秦始皇陵,弄了75万人,搞了30多年,太奢侈了!焚书坑儒也太暴力了。假如换作齐国、楚国、鲁国,由这些国家来统一六国,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动荡。所以屈原的爱国不但是爱楚国,而是爱中华民族,反抗暴政。

我那个论文里还讲到,屈原作为南方楚国的一个政治家,居然两次提到北方的鲜卑族,这是文学史上提到鲜卑最早的记录。《后汉书》中有《鲜卑传》,那是到了三国时代,可是屈原在公元前2300年的时候,他就觉察到鲜卑了,这体现了政治家的远见。

其次,屈原在诗词方面是开了一大派。中国的诗词叫“风骚”——《国风》和《离骚》——一半属于屈原,骚体是他独创的,他的影响是万古长流的。比如说《山鬼》,写女神的爱情是活灵活现,《国殇》写战士为国拼命,是何等壮烈。

在中国诗词中,要讲乡愁,最早的、最好的是屈原。他的《招魂》里头讲了,“鸟飞反故乡,狐死必首丘”,鸟儿要回到自己的故乡,狐狸死的时候,尽管不能回到老家,它要把头朝着出生的窝,咽下最后一口气,非常悲情、感人。

这是真正的乡愁的典范,比起余光中来说,他的诗更早、更深刻。余光中到了汨罗江,写了汨罗江是蓝墨水的源头,有一点特点,但是不够高明。难道汨罗江就只是墨水的源头,而且蓝墨水还是国外的东西。余光中呼应了两岸人民的心声,作为新诗来说是够经典了,但是不能够说是高得不得了,那跟屈原的诗比较看看就知道。我觉得屈原的作品,无论是讲爱情的,或者是讲爱国的,都是最高水平。司马迁在《史记》里边评价他:“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可与日月齐光,他是当之无愧的。

凤凰网国学:你觉得在现代屈原的楚辞,是不是有一点被大众遗忘,或者是被低估了,因为我们说起来好像李白、杜甫,大家都耳熟能详,尤其比如说像唐诗传到日本,最有名的白居易,所以你看这个屈原他是不是有一点被遗忘了?

周笃文:因为他太高了、太深了、太古老了,你看他的《天问》,《天问》里问了一百多个问题,从天的产生,到问月,那比辛弃疾的问月早得多。这种追问精神、怀疑精神、慈悲精神,都是屈原独特的光辉,而且也反传统。所以屈原是我们永恒的典型,是诗词的圣人级的,永远都值得我们敬仰学习,艺术上、道德上都达到了最高峰。

责编:李志明 PN032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