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致信罗振玉说了啥?日本收藏家的信札给你答案
国学

王国维致信罗振玉说了啥?日本收藏家的信札给你答案

2019年07月17日 16:32:00
来源:澎湃新闻

日本大阪大学图书馆有“石滨文库”特藏,内容为石滨纯太郎先生旧藏中日文古籍与英法德俄等外文东方学著作,以及学术期刊、拓本、照片、手稿等,相当丰富。石滨纯太郎(1888-1968),大阪人,日本东方学家,专长为蒙藏等民族语文,尤其以与俄国聂历山合作对早期西夏文研究做出突出贡献而著称。石滨先生东京大学毕业后回大阪继承家业,进入制药公司,但始终不废学术研究,与同人组织静安学社与大阪东洋学会等学术团体。他拜内藤湖南为师,1924年内藤赴欧考察敦煌遗书时,曾得允同行,翌年回国后在大阪怀德堂作题为“敦煌石室的遗书”的著名演讲,极力提倡敦煌学。二战后就任关西大学东洋史教授,亦在龙谷大学主持大谷探险队西域文化资料的集体研究,成功出版《西域文化研究》六卷七册。著作有《满蒙语言的系统》(1934,《岩波讲座东洋思潮》之一)、《支那学论考》(1943)、《东洋学之话》(1943)等。关于他的学术生涯,因高山杉《石滨纯太郎论文旧译二种》一文描述得很详细(刊于《上海书评》2019年3月30日),此不赘。

石滨先生故去后,他一生积累下来的四万两千余册藏书和所有研究资料由家属通通捐给大阪外国语大学,特名“石滨文库”保存。至2007年10月,随着大阪外国语大学合并到大阪大学,“石滨文库”也搬到大阪大学附属图书馆得以继续保存。值得注意的是,“石滨文库”中还包括他生前接收的大量信札和明信片,性质类似于关西大学“内藤文库”中的信札,是学术史上极为宝贵的原始资料。

从今年开始,笔者与关西大学玄幸子教授合作,赴该馆调查这些信札并草拟简目,因数量颇多,尚未完工。然而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为数不少的有趣信札,罗继祖先生寄给石滨先生的信札也是其中之一。1945年2月27日的信中有如下一段:“兹谨奉上先祖遗影一帧、手书文稿、诗稿各一纸,王观堂先生遗札三通,敬乞詧存。遗影另寄外,余皆在封内。”信封中确有罗王手迹共五件,使我们惊喜异常。

罗继祖(1913-2002)是罗福成(1884-1960)长子,出生于日本京都。1942年他应聘来日,任京都大学文学部讲师,并在东方文化研究所当嘱托。他于1944年暑假回旅顺后,因战况愈紧,无法再回京都,如上函中所云:“继祖归来数月尘事劳扰,殊无可言。本拟今春再赴京都,而仓石教授函来,谓学生已悉数应召,嘱暂缓行。”罗继祖在京都前后三年间的回忆,见于其著《蜉寄留痕》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可参看。此书中还有几处提及石滨纯太郎,例如:“有一次石滨博士课余和我见面笔谈,他颦蹙地写下对战争前途抱有殷忧几句话,言下似已预测到不良后果,幷问我有何意见。看来石滨博士还是肯向我披豁胸怀的第一人。”石滨纯太郎非常尊重王国维的学术成就,因此他与聂历山筹建学术团体时,特别挑选“静安”两个字以纪念王国维。罗继祖稔知这一背景,所以除他祖父的笔迹外,还特意将王国维信札赠给石滨。

对这五件罗王手迹,在此先将王国维致罗振玉的三通信札公布于世。大阪大学图书馆慨允笔者发表信札并使用照片,谨表诚挚谢意。

(一)

