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支抚慰焦虑的“温度计”丨文度记发刊词

2020-03-24 16:27:43凤凰网佛教

恰逢春中,日光变亮。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这是古人踏青的生活美学。

庚子年伊始,从“立春”等到“雨水”,从“惊蛰”转入“春分”,节气不疾不徐,有条不紊,但春和景明可望而不可及。朝夕之间,“温度计”成为生活的日常标配。

清晨,踩着橘色的阳光,来到办公楼前,除了证明身份,还需要温度计检查是否发热。

傍晚,迎着明亮的夕阳,回到小区门口,除了出入证明,还需要温度计检查健康与否。

一树繁花,寂寞开无主。在新冠病毒面前,我们躲在口罩背后,躲在护目镜背后,躲在防护服背后,躲在“家”里——最后的堡垒,而还有不少生命,已经躲无可躲,在“清明”之前,永远与这个春天擦肩而过。

“时代中的一粒灰,落在个人那里,可能就是一座山。而我们偏偏处在一个尘土飞扬的时代之中。”封城之中的作家如是感触。

脆弱如芦苇,卑微若尘露,是很多人内心深处的焦虑、张皇与恐惧。

在这个寂静的春天,“文度记”悄然问世, 没有什么野心,也没有什么宏愿,不过是想做一支不欺、不瞒、不装、不端的人文“温度计” :“谛观世界,以文度人”,文明视野,度量社会事件;文化精神,挖掘生活美学;人文情怀,扫描公共行为。

小小温度计,其作用无外乎两种,准确判断,测量温度,给人清醒,抚慰焦虑。

“文度记”,亦如是。

文明以止,化成天下。 万物诸事,红尘寰宇,格物致知,方可近其本源。

所谓“谛观”,在于审视细察,在于刨根问底,在于通达至理。

行住坐卧,应无所住,度量文化种种,冀望金针度人。

高明勇/执笔

责编:徐上杰 PFO012

往期回顾