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萧放:七月半 莫忘简单而温暖的“尝新”
国学

专访|萧放:七月半 莫忘简单而温暖的“尝新”

2019年08月14日 10:09:54
来源:凤凰网国学

凤凰网国学:七月十五,俗称“鬼节”,一般认为这个节日是融合了儒释道三家。您之前研究《荆楚岁时记》认为秋节是七月十五的原型。对此,您是否能具体讲一讲。

萧放:七月十五是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中国人很强调春祈秋报,唐代孔颖达在给《诗经》作疏时就明确说:“既谋事求助,致敬民神,春祈秋报”。“春祈”,是说春天田间耕作开始以前祈求丰收;“秋报”是说秋天庄稼丰收之后报谢神功,一春一秋,一个圆满,七月十五正是处在秋报这样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所以大家非常看重。《礼记·月令》中说:“是月也,农乃登谷,天子尝新,先祭寝庙。”也就是说,农历七月,新谷成熟,古人首先要把当年结下的新米拿给祖先尝,向祖先告祭谢恩,七月十五最开始是秋节祭祖的节日。

在后世慢慢的发展中,佛教有了盂兰盆节,强调目连对母亲的一个孝道;道教有上元节、中元节、下元节,分别对应“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管解厄”。七月十五为中元节,当天地府殿门打开,众鬼回到人间,有家的接受子孙飨祀,孤魂野鬼就只好游荡徘徊。所以,我们现在一说起七月十五就感觉有点阴森恐怖。但实际上,现在的七月十五是秋报祭祖、盂兰盆节和中元节的综合,这三个节日早在六朝的时候就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很重要的秋季节日,节俗内涵很丰富的,既有丰收的欢乐,也有普度的悲悯,还有对现世的关怀。

比如现在的山西、河北,很多地区依然保留有“送羊”的习俗,有的还放在七月十五,有的单独选了日子成为“送羊节”。“送羊”是说向外甥送面羊,羊羔跪乳,通过“送面羊”,家庭传递了孝道的观念, 借着七月十五祭祖的契机,“送面羊”习俗又将娘家人和婆家人紧密联系起来,两姓家族互通有无,巩固了姻亲关系。

凤凰网国学:说起“尝新”,小满、立夏等时间节点也有“尝新”习俗,七月十五的“新”有什么特别之处?

萧放:所谓“尝新”,就是说,瓜果蔬粮下来以后要首先给祖先吃。有的地方将此举称为“尝新”,有的说“荐新”,还有的说“见新”,甚至有些少数民族还有专门的“尝新节”、“吃新节”,像仡佬族、白族、壮族,每年七月,新谷登场,人们会舂米蒸饭,连同新鲜的鱼、肉、酒水等,一同宴飨先人。

翻阅古籍,我们会发现,“尝新”习俗其实分布在一年当中的好几个节点,可以说,但凡有新鲜时蔬下来,古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请先人品尝,比如立夏,清人顾禄在《清嘉录》中就记载了立夏时节的尝新习俗:“立夏日,家设樱桃、青梅、麦,供神享先,名曰立夏见三新。”初夏,樱桃、青梅都是应季的水果。中国人历来很讲究尊宗敬祖,所以,尝新习俗简单却温暖,是中国人孝道的体现。

至于七月十五的尝新,其实从七月初一到七月十五这个时段里面都在做,丰收之后,我们用丰收的累累硕果来献祭祖先,感谢祖先的福佑,这是农业社会特有的一个节日习俗,中国人希望顺其自然,按照自然时序安排自己的生产和生活,希望自己能够跟天、地、自然和谐相处、从而实现“天人合一”。

其实这样一种习俗挺重要的,社会发生了变化,很多人生活在城市,慢慢地脱离了农耕状态,对“尝新”没有了特别的感觉,对自然也愈发的疏远。但实际上,“尝新”是对自然节律的提醒和尊重,比如七月十五,处在一个丰收的节点上,物产最是丰富。此时的尝新更多表达的是感恩,自然在秋天让我们收获,让我们可以有足够的食物继续生活,我们应该感恩;祖先神灵护佑我们安然无忧、秋后丰产,我们应该感恩。尝新是一种情感的表达,我想在今天的社会里边,我们这种感恩还是在提倡的。

凤凰网国学:您认为,当下社会,我们应该如何过好七月十五?

萧放:我们说七月十五重要,不仅仅因为它对孝道、感恩的宣扬、对天人合一的诉求,还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整合社会资源,维护着社会秩序。福建有中元普度,就是说除了祖先以外,对其他魂灵也进行祭拜,中元节更类似一种宗教慈善活动,照顾并安抚所有的孤魂野鬼,起着安宁社会的作用。因此,虽然它并有像后来的中秋节、重阳节那样显著,但绝对不可或缺。

浙江省有些地方有孤魂殿,殿中供奉残疾人保护神,神灵面目狰狞可怕,完全就是我们所说的“孤魂野鬼”的写照,当地人建此殿的初衷是让七月十五回到人间的孤魂野鬼有处可去。一年当中,惟有七月十五这天,人们才会前往殿中进行祭拜,祭拜孤魂,祭拜神灵,祈求他们保护在世的可怜人也能够拥有一个平稳的幸福生活。

如今,随着网络的普及,地方上的七月十五也进入大众视野。七月十五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表现,比如纪悼亡人表达孝心,比如普度众生举行大型水陆法会。我们总认为“鬼节”是严肃的,但就像上面说到的,七月是丰收月,同样有喜悦、欢快的一面,我们在继承七月十五所表达的孝道的同时,也不妨多关注一下它有趣的一面,比如自古就有的放河灯习俗,虽然产生之初有着浓浓的宗教意味,但在后世娱乐功能明显增加,变成了以观赏和体验为主的活动。

我想七月十五可以多继承并发展关于秋天丰收之后的庆祝习俗,让这个节日变得更加有趣味、更加丰富,让年轻人觉得说这也是一个我们可以参与、可以有共鸣的节日,而不是说,一提起七月十五,大家就感觉很肃穆,很压抑。七月十五丰收祭祖,其实是件好事,有丰收的温情,还有对大自然的感恩。所以,这个节日“尝新”的内容值得我们关注、继承和发展。

【萧放教授简介】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副会长,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兼中国节日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文化艺术资源标准化委员会委员。曾任日本关西学院大学社会学部、台湾辅仁大学中文系客座教授。主要研究岁时节日文化、传统礼仪文化。主持多项国家与省部级科研课题,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著作10余部,在《人民日报》等著名报刊发表文章100余篇。曾两次获中国文联山花奖学术著作一等奖,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等奖,全国高校科研成果一等奖等。

本文系凤凰网国学独家采访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