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讲演录:周成王保天下有何秘诀?

诗经讲演录:周成王保天下有何秘诀?

2019年06月17日 10:11:49
来源:凤凰网国学

《周颂》原文

昊天有成命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缉熙,单厥心,肆其靖之。

译文

上天明命授周家,文武二王拜受它。成王不敢图安逸,日夜勤政细谋画。文武事业显光华,殚精竭虑可堪夸,太平天子安天下。

解说

先解释几个字词:

1.“成命”,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古文明、成二字同义。”

2.“二后”,后,君;二后指文王和武王。

3.“成王”,武王之子姬诵,由周公辅佐即位,前期主要依靠周公和召公对国家进行治理。在位期间,国家比较富庶安定。

4.“夙夜基命宥密”,“夙夜”,早晚;“基”,《尔雅》:“基,谋也。”“命”,政令;“宥”,有;“密”,勉。于省吾《诗经新证》:“夙夜基命宥密,应读作夙夜其命有勉,言昊天既有成命,文武受之,成王不敢安逸,早夜有勉于其命。”

5.“於”,叹美词。

6.“缉熙”,光明。

7.“单”,同殚。

8.“厥”,其。

9.“肆其靖之”,“肆”,巩固;“靖”,安定。《郑笺》:“谓夙夜自勤,至于太平。”

周成王

成王为武王之子,是西周王朝第二位天子,他即位时面临的情况很不乐观。武王克商后几年就去世了,当时的政权并不稳定。当武王逝世后,纣王的儿子武庚率领殷商旧族,联合周文王的三个儿子管叔、蔡叔、霍叔谋反,引起了周人的极大恐慌。在这种情况下,周公和召公辅佐成王,平定了大大小小的叛乱,终于使天下安定下来。而成王也秉承了文、武之德,遵从周、召二公的教诲,一生都恭敬勤勉,不敢图求安乐。

成王即位时,年纪尚幼,周公摄政,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大,周公还政于成王。成王亲政以后,淮夷和奄国再次叛乱,成王以周公为太师,召公为太保,御驾亲征,取得了大胜利。而成王的权威也由此次平乱确立起来。

传统上认为,成王平乱之后是“兴正礼乐”的时期。此时政安人和,可以上报上帝先祖,下答黎民百姓。从西周的金文记载中也能反映出,当时人们就认为成王是能统御四方的君主(参见《史墙盘》和《速盘》)。

成王临终前,将太子钊(后来的康王)召到面前,重新告以先祖文王、武王创立王业之不易,叮咛他好好继承王业,不能苟且偷安,要秉持节俭的美德,不能有过多的欲望,为政临民要讲求信厚。史官把这些话整理成文,就是今日所见之《尚书·顾命》篇。

在西周史上,成王的地位仅次于文王和武王。《史记·周本纪》说:“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措四十余年不用。”史家视成王和康王时期为中国第一个盛世期,称之为“成康之治”。当时社会能有这样的安定局面,与成王个人的为政品德有极大的关系。《昊天有成命》就是祭祀成王、赞美其德的颂诗。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首言周家受命之源。“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得之容易守之难,成王正是第一位守成之主,他不敢逸游玩乐,而是早晚都在谨慎地为国家发展谋划。还能有什么更好的言辞来形容他的勤政爱民呢?“於缉熙,单厥心,肆其靖之。”诗中最后感叹,啊!多么光明啊,多么尽心尽力啊,天下在他的治理下才终于巩固安定了啊!

《礼记·孔子闲居》说:“孔子曰:‘夙夜其命宥密,无声之乐也。’”认为成王勤勉为政,是一种“无声之乐”。对此郑玄注解道:“言君夙夜谋为政教以安民,则民乐之。”它不像人直接能听到的音乐那样愉悦人心,而是通过政教,让人民得到满足快乐,因此说它是无声之乐。

孔子闲居

在先秦时期,《昊天有成命》被认为是“《颂》之盛德也”。据《国语·周语下》记载:晋国的叔向到东周访问,分送礼物于诸大夫和单靖公。单靖公宴享他,恭敬而俭素,并赋《昊天有成命》。宴飨外宾,只是奉公家的命令去宴请客人,而没有私人的宴请。送别客人,谨守礼制,不能为结交私好而送出郊外。当单靖公的家臣送叔向时,叔向对家臣发表了一番看法。他认为,因为有单靖公这样的人,周族可能又要兴盛了。从单靖公的行为上看,他恭敬而俭朴,谦让而多问,这样的人辅佐周王,怎么会不兴盛呢?况且,单靖公在宴席上赋《昊天有成命》这首诗,并深刻地领会了这首诗的意涵,他正与先王的美德相当啊。他这一代若不兴盛,他的子孙也必定会兴盛的。

叔向根据单靖公的行为,加之他在宴席上所赋《昊天有成命》一诗,便大加赞赏单靖公德行之美,可见这首诗在先秦人心中的分量。

清代康熙皇帝,对《昊天有成命》中的“夙夜基命宥密”深有体会。他在《宫中日课记》里写道:自己受到“夙夜基命宥密”等颂扬三代先王德行之诗的激励,日日勤勉。“朕于宫中,未明求衣,辨色而起,则命讲官捧书而入,讨论义理,是典学者为一时。出御宫门,则群工循序奏事,朕亲加咨度,是听政者为一时。已而阁臣升阶,朕与详求治理咨诹军国者久之,若夫宫禁之务,各有攸司,廷臣退乃裁决焉。既事竟罢朝,宫中图籍盈几案,朕性好读书,丹黄评阅辄径寸,辨别古今治乱得失,暇或赋诗,或作古文,或临池洒翰,以写其自得之趣,止此数事已,不觉其日之夕矣。及宫中燃烛,玉漏初下,则省一日所进章疏,必审其理道之安而后已。要非夜分不就宴息也,如是者岁,率以为常。”(《圣祖仁皇帝御制文集》卷二十)

乾隆皇帝对《昊天有成命》中的“夙夜基命宥密”同样深有感触,他说:“周自后稷、公刘、太王,积德累仁,至于文、武而新天命,抚有四海。然继续其先明以承前业者,则又成王之宏深静密之德,有以夙夜基天之命也……其畏天保命则一也,是以文武以之得天下,成王以之守成命,延祚八百,子孙永赖,岂不宜哉?”他认为“夙夜基命宥密”不只是成王之德,也是周先王之德,是周人赖以得天下、保天下的德行。(《御制乐善堂全集定本》卷二)正因为康、雍、乾三代皇帝勤政好学,孜孜不倦,才出现了“康乾盛世”。

姜广辉、邱梦艳《诗经讲演录:灵魂的诗与诗的灵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5月

来   源:微信公众号“岳麓书院”

原标题:周颂·昊天有成命|诗经讲演录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