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新|韦政通先生的八大人生转折点
国学

王立新|韦政通先生的八大人生转折点

2019年08月14日 09:41:40
来源:凤凰网国学

【按】2019年8月5日,在韦政通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际,先生故里镇江市图书馆举行了“韦政通先生图书铜像捐赠仪式暨韦政通思想学术沙龙”,韦政通先生铜像正式落座故乡镇江。在随后的学术沙龙上,铜像捐赠人梅春雷先生、深圳大学王立新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何卓恩教授、池州学院尹文汉教授、浙江省社科院张宏敏副研究员、池州学院向叶平副教授、扬州大学樊沁永博士、江苏科技大学徐明生副教授、韦政通先生侄子韦春生先生等人一起谈论韦政通先生的学术与人生。哲人已去,思想长存,人格魅力永远激励后学!以下是根据王立新教授当日发言录像整理的文字:

最普通的人一生也有两个转折点,一是生下来,二是死过去。这种活法虽然简单平稳,但是缺乏刺激性,同时也显得过于寡淡。一般人的人生都会有转折点,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作为杰出人物,一般都有不少人生的转折点,有的人多,有的人少。不是多了就好,少了就不好,但是转折点多,说明磨难多,也说明选择性强,生命力旺盛。

韦政通先生是个生命力极其旺盛的人,所以他的人生转折点比一般人都多些。根据我目前所掌握的情况,他的人生大致可以确定八个大的转折点。

青年韦政通

第一个是更名韦政通。

1946年暑假,韦政通先生20虚岁,给时任江苏省议会议长的冷遹上了一封万言书,希望能够解决地方水利建设问题、教育落后问题,同时希望政府能够想办法,制止地痞流氓等黑恶势力对商人的敲诈勒索。由于冷遹采纳善言,积极办理,家乡的商人们因此摆脱了困境,水利学校也很快兴办起来了。这次为民请命的成功,激发了他从政的愿望,希望将来当个县长,好为一方民众的生活提供支持和保障,于是就把范仲淹《岳阳楼记》中“政通人和”的话语裁剪下前两个字,做了自己的新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叫韦理方。我之所以把韦政通先生改名字这件事情,当成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是因为如果没有这次改名,后来就没有韦政通这个名字所指代的那位容思想家、教育家、学者和知识分子于一身的卓异人士了。

第二个是只身去台湾。

因为一位喜欢自己的女孩子去了台湾,把去台湾后的联系地址告诉他,为了追寻这位女孩子,1949年4月21日,韦政通先生只身去了台湾。如果不是去台湾,人生的道路就不会是后来的样子,所以我说这是他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

第三个是从记者行业退出,一个人躲到山里读书写作。

韦政通先生到台湾之后一度流落街头,只能在废旧厂房里栖身,后来靠在上海光华大学读书期间,通过业余函授学到的速记技术,在台北办“速记培训班”谋生,认识了一些新闻记者,这些记者把他介绍到报社去当了记者。干了四年记者,生活已很优裕,还接触了一些不小的政治人物。这些人看到他文笔很好,希望他到身边去当秘书。升官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了,他不仅不去做官,反倒连采访记者也不干了。因为他不喜欢国民党政权的贪婪与专断,同时觉得跟那些记者们经常吃吃喝喝没意思,一个人跑到山里的茅屋中去读书写作,想当一个自己说自己心里想说的话语的作家。韦政通先生说过,那时他还想做官,但他不想跟眼前的那个堕落的政权同流合污,也对自己当时浑浑噩噩的生活感到厌倦和自责,于是就一个人躲进山里去读书写作。

这显然是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他在山里广泛阅读,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同时也彻底厌倦了政治。没有这一次三年多的山居生活,就没有后来对牟宗三等新儒家的向往,所以我说这是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韦政通先生自己也说这是他“一生最重大的决定之一”。

一九五八年牟宗三先生(前排右四)五十大寿时,于东海大学寓所前与弟子合影,前排右二为韦政通。

第四个转折点是结识牟宗三先生。

山居了三年多,在那段没有经济来源的时间里,韦政通先生只能靠在杂志上断断续续地发表文章维持生活。因为在《人生》杂志上发表文章认识了王道,因为阅读《人生》杂志,认识唐君毅,因为在《民主评论》上发表文章结识徐复观,因为在《民主潮》杂志上发表文章认识劳思光,劳思光又介绍他认识了牟宗三。这些人都对韦政通产生过重要影响,尤其是牟宗三,身上高亢的道德理想主义情怀严重影响了韦政通。在牟宗三先生的影响下,韦政通先生确立道德理想主义目标,走上通往以对道德人格追寻为主要目价值标的人生道路,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五零年代,使我成为一个儒家信徒的,主要应归功于牟宗三先生的启导。”如果没有跟牟宗三先生的深密接触,就不会有韦政通一度对道德理想主义的追寻,也不会有后来返身对传统的批判和重建,所以结识牟宗三,是韦政通先生人生中的又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第五个转折点是与太太恋爱结婚。

恋爱结婚,几乎每个人都要经历,确实也是人生中的大事,但未必就能成为人生的转折点。因为韦政通先生的太太杨慧杰老师,当时是有夫之妇,这样的恋爱今天的话语就叫第三者插足,是违背常理的。韦政通先生因为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被世俗认定为“败坏善良风俗”。如果仅仅如此,这个事件还是够不成他人生的转折点。之所把这件事情看成他人生的转折点,是因为这件事情导致了他跟自己的恩师牟宗三的分道扬镳。牟宗三当年已去香港教书,得知这件事情后马上给韦政通写信,让他赶紧悬崖勒马,刹车止步,要不然就跟他断绝师生关系。韦政通为了爱情果敢前行,不仅继续恋爱,而且还结婚。就这样牟宗三跟韦政通断绝了往来,牟门的师兄弟也基本跟他中断了联系,韦政通因此陷入孤立无援的人生境地。