雪堂先生有道,昨由季英转到廿四日手书,敬悉一切。丁辅之来出示尊函,已将论语注交之请其双挂号径寄,想昨当寄出矣。辅之言高邮王氏诸家尺牍由李梅庵手向其押三百元,渠尚未定,劝其允之,云兄如不需留,明年转押于公而可此押款条件。辅之亦来询及大约名为押,实则售耳。金价至今仍未长,不知明年为何。明年恐尚需用中币三百元,不知尔时日币价能增长,折为日币,恐法五百元以上矣。此款由公携沪或后汇均可。前公携来之二百元,今尚未取,仍不得增反比最贵时稍灭耳。日商闻于将和时购贵货甚多,故损失殊大。此间正金、台湾两行之被挤,亦由是故,闻三井损数千万,伊藤洋行甚严之,中国钱铺因之倒闭者亦二家矣。前日天气甚寒,今又和煦或有雪意乎。挽富冈一诗录奉教。专肃,敬请

道安不一。 国维再拜初六日

(注)

季英:刘大坤(1886-1955),江苏丹徒人,刘铁云(鹗)第四子。

丁辅之(1879-1949):篆刻家、书画家,杭州人。

李梅庵:李瑞清(1867-1920),教育家,美术家和收藏家,是张大千的老师。

挽富冈一诗:富冈谦藏于1918年12月23日去世,因此此札写于1919年初。追悼会在1919年5月举行,则王国维挽诗最晚也在5月以前寄去。

(二)

雪堂先生有道,前日寄一书,想达左右。今晨柯燕舲至,谈及北方情形甚悉。渠于暑假后即携眷至南,此次又将北返(去岁娶无锡某氏),离京既久故亦无甚新闻,言辽张前次派兵入关(即第三次段阁未成之前)即有勤王之说,此次亦然,惟项庄舞剑,其意别有所在,京师诸人皆不甚信之。前日报纸言,内家甚畏辽张而深冀东海当国,当是事实也。君楚是否入院,当日就快愈,前次罗青(?)泉得此病,殆经月始愈。大学诊治当较木邨为优,不至如此濡滞也。维告燕舲谓,外内形势近又更变,不可轻于尝试。燕谓,沉五意亦为此。渠携有凤老函,尚欲诣寐叟也。闻诸哈园谓,一山有北行之说,未知确否。昨晚书至此,今日接廿三、廿五二书教,悉一切。君楚入院后渐快,甚慰。丁辅之处前已告以公款已付纬君处,想已去取。雪堂叙录亦已于前日函致纬公、照公所属装钉矣。今日还看柯燕舲,渠已赴医生处,闻其在无锡患疟,至沪又病,身体殆亦不甚佳也。抗父近尚佳,报载昨日选举,东海已膺选。晨在寐叟处,见劳笃生致一山书,云北方称之为梁公(秋),然今日为梁公殊不易,姑观其措施何为耳。公归期定,得当有书示期日,房屋事如何,专此,敬请

道安。 永观再拜八月朔日

(注)

一山:章梫(1860-1949),字一山。

寐叟:即沈曾植(1850-1922)。

罗青泉:罗振玉所延写官有罗清泉,可能指此人?

(三)

雪堂先生有道,今日接手书,并致纬公、季英二书,敬悉一切。辰惟

起居潭祉均吉为颂。自本月之后天久阴不雨,近又霪雨将近十日,闷损殊甚。寐叟处前日以送密教史往,欢语如昔,一览此书目录,甚为得意,云足消遣一月。是日观其所藏朱子书论语集注手迹,自司马牛问君子章至先进篇末止共百八十行,其前四十馀行在张菊笙处,今已由商务馆合印,此老所藏以此为最矣。是日以印本见赠,盖意在一泯前日痕迹也。矛剑拓本谢之前所装。公藏彝器皆与他拓本同以器分类,然皆多装一页即易以藏家分类亦可,积馀之随庵吉金图云已告成。然书却未见,初欲付石印,后以纸贵仍拟刻木则今年不得成书矣。专此,敬请道安不一。 国维再拜十一月望日灯下

景叔易镜之流沙坠简,纬君处亦无之,并闻。

(注)

景叔:邹安,亦名邹寿祺,字景叔,浙江海宁人,与王国维同乡。

纬君:范兆经,字纬经。

原标题:高田时雄︱新发现的王国维致罗振玉信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