韦政通先生与夫人

本来韦政通对牟宗三及其门下异口同声只说儒家的好话,不看儒家的缺点就已经警觉并开始了反思,在这种群起孤立下,更让他看清了儒家一旦走上独断道路便不容并且极力排斥异己的缺陷,他由此开始转向对儒家伦理的批评和批判。尽管这种批判有的放矢,但是里面的一些情绪化的因素,显然是在被新儒家学者们孤立起来以后激发出来的。韦政通因为这个事件,从道德理想主义的追随者彻底变成了儒家传统的反省者和批判者。所以我说这又是韦政通先生人生中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甚至是极其重大的转折点。韦政通能够超越学者成为思想家,也正是受了这种刺激而激发出的生命力量促成的。

第六个转折点是出版百万言的《中国思想史》。

韦政通先生在被师门孤立以后,开始反省并批评儒家,后来结识殷海光先生,殷海光认为他对传统的反思和批判,无论是精准程度还是深刻程度都已经超过了五四时代。他希望韦政通继续艰苦工作,获得对中国历史文化传统反思的更多、更有借鉴意义的成就。

韦政通《中国思想史》

韦政通因为批评儒家,被扣上“反传统”的罪名,出版的著作遭到封禁,讲学活动也受到很大限制,客观上被逼回到书桌前读书写作。百万言的《中国思想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该书一经出版就被赞誉为开创了“中国哲学的新里程”。这部著作除了给他带来声誉,还把他带向了世界。1982年夏威夷召开的国际朱熹学术研讨会邀请的学者并不多,大陆和台湾每方只有7位。之所以盛情邀请韦政通先生,就是因为大会的召集人陈荣捷教授赞赏他百万言的《中国思想史》。韦先生从此走出台湾,走进了世界。后来韩国、日本、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地邀请他讲学、座谈,大多与欣赏他的这部《思想史》有关。所以,《中国思想史》上下册的出版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第七个转折点是1988年5月返乡探亲。

两岸三通以后,韦政通先生于1988年5月返回故土,尽享亲情之乐的同时,也开始了在大陆的讲学活动。这是他人生的又一个重要转折点,他的思想、学术由此广为大陆学界所了解,韦政通先生的学术、思想的影响转进到大陆。讲学同时,韦政通先生展开了沟通两岸学术文化交流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活动,对两岸冰炭隔绝关系的和缓,起到了重要的先导和融通作用,为加强两岸了解和促进两岸学者的友谊做出了重要的历史性贡献。正像金春峰教授在回忆文章中所说的那样:“胸怀中华民族复兴大志”,“为两岸文化学术交流破冰、闯关、搭桥”,“高举‘文化中国’大旗,首开两岸文化学术交流历史篇章”。

“文化中国”的观念,本来是由新加坡学生60年代赴台湾夏令营时所提出,1982年夏威夷国际朱子会议期间,傅伟勋教授率先在学术界使用这个观念,用以化解两岸冰冻封锁的局面,“文化中国”的观念就此深入人心。之后,韦政通先生与傅伟勋教授联手合作,竭力推动“文化中国”共识基础上的两岸学术、文化交流活动。韦政通先生借助自己在台湾的影响和《中国论坛》召集人的有利身份,帮助众多大陆学者在台湾发表文章、出版著作、参加学术交流,又与傅伟勋教授联手,合作主编“世界哲学家丛书”,邀请众多大陆学者撰稿,为两岸学者搭建了广泛意义上的普遍交流平台。

韦政通先生与大陆学者、学生合影

尽管有些台湾学者在韦政通先生回大陆讲学之前,就已经来过大陆讲学并与大陆学者有过交流,他们也为两岸学术交流做出过贡献,但他们与大陆学者的交流,多半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交流,还算不上广泛意义上的学者群之间的普遍交流。学者群之间的广泛而又普遍的交流,主要是傅伟勋和韦政通两位先生不避繁难辛劳,甘于牺牲奉献的结果,当然这里面包括众多大陆学者积极踊跃的配合。

第八个转折点是“重新换血”,创造崭新自我。

晚年已经誉满华语世界的韦政通先生,不坐吃老本,不翻炒旧饭,而是放下以前的全部成就,开始学习全新的现代知识,包括社会学、心理学、健康学、还特别留心网络技术的发展和全球的风云变幻,把过去传统的学识全都放下,专门购买世界各国出版的新书看,说是要给自己进行“思想大换血”。用“智慧不老”激励自己,重走另外一条人生的道路,做一个真正合格的世界公民。在将要走完自己人生道路的时候,韦政通先生认为自己设定的“作新民”人生目标基本已实现。“了解我这个人比了解我的著作更重要”,这是韦政通先生晚年常说的话语。

这是个人生转折点,而且也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人生转折点,尽管没有留下某种著作来证明,但接触过晚年韦政通先生的人,无不为他人格的魅力所打动,也无不为他生命不息,奋进不止的豪情壮志所折服。所以我说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人生转折点,一般学者和思想家舍不得这样做,不敢做也不容易做到这一点。

韦政通先生的一生,活得确实太精彩,这跟他人生转折点多有重要关系。转折点越多,挑战性越强,越能激发生命的内在力量。韦政通先生一生,从不懈怠,从未停息,时时都在主动回应生命的遭遇,时时都在不断向自我挑战,一生中的每时每刻都处在不断进步的过程中,不断对自我生命进行创新,真正是“日日新”的那种状态。用“自强不息”四个字来描绘他的一生,应该说,是既稳妥又合适的。

(时间限制,当时所说不周全,事后稍加一些修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